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扮猪吃老虎这种形容用在夏初阳的身上.真的一点儿也不夸张.

几乎就在落帝族长的召集令下发的同时.夏初阳的猛鬼召集令也向天下亡灵散布了出去.第一个接到猛鬼令的.就是鬣敝.

慕容复合依旧冷冰冰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手指略带温柔的拍了拍鬣敝丑陋的大蹦头.算是对他的肯定和赞许.

鬣敝温顺的如同一只猫一般.乖巧的蜷缩在了慕容复合的脚边……

太偶然的巧合.就绝对是精心设计的了.夏初阳不知道的是.西北方的猛鬼.已经被鬣敝一一解决掉了.而作为新一代的西北猛鬼.这位刚上任的区域掌管者.刚好够资格接受由猛鬼之王夏初阳发布的召集令.

“看來.要去冥界走一趟了.”慕容复合用指尖轻轻抚摸着鬣敝伸出下颌的獠牙.那阴冷血腥的感觉.也让自己有了种久违的存在感.

“里面那个女人.替我看好.”慕容复合起身.诡谲的目光不屑的瞥了一眼身后的房子.里面关着的女人.关键时刻还是有些用处的.北索御.这一次.我等着你灰飞烟灭.

第一丝曙光照进乾坤叠山时.迎着朝阳而來的.还有一群乡巴佬一般的游客.弓着背.东瞄西瞅的.虽沒有刘姥姥进大观园那般夸张.但那滑稽的神情倒是让人不得不联想到鬼子进村.

夏初阳的神经敏感到一碰就会断裂了.比如说……

“诶初……”

“啊救命啊~~”

慕亦兮的额角滴下一排冷汗.有木有必要.自己才用手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肩膀而已.这丫的就回报了这个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夏初阳赶紧的捂着嘴.不停的鞠躬道着歉.四周正端着饭碗吃早饭的孩子们.围坐在门槛上.对着夏初阳指指点点的.笑的不亦乐乎.

“我只是太紧张了……”和其他人不同的事.夏初阳从小就听闻了很多关于乾坤叠山的故事.什么幽魂恶鬼骷髅成堆之类的.这种童年的阴影让她对乾坤叠山保持着一种神秘的恐惧感.再加上上次來乾坤叠山的时候.入夜.远远的只见到了落帝的背影.那种扭曲缥缈的黑影.更是让夏初阳深信不已.这里.有鬼啊

“你自己不就是鬼么~~”奚崎脉抱着豆豆.一脸好笑的盯着夏初阳.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想要笑的扭曲的脸.

“对啊.我就是恶鬼.怎样啊.你干嘛又偷听人的心声.偷窥狂.”夏初阳气呼呼的冲奚崎脉比了比中指.这丫的.仗着自己盘古后裔的特殊灵力.老是乱窥探别人的心事.

“我沒老是乱窥探啊.我只是喜欢窥探你的心事而已啊~~”奚崎脉哈哈一笑.转身就迅速逃开.

夏初阳已经蓄势待发了.大吼了一声纳命來~~就紧追着奚崎脉跑进了一家清幽的小别院里.门口卧着一直巨大的黄狗.还很嫌弃似的瞥了她一眼.然后伸了伸舌头.继续懒洋洋的睡着……

北索御打一进入乾坤叠山.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神兽之血.和夏初阳不同的是.北索御是纯正的上古神兽.所以单纯的人类身体很难抑制住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所以一进入村子后.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冒出了两个亮晶晶的龙角.

好在村里的护墓族人也都见怪不怪了.并未引起太大轰动.走在自己前面的赤焰火狐虚.也是干脆的幻化成了一个红发美少年的模样.那种与生俱來的妖媚.让村中的小孩都抱着饭碗忘记了吃饭……

“嗤嗤……嗤嗤……嗤嗤……”慕亦兮捂着嘴巴.偷偷的抓狂着.这种想笑又不敢笑的感觉.实在是太特么的憋屈了.

北索御特无奈的瞥了一眼慕亦兮.说道:“慕师傅~~我长得有很好笑咩.”

“哇哈哈哈哈哈~~.”慕亦兮再也控制不住了.指着北索御的脸轰然大笑了起來.然后上气儿不接下气的说道:“太……太绝了.你长了两个角……初阳长了一个角……你们的小孩肯定会遗传到三个角……嗳哟我的天啊.满脸都是角~~妙脆角~~哇哈哈哈哈哈~~”

北索御的脸瞬间阴沉了下來.看着慕亦兮笑的快蹦出胃的模样.说道:“那你得小心……你的孩子会遗传到一身狐臭……”

虚的身影微微顿了顿.然后抬起自己的胳膊使劲儿的嗅着……

北索御看着慕亦兮石化的样子.开心的一溜小跑着进了别院……

“幼稚~~”进村后就沉默不语.一副成熟男人模样的跃然風.喷了喷鼻孔.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毫不客气的嫌弃着别人幼稚.只是……他背着屁股后面的手上.握着那一大束的红色玫瑰.是要闹哪样.以至于紧张到平常最爱打闹的性格都变得沉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