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圣婴现象的关系,全球气温异常,台湾比往年还热,各式能解暑的花招都出笼了,除了传统的吹冷气、吃冰、游泳外,大家的脑筋全动到自身的衣服上,市面上各式省布夏装一波一波上市。

路绮不知自己有多久没踏上台湾这片土地了,自从小时全家移民美国后,她就再也没回来过。望着车窗外的情景,她直觉台湾不一样了,变得开放,而且举凡经济、政治各方面都比她离开时进步。

这次若不是为了任务而来,她会很乐意在台湾待久一点。

路绮一下飞机马上到饭店办理住房手续,然后直接到房间休息,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她只觉得全身疲累不堪。

肚子似乎也饿了,于是路绮打了电话想叫客房服务,但想想还是自己下楼用餐,走动走动好了。

一套合身的套装,将路绮迷人的曲线衬托得玲珑有致,而她精致的五官搭上乌黑柔亮秀发和黑眼眸,耳上的小只鲜艳玫瑰耳饰将她白皙的肌肤衬托得更加娇嫩,路绮是个标准的东方美女。

路绮一在餐厅出现,马上引来一群惊艳的目光。她在最角落的位子坐下,这是她的习惯,坐在最角落最不起眼的地方,能方便她观察四周动静。

侍者拿着菜单出现。“小姐,请问要点什么?”一见到路绮,侍者眼中明显一亮。

路绮早已习惯人们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原以为因为自己有张东方面孔,所以在美国受到注目也无可厚非,但没想到来到台湾,她仍是摆脱不了这些困扰。

“给我来份主厨推荐。”她冷漠的回答了侍者,然后便将头别过一边,开始打量四周。

她不爱说话,所以在外人看来会觉得她孤傲难以亲近。她做任何事皆是精明干练,平时也不太理会他人,在美国虽也曾有过男人向她示爱,却没有任何一个受到她的青睐。所以她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不过她也不急着坠入无边的情网自找苦吃。

幸而她的父母蛮开通的,不会急着要她结交男朋友,也不会四处打听有谁配得上他们的宝贝女儿,而是采取放任态度。

反正该来的还是会来,急也没用,这是路绮常常对父母说的一句话,而他们似乎也接受了。

菜都还没送上,就有男人主动跑到路绮面前,一声也不问就坐下。

“嗨。”男人摆上了自以为最帅的姿势,等着美女上钩。

路绮以眼角瞧了男人一眼后,又将视线转回;这男人八成是那种专门玩玩女人的。

男人似乎不甘被冷落,也觉得路绮的冷漠态度让他丢脸,于是又开口:“嗨,美丽的小姐,可以请你喝杯甜酒吗?”

无聊的男人!路绮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

没有得到路绮任何回答,无聊男子一厢情愿的将她的沉默视为答应,伸手招来侍者,点了杯和自己一样的甜酒。

“美丽的小姐,看你的模样好像不是台湾人,从哪儿来的?”

路绮正想发作时,侍者正好送来餐点。路绮在侍者摆上餐点准备离开之际,开口要求:“请经理过来一下好吗?”

侍者马上请来餐厅部经理。

“小姐,请问你是不是对我们的餐点不满意?”经理露出和蔼亲切的笑容。

“经理,请问你们饭店的等级是多少?”路绮冷漠地问道。

“是五星级观光酒店。”经理心想,这一口流利英语的小姐,应该是来台湾观光的,千万不能得罪,所以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

“既然是如此高级的饭店,为什么还容许无聊的人打扰客人用餐?难道这是你们默许发生的吗?”路绮的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音调却尽量降低,避免将气氛搞僵。

经理一听,脸上的红潮随即一路红到耳根。“小姐,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他立即转而望向那名男子问:“先生,请问你是本饭店的房客吗?”

无聊男子尴尬得不知所措,根本说不出话来。

“若不是,请你马上离开好吗?”

