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婚后甜蜜(冬)

舒宛十一月里生了个小闺女,取名叫程意,乳名妞妞。舒茂亭夫妻收到书信,高兴的不得了,决定回老家过年。

大年三十,左右程卿染没有什么亲眷,舒宛就跟他商量到青山村过年,程卿染自然什么都依着她,早早吩咐魏大备好马车,一家四口直奔镇北而去。

沉寂了三年的舒家一下子热闹起来。

东屋里,舒茂亭坐在炕头,程卿染、舒展、萧琅依次坐在对面,中间坐着一大一小两个男娃。

六岁的程瑾唇红齿白,眉眼极似程卿染,穿着一身宝蓝色的圆领袍子,头戴方巾,温文尔雅,俨然一个小书生。旁边三岁的舒予寒虽然年纪尚小,却也被他的老爹教育的有板有眼,乖乖地坐着听大人们说话,一点都不淘气。

舒展高中状元当年就娶了礼部郎中的次女苏慧安,次年得子,如今两年过去,他已从翰林院正七品编修升至从五品侍读学士,为皇帝进读书史,讲解经义,备顾问应对,品阶不高,却常可面圣,乃属天子近臣,前途大好。不过回到自小生长的地方,他悄然隐去了身上的官气,看起来就和当年的少年一样,平易近人,这边与程卿染说两句天家事,回头就同萧琅谈起山中趣事。

对面的西屋,舒兰坐在炕头逗弄盖着小花被的妞妞,看着她乌溜溜的大眼睛,心里真是喜欢,抬头朝在下面包饺子的姐姐道:“姐,你都有瑾郎了,就把妞妞给我吧,我也想要个娃娃!”

舒宛手一顿,不自觉地看向站在旁边擀皮的弟妹,见苏慧安脸上带着自然的温柔笑意,知道她没有嫌弃自家的傻妹妹,心里松了口气,瞪着舒兰道:“都是快要当娘的人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么傻?”不过转念一想,妹妹成亲也有三年了,怎么肚子还不见动静呢,该不会哪里出了问题吧?不行,回家前她得好好问问。

舒兰撇撇嘴,还想追着讨要妞妞,被秦氏及时打断了。

秦氏也心存疑惑,以前觉得女儿年纪小希望她晚点生孩子,现在舒兰过完年就十八岁了,肚子迟迟没有动静,她又开始着急了,萧琅再疼她的傻闺女,若是舒兰不能给他生儿育女,他的心也会慢慢冷下去的。回头还是让丈夫给女儿看看脉吧,要不然她过年都过的心里不安稳。

鞭炮声响,舒家在炕上摆了两张方桌,男女分坐,一边吃饺子一边说说笑笑,很是热闹。

晚上睡觉,几个爷们睡一炕,娘几个睡一炕。

舒宛故意挨着妹妹躺下,等到夜深人静时,她把舒兰捅醒了。

舒兰揉揉眼睛,疑惑地看着她。

舒宛索性钻进她的被窝,蒙住被子问她:“阿兰,既然你喜欢小孩儿,为什么不自已生一个呢?”

“我也会生小孩儿吗?”舒兰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怎样才能生小孩儿啊?”

真是傻得无可救药了!

舒宛便把如何生小孩的事跟她讲了,见妹妹依然迷迷糊糊的,她想了想,低声询问两人行房的细节。

舒兰也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好害羞的,就捡自已记得的都说了一遍。

“阿琅每次都弄在你外面?”这回轮到舒宛震惊了,一次两次是偶然,一直这样,阿琅定是不想要孩子啊!为什么呢,总不会觉得妹妹傻,怕生出来的孩子也傻吧?不行,她得把这事告诉丈夫,让丈夫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姐,弄在外面有什么不对吗?”舒兰低低地问。

舒宛回过神来,没好气地点点妹妹的额头:“傻蛋,想要生孩子,就必须让他弄在你里面,回头你问问阿琅,为啥不想跟你生孩子,记住了吗?”

舒兰不说话了,默默地缩在一旁,眼里有水光闪动,奈何天黑,舒宛并没有瞧见,正好妞妞醒了要嘘嘘,忙起身帮秦氏照顾妞妞。

次日一早,身兼重任的程卿染把萧琅叫到了后院,看着比他还要高的壮实男子,回想当年萧琅还是个小小少年,而现在自已竟然要跟他谈论子孙后代的事,一时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咳咳,萧琅,你看瑾郎跟予寒如何?”

