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啊~~.救命呀”夏初阳身子猛地往后一拱.砰的一声.成功的弹到了地板上.摔的嘴歪鼻斜.不省人事……

北索御趴在床边上.无奈的看在趴在地上装死的夏初阳.有些忧伤的说道:“为什么你很抗拒.”

“其实上次在**……我什么也沒有做.”北索御淡淡的解释道.

夏初阳紧闭的双眼微微颤动了一下.悄悄的眯开了一条缝儿瞄向**的北索御.他并沒有看自己.只是软软的爬在**而已.不讲话的时候.静的仿佛已经睡了好久好久.

“那点儿药对于我而言.并沒有什么效果.”北索御突然说道.

夏初阳猛的瞪大了眼睛.一个猛扑半跪在了床边.伸手去抚摸着北索御浅浅的胡茬儿.万分悲痛的说道:“少爷.原來你……不举啊.”

“你说什么.”北索御翻了下身体.和咫尺之近的夏初阳四目相对.看到那可笑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怪异的悲痛色彩.不由得疑惑不已.这丫的又哪根儿筋儿不对了.

“少爷你说那药……对你沒有效果……原來如此……少爷.所有北索族人都这样吧.因为性/无能所以才需要培养伴侣.所以才只能单传……产量如此之低……”夏初阳越说越悲痛.水汪汪的泪珠在眼眶中倔强的打着转儿.

北索御的脸色却越來越黑……越來越冷.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悲恸的惊天泣地的死丫头.

“要不要试试.嗯.”北索御捂住了夏初阳喋喋不休的嘴.一个翻身将她从床下捞了起來.压在了身下.气氛变得诡异危险了起來……

“不是……沒效果么.”夏初阳还纠结在自己的牛角尖里.一副古怪的泫然欲泣模样.

“我是说以我的体质.人间药物很难再起到作用了.你不也是么.”北索御反问道.

夏初阳认真的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是哦.应该找兽医才对.”

“噗~~”北索御有种已经吐血两公升的虚脱.握着夏初阳的手.慢慢下移着.渐渐探到下腹处.强迫着她握住了自己的高昂.

“少……”灼热的感觉让夏初阳整个人仿佛要燃烧了一般.猛的想要缩回手.却被北索御强行压在了上面.带着她的手.轻轻的上下套弄着……

热的像只红烧番茄一般的夏初阳.皱着一张小脸.惊魂未定的样子.

“你在害怕什么.”北索御俯唇在夏初阳的耳边轻轻呢喃道.

“我……我怕会有下一个自己.”夏初阳说出了最令自己惊慌的预想.那就是再出现一个三界不容的孩子.

北索御看着夏初阳认真的思索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來.“我的初阳.怎么这么可爱.”

“啊.”夏初阳刚想问为什么时.炙热的吻就扑面而來.狠狠的攫取着自己所有的呼吸……

想要抗拒的双手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了.拉到了头顶.另一只温柔的手却仿佛带着战栗的魔法一般.轻抚而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忽的腾烧起了簇簇红晕……

“嗯……”夏初阳弓着身子.想要胆怯的抗拒.却又被压制住了.

“原來我的小初阳……穿着比基尼.”北索御炙热的目光停留在夏初阳胸前的雪白处.薄薄的豹纹之下.包裹着丰满粉嫩的甜蜜.

“当然.”夏初阳倔强的扭过头去.不下海.不代表我也不喜欢比基尼好不.我只是……只是刚好不会游泳而已嘛.

“呵呵~”北索御看着夏初阳羞涩的模样.难以忍耐的对着那粉嫩的小樱桃.轻轻的舔舐着.

酥麻的感觉瞬间袭上了夏初阳全身.轻轻摇了摇唇.抵制住这种被电的晕乎乎的感觉.夏初阳娇/喘道:“少爷你……个万年老兽.还……还搞黄昏恋.”

“你说什么.”北索御满是yuwang的眼眸.氲起了一抹迷离的危险色彩.

“不是……那个.我沒嫌弃你老~~”夏初阳越解释越乱.她总有种在关键时刻破坏气氛的特殊功能.

想自己堂堂一风流倜傥.狂傲不羁的烛龙神兽.居然在这小丫头眼里变成了万年前的老不朽…….

北索御的手指沿着夏初阳的腰侧一路往下.移到了垮处.摸着她平坦光嫩的下腹.下移到了细滑的私密处.指尖腾起一簇白色的火焰.轻轻一转.小裤裤被白色火焰化的无影无踪.

很贵的……夏初阳在心中默默哭泣着.这套比基尼很贵的……呜呜.以后再也不要说少爷是万年老兽了……

“啊~.”突然的坚硬抵住了细腻的花蕊处.夏初阳紧张的僵直了身体……

“乖.初阳.放松一点儿……”北索御用舌尖轻轻触开了夏初阳的唇.霸道的气势.直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