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索御站在高耸入云的商业大厦前,不禁疑惑了。i^这里……不是有座清幽的小庭院么,为何,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烈日的强光在大厦的玻璃墙上折射出数道光刃。

北索御抬了抬帽檐,左眼传来一阵奇怪的感觉,不痛,却极不舒服,整个眼球酸涩的快要爆裂。

左眼所见,皆非人世。犹豫的抬手蒙住了右眼,北索御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睁开了左眼。

一座老式建筑的小庭院出现在了左眼,缠绕着牵牛花的门扉,荆棘围成的篱笆,门前一百多个奇形怪状的花盆,这里,俨然就是上次和夏初阳一起来过的,慕亦兮的家。

即便是道行高深之人,也终究是人吧,为何,会脱离人世。你们,到底有着何种不为人知的身份?

北索御轻轻推开门扉,绕过花盆摆出的奇怪阵行,踩着摇摇晃晃的木梯,站在了门前。却又迟疑了……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慕亦兮拉开窗帘,打开了落地玻璃门,笑道:“门坏了,等过段日子再修,走窗户吧。”

“好。”北索御点了点头,从阳台进到了屋内,环顾了下屋子,除了沙发上趴着的赤红色小狐狸,屋中就只有慕亦兮了。i^

慕亦兮抱着小狐狸虚,摸了摸虚赤红色的柔软狐狸毛,抬头冲北索御笑道:“北索少爷,初阳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她……没来你这里吗?”北索御问道。

慕亦兮摇了摇头,一脸的幸灾乐祸道:“吵架了?”

“没有。”北索御慵懒的靠着墙,吵架么……没有吧,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啊。今日一从医院回来,就从女仆口中得知夏初阳回家了。看向沙发上的慕亦兮,北索御轻声问道:“她回家了……慕师傅,你知道她家在哪里吗?”

回家……慕亦兮轻轻皱了皱眉,这家伙!

北索御的表情隐藏在了黑色的帽檐下,看不出情绪,不过,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慕亦兮抱着虚站了起来,笑道:“北索少爷就先回去吧,至于初阳,我会将她带去古堡的。”

北索御静静的看着慕亦兮,半晌才笑道:“如此,先谢过慕师傅了。”

“无妨无妨哈哈……这家伙欠我一大笔钱,我可不能让她无故旷工。”慕亦兮大笑着挥了挥手,眼神有意无意的瞟向屋外。初阳,你回家了吗?

夏初阳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翻个身,继续睡着。还是这样的地方睡的舒服啊,安全感倍儿增!

突然,一道亮光闪过,冰寒的杀气扑面而来!夏初阳迷迷糊糊的还没睁开眼呢,就一阵天旋地转,脑袋砰的一下撞到了墓室的壁画上。

“慕亦兮!你丫的犯神经啊!”夏初阳抹了抹嘴角的血,从地上爬了起来。

棺材旁正站在盛气凌人的慕亦兮,还保持着攻击的最佳姿势,而她的身后,施施然立着一红发少年,微微一笑,魅惑人心。

夏初阳捡起地上的棺盖,重新放在棺材上,嘟嘟囔囔的说道:“找我干嘛?”

“还干嘛!”慕亦兮揪着夏初阳的耳朵,粗暴的吼道:“你知不知道你们家的宝贝少爷都找到我和虚的甜蜜小窝了!”

“不可能!”夏初阳笑着挥开了慕亦兮的手,说道:“你那地儿结界比哪儿都强,普通人根本看不到。”

“对啊,普通人根本看不到!”慕亦兮双手环胸,恶狠狠的瞪着夏初阳,反问道:“那你说,能看到那座小院儿的北索御,到底算不算普通人?”

夏初阳一愣,不可能啊,少爷他,怎么可能看的到……不过,上次在医院,貌似也是他将自己从鬼医凌志的手中救出的,他……

“算了,反正和我无关,看得到更好,免得老是被恶鬼欺负。”夏初阳瘪了瘪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抓起一旁的红蜡,就吱吱的咬着,总算了解啥叫味同嚼蜡了。

慕亦兮夺过夏初阳手中的红蜡,嗔道:“你还真是什么都能吃。你现在的消极态度,怎么来的?不想集满八角星了?不想再见你母亲大人了?”

“我想!我每分每秒都想!但是你要我如何?我付出那么多,他根本就不信任我!又什么都瞒着我,你要我如何!”夏初阳气愤的扭过头,不想再搭理慕亦兮。

“仅仅是所谓的不信任,你就轻言放弃?谁自命是上天下地所向披靡的鬼见愁来着?谁大言不惭的对女娲娘娘说集满百星轻而易举来着?”慕亦兮火大的拎着夏初阳的衣领,自己还是头一次见她这般泄气。

夏初阳瞪着慕亦兮喷火的浅紫色的双眸,浅浅笑了笑,酒醒了,脑子,也被这家伙揍的通畅了。

慕亦兮看着夏初阳,认真的说道:“初阳,隐瞒一个人,不只是不信任,有时候,只是无奈的想要给她更多的保护,既然双方都有误会,何不坦言清楚,还是,你真的爱上了他?”

我爱上了他? 我……爱上了他!夏初阳扑进慕亦兮怀中,环着她的腰,心无端的,一阵阵的抽痛着,母亲大人,我真的可以爱上人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