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阳抹了抹嘴,刚走出厨房,脚下就一个趔趄,四肢着地的摔了个大马趴。i^

“我靠!谁***这么缺德啊!在地上涂黄油!”一脸嫌弃的将滑腻腻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夏初阳潇洒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就是去厨房偷吃了片小番茄么,用的着浪费这么多黄油设个陷进在这里等我么。

佘美黛抱着一篮子折好的衣服,踢着高跟鞋,高傲的用鼻子向夏初阳打了个招呼后,屁股一扭一扭的上了楼。

这这这……你丫的什么态度啊,美女了不起啊,美女就可以拿鼻孔say hello的啊!我是你上司好不!论级别,老娘是管家好不!行政人员!泥煤的!夏初阳比了比中指。

伦圆小短腿儿追了两步后,夏初阳望着佘美黛那高挑的身影,无奈的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尼玛,自打少爷的死亡烈然升级成无间业火后,也总算恢复了正常,不用躲躲藏藏的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了,而自己,这个贴身女管家,居然就因此成为了科晖摩尔古堡的女生公敌了,我靠!

相比于以前那个神神秘秘的少爷,你们现在能随时随地看到英俊帅气的少爷,都是托了谁的福啊,搞不清楚状况,还拿我当敌人。尼玛,老娘是你们上司好不!夏初阳挥了挥拳头,琢磨着该去皇典学院重新办理少爷的入学手续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夏初阳!你个蠢货!少爷的入学手续办好了没?”

大管家圆叔拎着一个鸟笼,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横眉怒目,揪着夏初阳的耳朵,就是一阵无止尽的蠢货之类的谆谆教导。

“圆叔啊,刚才我路过老爷房间的时候,好像听见他在叫你来着,你还是去看看吧……”夏初阳掰着卤蛋头圆叔的手,死命的护着自己绝非常人的神奇耳朵。%&*";

圆叔看了看二楼,惊呼一声,提着鸟笼打着旋儿的向二楼冲去!

夏初阳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向着门外走去。

果然,圆叔还是适合他光秃秃的卤蛋头,纯爷们的标志啊。不过话说老爷从医院搬回了科晖摩尔古堡中休养,按理说卤蛋头应该没时间管自己才对啊,怎么反而一天揪着自己不放呢,诶诶,现在少爷也恢复到百无禁忌的青春阳光美少年姿态了,接下来的,风起云涌的见光日子……呜呜,毛骨悚然啊。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以后,夏初阳还停留在校长奚中云那一脸白兮兮的络腮胡子上,简直就是狮子王的人形版本嘛。不过没想到的是,奚校长居然盖了两个章,还有一份手续居然是自己的,不是吧,我要和少爷一起念书,还是一个班……

夏初阳摊着手中的两份资料,高三甲班……啊啊啊啊啊,我可是七科加起来不会超过六十分的特差生啊!夏初阳抓狂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夏管家。”一个清润如水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夏初阳回过头,看到逆光之下,一袭白色燕尾服的俊美男人正冲着自己甜甜笑着,那一身的优雅气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亮瞎了夏初阳的钛合金狗眼,

“蓝先生……”夏初阳谄媚一笑,提着百褶裙,一路小碎步的疾速移了过去,羞涩一笑,嗲声道:“蓝先生……多日不见,你越发的英俊迷人了。”夏初阳扑闪扑闪的眨巴了下自己圆鼓鼓的眼睛。

蓝纯斐呵呵一笑,说道:“听说北索同学要开始来学校上课了,想来是惧光症已经痊愈了,今天看到夏管家的风采也是阳光了很多,不像那日那般颓靡了,一切都好转了,真好。”

蓝纯斐微微眯起的眼睛,在阳光下可爱的像只绒呼呼的小猫咪,弯弯的小月牙,好可爱哦。

“以后,请多多照顾了!”夏初阳鞠了个大躬,盯着蓝纯斐洁白如新的鞋子,嘴咧的都快没边儿,怎么办怎么办,突然就这么入学了,还是帅哥美女云集的皇典学院,怎么办怎么办,看惯了死人,突然扎进了这么个活人堆里,幸福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夏初阳仰起头,兴奋的嗷了一声……!

“夏管家?”蓝纯斐后退一步,看着面前两眼放光,嚎的跟野狼似的少女,突然觉得汗毛倒立,吓得毛骨悚然。

“小斐!过来~”一个痞子样的猥琐男人冲这边挥了挥手,手指上夹着的烟头直接弹进了垃圾桶中。

“欧阳老师。”蓝纯斐冲那人点了点头,又回过头对夏初阳抱歉道:“夏管家,我先去忙校庆的排练工作了,欢迎你来到皇典学院!”挥了挥手,蓝纯斐小跑的追着那人而去。

夏初阳高举着两只爪子,花痴的冲蓝纯斐的背影摇了摇……校庆啊!皇典学院的百年校庆啊,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幸碰上了,呼呼。好命啊~~

不过话说,那个弹烟头的猥琐大叔是谁啊……欧阳老师?诶诶,这么觉得一身痞气呢,那种天生流氓相的人,居然也能当老师……夏初阳失望的摇了摇头,抱着入学资料往楼下走去,刚一拐角,就撞进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中!

“嘿!少爷!”夏初阳惊呼一声,目瞪口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北索御。鸣百死后,北索御身上的死亡烈焰契约也就失去了效用,如今不再惧怕阳光,也不会自燃了。

就连那苍白的脸色,也日渐红润了起来,不再需要时时戴着一顶遮住大半个脸的鸭舌帽了。

夏初阳潜意识的捂住了鼻子,这么触目惊心的美,来的太突然了,这么近的暧昧距离,实在让人头晕目眩,血脉愤张啊!

“办好手续了吗?”北索御抽出夏初阳怀中的资料,拎着她的衣领往着楼下走去。

夏初阳撅着僵硬的身体,任由着北索御揪着自己,傻呼呼的问道:“少爷,你不是替老爷去北欧开会了吗?”

“开完了。”北索御谈谈的答道。

“那个……”夏初阳掰了掰自己的小手指,不好意思的说道:“少爷,奚校长也让我入学了诶,还不收我学费……”这样我就可以每时每分每秒都和少爷待在一起了,呼呼,形影不离的校园恋人,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楼下停着一辆极具骚包的红色跑车,北索御一把将夏初阳塞了进去,说道:“学费是我交的,从你的月俸里扣。”

“欸??”夏初阳石化的看着北索御,噩梦,咫尺距离的席卷了小小的我。

夏初阳瘪了瘪嘴,嘟囔道:“那我分期付款好了……别一下扣完了,按揭二十年……”

“嗯。”北索御爽快的点了点头,一甩方向盘,离开了行政城堡。

“对了,”北索御敲了敲夏初阳傻愣的脑门,谈谈说道:“我给你报了校庆的节目,好好准备,别丢我脸啊。”

“哈?啥?”夏初阳一声鬼叫,就差没从跑车里反弹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