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诶诶诶诶……”夏初阳赶紧的一手拉住北索御的衣角.眼巴巴的看着他.说道:“我很感动少爷你为你心爱的女人我.出头.但是这不是麦可馨小姐的错……”

难道又是一阵血雨腥风了么……我这个红颜祸水.祸国殃民……夏初阳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北索御一掌五指山啪的盖住了夏初阳的脸.毫不留情的说道:“少自作多情了.你皮厚.划几道口子算什么事儿啊.我去找麦可馨.是看看她的指甲受伤了沒……”

“呃.”夏初阳瞬间石化.木讷的看着北索御飘飘然的挤进了人群中.拉着麦可馨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还特别一边说一边将钥匙拿到嘴边晃……嗤嗤嘞嘞的尖锐杂音让夏初阳模模糊糊的很难分辨出他们到底嘀咕了些什么……

“少爷……是不是被其他人上身了.”夏初阳自言自语着.一拍手.表示肯定的在胸前双手合十.做了个阿弥陀佛的动作……嗯嗯.少爷不会用这种态度对他心爱的小管家的.

“初阳.走了.”北索御在人群中冲夏初阳挥了挥手.然后身形一晃.就出现在了村头.速度快的咧……

这一次夏初阳听清楚了.是叫自己和他走……刚一嘟嘴.脚就不由自主跟在了北索御的身后了.

“去哪儿.”夏初阳问道.

“你说呢.”北索御自顾自的走着.

“嫡子沟咯~~”夏初阳叩了叩鼻尖.从路边折下一串长长的刺菊.编织成了一个花环.戴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当是旅游啊~~”北索御一手取下了夏初阳的花环.说道:“太招摇了.”

“拜托.”夏初阳嘟了嘟嘴.嗔道:“献菊花不是表达对亡者的尊重之情么.”

“谁告诉你有亡者了.”北索御反问道.

“嘿.不是个古墓沟子.”夏初阳愣住了.难道自己猜测错了.

北索御无言的看着夏初阳.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还有.最好把你的妖气和幽冥之气收起來.不然会很难受.”

“嘿.歧视”夏初阳挺直了腰板.哼.嫉妒老娘的混血体质.好在我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自由封印体内的三股气息了.

北索御带着夏初阳从村子出來后.一路上东拐西拐.每一个看似迷糊的路口.一转进去居然就是别有洞天的大路.但是路却越走越窄.一直这样遇到几次后.夏初阳模模糊糊的晕头转向了.总觉得自己是在一个迷宫中绕圈子.但是看在北索御坚定的表情上.只好将自己的疑惑压制下去了.

“到了.”北索御深吸了一口气.皱了皱眉.说道:“我怀疑.这里是一个入口.”

“嗯.”夏初阳绕过北索御的背.來到他身前.躬着身子.往北索御手扶着的一个绿色藤蔓掩藏着的小洞里看……

一条巨大的沟壑.形状方正诡异.浑然天成.从现在的位置俯身下去.刚好能看到沟壑的整个布局.散散碎碎的山石.铺满了整个沟壑.山壁上生长着一些奇怪的小花.星星点点的.五彩缤纷.

“这个……好像一个棺材啊.”夏初阳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你说……这里会不会是乾坤叠山的入口处.”北索御眺望着棺材沟壑的另一端.然后说道:“我试过了.只有站的高一些.身体才会舒服一点儿.只要一接近嫡子沟.就胸闷的慌.还容易出现幻觉.有种海市蜃楼的感觉.”

“乾坤叠山的入口怎么可能是这么嘛.呵呵~~再说了.少爷你的烛龙被封印了.就是普通人而已.乾坤叠山的气场你通过不会有问題的.”夏初阳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拔腿就往嫡子沟走去.但是被北索御一把拉了回來.

“你不要命了.”北索御斥责到.

“这里的气息太洁净了……很不正常.虽然我可以明确的说这里不是乾坤叠山的入口处.但是少爷.这里绝对和乾坤叠山有关.搞不好那个什么落帝族长就在里面.我们不能错过机会了.” 夏初阳一副生死也要闯进去见到落帝的模样.丝毫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得了墓山的特殊净化气场.

“我们先回去.”北索御拖住夏初阳的胳膊往外拽着……

“为什么.”夏初阳现在简直是搞不懂自己少爷了.废了老半天的精力赶到这里.怎么就能无功而回呢.

“明天你就知道了.”北索御懒得跟任何时候都急匆匆的夏初阳解释.直接连拽带扛的将她往外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