无聊男子就这样被经理“请”出饭店,而路绮也终于能安安静静的享受美好的一餐。

☆☆☆

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主屋左侧的实验室里传来,屋顶正冒着浓浓白烟。星一身狼狈的从实验室里走出来,边咳嗽边挥去眼前的白烟。

躺在草坪上看书的壁换了个姿势,侧身调侃星:“你在干嘛?拆房子啊?”

“咳……放……放错火药……咳……”为了应付藤堂高野那座麻烦的钢库,他不得不研发新式武器,怕的是万一室、鬼他们没法取得钥匙。

说到这个,又让他想起自己的任务,他居然得去泡藤堂高野的蠢女人朱儿!妈的,壁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最讨厌女人,居然将这棘手的事扔给他。

壁似笑非笑的眼睛看来好迷人,虽然他在看书时必须戴着眼镜,但他炯炯有神的深邃大眼实在好迷人。“我看你直接去勾引朱儿取得钥匙,会比你在这儿烧房子研发武器来得快些。”

星皮笑肉不笑的瞪着他。“每次都是你在出什么馊主意,害得我一次比一次惨。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勾引朱儿!”

壁坐起身,拍掉身上的草屑,很有条理也很直接的点出原因。“因为朱儿她喜欢‘外籍人士’,我这中华民国籍的一定勾引不了她,所以必须要你出马。”

“你那是什么歪理,朱儿喜欢外籍人士!?难道藤堂高野就是外藉人士吗?”妈的,敢耍他,不想活了!

“你到底看过奎传过来的资料了没?难道你不知道藤堂高野是日本人吗?”壁有些不高兴的皱眉。

惨了!他将井给的整叠资料丢在桌上,到现在还没去看。星很识相的不敢再多话,怕被壁五马分尸外带挫骨扬灰。自己也真笨,光看那名字也猜得出他是日本人,自己却一时没想到。

光瞧星那一脸愧疚,甭想也知道这家伙又没看了。“你最好去熟读朱儿的资料,毕竟她现在是你的责任。”壁站起身。

“好啦!反正你就只会指使人……喂!你的工作做好了没?”星一肚子怒火无处发,粗声粗气的问。

“该做的都做了,你的个人资料和井给的放在一块儿,自己去看,我要回书房去了。”壁没停下离去的脚步,只是拿书的右手伸高,帅气地朝后挥了挥。

星拔下护目镜,拍掉身上的灰尘。壁这家伙一点用处也没有,每次只会躲在幕后,一次行动也没参与过,分的钱居然还和他们一样,只会靠他们出生入死,真是个吃软饭的家伙!

星回到卧房,拿起早已被他当垃圾一样扔到桌上的资料。

整整一叠,他以最快速的方式阅读,当他阅读到有关于他身份的那一页时,他的脸已经黑了一半。

“妈的!这次我再也忍不下去了。”

星立刻飙到书房,砰的一声愤然撞开榉木门板。“妈的,壁!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他亮起一张纸。

靠在书架上沉浸于书中之乐的壁,抬起眼望着气冲冲的他。“解释什么?”

星将纸扔到壁面前,壁望了眼上头的字后,不解地问:“怎么了?”这有什么好气的?

“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我的身份会是‘激情星期五餐厅’的‘特级牛郎’?”

“这是我帮你制作的新身份,有什么不对?”看得起他才会让他当牛郎,他到底有没搞清楚。

“有什么不对!?”星的声音拉高,连灯泡都快承受不住他尖锐的喊叫,几乎要当场破裂。“为什么我的新身份是牛郎?”

“我觉得依你的长相……不为过啊!”壁上下打量着他。

深邃蓝眸,闪亮的金黄发丝、性感薄唇,简直是阿波罗神再世;至于身材方面,精通武器的星体格练得相当健壮,肌肉虽然不至于太过发达,但却蛮结实的,身形也颀长,足可媲美宇宙之神宙斯。

而他的唇角只要稍微往外拉扯,马上令女人为之倾倒;当他的篮眸半眯露出危险信息时,在他身旁的女人可能会死掉一半以上,根本是标准的“女人杀手”。想不通为何他会觉得把新身份定位在牛郎对他是种侮辱?

