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时分,古典奢华的皇典学院褪去最后一丝阳光后,一辆黑色宾利低调的停在了正校门的树荫下。i^

副驾驶位车门打开,一位身着黑色小西装,超短百褶裙的少女跳了下来,手中抱着一摞厚厚的资料,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少女拉开了后座的车门,躬身在门侧。

“少爷,到了。”夏初阳轻声道。

北索御从车中出来,黑色的鸭舌帽挡住了整张脸,只余下坚毅的下颌,苍白透明。北索御抬头,望着门匾上辉煌刺目的皇典学院四个字,紧蹙双眉,一脸阴沉的走了进去。

夏初阳看着自家少爷穿着单薄白衬衣的背影,犹豫了下,又钻进车里,拿了件黑色的风衣抱在手中,小跑着跟了上去。

夏初阳兴奋的左顾右盼,咧着一张嘴,就差没流口水,这就是皇典学院啊!真的超气派,超豪华啊!

皇典学院,是一所神秘离奇的学校,从幼稚园到大学,专门蕴育世界各地顶尖黑白道的后代子女,这个看似如童话一般的学校,古堡林立,亭台楼阁,中西合璧。山环水绕,雪山瀑布,四季长存。整个学校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地球了。

不过这种高端人类的学校,作为常年蹲守古墓,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夏初阳而言,晃眼的就如同遥不可及的梦一般虚幻。

“少爷少爷!”夏初阳的小短腿儿要跑着步才能跟上貌似闲庭信步的北索御,“少爷,皇典真的是上一天学刷一天卡吗?”

“嗯。”北索御谈谈的答道。

“诶?”夏初阳挠了挠头,问道:“那在学校有斗殴吗?”

“没有。%&*";”北索御看了看手表,站在了一栋圆顶的暗红色城堡前。

夏初阳抱着胳膊,虽然现在学校已经放学很久了,但是还是觉得有种暴力的恐怖气氛,传说中皇典学院是刷卡进校的,一次卡就是一天的学费,据说是因为皇典学院的学生背景复杂,容易失踪翘辫子,所以校长奚中云自以为公平的想了这么个法子。

“北索~”大老远的从城堡中飘出了一抹绿色的影子,回过神时,面前已经多了一陀绿色的人~渣。

夏初阳撅着嘴,她认识这人,深夜闯进自己闺房,还嘲笑自己是老母鸡的人渣男,长得眉清目秀,实则嘴贱的所谓金牌私家侦探,哼哼。

“奥奇,你说的人呢?”北索御看着奥奇身后,并没有什么人。

“哦,对了,他在c区,我们去吧。”奥奇向夏初阳搞怪的挤了挤眉,一脸得瑟的向着后山c区走去。

“少爷,”夏初阳压低声音跟在北索御身后嘀咕着:“这二货行不行啊?你看他那怂样儿……”

北索御微微一笑,不多解释,奥奇好像从小就有种让女孩子讨厌的特殊魅力。

今天由奥奇引见,主要是为了见皇典学院的地下黑道boss跃然風,询问关于鸣百的事,因为根据奥奇的初步调查,鸣百并非皇典学院的学生,那么她和北索御的交集有可能是源于她的男友,跃然風的手下司靼。

“哟哟,来了~~”一个身着紧身黑色背心的男生迎面走来,高高挥舞着双手,夏初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揉进了怀里,紧绷绷的肌肉贴着夏初阳的脸,夏初阳顿时大脑充血,小脸涨红。

“風,别乱抱女孩子!”一个清澈温柔的声音传来,紧紧禁锢着自己的人总算松开了手。夏初阳后退一步,大喘着气儿,感激的看着那人身后,站着的是一位身着白色衬衣的绝色男生,美绝人心,笑容清澈,让人如沐清风。

夏初阳怔怔的看了看那人,又抬头看了看自家的少爷,同样的白色衬衣,一个美若天仙,一个魅如妖孽。都是世间绝少的极致尤物啊,喔呵呵呵~~

“想什么呢?口水淌了一地。”北索御敲了敲夏初阳的头,夏初阳嗷的一声惨叫,震惊之下,咬到舌头了。

“你就是北索学长吧?看着好眼熟……你好你好~~我是跃然風,这位是我哥们,奚崎脉。大家进屋聊~请进请进~~”那个身着黑色背心,身材健硕的男生名叫跃然風,此刻正笑嘻嘻的一胳膊搭在北索御的肩膀上,和奥奇一起有说有笑的向一栋墨色玻璃墙的大楼走去。

“他就是地下黑道boss跃然風!!”夏初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皇典,还真是出尽帅哥啊。

奚崎脉看着身后小碎步移动着,还不停小声嘀咕的夏初阳,柔声道:“風性格比较豪爽,多有得罪,你见谅哦。”

“不会不会!”夏初阳立马摆着手,“跃然少爷很厉害,没想到是高一学生,我有点点被惊吓到了。”

“呵呵,也是呢,听風说北索学长有两年没来皇典了。”奚崎脉说道。

“哎?奚少爷你不是皇典的学生吗?”夏初阳问道。

“我刚转学回来,我在皇典念书的时候,还是小学呢,呵呵,中间出国了一段时间。”奚崎脉微笑着解释道。

“如此啊~”夏初阳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这些个富家子弟,出趟国应该就和自己去趟菜市场一样快捷吧。羡慕的撇了撇嘴,夏初阳耷拉着脑袋,跟在奚崎脉身后,也走进了大楼。

巨大的休息室中,摆放着一整排一整排的书籍,墙壁是黑锦金丝的特殊墙纸,黑色的皮质沙发围成了一个半圆,中间的青玉茶几上,正翻滚着一壶暖酒,散发着丝丝沁人心脾的淡雅酒香。

奥奇挤眉弄眼的靠近夏初阳,八卦的的说道:“气派吧!据说这是奚崎脉的私人休息室,这位奚崎脉少爷在皇典是有特权的,目前单身,要上就要抓紧机会啊!”

夏初阳冲奥奇翻了个白眼,将怀中抱着的资料分发给了跃然風和奚崎脉,然后继续笔直的站着,心里不屑道,老娘是当管家来的,又不是钓凯子来的,切~

跃然風翻看着北索御带来的资料,过了好一会儿,一脸为难的说道:“这个女生我确实见过,她是司靼的女朋友,两人好像挺恩爱的,不过两年前,司靼因为擅自接受截杀任务,导致帮中多名兄弟惨死后,就由其他两位兄弟联名踢出跃然少帮了。”

跃然風从书架抽屉中取出一叠资料,递给了北索御,说道:“我听奥奇说了北索学长你要查两年前的事,所以就将帮中两年前的资料都带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忙。”

北索御接过资料,微微一笑,说道:“風,谢谢你。”

“不要客气啦~”跃然風一屁股坐在北索御身旁,勾着他的肩膀,左右瞅了瞅,惊叹道:“北索学长,还真是你!难怪我看你好熟悉,当年要不是你替我挡下一刀,我现在早残废了。”

北索御笑了笑,道:“我也没想到,当年救下的鼻涕小鬼,居然是位大人物。”

跃然風尴尬的挠了挠头,憨憨一笑,拍了拍北索御的肩膀,朗声道:“有事招呼一声,兄弟立马赶到!”

“诶?”夏初阳竖起耳朵,仔细的琢磨着,半晌得出一个结论,果然有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