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三个表哥

舒展和秦涵一前一后跑进来时,舒宛正在替舒兰梳头。

舒兰换了一身崭新的粉红衫子,懒懒地坐在镜子前,整个后背几乎都靠在舒宛身上,已经梳了一个丫髻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好几次都让舒宛乱了阵脚,只得重新来梳。

“姐,阿兰身子好了吗?”舒展快步来到梳妆镜前,低头打量妹妹,一身素色青衫的少年已经比舒宛高出半头了。

舒兰偷偷溜走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秦如海等人商量好了说法,就说昨夜舒兰突然肚子疼,赶来镇子看郎中,然后就在秦家歇了一晚。

舒宛侧头瞧了弟弟一眼,“好多了,昨晚发了汗,你别担心。”

舒展松了口气,见妹妹还像以前似的就爱睡觉,坏坏一笑,伸出食指,在小丫头白白嫩嫩的脖子上来回蹭了起来。他知道,妹妹全身都是痒痒肉,随便什么地方,只要这样轻轻的抚弄,她绝对受不了。

果然,几乎就在舒展的手碰上舒兰的脖子时,舒兰就往左边缩了缩脖子,可惜舒展偷笑着穷追不舍,舒兰躲无可躲,倏地睁开眼睛,根本不用看,就嘟着嘴嚷了出来:“哥哥,你说过再也不挠我痒痒的!”

“哈哈哈,那你还说再也不睡懒觉呢!”舒展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身上早没了在学堂时的温和稳重。

舒兰不依,伸手就要抓哥哥。

舒宛一把扶正她不老实的脑袋,轻声训道:“老实点,仔细待会儿娘进来!”透过镜子,见秦涵傻傻地立在屋门口,不由笑道:“表弟怎么不进来?”

十二岁的秦涵这才走了进来,在舒展身前站定,只看了舒兰一眼,白净的面庞就浮上了淡淡的红晕,“阿兰,你来了啊?”

这不是废话吗?舒展扭过头去偷笑。

“嗯,三表哥。”舒兰兴趣寥寥地应了一声,乖乖坐着一动不动,上下眼皮又开始互相勾搭了。

秦涵已经习惯了小表妹睡眼朦胧的样子,并不觉得她是懒得搭理自己,反而满脸幸福地瞧着舒兰。

在他心里,除了大表姐,就没有比表妹更好看的女孩子了,秀秀气气的弯眉,水灵灵的黑眼睛,细细白白的脸蛋,红红嫩嫩的小嘴,只消漫不经心地看自己一眼,就能让他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变了,恨不得一整天都围在她身边,看她睡觉的可爱样子,看她撒娇的娇憨模样。

“好啦,咱们去前院吃饭吧。”舒宛在妹妹的发髻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满意地道。

舒兰扭了扭脑袋,任由姐姐牵着走出了屋门。

秦家富裕,宅子共有三进,第一进是厅堂,接待客人的地方。第二进秦如海老两口住在正房里,两个舅舅分别占了东西厢房,平时大家一起吃饭。后院则是秦氏未出嫁前的闺房,到现在也每日打扫,一旦秦氏夫妻来了,随时都能住下,现在舒展就住在这里。

舒兰几个跨进前院,就见两个小丫鬟正从厨房往膳房端菜呢。

舒兰歪头想着她们的名字,冷不丁一双大手从旁边伸了过来,下一刻,她就被人抱着在空中转了一圈。舒兰慌张地抱住那人的脖子,眯着眼睛大叫:“二表兄,快放我下来!”

姥爷家就是讨厌,一个个都喜欢捉弄她!

秦明的笑声依然那么张扬爽朗,直到舒兰像只八爪鱼一样紧紧扒着自己,他才满意的停止了原地打转,朝舒宛唤了声表妹,大步流星地迈进了膳房。

他一母同胞的亲哥哥秦风见了,皱眉训斥道:“你又捉弄阿兰了,瞧把她吓的,还不快放下来!”

秦明置若罔闻,直到母亲朱氏也投来不悦的目光,才扫兴地撇撇嘴,“好啦,不吓唬你啦,一个个都给你撑腰!”

双脚重新触地,舒兰恨恨地瞪了秦明一眼,脑袋转了一圈,朝坐在一侧主位上的老太太扑了过去,“姥姥,二表兄又欺负我!”

老太太正月里刚过了五十五岁的寿辰,头发隐隐发白,身子骨却很硬朗,双手一用力,就把舒兰抱起放在腿上,先“吧唧”亲了一口,才假装生气地瞪着秦明:“姥姥看见了,回头就给他一拐杖,看他还敢不敢欺负我们阿兰!”

秦明在男桌那边坐下,还不忘笑嘻嘻地打趣老太太:“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偏我的奶奶最喜欢闺女,一看到她外孙女,就把我这个玉树临风的孙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快闭嘴吧,咱们家就属你最会说话!”老太太笑的眉眼弯弯,低头又亲了舒兰一口,两个儿媳妇生的都是孙子,她一直都盼着秦家多个姑娘呢,偏偏盼了十来年都没有盼到,好在女儿生的俩外孙女一个比一个水灵,她能不稀罕吗?

