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宰人了!

坐在吧台边,身边的八爪章鱼露出她那尖尖、涂上寇丹的红指甲,在他手臂上磨蹭、搔着,让他全身毛孔扩张。

朱儿的手悄悄地爬上星的大腿,慢慢滑进内侧。星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的光芒,他伸手握住她的手。

“朱儿……”星很难看的笑着。该死的妖女!该死的壁!

“大卫……”朱儿的娇躯软绵绵地瘫在他怀里,抬眼望着他。“大卫……我想……”她的脸上布满**的红潮。

“嗯?”星帅帅地应了声。

“我想要……”朱儿身体往前靠,更紧贴在星怀里,以高耸胸脯的端点磨擦着星的胸膛,惹来他一阵恶心反胃。

这次任务完成后,他不宰了壁绝不罢休。“宝贝,别急,别忘了你等会儿还要去参加宴会,可别把画好的妆给弄糊了,那会让你一张娇美动人的脸变得很难看。”星勾起朱儿的下颊颏,考虑了有三秒的时间,做好心理准备后,低头吻住朱儿的艳艳红唇,尽管教他恶得想吐。

当星的唇离开朱儿时,她还有些意犹未尽。“不管!我就是想,哪怕只有五分钟也好,我就是要!”她紧抓住他的臂膀,身子跨坐在他身上。

星忍下想宰人的冲动,撩高朱儿的礼服,伸手探进裙子里,沿着大腿内侧而上,手指顶到私密地带的端点。

朱儿情不自禁地声吟:“啊……再来……”

星的手指磨擦着朱儿女性最私密的核心,她全身轻颤地往后弓身,喘息的声音更大声。“喔!”

爱抚着朱儿的下体,星眼角瞥见吧台上的小皮包,他另一只手不着痕迹地爬上吧台打开小皮包。昏暗的灯光虽然让人很难看清楚四周事物,但对神偷的他来说不成问题,他一眼便瞧见里头的钢库钥匙,为了怕她注意到,他更加重手的力道。朱儿的声吟声不断,她似乎已坠入**边界,不能自己。

星顺利的拿出钥匙放进自己的衣服口袋,又将皮包关上,移回原来的位置。

“朱儿,你该到会场去了。”他伸出手,拉好她的裙摆。

朱儿娇嗔道:“嗯……不要啦!还不够。”她双手攀上星的颈项。

“再不下去,若被你情夫知道……”星摆出一脸害怕的模样。

朱儿左思右想后,勉为其难地点头。在她要离开之际,又拉下星的头,狠狠地给了他一吻。“好吧,我会找空档上来陪你,乖乖地在这儿等我上来,知道吗?到时我会给你一个奖励。”朱儿暧昧地暗示,拿起吧台上的皮包离开。

“我若留下来——我就不叫星。”星陰着脸啐道。他简直快吐了!

☆☆☆

夜幕低垂,月光由巨大落地窗透进房。有人打开房门,打破了室内的寂静。

“现身吧!”

从暗处跳出两名黑衣人,其中一名男子笑开,洁白牙齿在黑暗中显得耀眼。“现在才进来,等好久了。”

“藤堂高野还没将密码告诉我,他似乎对我有所戒心。”鬼道。

“室呢?你也没拿到?”星转身问向一旁的室,这几天室的情绪好像很低落,不知是怎么回事?

室沉默半晌才开口:“没有,我没拿到密码。”

星从背袋里拿出一把金质钥匙。“这可是我千辛万苦、牺牲色相才拿到的。”

鬼接过星手中的钥匙,又从自己礼服口袋里拿出两把同款式但锯齿形状不同的钥匙。“看来只有用最直接的方式了。”

星全身一震,精神都来了。“早该这么做的。”

“井有交给你什么仪器,好应付红外线侦测系统和电眼吗?”鬼问向室,只见她卸下背袋,从里头拿出一个小小的圆形液晶物体。

“井说,只要打开这按钮,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鬼接过仪器看向星。“星,把这道门解决吧!”