星闻言为之气结。“你再说一遍!”他已快气得半死,双手不由自主地握成拳,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如果不把你的身份设定在牛郎,你要怎么接近朱儿?”这是很简单的问题,只要星这家伙看了朱儿的资料,就知道这种设定是必要的。

“我自然会想到办法。”他气壁每次都堵得他没话说。

“你会有什么办法好想?直接上门告诉她,朱儿小姐,我要上你?”

妈的!真够低级!星蹙眉瞪视他。“你以为我会这样直接吗?”

“依你简单的思考逻辑,百分之九十九有这可能。”壁站久了干脆拿着手中的书在一旁椅子上坐下,等着星发飙。

“那你何不试着去考虑考虑另外百分之一的可能?”难道自己会堕落到主动去碰女人吗?星咬牙在心里咒骂。

“你就这么讨厌女人?”壁掏了掏耳朵,他还真怕自己哪天会失聪。

“女人是麻烦!”星将手中的文件丢在桌上。“一生只会哭、吃、买、睡、保养皮肤,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身材有没有走样,喜欢吃东西又怕胖,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应该有女人这种卑劣的动物。”星将女人看得一无是处,他可能没想过,自己也是女人生的。

“这么批评女人,你会遭天谴。”

“我的天谴只有你。”每次出任务都是壁在出馊主意,害得他一次比一次惨。之前在意大利的那次任务,害他得窝在垃圾公司里闻馊水味,他已经忍下来了,这次居然要他去勾引女人!?他情愿再窝回垃圾公司,也不愿和女人有任何瓜葛。

这次任务结束后,他绝对要跑到沙乌地阿拉伯去躲躲,因为那里男人多,而且地位崇高。

他决心要离壁远远的,省得壁又出些馊主意害他。

☆☆☆

一颗蓝色圆球围着NS标志,两条红线终结顶点,这是NS的组织标志。电脑荧幕正中央出现一个影像画面,一位中年男子正以英文发言。

(绮……)“老板。”路绮以流利的英文回答。在美国,他们习惯称上司为老板。

(事情进行得怎么样?)路绮犹豫了下。“还在追查。”

(你带去台湾的那套追踪系统是最新研发的,应该没问题吧!)“正在测试。”

(你将台湾附近都列入范围了?)“都列入了,不过日本和韩国没列入,我缩小了范围。”路绮特意的将扩音器调小。虽然还没人知道NS派她来台湾追查有人侵入超级电脑的事,但凡事还是小心为妙,而且NS的超级电脑接二连三的被侵入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老板……你有没有考虑过,加强超级电脑的防卫系统?”

荧幕那头的中年男子似乎有些颓丧。

(超级电脑的通行密码已经改过很多次,照样被一再侵入,这事我会要麦克去做。至于下礼拜要发射的国防武力侦测卫星,基于安全考虑,可能会顺延,至于确切时间现在还不清楚。绮,你一定得尽速找到侵入电脑的人。)她也想快点找到,她快受不了台湾的男人了,好像一辈子都没见过女人似的。

“我知道……最近我试着追踪微波信息,发现一件很诡异的事。在仪器上曾显示强烈的信息,这和侵入电脑的信息是一样的,可是经由卫星定位系统一比对,竟然发现锁定的地方是一片汪洋。”

(有这种事!?)“嗯,我会再比对一次,希望不是卫星出错。”要是卫星出错,轻则只要利用电脑重新定位、矫正一次就好,严重的可能就要派太空人上太空了,光派太空人上去维修就是一项大工程。

(我会要他们再测试一次,但也有可能是那套追踪系统出差错,毕竟那东西才刚研发出来,还没经过测试就先让你带去台湾躁作,或者我让麦克过去帮你。)男子暧昧的笑了。

“不,不用了!”她怕死麦克的死缠烂打,老板这老奸巨猾是故意的!

男子爽朗的大笑,惹来路绮一阵白眼伺候。(好好好,不过你得尽快找到侵入者,否则上头施压下来,我会受不了。)“施压?对了,老板,上次FBI总部的电脑不是也被入侵吗?他们找到人了吗?”