秦如海端坐在主位上,默默看了一会儿,突地咳了咳:“行了,既然人都齐了,就开饭吧。”

屋子顿时安静下来,众人举止有礼的吃饭,虽不如官家那样严谨,却也优雅好看,毕竟,秦家也是镇子上有名的大户。秦如海老当益壮,两个儿子堪称他的左膀右臂,将布坊和笔墨铺子打理的蒸蒸日上,就连孙辈的三个孩子都是人中龙凤,秦风和秦明一个温和沉稳,一个聪颖机灵,明显就是被当成接班人培养的,最小的秦涵喜欢读书,已经是童生了,今年七月就参加院试考秀才。大房经商,二房攻科举,一家人和和乐乐,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朱氏脸圆圆的,看起来很和气,给舒兰夹了好几次菜。

秦涵的母亲柳氏生的十分出众,柳叶弯眉,标准的瓜子脸,皮肤也细白,看起来跟江南闺秀似的,偏偏是个直爽的脾气,往常也很喜欢舒宛姐妹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舒兰总觉得二舅母今天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笑容也不想以前自然。

饭毕,秦如海领着男人们去铺子了。

老太太和儿媳妇、女儿笑着聊家常,舒宛站在她身后给她揉背。

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舒展拉着舒兰跑了出去,秦涵紧跟在后边。

柳氏注意到三人偷偷摸摸的身影,黛眉皱的更深了。以前她只当儿子将舒兰看成妹妹一样疼,今天才发现儿子脸红羞涩的模样,分明是动了男女之情,这能让她不愁吗?舒兰那丫头,除了吃饭睡觉啥都不会干,当成外甥女没啥,要是当儿媳妇,那就不成了,儿子将来是要当官的,娶得媳妇必须能持家才行。

有心想要探探小姑子的口风,又怕人家根本没那个心思,万一让婆婆知道了,准得责怪自己眼界高,柳氏越想越头疼,暗暗下定决心,以后要减少儿子与外甥女独处的机会。唉,要是儿子年长几岁,舒宛那丫头还是挺招人稀罕的,明理懂事,会照顾人。

屋外头,舒展拉着舒兰的手,小声道:“妹妹,一会儿娘要是回家,你千万要留在这儿啊,哥哥好久没见你了,还想多跟你待会儿呢。嗯,你要是答应了,等我从学堂回来,给你带五芳馆的点心!”

秦涵没有说话,只紧张地看着舒兰,生怕她不答应。小表妹难得来一次,他真心舍不得她走。

五芳馆的点心啊?

舒兰想了想,点点头:“哥哥,你放心吧,我这次就不回家了,要一直住在姥姥家。”回家就要被恶狼欺负,她才不回去!

舒展倒是没有想到她答应的这么痛快,因为以前每次来姥爷家,舒兰都会催着娘亲快点回去,这回是怎么回事,该不会妹妹生病还没有全好吧?

刚要追问,旁边闪过一道人影,一抬头,就见二舅母不悦地瞪着他们。

“阿展,小涵,你们还在这儿磨蹭什么,赶快去学堂!”柳氏表情严厉地道。

“哦,我们这就走!”舒展讨好地朝她一笑,见二舅母忍不住笑了,才拉着秦涵朝大门跑去。

柳氏望着他们的背影,轻轻摇摇头,低头细声问舒兰:“阿兰,你哥哥跟你说什么悄悄话啦?告诉舅母好不好?”目光柔柔的,就像以前哄舒兰的时候一样。

舒兰没有多想,脆脆地道:“哥哥让我继续住在姥姥家,还说给我买五芳馆的点心!”

柳氏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眼底却闪过一道阴霾,该不会是儿子自己想要舒兰留下,不好意思开口,才让舒展拿点心哄她的吧?

舒兰到底还是没有走。

一是她下定决心不走,二是老太太舍不得小外孙女,所以不管秦氏怎么说,祖孙俩就是抱着不撒手,秦氏实在没有办法,瞪着眼睛警告女儿必须乖乖地呆在家姥姥家,哪儿都不许去,这才带着舒宛回家了。

送走娘亲,两个舅母各自忙碌去了,舒兰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儿话,就接连打起哈欠来。

“这丫头,可不能一直睡觉,春杏,你陪小姐去后院荡秋千,看看花也成。”老太太捏了捏外孙女肉呼呼的小脸蛋,吩咐旁边的丫鬟。

春杏笑着应了声,拉着不情不愿的舒兰去后院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出场人物有点多,但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呢,下章最大的男配就出来了哦,哈哈,我可是很满意他呢,虽然还没写出来,只恨自己没有三头六臂啊啊啊啊!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