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根葛藤前后绑在一起的夏初阳和北索御两人,被绑匪们一路拖拖扯扯的向着山谷下的密林深处走去。i^

虽然有好几次夏初阳都想提醒道,跟着河流也未必就能走出这片茂密的诡异森林,但是一看到自家少爷那气定神闲的摸样,也就只好沉下心来,随着绑匪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越走越深,越走越孤僻。

而被夏初阳滴血相救的那个鸡仔男,依旧顶着一身的血脉愤张,一边拄着木棍儿瘸腿跳着,一边使劲的撕扯着衣服,转眼间就只剩下汗湿透的大裤衩还挂在那细小的两条短腿儿间了。

秋风瑟瑟中,他的大裤衩鼓的像个小帐篷似的,看的夏初阳笑的都快内伤了。尼玛,老娘的血可是大补啊!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有命承受的!哼~

“非礼勿视。”北索御淡淡的提醒道,从夏初阳那有意无意停留在裤衩上的眼光,再加上那一脸的幸灾乐祸,不难看出鸡仔男绑匪异常红艳火热的身体,定然和她的恶作剧有关。

行了一段路后,波霸大姐一声令下,大家就地休息,大肚男忙着找柴生火,刀疤男给手枪装上了消声器,就往一侧的草丛钻了去,想是去打猎准备食材了。而胸脯鼓鼓的大姐头就正忙着和戴着眼镜装斯文的瘦高男人一起嘀嘀咕咕的讨论如何走出这片密林。%&*";

所有的通讯设备都失灵……是不是穿越到异度空间了?也许永远都回不去了,呜呜,苦命鸳鸯的我和少爷,要生死相依了。嘿嘿、嘿嘿嘿嘿……

北索御用手肘顶了顶发呆的夏初阳,轻声道:“想什么呢?口水流了一大滩……”

“诶?是吗?”夏初阳舔了舔嘴唇,又低头看了看胸膛,额……真湿了。

“少爷少爷……”夏初阳挨着北索御坐了下来,动了动被反绑在身后的手,结果越弄越紧,果然不是一般的牛筋啊。

“少爷,分享情报~~”夏初阳冲北索御抛了个媚眼,又动了动自己那两只引以为傲的小耳朵,轻声说道:“那女的是大姐,戴眼镜的是二哥,大肚子却尖嘴猴腮的是三哥,刀疤男是老四,脱得只剩下大裤衩的闷骚鸡仔男就是小五……”

人物关系都偷听清楚了,少爷,夸奖我吧。

“哦。”北索御淡定的点了点头。

“哈?”夏初阳委屈的瘪了瘪嘴。

“就算知道他们的长幼顺序,有什么用?”北索御浅笑着反问道。

“少爷!”夏初阳气呼呼的偏过头去,狠声道:“什么用!这么消极的话,至少可以套关系吧!”

你等着瞧,夏初阳咧开嘴,绽放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嗲声嗲气的冲鸡仔男喊道:“小五哥哥……你过来一下,这绳子绑着人家的手,都挠不到痒痒了……”

排号为五的绑匪一听夏初阳的召唤,两眼一瞪直,也顾不上大腿的疼痛了,瘸着脚就往这边冲来,眯着两只贼兮兮的小眼睛问道:“妹妹是哪里痒啊?这里?这里……还是这里?”

瘦巴巴干枯枯的两只手顺着夏初阳的脚踝一路向上,移到了腰部……

北索御双目一沉,飞起一脚,准确无误的将鸡仔男踹了个四肢朝地嘴啃泥!

“哪儿痒?”北索御问道,微眯着的狭长眼睛透出两抹危险寒光,刺得夏初阳的心砰砰直跳,少爷他……干嘛生这么大气,我只是想给他点儿甜头,套取情报而已嘛。

“哪儿痒?”北索御再次问道,危险的气氛不由的加重了许多,就快将夏初阳冻成冰块,然后敲的粉碎了。

“背痒……”不敢说出实情的夏初阳,只好流着一头的冷汗,胡掰着随口一说。

北索御绕到夏初阳的身后,用背抵住她的背,慢慢的蹭着,问道:“上面痒还是下面痒?”

“额……下面痒……不是不是,上面痒……”夏初阳红着脸,僵直了背,感受着同样被反绑着双手的北索御居然用背替自己蹭着痒痒……他的气息,他的温度,他的背……

夏初阳的呼吸慢慢停止了,极致的紧张与极致的兴奋下,导致她完全石化了,只有咧着一张嘴,傻傻的憨笑着。

“初阳……还痒吗?”北索御努力的控制着逐渐变粗的喘息,回过头来,看到已经完全傻掉的夏初阳,静静的倚着她的背,注视着透过树荫洒下的斑驳阳光,幸福的笑了。

悲剧的鸡仔男撅着屁股,忍着大腿处的疼痛,废了好大劲儿才从草丛中爬了起来,委屈的看着各忙各的哥哥姐姐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自己被欺负了,想想也是,要不是自己受伤了,会那么容易叫人踹飞的么,还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贵族少爷!

鸡仔男的眼中透出一股凶光,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在树荫底下安然相靠的两人,北索御,让我在漂亮妹纸面前出丑,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