(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到现在还找不到人。)男子贼贼的窃笑。(听说他们的头头很火,他们的干员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当中。)“老板,你也太幸灾乐祸了,你和FIB的老板不是好友吗?你这样做不对哦!”路绮朝荧幕伸出食指左右摇了摇。

(上次打高尔夫球输了他,我不甘心。绮,你一定要比他们先抓到骇客知道吗?我可不想在公事上也输给他。)“他们也派人出来了!?”

(是啊,也到台湾了。)路绮扬起嘴角,心里已有打算。“老板,你能拿到他们那边的资料吗?你知道的,多一份资料,机率会更高些。”

(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的打算吗?打从你在麻省理工学院成为我的学生开始,我就把你的个性摸得一清二楚。等会儿去收你的电子邮件吧,里头交代得很清楚。)“老板,别再说麻省那段荒唐岁月了,就是因为听你的话,我才会打消转校转系的念头,坚持念完应用数学系,然后又听了你的话攻读硕士、博士,甚至听你的话打消进FBI当干员,反而到NS去为你效命,成天与数字为伍。”害她体力一天比一天差,反射神经也变钝了。

(不让你去FBI是怕你遇到危险。)路绮很不客气的顶了回去:“那你的意思是在咒我早死啰?老板?”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咒你早死的话?没良心的家伙!)对方有些生气地道。

“是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所以我会很尽力的去挖出骇客,不晓得这样的报恩方式您满意吗?”路绮摇头笑了笑。

(其实你来NS工作也没啥不好,和FBI干员没差别嘛!)“差多了!你看我,自从到NS后,因为运动量减少,身体反应都变差了。你该还记得我在麻省的时候是体躁校队吧!可是我现在翻个不到一五○公分的墙,没摔死就已经很偷笑了。”路绮打开另一道视窗,在出现NS的专有标志后,打上个人密码开始收邮件。

(当我的属下有什么不好,至少我不会像保罗一样,一不顺心就让属下的日子难过。)“是啦!老板你是比FBI的当家好太多了。”不阿谀奉承他一下,他一定说个没完没了。

听到好话,男子的嘴咧得更大。(好了,你愈快抓到人,就能愈早回国,可别让我对你失望。)“知道。”

收到信息后,路绮将FBI的资料看了一遍,发现真正有帮助的其实不多,两方收集的资料大致上都差不多,看来只有靠自己了。

路绮将新研发的追踪器打开,小型雷达转了半圈后停了下来,按着电脑便出现一堆数据。

路绮将数据以倍数串成一列,再以奇数方式取得原始数据,然后,她的眉头又皱紧了。“怎么和先前的数据一样?”她不信邪的再算了两三次,得到的结果都一样,她不得不怀疑可能是追踪器出错。“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她撑着脸颊靠在桌上思考了起来,以前从未遇过这么棘手的事件。

看来这次的对手……可是个大麻烦呢!

☆☆☆

“总裁。”

年约二十五、长相帅气英俊的男子闻声,从文件中抬起头。此人正是坐拥达星这个庞大集团的主导人,虽然年纪轻,但手腕却不容忽视,而他在生意上请求狠、准、快,更让达星步上最高峰。他就是——藤堂高野。

“总裁,有什么吩咐吗?”

藤堂高野以邪气却又性感得不可思议的笑容回道:“明天的晚宴,我决定在自己的饭店举行。”一袭全黑的西装穿在他身上真是挺拔得没话说。

“在这里?”

