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悄然打开,门扉向内,静无声息。i^

屏幕上,老的快成精的猴子弯曲着一只干枯皱皮的手,做了一个诡异的“请”的手势后,墙壁上的led屏幕陷入了一片黑暗。

“要……要进去么?”依旧被夹在腋下的夏初阳用手指捅了捅北索御的大腿,嬉笑道:“少爷,这没准儿是齐天大圣的老窝!”

“是么?”北索御微一挑眉,放下困在自己胳膊下的夏初阳,看着她刚一落地就原地蹦跶着来了三个侧空翻,这丫头,猴窝里出生的么!

吹出一个清脆的口哨声后,夏初阳抢过鸡仔男的拐杖扛在肩上,一脸痞相的大踏步的跨了进去。北索御略一沉思,紧随其后,走进了这座突兀的城堡中。

七个人的脚步静寂无声,大门之后,是一条石板铺成的大道,两侧依旧是青黑色的墙壁,不出百步,又见一朱红色大门赫然而立,还不待夏初阳搜寻电铃时,门就已经打开了。这才看到的,是绿色的地灯照射下的花草园艺,正前方还有一个巨大的灯光喷水池,每一束冲天而起的水柱都闪耀着不同的璀璨色彩,犹如一场缤纷的音乐盛会。

绕过喷水池后,是一座三角形屋顶的三层楼大别墅,两边各有一个圆柱形的角楼。正对面的就是一扇金碧辉煌的鎏金嵌玉大门,门扉紧闭,毫无缝隙。

夏初阳动了动自己的耳朵,听到门后有机关微微转动的声音,和刚才大门打开时的声音一样,门要开了!嘴角咧出一抹奸笑,夏初阳臭显摆的一个飞身跃到还未开启的内墙大门前,手持拐杖戳向门环,嘴里念念有词道:“呔呔呔呔呔~~!急急如律令!”

大门轰然打开,突如其来的银色光线照着众人以手遮面,半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放下手,微眯着眼,看清了在聚光中心的是一位白袍老人。%&*";

做工极其复杂的白色长袍从头笼罩到脚,白色的大边沿帽子挡住了他的整张脸,那哆哆嗦嗦的佝偻身影不会超过一米六,却散发一种扼人心弦的强大压迫感。

“笃……笃……笃……”他的拐杖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地板,向着北索御和夏初阳等人步步逼近。诡异的气场,让五个绑匪都不自觉的躲在了北索御和夏初阳的身后。

在离北索御五米距离之时,那人停下了步伐,手中的拐杖径直指向北索御,摇了两下之后,又指向一旁的夏初阳,再摇了两下之后,重新敲击着地面,断断续续着,在空荡的大厅中反复回响着尖锐的笃!笃!笃!

突然一阵仿佛是从肚子里散发出来的低沉笑声后,那人拢了拢自己的帽檐,抬起头来……

“啊~~”一阵倒吸气声后,饶是北索御和夏初阳两人,也是经不住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五个绑匪更是夸张之下,已经退到了喷泉边上,紧紧抱作一团,瑟瑟发抖着。

夏初阳拉了拉北索御的衣袖,轻声问道:“它是那个屏幕上的老猴子哈?”

“我不是猴子。”那人索性摘掉了头上的帽子。

“啊啊啊啊啊啊……猴子成精了,有妖怪有妖怪!”夏初阳紧张的一蹦,双手双脚的挂在了北索御身上。

北索御无奈的看着像无尾熊一般吊在自己身上还双目紧闭瑟瑟发抖的家伙,万分鄙夷的摇了摇头,这丫头……你自己不就是妖怪嘛!

摘掉帽子后的一张皱巴巴的如同核桃一般的小脸上,眼眶深陷之下是一对浑浊却透射着精光的眼珠子。两侧脸颊凹陷,突出一个尖尖的下巴变得更长更尖了,窄窄的鼻梁高挺着,从眉心延伸到了人中,鼻尖更是突兀的往上翘着,露出两个黑洞洞的鼻孔。细看之下,薄薄的两片唇之上,弯曲在两边的并不是胡子,而是过长的鼻毛。

“欢迎你们,远方的客人。我是这座城堡的管家,厚井爷爷。”厚井管家微微一笑,露出一嘴白森森的牙齿。

老成这样了,牙口还真好,长得奇形怪状的哪里像人类嘛!夏初阳将嘴凑到北索御耳旁轻声道:“少爷,他说他是猴精儿~~”

“是厚井!”北索御抱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夏初阳,上前一步,微微一鞠躬,笑道:“深夜来访,打搅到厚井管家及贵堡主人了,实在抱歉。”

“这位少爷,无需客气,这里地处偏僻,除了我家的两位小少爷时不时来这里度假之外,平时里就只有老头子一人,倒也孤寂的紧。感谢你们的到来,若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还望大家见谅。”老头重新戴上了帽子,似乎怕是惊吓到夏初阳。

夏初阳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从北索御身上跳下来,双手抱拳道:“好说,大家同是管家,都一条儿道上的,呵呵,厚井爷爷你好,我是夏初阳,这位少爷是我家主子,北索御。后面的几个是我家随从奴仆~~!”

“嘿,你说谁是奴仆呢?”刀疤男立马冲了上来,挥了挥两个以公斤计算的大拳头。

身后的女绑匪拉了拉刀疤男,微微瞟了眼夏初阳,毕恭毕敬的垂首站到了北索御身后,好一幅忠厚奴仆的摸样,演技不错啊!夏初阳轻吹了个口哨。

几个绑匪也自知不能随便曝露身份,所以只好任由着夏初阳胡编乱造的玩下去了。

“厚井管家,请问这城堡中就您一人吗?”北索御问出了所有人的共同疑问。这么大的一座城堡不会就只有这么一个三分之二都埋进土里,又行动不便的老管家吧。

“不是。”管家微微笑着,用手中的拐杖笃笃笃的敲了三下地面后说道:“刚好小少爷也来度假了,不然还真是只有我老头子一个了。”

额……那难道没有女佣厨娘之类的了吗?这老管家,看起来都快散架了……哪煮饭谁煮?洗衣服谁做?夏初阳贼兮兮的瞟向后面的五个绑匪,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

“少爷,有客人到了。”厚井管家突然抬起头,看向一边的旋转楼梯。

大家顺着厚井管家的目光望去,看见一个身着月白色睡袍的少年,正施施然站立在楼梯之上,月光从拐角处的圆窗中倾下,给他铺上了一层银色光辉,肤白如雪,发黑入夜,眸深入渊。整个透着一种清冷脱俗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尊贵气质。

“爵熙,睡觉了。”少年看向另一侧,轻轻说道。

“爵威,晚安。”同样清冷的声音如水般从另一侧传了出来。大家望向另一边,一个同样月白色睡袍的少爷安然站立在同样的圆窗之下,罩着一袭银色光辉,同样美的勾魂夺魄。

夏初阳的脑袋如同拨浪鼓一般看完左边看右边,看完右边又看左边!直到两位一模一样的少年消失在了三楼的月色中。

完全对称的楼梯,完全对称的结构,完全对称,不对,一样,一模一样的双生子!还美得这么惊为天人!夏初阳完全凌乱了,满脑子都是两张一模一样的人物肖像图,不停的进行着细节扫描,居然连音色也一模一样,这不科学!

北索御回头看到夏初阳的耳朵越变越尖,知道她的兴趣非比寻常了。当下一把扛起了夏初阳,跟在步履蹒跚的厚井管家身后,向着客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