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直到夕阳西下.大姐们才端着一盆盆洗好的衣服往村子里走去.

夏初阳和麦可馨走在最后面.都沉默寡言着.各想着各的心事.谁也不理谁.直到身体协调感极差的夏初阳左脚踩到自己右脚的鞋带.咧着大嘴华丽丽的摔了下去.还顺便火急火燎的抓住了麦可馨的屁股.害的两个人都扑腾到了满是湿泥的小路上…….

“夏初阳你够了”麦可馨赶紧的从地上站了起來.还使劲儿的掰开了夏初阳的手.

夏初阳趴在地上.冲前面投來担心目光的大姐们挥了挥手.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自己慢慢悠悠的站了起來.冲着麦可馨的屁股说道:“弹力挺好的.”

麦可馨扭过头來.气冲冲的向夏初阳竖起了中指.怒道:“你少惹我.我们不熟.”

“我知道啊~~”夏初阳吐了吐舌头.话说自己还蛮好奇的……少爷从來沒对自己说过有什么未婚妻.而且以前少爷被鸣百的契约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痛不欲生的时候.这个所谓的未婚妻怎么沒见出现啊.现在看少爷恢复正常了.又半路杀出來和我抢~.

夏初阳不得不承认.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让自己对麦可馨产生了潜意识层面上的敌意.

“那个~~”夏初阳试探性的问道:“你和我们家少爷.是小时候订的娃娃亲吧.”

麦可馨的身子僵了僵.用鼻子轻哼一声.说道:“关你p事儿.”

“确实是……屁大点儿的事嘛~”夏初阳继续挑衅的八卦道:“我只是觉得.如果不是娃娃亲.少爷不可能看上你的.”

“你什么意思.”麦可馨停住了脚步.瞠目怒视着夏初阳.

见麦可馨被成功的挑起了怒火.于是夏初阳继续趁热打铁道:“少爷就喜欢我这种的.两眼一鼻一嘴.喏.就是我这种滴.”夏初阳指着自己的脸.做了个花容月貌孤芳自赏的表情.

麦可馨不只是愤怒了.还胃酸上涌.真想一张嘴喷死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黑框丫头.她一个小小的管家.也敢和自己叫板.这世界当真疯了不可.

夏初阳看着麦可馨强忍着怒火.知道自己再不施压.恐怕以后再也别想从她嘴里套出话來了.于是拔高了声音.尖锐的说道:“如何.折服了吧.我这软绵绵的小脸蛋.可是少爷最喜欢亲的了呢~~~”

拉长甜腻腻的尾音.夏初阳将自己清汤挂面般的小脸儿使劲儿的往麦可馨的眼前凑着.巴不得让自己和她脸贴脸似的.

“你够了夏初阳.”麦可馨双手掐上了夏初阳那看着就讨厌的脸蛋.看她扭曲着那张得瑟的鬼脸.更是气的怒火不打一处來.于是双手更是像揉面团似的捏着她的脸使劲折腾……

“呜呜呜喂啦……”夏初阳的嘴都被挤的变了形.嘟嘟囔囔的讲不出一句清晰完整的话.而麦可馨的愤怒之下.指甲已经毫不客气的陷进了自己的皮肤中……呜呜.自己只是想探听点儿消息.用的着被毁容破相么……夏初阳双手抓了麦可馨的胳膊.使劲的摇晃着……

热血冲上脑门的麦可馨被指尖处传來的湿润感拉的恢复了理智.一看自己居然把夏初阳的脸掐的都破了.于是猛的松开了手.惊恐尴尬的看着夏初阳脸上留下的三五个血印子.

“沒关系.”夏初阳摆了摆手.看着前面有说有笑.丝毫沒有注意到身后两个女人已经血淋淋的开战了的大姐们一转路.绕到了一块巨大的山石后面看不见身影时.才笑呵呵的说道:“沒事啦沒事啦.别介意.我皮肤恢复能力好.留不下疤痕的.怎么样.现在看着我的脸.不讨厌了吧.火气也散了吧.”

麦可馨看着夏初阳毫不在乎的在一旁粗鲁的拉扯衣袖擦着自己脸上的血.于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掏出了自己衣兜里的医用湿巾纸.柔柔的替她处理着脸上的伤口.

有着少量酒精的湿巾纸触碰到伤口时.还是微微的有些疼痛.夏初阳咧了咧嘴.问道:“麦可馨……小姐.你喜欢少爷吗.”

这一次.麦可馨沒有反驳什么.只是沉默着摇了摇头.然后轻声说道:“我分不清喜不喜欢.但是他就是我的全部了.离开他.我什么都沒有.甚至连自己都消失了.”

“额……什么意思啊.”夏初阳挠了挠脑袋.干脆拉着麦可馨一屁股坐在了路边上.一边抬着自己的小脸.一边一脸迫不及待的等着听故事.

麦可馨无语的摇了摇头.算是明白北索御为什么会被这个丫头吃住了.她还真的是个让人不容拒绝的小赖皮儿.

于是缓缓舒了一口气.说道:“我还沒出生.甚至.包括我的父母.都是北索家族精心挑选好的.所谓的未婚妻.只是被北索家族定制出來的产品而已.十九年來.就像个标准化生产的人模.从小到大.还有不少和我一起被训练的女孩子.最后优胜劣汰.剩下了我一个.所以成为了最终的未婚妻.等着沿袭香火.传宗接代.”

麦可馨特别无奈的笑着.说道:“能想象么.我能出现在这个世界.并且活着.居然都是北索家族的恩泽.而北索御.就是我的天.”

“所有的训练.都只是让我成为北索家族中.身体素质最适合孕育北索氏族基因的傀儡而已.”麦可馨的语气中.沒有反抗.沒有释然.完完全全.只剩下长期忍耐后的无奈默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