星早就跃跃欲试了,立即从袋子里拿出他最新发明的工具——一把电光枪。他打开电源,枪座马上发出细微的滋滋声,一道蓝色光束马上由底冲至枪把顶端。“你们让开点,把眼睛别开。”

鬼和室闻言往后退了数步。

鬼突然出声警告:“奎调查过,当房间密码锁被破坏打开后,房间四周的红外线警报器会马上响起,我们只有一分半钟的时间可以拿画,所以大家的动作要快些。”

星带上护目镜,枪口瞄准小房间的密码锁。“知道了,我破坏门锁后,室马上将井拿给你的仪器打开,我们再打开房门。”

“知道了。”

星深吸了口气,一阵沉默之后,他扣下扳机,电光枪马上射出一道蓝光,无声的破坏了密码锁;同时,室也按下按钮,几秒过后,他们才打开房门,里头原有的红外线全不见,电眼也不再转动,他们马上用三把钥匙分别打开三道锁,当钢库大门打开时,一幅画映入他们眼帘。

“这就是‘最后十二葵’。”星被画作沧桑悲凄的笔触感动。

鬼二话不说,拿出刀子沿着画框四周割下,取下画布卷起放入带来的圆筒中。

“走!”

倏地,有人从外面对里头喊道:“任我……”

“藤堂高野!?”鬼下意识地喊出声来。

藤堂高野见小房间的门被打开,心头一惊马上冲了进来。“你们……你……”他一脸震惊地指着鬼等人,而在见到室的那一瞬间,眼中的震惊转为愤怒。

室故意不去看他脸上的不敢置信和愤怒,她别开脸。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来偷我的画!”藤堂高野后退数步。“任我!”

鬼露出一抹邪笑。“我不是任我。”

藤堂高野的脸色更加难看。“你们逃不掉的!”他的愤怒完全来自于室,梵谷的最后画作被偷他并不生气,气的是室的欺骗。

“雪莉,”他如狂狮般的吼声让室震了下。“你们逃不掉的!”他迅速按下一旁的保全铃,顿时铃声大作。

鬼皱起眉头,二话不说马上击倒藤堂高野,然后二人迅速奔出小房间。藤堂高野冲到书桌后,从怞屉里拿出一把左轮手枪瞄准三人。

“小心!”在藤堂高野射出子弹的同时,室挺身挡在鬼和星的背后,替他们挡了这一枪,自己却因肩部中弹跌坐在地。

“室!”鬼扶起室将她扛在肩上,立即撤退。“走!”

当室中枪的同时,藤堂高野眼中的痛苦却没人发现。

但一想到她的种种行为,仇恨覆上了他野性的双眸,他陰沉着脸追了出去。

鬼三人跑没多久,四处涌入大批保安人员,眼看整座顶楼布满了魁梧的保安人员,在退无可退、进无可进的情况下,他们逃到安全门,但上下楼层皆传来叫喊声,他们只好抓住原先由屋顶爬下来的绳索破窗而出,但绳索并不长,逼不得已,星只好利用双脚踢破其中一间客房的窗户,破窗而入。

没想到,他这一脚竟踢中房内的人,力道之大让那人反弹撞向墙壁,头部立即冒出血来。星看了那人一眼低咒一声,但还是扛起那人。

“快走!”鬼有些不解星的举止,但不能再耽搁下去,追兵马上就到。

这时藤堂高野已经追到这层楼,他再度执起手枪瞄准鬼。“站住!”

“该死!”星迅速从腰侧拿出麻醉枪,朝他开了一枪。

藤堂高野立刻中枪倒地,在昏厥的刹那,他对着倒挂在鬼肩上的室撂下一句话。

“我不会放过你……我会……找到……你……”

室苍白着脸看了他一眼,随即不敌伤口的疼痛而合上了眼。

☆☆☆

“室情况怎么样?”ZC成员全担忧地追问刚从手术房出来的壁。

拿下口罩、脱下手中的手术手套,壁显得有些疲倦。“还好,伤在肩胛骨,不过她失血过多,我已经替她输了几袋血,没啥大碍,让她多休息吧。”他已经有多久没动刀了?没想到这次任务竟会搞成这样!

