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亦兮!!!”

“夏初阳???”

两个人咬牙切齿的怒目相瞪,慕亦兮还保持着狂扑北索的恶狼姿势,而夏初阳的脑袋上高顶着一条粉嫩嫩的小内内。%&*";

“你干嘛欺负我少爷啊!”

“你干嘛顶着我内内啊!”

两人横眉冷对,异口同声的质问道。

“靠!”

就连愤怒的吐槽,都又是默契的异口同声!熟悉到这地步的两人,闭着眼也能想到对方那张稀奇古怪的大花脸,连脑电波都几乎可以相通了……

一只赤红色的小狐狸,跳到了剑拔弩张的两个少女中间,高举着两只爪子,在头顶画了个叉,摆出一个休战的手势。

“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手机也不接!”夏初阳倒了一杯水,递给坐在沙发上挠着小狐狸肚皮的慕亦兮。

“手机坏掉了啦,那地方信号不好。”慕亦兮一脸的无辜哀怨,小狐狸蹭了蹭慕亦兮的手,心里回想着主人将手机一把扔进忘川河的那一瞬间,真是潇洒利落的很呢……

夏初阳伸手,狐疑的摸着慕亦兮的额头。i^

“喂,干嘛,我又没病。”慕亦兮一把不耐烦的拍下了夏初阳的手,垂着头,不敢与夏初阳直视。

看着慕亦兮一脸的苍白,夏初阳的心,慢慢缩紧着,这家伙,又受什么天谴了吧。就连虚,也恢复了原形……

感受到了夏初阳的担心,小狐狸抬起脑袋,舔了舔夏初阳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担心。

北索御修长的身体慵懒的斜靠着门,看着灯光下的两个女人和一只小狐狸,挑了挑眉,真是诡异的组合,修道之人,果真有种特别的气场啊……

“对了!这位帅锅锅就是你少爷么?”慕亦兮突然两眼泛光,直勾勾的盯着一旁的北索御。

夏初阳点了点头,答道:“嗯,科晖摩尔古堡的少爷,北索御。少爷,这位就是我常给你提到的,我那位神通广大的小师妹,慕亦兮。”

“慕师傅,你好。”北索御恭敬的对慕亦兮礼貌的点了点头,一脸天真无邪,灿烂无比的笑容,那份乖巧,夏初阳做梦都想不到!明明都是你眼中的修道之人,差别待遇咋这么大咧……

“不用这么客气,叫我亦兮就好了……”慕亦兮贼兮兮笑眯眯的朝北索御靠了过去,愈来愈近,愈来愈近,噗的拥到了怀里,多幸福,总算抱到美男子了……

北索御微笑着,一动不动,坦然接受着美女的投怀送抱。一旁的夏初阳瘪着嘴,鼓着腮帮子,一脸愤怒不平。

“别想太多哦,我有男朋友的,我就是抱抱你,感受感受你……”慕亦兮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手还明目张胆的在北索御的腰上又摸又掐,她才不是什么见帅锅就扑到的狼女呢,人家走知性路线的。

“虚!也不管管你的女人!真不害臊真不要脸真不要命!有伤风化,拉出去浸猪笼md!人渣渣!”夏初阳忍不住了,一声咆哮,将沙发上的赤红小狐狸朝天花板上一抛。

果然,慕亦兮一个飞身,接住了下坠的赤红小狐狸,牢牢抱在怀中,恶毒的眼神瞬间贯穿了夏初阳得瑟的小心脏。

夏初阳眼睛飘去天花板,嘴里嘘嘘的吹着下流口哨,好像刚刚那个丧心病狂虐待动物的人和自己无半毛钱关系一般。

北索御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好难得安静下来的一男两女一狐狸,百无聊奈的窝在沙发上看着某台的掘墓节目。

“我少爷身上携带着死亡烈焰……”夏初阳一边优哉游哉的吃着橘子,一边解释道。

“欸~~!!!死亡烈焰!!!”慕亦兮腾的一下夸张的跳了起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北索御,不怀好意的念叨:“你罪孽滔天,罪孽深重,罪不可恕!走吧,跟着慕师傅修行去吧,留着只能祸害人间,没得救了……”慕亦兮沉重的摇了摇头,那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俨然当自己是一枚得道高僧了……

北索御惊愕的看着慕亦兮摇来晃去的小脑袋,陷入了沉思中,“罪孽么……”

“少爷,别听她乱讲。”夏初阳安慰的拍了拍北索御的肩膀,虽然自己对少爷并不了解,但是直觉告诉她,少爷绝对不是始乱终弃的人,那个叫鸣百的女鬼,绝对和少爷没有关系。夏初阳坚定的摇了摇头,一副护主的表情。

“还真是主仆情深呢,护犊子呢……”慕亦兮嘟了嘟嘴,话中满含深深的醋意,有异性没人性!

“好啦!都是我夏初阳最重要的人!”夏初阳左拥右抱着,笑的一脸灿烂。

“不过我说真的,北索少爷身上的死亡烈焰,是以灵魂的终极束缚为代价换来的,而且是母子魂,你们到底招惹到什么了?有这么强的怨念,宁愿受尽折磨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也要诅咒北索少爷?”

“诅咒?”夏初阳疑惑的晃了晃脑袋,那个叫鸣百的女鬼么,母子魂……还有那个鬼婴儿……

“少爷!少爷!!”

北索的身子晃了晃,毫无预警的昏倒在了地上,耳边是一阵焦急的呼喊声,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世界渐渐沉入进了一片黑暗中,死寂,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