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安浅的双只手按得轻微的发抖起来,莫森突然一把抓住她,“不要按了,没用。马上到医院了。”

她抬眸只见他隐忍着那种痛苦,低下头,拿掉他的手,又努力的按起来。

莫森无奈的长吸一口气,淡淡的开口:“你是可怜我吗?”

“你要觉得是,我也没有什么可解释。”夏安浅没有想到他会那么说,迟疑了一下,才回答他。

他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容,“这双腿从小就这样了,我已经痛习惯了,你再按也是这样。”

夏安浅没有理会他,继续卖力的按着,极力的想要用力一点,给他减少一些痛苦,她有问过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去关心这个男人。痛死与她有什么关系?

莫森没有再说话,车也开到了医院门口,因为轮椅扔在了国际大厦,所以只好由瑞伦抱他进去。

一个穿着雪白长褂的英国男人走出来恰好碰到这个场景,顿时大惊,对着里面的人大喊:“赶紧扶殿下进去,马上准备东西。”

“是……”所有的医护人员,立马开始行动。

她倚在白色的墙上,看着他推进了治疗室,整颗心这才放下来不少,转过头看着瑞伦问:“经常这样吗?”

“夏小姐,对不起。这些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殿下有吩咐,不能对任何人说出关于他病情的事。”瑞伦抱歉的看着他,同时眼神落到她的手上,关心的说道:“让医生给你的按按,刚刚给殿下按了那么久,有些发麻吧。”

“嗯。”夏安浅走进了护士房,转身时,还不忘看一眼治疗室。

从护士房出来,她只对瑞伦说了几句,就连夜订机票飞回了中国,离时瑞伦还特意的问了问:“夏小姐,还有话要对殿下说吗?”

“没,好好的照顾他。”说完,就转身消失在了夜色里。

…………

冷氏国际大厦。

冷君煜坐在真皮转椅上,手轻抚着那台12寸笔记本,蓝色的眸子深沉到不见底,工程部经理的话回荡在耳边:“冷总,你的电脑被人破解过密码,不知道丢了什么资料没,你要仔细的查查。”

想来想去,在那个时间段,有可能碰到它的人只有夜同同,难道这个家伙还没死心,还在想办法从自己的身上捞取什么?

想着不由得的烦躁……

然后电脑发出叮叮声,一看是一封来自英国情报科的邮件,他奇怪的蹙眉,打开一字不漏的扫看完毕。

拳头促然紧握!

她是这样的人吗?还是自己一直没有看清她。

PS:冷君煜收到情报科一封关于谁的邮件,他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大?

PS:亲们章节号是错误的,内容是连贯的,不用看章节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