萧琅有点莫名其妙,却还是答道:“不错,就是都太白了。”长大后肯定也是小白脸。

程卿染扯扯嘴角,选择无视他的审美,顺着他的话道:“也是,我们两对儿夫妻都生的白,倒是你跟阿兰,一黑一白,不知道将来生了小孩随谁,要是给我生了小外甥女,那还是随阿兰的好,呵呵……”偷偷打量他的神色。

萧琅皱皱眉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了程卿染一眼,“你叫我到这边来,到底要说什么?”

程卿染瞧见妻子朝这边探头探脑,他也懒得再婆婆妈妈的,直接问了出来:“那个,昨天阿兰说想要妞妞当她闺女,我看她挺喜欢小孩子的,你为什么不想要孩子啊?”表明他和舒宛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

“不用你管。”萧琅转身就走。

“真是臭脾气!”程卿染恨不得朝他后背踢上一脚,却也纳闷萧琅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边舒茂亭给女儿号过脉后,朝秦氏摇摇头,示意女儿身子没有问题。

秦氏心里咯噔一下,女儿没问题,那就是萧琅有问题了?可这种事情,关乎男人的体面,她还真不好直接问萧琅,也没法无缘无故的让丈夫去给他诊脉,真是……

舒茂亭安慰她:“罢了,他们还小,再过几年看看,要是等过了二十还没动静,那我就必须给阿琅看看了,现在就别说了,咱们难得回来一次,别给他们添堵。”

秦氏强扯出一个笑容,也只能这样了。

初五一过,秦氏等人返程回京。

自打他们回来,舒兰就一直跟秦氏等人睡一屋,一连十来日没有吃荤,萧琅想的厉害,回到家,也不管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搂着舒兰就要钻被窝。

没想到手刚摸到舒兰的腰带,她就呜呜哭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是不是哪里难受?”萧琅慌忙从她身上爬了下来,跪在她旁边急着问道。

舒兰抹了一把眼泪,噙着泪水的大眼睛委屈地瞪着他:“你为什么不想跟我生小孩儿?为什么每次都弄到外面?别想编瞎话骗我,姐姐都告诉我了,你就是不想让我生小孩儿!出去,你不给我好看的孩子,就再也别进来了!”连手带脚的打他踢他。

萧琅被踢了两下才回过神来,连忙把人搂到怀里哄:“不是跟你说过吗,小孩子半夜会撒尿,到时候会吵你睡觉的!”一定是宛姐告诉她的!

“我不管,我就要小孩儿,姐姐都生了两个了,嫂子也生了一个,就我一个都没有!”舒兰奋力地在他怀里扭着,不肯让他抱。

萧琅满腔热情都退了去,他松开舒兰,掀开被子躺到一旁,闭着眼睛不说话。他烦的很,为什么非要生孩子?只要想到女人生孩子时发出的惨叫,他就浑身发冷,他不想让舒兰受那份苦。

舒兰见他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没有像以前那样软声哄她,更没有如她所想那般答应给她孩子,心头就涌起浓浓的委屈,用被子遮住脸呜呜哭了起来。

萧琅睁开眼睛,看着舒兰委屈痛哭的模样,又心疼又难受,可这不是一般的东西,他不敢给,万一出了差错,哪怕只是一个念头,他都觉得无法承受。

舒兰哭着哭着就睡着了,两人连午饭都没有吃,往常温馨的小家,第一次笼罩了愁绪。

夜幕降临,萧琅起身去做晚饭,之后把饭桌搬到炕上,愣了一会儿,低声叫舒兰起床。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

舒兰很快就醒了,闻着诱人的饭香,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可她还是忍着诱惑,用被子遮住脸,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望着萧琅,闷声道:“你答应给我孩子,我就起来吃饭!”

她眼睛还肿着,萧琅不想再跟她冷战,伸手把人从被窝里拉出来抱进怀,像哄孩子那样抱着她轻轻摇晃:“阿兰,不是我不想给你,实在是……生孩子特别疼,我不想让你疼!”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闭着眼睛道。

舒兰感受到了他的沉重,伸手回抱住他,细声道:“可姐姐和嫂子都生了孩子啊,就算疼,我也想生。狼哥哥,小孩子真的很好玩,你就给我一个吧,只要一个就行,我不怕疼!”

萧琅在她屁股上掐了一下,舒兰立即啊的叫了出来,刚想喊疼,意识到他的目的,气呼呼地道:“这又不一样,要是掐一下就能怀孩子,那我天天让你掐!”