“没错,任我,我要你在明天宴会进行到最**时,替我将‘最后十二葵’从钢库里拿出来,我想让宾客见识梵谷的最后遗作。”藤堂高野从身上拿出一串形状奇异的钥匙,丢给任我。“这是钥匙,明天我会让朱儿上来和你一同开启钢库取画,至于密码我到时再告诉你。”

任我眼中瞬间闪过一抹异光。“我知道。”他恭敬地点头。

☆☆☆

哗哗——

电脑荧幕出现信息。计划顺利,鳖已入瓮。

照原计划进行,明日乃最后圣战。

“精神粮食”备妥,保护圣物。所有字句皆利用卫星信息传送至南太平洋的小岛屿。

☆☆☆

井拿着刚制作好的仪器走进书房。

“喂,各位,东西做好了。”

一个圆形的液晶体物品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什么?”每次只要做好假证件就没事可做、无聊到想跳海的壁首先发问,他实在看不懂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井将仪器打开,小荧幕上马上跑出一连串奇怪的符号。

“这是我刚做好的,当你们要进钢库所在地时,先把它打开。这个图会显示红外线设在哪儿,它会先将红外线两头电源阻绝,各自形成通路,然后将四周墙角的侦视电眼关闭。”

“将侦视电眼关闭?那画面不就没了吗?从警卫室一看不就知道有人入侵。”壁合上原本在看的“天文科学”,道出心中疑惑。那不是自找死路,明白告诉别人他们来偷东西?

“不,所谓阻绝,只是将你们进入前一分钟的画面反复不停的播放,也就是说,实际上你们能顺利闯入,而警卫室的监视荧幕上却不易发现异样。”

“我懂了。”

井将仪器拿给始终不语的室。

“这你拿去,就全靠你了。”

“啊!?”室有些讶异。

“我刚收到鬼的信息,明天行动,地点就在达星饭店,藤堂高野将‘最后十二葵’放在达星饭店顶楼。而任我与藤堂高野的钥匙他都已经拿到了,只剩最后的密码,藤堂高野到最后一刻才会告诉他,我想你可能要加把劲,先将密码问到手,至于星那边,我还不是很清楚,他始终没跟我联络。”

星那小子不知在搞什么鬼?

室有些沉默。

“怎么了?”壁关心地问。“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室的精神显得有些恍惚。

井将手摆在她额头上。“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室有些无力的拿下井的手。“没事,我……我到台湾去了。”接着她二话不说地拿着仪器往停在港边的游艇走去。

“室怎么了?”井问向壁。

壁无奈地回他一个耸肩,女人的心是很难懂的。

☆☆☆

藤堂高野伸手卷玩雪莉柔细的褐发,雪莉却马上缩进沙发中,躲开他的手。

藤堂高野的手停在半空中,俊邪的唇角悄悄往上勾起。

“这么怕我?”

“不……不是怕你……”雪莉往一旁挪了下,试着躲开他靠近的身子。她所闻到的都是他身上古龙水的香味和男性的特有体味。

藤堂高野原本停在半空的手爱怜地抚过雪莉柔嫩泛红的脸颊。

“为什么你的脸能这么水嫩?”

这是在朱儿身上所找不到的,朱儿用惯了瓶瓶罐罐的化妆品,他实在不想见她卸完妆后惨不忍睹的脸蛋。

“我……”她躲避不了他加诸在她身上的魔力,那让她全身酥麻无力。

他不让她再结巴下去,低头吻去她所有想脱口而出的话语,以前所未有的温柔包覆着她,双手像捧珍宝般地托住她下巴,轻启樱唇汲取梦寐以求的蜜汁。

他要定这女人了!

从没哪个女人能让他这般难以忘怀,如此眷恋、如此契合,他要定她了。

与她相识不到五天,却感觉像已认识一辈子了。他从没想过真心地去疼爱一个女人,就算是朱儿也没让他起这念头,唯独这迷人又神秘的小女人吊足他胃口,让他甘愿将全世界捧在手心献给她。

“小女人……”他冲着雪莉露出英俊的笑脸。

爱极了热吻后的她,粉粉的嫩颊染上红潮,朱唇微启,碧眼迷濛……可爱的小女人。

雪莉瘫软在藤堂高野怀里,心中的警铃乍响。她不能沉迷下去,她只不过在利用他、引他上钩而已,她不能动情,绝对不能!否则她会陷在泥沼里出不来,然后渐渐沉沦直至灭顶,所以她不能动情,绝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