“为什么这次行动会出这种差错?”井急问。大家的行动一向很顺利,也没出过差错,尤其由鬼领军更是不可能出问题。

星懒懒地道:“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这次多亏室替我和鬼挡了这一枪。”

从房间走出来的鬼已经恢复本来面目,一张混血儿的性格脸孔,深邃蓝眼、灰色削得短薄的发丝,给人的感觉非常冷傲。“和奎联络了吗?”鬼一手插在口袋里,慵懒地靠在墙边,拢了拢发。

“为什么这次任务会出这种纰漏?”壁有些恼火地问。难道鬼就不能多关心组织成员一点吗?室是为了他受伤的,难道要他问一句她的伤势都这么难?

“和奎联络了吗?”鬼仍然是这句话。

他的无所谓快激怒众人。

“还没!”井忍着怒气回答。鬼这冷血的家伙!

星首先沉不住气。“你就不能关心一下室的伤势吗?”他快要揍人了,最好连这几日受的怨气一块儿发泄。

“还活着就表示没事。”

星再也忍不住了,卷起衣袖马上冲向鬼,可惜他手都还没碰到鬼一根寒毛,就被壁和井拉住。

“忍着,室还在房里,别吵醒她。”井开口劝道。

“不行!我不揍这家伙我无法消气。”

壁严厉地警告:“别在房里打架,要打去道场,那里地方空旷,多的是地方让你们消耗体力顺便解怨。”

星停下挣扎指着鬼。“我在道场等你。”他挥开壁和井的手,气呼呼地前往道场。

☆☆☆

(室的情况如何?)“已度过危险期。”壁将早上审视室的结果报告给奎听。还好星他们搭了直升机回来,否则再多耽搁一下,室怕是会因流血过多而死。

(葵作计划结束,“最后十二葵”依往常方式交给我。)星的脸上多了几道瘀紫,说话时嘴角扯痛。“藤堂高野没事吧?”麻醉枪的剂量很低,虽然能让人中枪之后马上倒地昏厥,但应该是没啥大碍才对。

(没事,不过你们将人家饭店搞得一塌糊涂,虽然藤堂高野自行封锁消息没报警,但这一个月你们还是别离开小岛,等事情平息些再说。)“奎,我看大伙儿都得休息一阵子,连续出了两次任务,大家的体力都有些吃不消。”壁望向星和鬼,眼看成员一个个挂彩、体力耗弱,若真要再出任务,他怀疑是否能顺利完成。

(我知道,任务我会推却,但若酬金丰厚,我还是会替你们先接下来,只是将执行日期往后延。OK!这次通话到此结束。)荧幕闪了一下后即关闭。

井朝星问道:“星,你怎么会带那女孩子回来?”小岛的隐密性极重要,星的行为让人不解。

其实星自己也很意外。“不必我多说,你也知道她脸上还有后脑的伤是我造成的,我当然得负点责任,不像某些人,连同胞之爱都没有,冷血得可以。”星说着给了鬼一记白眼。

“你该知道小岛位置的隐密性有多重要,若往后她记住小岛的位置,回台湾后四处嚷嚷,到时小岛的位置一曝光,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壁分析道。

“等她醒后再说。”他怎会无缘无故惹了个麻烦回来,星懊恼的抓抓头。

“她没那么快醒,后脑的伤势挺严重的。你是怎么破窗而入的?怎会刚好踢中人家姑娘最宝贵的脸蛋?何况人家长得标致漂亮,像个东方古典娃娃,我真想不透你怎么会这么失策。”那名女子确实长得不错。

星的脸色很难看。“你以为我喜欢揽个麻烦在身上吗?我都还没找你算帐呢,居然让我被朱儿那白痴智障占尽便宜。”为了这个任务他有多牺牲色相,细节能告诉他们吗?不被笑死才怪!

“不过收获倒满丰富的,除了得到应有的报酬外,还平白无故的扛了个美女回来。”井羡慕地道。

“你欠揍吗?你要你拿去啊!不用在一旁干羡慕。”星一双水蓝大眼狠狠地瞪了井好几下,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几个大洞。

“不用了,人是你踢中的,我才不想夺人所好。”

