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无声无响的恐惧,却步步逼近。%&*";

“少爷。”夏初阳笑了笑,僵直的身体缓缓下沉着,转眼间,淤泥已经漫过了唇线,现在,就算自己不想动,也没办法了。

“初阳,你不要动!”北索御靠着腰间的葛藤,拼尽全力的拉扯着正在下陷的夏初阳,而徒然的僵持导致他也一寸寸的向着沼泽地滑去。

被淤泥完全灌进耳朵的夏初阳,只能看见北索御在说着什么,却又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然而那一脸的倔强和固执还是让她感动不已。

若两人同死,倒不如留一人生。少爷,就这样了吧。

反正我也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眸中寒光一现,透出一股决然。夏初阳的头微微上扬,眉心间微微闪动着一个幽蓝色的图腾,是那把弯刀利刃斩鬼刀……

初阳她想……割掉我们之间的束缚,一人沉入沼泽中!

夜色越来越浓,北索御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这样的恐惧过,反绑在身后的双手,越挣扎越紧,而腰间绷得笔直的葛藤,只需在初阳斩鬼刀幻现的一瞬间,强大的刀锋气场就足以崩断它勉为其难的存在。

如此一来……!

北索御深刻感受过斩鬼刀幻现的那一刻,炽烈的寒气携带着强劲怨气,会摧毁附近的一切,一般都是靠夏初阳自身的妖力强行镇压,如今初阳和自己一样被反缚双手且又禁锢在沼泽中,也许,凭借自己的功力,可以让斩鬼刀中的冤魂发狂暴走,冲出斩鬼刀,这样一来,手后的牛筋说不定也就能斩断了。i^

略一思索,北索御原地转了一个圈,将葛藤在自己身上更紧的捆上了一圈,同时也距离夏初阳更近了。

少爷他……想做什么?看着突然就近在咫尺的北索御,夏初阳气愤的皱了皱眉,这家伙,也太乱来了吧。以我现在的力量就只能召唤斩鬼刀出现一次,靠着这一次或许能割断葛藤,这家伙却离得这么近,该不是想和我黄泉相见吧!胡闹,我哪那么容易死的!

不理会夏初阳的百转心思,北索御转过身子,背对着夏初阳,冲她勾了勾手指。被北索御反复挣扎的牛筋索链已经紧到快陷进他的皮肤里了,胀的青紫的双手完全充血的曝露在了夏初阳的面前。

少爷的意思,该不是想借助斩鬼刀劈断牛筋索链吧,不可能吧……没有我挥刀,这家伙在空中也就是昙花一现就会重新缩回我眉心间的,它才不可能乖乖的去劈呢,这是妖刀,和我也不是主仆的忠诚关系,它巴不得我死呢。

“初阳,相信我!”北索御冲夏初阳喊道,然而却从她犹豫难定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疑惑。

少爷……夏初阳的心,微微一沉。为什么他的目光,会突然这么落魄和失望,我应该相信他不是么,即便是真的死。

咧着一嘴的泥,夏初阳发自内心的笑了笑,对北索御接下来的冒险尝试,表示默认。

而就在北索御和夏初阳准备孤注一掷,靠着北索御身上的特殊力量引出斩鬼刀中被夏初阳封印的冤魂恶鬼,借此扩大刀锋的杀气,继而崩断牛筋索链,解放双手,再拼力幻化一次,将夏初阳从淤泥中救出来时……

另外那四个绑匪也颤颤巍巍的移到了北索御附近,三个男人死命的拽着已经漫过脖子的老五鸡仔男,而身为绑匪之首的女人,却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靠近了正在全神贯注运力准备最后冒险一试的北索御和夏初阳旁边。

本就不算粗的野生葛藤,在负重之下,已经被拉扯绷直的纤细不少了。

“砰!”清脆一声响!

北索御一个趔趄,差点儿栽向沼泽地,却被身后之人抱住腰身拉了回来。

女人的刀在月色下闪着寒光,阴冷无比。就是这刀……

“老五拉不上来就算了,带上北索少爷,我们走!”女人冷血的下令道。

其余三人微微一愣,放下了正哭得撕心裂肺的鸡仔男,转身拉住了北索御……

北索御看着腰间整齐切口的葛藤,身体一软,跪在了地上。仅仅靠着一个葛藤僵持着的夏初阳,在葛藤断开的一瞬间,就迅速的沉进了沼泽中,快的,让北索御的心,都忘记了跳动。

前一瞬间还有着细小气泡的沼泽地,现在已经平静的看不出是一片要命的死亡陷阱了。就连身后不绝于耳的绝命哭泣声也戛然而止,四周陷入了一片死寂。

“起来吧!”女人揪住北索御的衣领,说道:“各损失一个,也算平局。我们走!”

一拉之下,北索御却纹丝不动。女人气急,再一拉扯,只听见噗啦一声,衣领被她撕裂了来,但北索御还是静静跪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已经恢复平静的沼泽地。

“大姐……让他单独待一会儿吧。”眼镜男轻声说道。

女人点了点头,不经意的握紧了拳头,冷声道:“看好他,别让他死了。”

“是。”三人齐声答道,安静的站在北索御身后,警惕的注视着他。

女人捂住额头,就地盘腿坐下,看着刚才老五陷进去的地方,也是久久的沉默着。

阴冷……潮湿……酥软……窒息。

这是什么感觉?熟悉的感觉。所谓的入土为安。静,太静了。所以老爹才将我赶出冥界,话说,我确实不适合冥界啊。那种鬼地方,若非为了母亲大人,我此生都绝不会再踏进一步。母亲大人……八角星……约定……少爷……

少爷……我或许,真的付出真心了,怎么办母亲大人……我要重复您的悲剧吗?少爷……

北索御闭上了眼睛,在心里默默念着:“初阳、初阳、初阳、初阳……”

谁在呼唤我?在一片黑暗中的夏初阳努力挣扎着,想要找到一片出口。

有光,是谁的光,谁在那里?使劲的睁开眼睛,在黑暗的不远处,夏初阳看见一簇赤红的火焰在默默的闪动着,不同于周遭的阴冷,带着火热的温暖,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一步,再一步……就在眼前了。夏初阳伸出了手,想要触碰那一簇温暖明亮的火焰。轰然一声爆炸,赤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幻化成了一条舒展着巨大双翅的烈焰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