“我可舍不得掐你……”萧琅亲亲她的小脸,抱着她转到饭桌前,“阿兰乖,咱们先吃饭,哥哥喂你,再不吃饭就凉了。”夹了块炖的烂烂的鸡肉送到她嘴前。

舒兰张口接了过来,嚼完后才望着他撒娇:“那你答应给我了?”

萧琅握着筷子的手紧了一下,低头看她执着的眼睛,无奈地点点头。

“狼哥哥真好!”舒兰高兴地坐直了身子,挪到他旁边大口的吃起饭来,她要多吃点,晚上好有力气生小孩儿。

萧琅并不知道她所想,心情有些压抑地吃饭,饭后去刷锅,在院子里伫立良久,才收回仰望星空的视线,关门进屋。

进了屋,就见舒兰整个身子都缩在被窝里,只有脑袋露在外面,一双大眼睛期待地望着他。

若是以往,被她这样看着,他定然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可今晚,他竟然提不起多少兴致。

舒兰看着萧琅脱衣服,见他穿着中衣就要钻被窝,忙道:“不行,一会儿咱们要生小孩,你把衣服都脱掉!别想糊弄我!”以前都是脱光光,今天竟然想耍赖!

“好吧。”萧琅听话地脱得一丝不-挂,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哪想他刚躺下,一具火热的柔软身子就爬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小嘴急切地在他脖颈耳下点起火来,柔软的两团饱满磨蹭着他的胸膛,细长的腿夹着他的腰,小腹青涩地挨着他的腹部打圈儿,露出那片芳草地诱惑着他几乎立即苏醒的昂扬。

“阿兰!”

萧琅的*腾腾而起,半个月没有碰触的美好,他想的紧。短暂的呆愣后,他翻身就把人压在了身下,化被动为主动,在她身上又摸又揉又舔,狂热的拥吻中,他圈起她的腿,直直顶了进去,快速挺动起来。

舒兰只觉得今晚的萧琅格外狂暴。他粗糙的大手用力揉捏着她的丰盈,有点疼,可微弱的痛感过后便会升起更加强烈的酥麻,他的坚硬也直入直出,每次都会重重的顶进来,撞得她不停地往炕沿挪动,要不是她及时抬手抓住了枕头,枕头都要掉在地上了。她想求他轻点,偏偏这种粗暴的狂荡又带给她难以名状的刺激,竟让她舍不得喊停。

疾风骤雨越来越猛,舒兰在他不知疲惫的撞击中随风摇曳,感觉到那熟悉的灭顶快感,她忽的想起了姐姐的话,再也顾不得枕头了,抓着他的后背喘气求着:“狼哥哥……我要小孩儿……给……给我!”

萧琅本就到了风头浪尖,被她的小手一抓,再也抑制不住那强烈的喷薄*,大手禁锢着她的纤腰深撞猛挺,发泄似的吼了出来:“给你给你,全都给你!”接连几个大力挺刺,第一次将灼热的精华射-进了她花蕊深处。

“嗯……”如潮的快感接连而至,舒兰臻首后仰,发出一声绵软酥骨的娇吟,她紧紧抱着萧琅汗湿的肩膀,在噬人的眩晕中接纳他灼热的种子,朦朦胧胧中,她朝他绽开满足的笑容。

狼哥哥,我们也要有个白白胖胖的娃娃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四更大完结哦!既然完结了,就一次看个过瘾吧!

(虽然元宝番外只有一千多字,外加一个无意义的小剧场!⊙﹏⊙b汗……总的来说很肥啦)

之前说要写姐姐的,后来一想,他们两个已经很幸福了,没啥好写的,肉肉你们没吃腻,俺也写腻了,所以就不写他俩了,行不?

至于防盗小故事,俺想说,小狼和阿兰的故事俺还没写够,真的,但是最近码字疲惫,需要灵感,所以想过段日子再替换小故事(大概在新书发布当天替换,内容多半会涉及阿兰吃醋之类的),跟误购买的亲们说声对不起啦,九千多字替换起来也是大工程,希望大家体谅,反正俺以后再也不干这种傻事啦,~~~~(>_

完结了再恶趣味一次,大家还记得以前半夜发书的时候么?哈哈!

感谢请叫我小纯洁亲的2颗地雷,么么~

谢谢所有支持俺的亲们!一晃两个月,因为有你们,俺写的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