“你想英年早逝,可以再多嘴一句,我马上让你过不了二十岁生日。”咬牙声伴随着锐利的眸光更具震撼力,教人不打颤都不行。

井伸手投降。“好好,不过你总得去看看人家。”最近大家的脾气都很火爆。

“要看你自己去看!”星二话不说,马上带着怒火离开书房。

☆☆☆

这里……

路绮困难地睁开眼,却又无力的再度闭上。头……好痛……

她想坐起身,却发现全身无一处不痛,而且背脊疼得很,运动的力气都没有,她痛得声吟出声。她以异于常人的意志抗拒排山倒海而来的痛楚,努力睁开眼想好好看看四周的环境。

灰色的天花板……呵,好像黑云遮天的前兆。她偏过头努力的将室内一切尽收眼底,对于室内的印象,她只有一个感觉——好空旷、好凄凉,房内的摆饰少得可怜,全部家具皆以灰白色系为主。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想抬起头,但后脑的剧痛让她疼得想挥墙。她轻轻以手去触摸痛处。好奇怪,她对这里一点也没有熟悉感,为什么会躺在这里,而且全身伤痕累累?

门嘎的一声被打开,路绮望向来人,一脸恍惚,然后轻声吐出疑问:“请问……我……认识你吗?”眼前的男子长得很好看,而且很有气质,教人难以将目光移开,她认识这个男子吗?

“你觉得身体如何?”

“痛……”她照实说。

“后脑呢?”

“一样。”

壁仔细地审视了路绮的伤口。看样子星的那一脚踢得不轻,这女人脸上的瘀青已经一一浮现,看来该有一段日子碰不得,而额际被玻璃割破的伤口也已经结痂。

他让路绮翻过身去,拨开她的黑发察看。她后脑虽然肿了个包,但应该没啥大碍,让她躺冰枕,消肿速度会快些。

“请问……”在壁诊疗的时候,路绮忍不住开口。

“请说。”壁将带来的冰枕放在她头下,让她躺正。

“请问……这里是哪里?”

为什么她的问话会让他原本温暖的眼眸蒙上一层陰霾?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他早知道只要是星闯的祸准难收拾。“还有问题吗?若没有,再多休息吧!”

路绮一把拉住他的手,“等等……别走……”她害怕一个人留在这房间里。“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见男子不语,路绮将之视为默许,于是再度开口:“我……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是谁?”路绮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乞求他能告诉她答案。

而她的话让壁睁大了眼睛,这……事情似乎比他想的更麻烦。

☆☆☆

ZC成员个个眉头深锁,困扰的源头来自于路绮。他们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星的破窗而入不但带回陌生的女子,更为ZC总部的隐密画上危险符号。

星当初也没想过事情会这么复杂,当初只是一时闪过的念头,让他毫不考虑地扛起她带回小岛,没想到自己白痴地带了个生平最讨厌的麻烦女人回总部外,现在最麻烦的是她的身份!

“井,你的意思是,星带回来的女人是NS的人员,而她到台湾的目的是为了追查你上次潜入超级电脑的事?”壁挥挥手中薄薄的报表纸。

“没错!当星带回那女人后,为了小岛的安全我做了一番调查,意外地发现这个事实。”早知道扯上星就没好事。

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把她丢到海里去陪鳄鱼好了!”

壁摇头。“首先,我要纠正你,海里不会有鳄鱼这种动物;其二,既然你要把人家丢到大海里,当初就不该把人家带回来;其三,你不是说你不是那种绝情绝义、冷血到会冻死人的人?既然这样,你就该照顾她到伤好为止,她恢不恢复记忆无所谓,就算恢复,最好也不要记得这里。”

星的脸色已经转黑。“又是你在出馊主意,好像不把我和女人扯在一块儿,你就浑身不舒服!”

壁笑了笑,还对他眨眨眼。被逮到了,这是除了书外,他的另一项消遣。“你是这么想的吗?”

星翻了个白眼。等他赚饱了,一定远离眼前这些邪恶份子,找个没有女人、没有这些撒旦的地方,从此春风得意地过自己一个人的生活,睡在以钞票铺制而成的**安享余生,总之他懒得再和这些被上帝遗弃的恶魔有任何瓜葛。“她的伤什么时候会好?”等伤好了,一定把她踹回美国。

“就记忆方面来说不一定,她也有可能什么都想不起来;但若以外在的伤势来说,势必得一段日子。”“你所谓的一段日子是多久?”

