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戒?”夏初阳捂住自己被尖啸声刺得有些难受的耳朵,疑惑的看着一旁的厚井和北索御。%&*";

“北索少爷,咱们还是先一起出去再说,警戒启动,全城的菲丽塔们就会出动了,这座城堡,已经陷入了恶魇的武装阴霾中,这条隧道是我这些年来千方百计躲开菲丽塔的监视,自己悄悄修建的,可以直通到城堡外。”厚井一把扛起依旧晕乎乎的咛即唯,先前一步的带着路钻进了地窖一旁的岔道口中。

“少爷,我们怎么办?”夏初阳不确定能不能真的信任厚井,只好问向北索御。

北索御倒是爽快的点了点头,将夏初阳推到身前,自己垫后,一路跟着健步如飞的厚井往城堡外钻去。

暗无天日的曲折隧道中,空气并不流通,狭窄的空间中,阴暗潮湿,带着种种怪味,呛得夏初阳面红耳赤,觉得自己就是一条走向地心的蚯蚓,有种没头没脑的虚无感,只得紧紧的抓住北索御的手。

不知为何,黑暗,既是自己最熟悉的,同时,也是最恐惧的。

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齿轮转动声,紧接着就是一缕黯淡的光线稀稀疏疏的射了进来……

厚井推开了头顶上的门板,先是将昏迷中的咛即唯推了出来,然后再是自己慢慢的爬了上去。%&*";

夏初阳迫不及待的轻身一跃,跳出了洞口,夸张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种幽暗的环境,实在太令人恐惧了,世界上没有比窒息更难受的事了吧,夏初阳默默的想着。

北索御一边打探着四周的环境,一边将手放在夏初阳的背上,悄悄的渡热给她,这丫头,一到黑暗的地方,就惊恐的浑身冰凉。

“少……少爷,你怎么好像很轻松啊?”夏初阳揉着胸口处,缓缓的吐纳着气息。

“是么?我……习惯了吧。”北索御勉强的解释道。

也是……夏初阳了然的点了点头,少爷之前的日子过得,确实比较黑暗,多亏有我这曙夏日暖阳~~哈哈。

“这里,似乎很熟悉啊。”北索御盯着凌乱的高过一人的茅草丛,跳跃着四下望了望。

“嗯~~”夏初阳学着北索御的动作,也蹦跳了几下,问向在一旁照顾咛即唯的厚井:“如果我的方向感没出现错误的话,我们应该是一路往下走的吧,怎么到了山壁之上了。对了,少爷,这里像不像我们上次下去的那座山壁上的茅草丛?”

“像,但是不是,山壁还在。”北索御指了指对面。

夏初阳撑着北索御的肩膀,一跃而起,果然,茅草丛的对面,就是一面青石山壁,而在青石墙壁之上,是一片更高的茅草丛,正是那片高过两米的金黄色茅草丛。

厚井一边揉着咛即唯的太阳穴,一边老气横秋的解释道:“这城堡周围有一种特殊的磁场,几乎造成这里与世隔绝,而亏得你们二位并非常人,才能有胆子攀下这坟骨绝壁。”

“啊?你说啥壁?”夏初阳追问道。

而北索御已经独自一人,拨开面前的茅草,向着不足十米处的山壁走了过去。夏初阳见状,干净鞍前马后的紧随其后。

刚一走近,定睛一细看,顿时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厚井说这里是坟骨绝壁,确实很贴切形象。

那日天黑雾重,竟未发觉,我们是踩着这些半腐烂的人的鼻子一步步的攀了下来……

盯着满山壁**luo的人体,那些半腐烂的人体,似乎死了很久,又似乎还剩了一口气。整具身体被半嵌进了山壁中,独留肩膀以外的部分曝露在空气中,一双瞪圆的眸子,浓稠的黄色**满溢而出,白色的蛆虫从破裂的嘴角处,缓缓向外蠕动着……

密密麻麻排列的人头,均是鼻孔朝上,而鼻孔至额头的那半边脑袋却瘫软的下垂着,像是一个个浑浊的肿瘤一般。

而突出的鼻孔部分,正是那日,自己和绑匪一伙人当成小石头,一路踩着跳跃下来的垫脚石……

夏初阳双手合十,对着满山壁的人体,深深的鞠了一躬。为什么是人体而不是尸体,因为这些人,都还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

厚井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北索御的身后,淡然的看着山壁,说道:“这是公墓,他们都是之前血奴实验的失败品,不久之后的我,也就该和他们为邻了。”

“厚井……”夏初阳轻轻的拍了拍厚井的肩膀,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北索御的嘴角,带着一丝冷意,而手心,却静悄悄的腾升起了一股血红色的火焰!火苗一晃间,傲然一挥,十丈宽长的山壁,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这是……无间业火!夏初阳惊讶的合不拢嘴,半晌才自言自语的,似是安慰厚井,又似安慰自己的说道:“也好,也好。受不尽的折磨,倒不如让业火一起化了去。愿来生,可以无灾无难。”

“老三、小五!!!”咛即唯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惊的三人齐刷刷的回头,却见一片灯火通明的城堡外墙之上,不知何时竖立起了两根木杆,而在木杆的上方,竟然悬吊着绑匪大肚男老三,和已经死的只剩下皮的小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