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嗯……别碰我……”夏初阳嘟囔了一句.继续将脑袋搁在胳膊肘上.迷迷糊糊的睡着.过了一会儿.又一种湿湿嗒嗒的感觉在自己的脸上晃來晃去……

“谁啊”夏初阳一怒之下.睡意全无.猛的睁开了眼睛.入眼之下.竟是一张大大的嘴巴.咧着两排白兮兮的牙齿.伸出粉红色的舌头正向着夏初阳的鼻尖扫來.

“啊~~~.”一声尖叫.夏初阳一个翻身敏捷的跳到地板上.警惕性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的那一坨东西……

“妈咪.抱抱~~”小家伙抖开自己两条短短肥肥的小胳膊.摇摇晃晃的向着夏初阳走來.

“妈咪.”夏初阳狐疑的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身后.确定房间里除了自己沒别的人后.不经意间瞄到了**那破裂成两半的蛋壳.而这个胖乎乎的小东西.就颤巍巍的站在蛋壳旁边.身上还挂着一些腥腥的黏稠**……

小东西的眼睛又黑又大.鼻子也是黑黑的一个小圆点儿.花瓣形的小嘴巴半开半合着.下巴错列着.咧出一排白白细细的小乳牙.不时的伸出粉嫩嫩的舌头舔着自己的小鼻头儿.

“这货……”夏初阳愣住了.光是这一张脸.很明显.不但和北索御完全不像.更是不怎么像是人类嘛……

胖嘟嘟的小脸蛋儿.胖乎乎的胳膊腿儿.短短粗粗就不说了.怎么感觉胳膊和腿儿是一样长的啊~~夏初阳一步上前.抱起小家伙翻來覆去的看了看.别说.明明是堇则爱的种.可是一点儿也不像鸟人.居然木有翅膀.难道和自己的独角一样.要到一定的时间才会生长出來的.

夏初阳默默的点了点头.摸了摸小家伙软趴趴的头发.还湿嗒嗒的贴着头皮呢.别说.除了五官长得不像人类之外.其他的~~白嫩嫩水灵灵的皮肤.倒是很人类无异嘛.

“嗯~~给你剪个蘑菇头好了~~”夏初阳端详着小家伙的脸.半天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妈咪~~”小家伙伸出粉红小舌在夏初阳的耳垂上打着卷儿的舔了一下.痒的夏初阳直乐.抱着手中巴掌大的小家伙.乐呵呵的说道:“这样吧宝贝儿.你这么丁点儿大的小不点儿.以后就叫你豆豆了.好不好.”

“豆豆……好.”小家伙稚嫩的嗓音.让夏初阳觉得心旷神怡不已.呵呵~~

从佘美黛的房间里偷出一些公仔娃娃的衣服后.夏初阳总算将豆豆打扮的人模人样了.看着眼前这个顶着西瓜皮一样发型的小娃娃.夏初阳乐得眉开眼笑的.一边静静的看着小豆豆手脚并用的抱着一只比自己还大的奶瓶喝着奶.一边仔仔细细的思索着.这孩子身上.完全沒有生命的迹象.他明明活着.却满是幽冥的气息……

翎则山庄到底是多特别的魅力.居然会在十八层地狱有个那么华贵如若天堂般的所在.且结界如此牢固.既然藏身于忘川河的瀑布之后……怎么自己在无间地狱摸爬打滚那么多年.却一直沒有发现呢.

小豆豆的出现.是偶然.还是命运所定……夏初阳伸出手.摸了摸小豆豆的脑袋.看着他真诚的如同墨玉般的眼睛.友好的冲自己眨了眨.顿时美得心里都开了出数以万计的菊花儿~~

“初阳~”敲门声响起.夏初阳手忙脚乱的将小豆豆揣进了自己背带裤的裤兜里.急匆匆的跑过去拉开了门.带着一脸谄媚的笑容.甜甜喊道:“少爷~~”

北索御被夏初阳突然一百八十度***的态度惊得一时间愣在了门口.这个……一直回來以后就对自己横眉冷对的丫头.又是哪根儿筋儿不对了.

“初阳.你还好吧.”北索御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夏初阳的额头.很正常.沒有发烧啊.

“少爷~~”夏初阳的眼睛笑的眯成了两弯细细的月亮.问道:“请问~~我可以在科晖摩尔养宠物么.”

“宠物.”北索御皱了皱眉.自己对那些多毛乱动的小东西.的确提不起兴趣.不过这样能让初阳开心起來的话.也是值得的.

“可以.”北索御爽快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哦~~好~~”夏初阳悄悄后退了一步.将**的蛋壳以势如闪电的魄力迅速的扫进了被窝中.然后一脸恍然大悟加无辜的说道:“哦.对了.刚刚在半梦半醒之间.堇则爱回來了.他抱走了他的蛋蛋~~”夏初阳临时编了个谎言.哼哼.小豆豆是我夏初阳的.你们谁也甭想抢走~~有本事带去做dna鉴定啊~~哇哈哈~~

“随便他.”北索御淡淡的答了一句.自己和堇则爱.算不上朋友.甚至连熟人都称不上.北索御突然拉起了夏初阳的手.笑道:“我给你准备了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