“几个月。”

“很好。”好得他想揍人。

“星,那女人以后就让你照顾了。”壁当星是供自己解闷的玩具。

“你再说一遍。”星的脸陰沉得有如笼罩着一片暴雨云,诡谲森冷。

“壁,你要星照顾那女孩?”井嘴角微微怞搐。该死!他快笑出来了。

“没错,那女人是星带回来的,也是他把人家踢成重伤,所以这责任他推不掉,那女孩是他的事,也是他该负起的责任。”

星一句话也没说,静静的以危险的目光注视了壁一会儿,然后起身离开。

“壁,你是不是太那个了,你好像把星惹火了,而且他还气得很呢!”井全身不由自主地打起寒颤。

“只是实话实说,我才不想替别人惹的祸收尾,何况室的状况虽然好些了,但还是得注意别让伤口化脓发炎,我忙得很。”老实说他只是不想接收太多麻烦事。

“话是没有错,但星讨厌女人到深恶痛绝,这次任务他已经牺牲很大了,你再这样,我怕他会反弹,而且有可能会拿那女孩出气。人家已经失去记忆这么可怜了,若星再对她大呼小叫甚至拳脚相向,我怕那女孩的伤好不起来。”那女孩长得标致而且像个东方小娃娃般,好美!只可惜她是NS的探员,是专门来抓他的,否则……井脸上露出仰慕之色。

壁笑了笑。“你好像对那女人满欣赏的。”他站起身拿饲料喂起井的小绿龟。

“你别忘了她到台湾的目的是要抓你去美国。”

“我知道。”这跟他对那女孩的仰慕扯不上关系吧!

“反正那女人的事我们最好都别管,让星一个人去烦就好了,省得事情变得更复杂。”壁放下饲料往门口走。

井将小绿龟放回盆子里。“会复杂吗?我看有星介入才会复杂。”星不会让那女孩好过的,要不是因为那女孩好死不死刚好在房里,他也不会像中头奖般刚好一脚踹到她,进而变成他的责任。“我想星现在一定觉得很懊恼,他从没中过这么悲惨的头奖!”

井一席话让壁笑弯了腰。“没错!他一定觉得自己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这阵子一再和女人扯上边,我看他恼火得想宰人。”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我怕哪天他会扭断你的脖子。”井好意提醒壁,星的暴力倾向让人不敢领教。

“放心好了,他不会这么做的。”壁极度自信地朝他摇摇手后便离开。

☆☆☆

凉凉的海风像狂潮般直朝房里席卷,白色窗帘像片片绢绸在狂风里飞舞,声声幽幽啜泣随着风向漫游,诡谲得像鬼魅的哀号。

星拢紧眉,翻过身去继续睡。但啜泣声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直撞击他的耳膜,他索性拉高棉被捂住双耳。

“妈的!哪个不要命的,半夜三更哭什么哭!?”星懒得将眼皮睁开,他困得要命。

怞泣声仍不断。

“妈的!”他挫败地将棉被掀开,但还是不愿将眼睛睁开。“哪个狗娘养的乌龟王八蛋!哭够了没!?”

听啜泣声好像有点收敛,星又沉入梦乡,可是过没多久,声音又来了,而且更变本加厉。这会儿他再也忍不住了,睁开愤怒的双眼盯着窗外黑濛濛的天空骂道:“该死!”

他愤怒的起身,迅速套上长裤。他一定要宰了那个人!

他僵直身子,循着声源迅速移动步伐。

砰!他使劲开门,对着房内乱吼一通。“该死!哭够了没!?不想睡觉别人还想睡!”当他看清房里的人后,漫天的怒火已经炽烈地狂烧不止。“麻烦女人!闭上你的嘴,让别人好好睡一觉行吗!?”

路绮被吓得止住了啜泣,无辜地睁着黑眸看着他。

星被她天真烂漫的表情惹火,而她肆无忌惮的盯视更像汽油,拼命加在他的怒火上。“闭上你的嘴,三更半夜不睡觉哭什么?”说骂人的话,他从不担心会咬伤舌头,说得极顺。

“痛……”

“妈的!你痛干我屁事!”他甩头就走。

该死的!明早起床要是有黑眼圈,他一定要把这麻烦女人剥皮怞筋外带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