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北索家族……

夏初阳沉默了.关于北索家族.还牵扯着上万年的巨大秘密.那是在通灵神兽谛听出现之前的事.

坦白形象的讲.就像是发生在文明的记录之前.盘古初开之界.世界混混沌沌.三界难分.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盘古的护墓人.估计再无人所知了.即便是身为盘古后裔的奚少爷.估计也难知其中的奥秘.

最后的神族.被三界追杀背叛的一族人.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夏初阳不由的回想起了北索御的目光.那种双影瞳孔.和这世间所有的生物都不一样.这一次又被乾坤叠山的护墓族人如此算计.难道他们真的想要颠覆……

“不行”夏初阳一声鬼叫.猛的从地上弹了起來.惊的陷入悲痛暗沉回忆中的麦可馨微怒的皱了皱眉.果然是个冒冒失失的丫头.

“你怎么了.”经过这一次倾诉后.麦可馨对夏初阳的态度也变得不那么尖锐了.

“我……我要见到少爷.现在.马上.”夏初阳火急火燎的原地跑着步.

“要不要这么腻味……诶喂~~”麦可馨的话还沒有说完.已经被夏初阳拽着胳膊冲了前去.刚一追到村子口.就看见了刚才洗衣服的大姐们围在了一起.似乎在看什么……

“怎么了.”夏初阳拖着麦可馨挤进了人群中.刚一冒出头.就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腐臭气息.刺的夏初阳猛地一个喷嚏.呛出了眼泪.

“你沒事吧……”麦可馨替夏初阳拍着背.笑道:“够娇生惯养的啊你.汗臭味都能让你敏感……”

汗臭味儿.夏初阳猛地一抬头.看见了包围圈中心的人.他们……就是这个村子的男人么.

更深的疑惑像是一块儿大石头一般压的夏初阳喘不过气來.怎么会这样……这些男人身体健全和正常人无恙.但是浑身散发着尸臭味儿.难道所谓的嫡子沟是古墓.这帮人是去盗墓了.那大姐们是感染了尸毒么.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夏初阳自言自语着.将自己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尸毒也达不到这种行尸走肉的极致……

“啊呜……”突然嘴巴被人蒙住.猛的拖出了人群中.夏初阳闻出了身后之人是北索御.于是只好静静的看着毫不知情的麦可馨还在人群中嘻嘻笑笑的聊着天.顺便使劲儿的砸了两下眼睫毛.算是说拜拜了……

“能当上北索御的预定儿媳.心理承受力还真不是盖的.”夏初阳的嘴巴刚一被解放.就迫不及待的的点头称赞着人群之中喜笑颜开的打听着事儿的麦可馨.

北索御顺着夏初阳的目光看过去.知道她已经从麦可馨的口中得知了关于北索家族的一些隐晦的事.于是淡淡的解释道:“到我这一代.所有的就该终结了.”

“那麦可馨小姐怎么办.”夏初阳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一身草屑的北索御.说道:“她为了你而活.”

“所以我把她还给她自己.我只要你.就足够了.”北索御铿锵有力的回答让夏初阳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冒着泡儿.继而双手环住了他的腰.扑扇着自己铜铃般的大眼睛.贼笑道:“少爷怎么这么乖啊~.”

北索御看着夏初阳小得瑟的模样.伸手就是一个爆栗子狠狠的敲在了她的脑门上.问道:“下午探听到了些什么.”

“呃……”夏初阳松开了环住北索御腰的手.稍息立正站好.悄咪咪的说道:“你家的私事儿……”

“初阳.”北索御的口气重了几分.夏初阳吐了吐舌头.不敢继续胡闹了.只好凑到北索御耳边.轻声道:“有问題.村子里的人并不觉得自己已经死亡了.而且通过水面的倒影.可以看见她们生前的模样.村中的男人为了什么五彩缤纷的宝石去了一个叫嫡子沟的地方.喏喏~~就是中间的那一批咯.”夏初阳指了指被围在中间.被自己老婆拉着嘘寒问暖的男人们.

北索御点了点头.算是对夏初阳辛苦工作的肯定了.然后说道:“我去了嫡子沟.一直跟在这帮人身后.”

“欸.啊.那你看到什么了.”夏初阳紧张的摸了摸北索御.又使劲儿的嗅了嗅.然后用一种毒辣的眼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额.还好木有古墓的气息……

北索御却不急着回答夏初阳的疑惑.只是抬手摸了摸她已经迅速结痂的脸颊.冷声道:“这就是你八卦的代价.”

“额~~呵呵.其实还好.一点儿不疼.而且我们现在不打不相识.成为好朋友了.”夏初阳伸出两只大拇指.友好的拜了拜.

北索御一把推开夏初阳.径直向着人群中的麦可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