冷君煜头疼的转过头看了看窗外,长叹一口气,站起身走到她的跟前,轻撩了她的发,其实他比她想像中的安分。

而且与她订婚之后,她的大小姐脾气真的收敛了很多。

从来不愿意相信感情的冷君煜,突然有感觉到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真心,不禁有些不忍,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别多想,我的情人只能是情人。”

伊莉丝收回泪水,点点头,拿过汤煲揭开盖,微笑道:“煜,你尝尝好吗?我花了很多时间熬出来的。”

冷君煜生硬的嗯了一声,尝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不过让他惊讶了一番,十指不沾阳春水,而今却亲自下厨。

母亲就是会调教人……

这一幕在外人看来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让人羡慕,对于夏安浅来说,这是正常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很不舒服。

握紧了手中的文件走向秘书室,“把这个给冷总,等会儿。”

“好,夏经理。”秘书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忽而又说道:“夏经理,你怎么呢?怎么这么失落?”

夏安浅惊得瞪大了双眼,反问:“我的脸上有失落吗?”

整个秘书室的人重重点头,她故意扬起了嘴角,笑得灿烂无比,“哪有,我很正常,姐妹们我走了。”

她虽然在笑,眼里却真的掩饰不了失落……

背对那群人之后,她嘴角的笑容僵硬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怎么会有失落?为什么会有失落,这场游戏,你是主导着,你在开什么小差。

她一面整理的自己的情绪,一面走进电梯里,直接到地下停车场,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她刚刚走出去,却看到不想看到的一幕。

冷君煜挽着伊莉丝的手,走向那辆黑色的迈巴赫,她想找地洞,谁能允许……

伊莉丝回眸一瞬间看到了夏安浅,笑着打招呼,“夏小姐……”

“伊小姐,冷总。”她象征性的喊了一句,就转身坐上自己的红色跑车离去。冷君煜的眼神一直在夏安浅的身上,伊莉丝瞅着,内心又开始翻滚。

什么时候,这个女人都能如此的破坏她的一切。

咬了咬下唇,厌恶至极。

…………

夕阳渐落,X市某咖啡厅包厢。

同同蜷缩着小身子在沙发上睡觉,Jeff守在一边,盯着那个小家伙,罗克摆弄着各种医学仪器,正在研究那瓶药的成分及伤害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同同睡够了,睁开双眼,抓了抓他可爱的萝卜头,打了一个哈欠,问:“罗克,搞定没?”

罗克满头的大汗,从各医学仪器中抬起头,不停的推着黑框眼镜,“少主,再等一下。”

“嗯,不着急。”说完,看着Jeff淡淡的吩咐:“叫两份餐进来吃,不要叫罗克的。”

Jeff一听同同的话就知道什么意思,笑得奸诈的看向罗克,用一种我同情你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屁颠屁颠的去叫服务生准备两份晚餐。

同同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等着香喷喷的晚餐上礼,想着时间不早了,还是给夏安浅发一条短讯,省得她担心。

“安浅美女,同爷今儿个不回来吃饭,你自个儿吃吧!晚上玩好了,我会叫你过来接我。”华丽丽的按下发送键。

本来一肚子不舒服的夏安浅收到同同的短讯,满头的黑线,小屁孩子,把儿都没长成,居然自称同爷。

“得了,同爷你自个儿胆大开车回来吧。”无情的发送过去。

同同一看夏安浅这样说,扁了扁小嘴,搔了搔萝卜头,发了一个不高兴的表情,添上一大堆文字:“安浅美女,你就如此的忍心这么帅的同爷被交警逮去吗?你难道还想在伦敦那样,被交警帅哥上课吗?”

夏安浅只能无语问苍天,痛苦的回了几个字,“去去去……祖宗!”

“哈哈……”同同一看到短讯,兴奋得手足舞蹈,在沙发上笑得打滚。

罗克抬起头偷偷地瞄了他一眼,谁知道同同的小手重重的拍他的脑袋,“不许偷懒,赶紧的。”

“那少主,可以安静点嘛?”罗克郁闷的看着他。

同同哦一声,又跌回沙发,继续玩手机。

这时一股饭菜的香气飘了进来,笑得奸诈无比的Jeff端着两份晚餐得瑟的走了进来,“少主,美味的晚餐OK了!”

“棒!过来,我饿死了。你也吃吧。这里的厨师有我一半的厨艺。”说完,可爱的舔了舔唇,拿这叉子就大干起来。

罗克的脑袋越埋越下去,痛苦得想要抓狂,那个叫Jeff的男人吃饭跟猪似的,声音大到无比,还搭着嘴,“哇,真香啊!少主,你的品味真是一流。”

“废话!”

两人这你一句,我一句的,惹得某个人快要暴走!他家少主虽然是一个四岁的孩子,但是他的厉害之处就在这里,不用骂你一句,也不用语重心长的教你,就能把你整出内伤。

罗克哭丧着一张脸,乖乖的进行研究。

两人吃完后,同同满意的斜躺在沙发上,拍了拍鼓鼓的肚子,打一个嗝,“罗克先生,你饿吗?”

“饿!?”

“那你搞定了吗?”

“搞定了!”

“开饭!”

少主万岁!

罗克终于将任务光荣的完成,美滋滋的坐在沙发上将晚餐搞定,这才安坐下来。同同一脸的正经之色问:“嗯,说吧。”

“少主,这是英国最新研究的G型毒,它无色无味,属于长期蛰伏类,但是一旦病发,就是死亡。而且死相与突发性心脏病无异。”罗克说着,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为什么少主会突然让他研究这种药。

同同的脸色大变,瞳孔放大,他的手都在颤抖,“那么你能配出解药吗?能吗?”

罗克看着激动的同同,有些为难,不知道要说能,还是说不能。

Jeff见气氛不对,立马打圆场,“罗克,如果能,少主会倾尽所有的让你配出,如果不能,别勉强,少主不接受欺骗。”

罗克向Jeff点了点头,“可以!但是少主我需要时间,现在我能配出暂时压抑这种药物曼延的药。”

同同沉重的点了点头,“你和Jeff都回英国,有事我会找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