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瓮?啥计划?什么时候计划的?”夏初阳踹了踹地上的潘昀,问道:“让他做饵吗?”

“他?”跃然風嗤之以鼻,道:“他哪够资格啊,先前也抓了两人,算上失踪的,总共没了四位兄弟了,司靼不是照样藏得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咱们得下重药!”跃然風饶有兴趣的看着夏初阳,一脸奸笑。%&*";

夏初阳躲在奚崎脉身后,吼道:“你什么意思?要我做饵?就算我肯,我们家少爷也不肯!”夏初阳得意的瞟向北索御,无奈北索御对她微微一笑,眼神暧昧不明。

夏初阳捂着瞬间烧红的脸,尼玛,啥意思啊,这么有爱的小眼神,如此勾魂摄魄的施展美男计,莫不是真要老娘上阵,尼玛,沦陷了啊!

“奚……奚少爷,你说句话啊,你不会也和他们想的一样吧?”夏初阳捅了捅奚崎脉的背,一脸希翼的望着他。

奚崎脉看着紧张的夏初阳,莞尔一笑道:“初阳不必担心,司靼在乎的人只有鸣百。”

“呼……”夏初阳拍了拍小胸口,笑道:“就是嘛,就是嘛,还是奚公子你明白事理!”

“不过,”奚崎脉话锋一转,上前一步,和北索御、跃然風站在一起,然后上下打量着夏初阳,缓缓道:“不过,鸣百已经死了,司靼出狱后,肯定也从其他兄弟口中得知了这一事实。”

“所以呢?”夏初阳疑惑的看着那危险的三个男人,所以呢,鸣百死了,没有饵了,还这么请君入瓮,人家司靼又不是傻子。i^

北索御专注的看着夏初阳,靠近她的耳畔,声音无比诱惑的说道:“初阳,我们要做一场法事。”

“呵……”夏初阳松了一口气,绷直的身体瞬间瘫软,笑道:“原来是办法事啊,早说嘛,害我紧张的半死,是不是要揪出鸣百,然后引来司靼?好个一石二鸟之计!既然司靼和鸣百之间的渊源如此之深,想必就算鸣百变成了鬼,司靼也会想见上一面的。好主意!不过……万一招不回来鸣百怎么办?”

夏初阳深知,鸣百既然签订了死亡烈焰的契约,就绝非一般的寻常野鬼了,她的背后,定然有着更高法力的恶鬼想助,可不是轻易就能招回来的啊。

北索御揉了揉夏初阳的头发,示意她安心,继续说道:“所以,如果招不回来,就需要第二套方案了,需要初阳你扮作鸣百,引出暗处的司靼。”

“嘿?我还是饵?还是个替补品?哪谁做法事?我这么高道行的要扮鬼,简直是大材小用,鸣百可不简单,一般人可招不动她……”夏初阳双手环胸,一副臭屁的样子,对于这个什么请君入瓮的计划的可行性,深表怀疑。

北索御笑道:“无妨,所以我联系了慕师傅。”

“嘿!”夏初阳一跃而起,狐疑的看向北索御,问道:“少爷,你的意思不会是说你联系了慕亦兮做法事吧?”

北索御点了点头,回道:“是啊。而且慕师傅已经答应了。”

“什么?”夏初阳痛苦的揪着头皮,北索御这小子到底隐藏的多深啊……他什么时候和慕亦兮关系这么好的,他怎么知道联系慕亦兮的方式的?难道他偷翻了我手机,我靠,太无良太腹黑了!简直是后院失火,左右逢敌啊,连娘家人也被收买了,呜呜……

那边,夏初阳一个人头顶着乌云,惨兮兮的蹲在墙角画圈圈,这边,三个男人,围在一起,开始就整个计划展开了更为详细的讨论。

一场血雨腥风,即将来临。

慕亦兮打了个喷嚏,诶诶,最近怎么老是被人背后唠叨啊。抱着赤红色的狐狸虚,背着一大包的东西来到了科晖摩尔古堡。

慕亦兮这才一到大门口,就看到了夏初阳那张拉长的冰封白脸,眼眸中还腾烧着两处幽蓝幽蓝的冥火。这丫头,怎么气的这么肆无忌惮,亏我还特意带了隐形眼镜挡住了自己眸中的浅紫色呢。又不是我要抢你功劳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貌似是我自己主动联系北索御要来做法事的……

这么一想,慕亦兮就耷拉着脑袋,有点儿做贼心虚的感觉了。虚蹭了蹭慕亦兮的脸,轻轻舔了舔她的耳垂。感受到了虚的担心,慕亦兮释然一笑,摸了摸虚的脑袋,唉,初阳,我也是为你好,北索御是死亡烈焰的宿主,而鸣百是契约者,只有作为旁观者的我,才会心狠手辣的解决这件事。

夏初阳盯着十米开外的慕亦兮,看着那家伙脸上阴晴多变,手上还不忘和虚恩爱tiaoqing,一会儿皱眉苦笑,一会儿垂头丧气,一会儿又眉开眼笑。尼玛,老娘好心好意来门口接她,她当我人形立牌啊,一直傻杵在那儿一动不动。

“慕亦兮!!”夏初阳大吼一声,双手叉腰,来势汹汹的向着慕亦兮逼近。

慕亦兮倒退一步,高举着小狐狸虚,羞愧的挡住自己的脸,轻声道:“那个,初阳,我不是有意要抢你饭碗的……”

“哼!”夏初阳倔强的一抬小下巴,一手勾在慕亦兮的肩膀上,拖着她往科晖摩尔古堡里走,嘴里恶狠狠道:“你当老娘真不知道你打什么鬼心思哦!我可没你们想的那么傻。”

慕亦兮抬头,看着一脸狠劲儿的夏初阳,点了点头,暗叹道,也是,夏初阳要真是个天真的小白女,在三界中早就灰飞烟灰了,这个异种,绝对不是简单角色,貌似扮猪吃老虎是她的长项啊,我怎么忘了,还替她担心,嘿嘿……

慕亦兮笑了笑。也反手搭着夏初阳的肩膀,两人就这样勾肩搭背的往着古堡里走去,夏初阳突然轻叹了口气,轻声道:“亦兮,你可要好好的,别被反噬了。”

慕亦兮脸上的笑容一僵,搭在夏初阳肩上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说道:“放心,我还有虚在,不会有事的。”

夏初阳突然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慕亦兮,埋在她颈间,喃喃道:“你要活着,等我灭了无间地狱,你就再也不用承受天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