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哎哟.这大姐可就不清楚了.大姐这辈子还沒走出过这大山呢.也许外面是有个皇典吧.”大姐笑呵呵的朝夏初阳解释道.

夏初阳却突然失了神.有种难言的感觉.说是镜花水月.亦或是一种局限性的茫然……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对了.是这样了.我们确实是从皇典学院的后山进入的.所以结界的缔结处也一定在后山.

乾坤叠山是千年墓山.其中的护墓族人守护盘古所留下來的一切.而这村庄里的人.虽死.却沒有幽冥的气息.而且有相当清醒完整的意识.也就是说.他们的魂魄并未被地府收押……这么说來……

夏初阳捂住额头.有个可怕的猜测在自己心里萌了芽.只是自己不愿深想.

“大姐.你们一直……这样过么.”夏初阳别有所指的问道.

大姐以为夏初阳是羡慕村庄的悠闲生活.于是呵呵一笑.说道:“这季节.不算农忙时节.所以大家都比较清闲.平日里都约好一起闲话家常.喏~”大姐指了指和自己同來的几位大嫂小妹.继续说道:“就像今天这样.虽然村子穷.比不上那些大城市.但是也乐在自给自足.生活也闲适.”

夏初阳看着冲洗的衣服在水面上激起的浪花.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样的生活.真的挺好的.与世无争.

“大姐……刚才一路走來.发现这村子里只有女人和小孩儿.村里的男人呢.”夏初阳犹犹豫豫的问道.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触及大姐什么伤心事.

沒想到大姐却是豪爽一笑.说道:“男人们啊.都去深山的嫡子沟了.”

“嫡子沟.”夏初阳愣了愣.地图上沒有标明这深山老林中还是山涧沟壑啊……

大姐一面搓洗着衣服.一面耐心的解释道:“开始我看着你们这么一大群的学生进村的时候啊.也以为你们是要去嫡子沟呢.”

“不是不是……”夏初阳赶紧的摆着手解释道:“我们……我们只是來写生而已.在这山的外面有一所高校.我们只是进來感受大自然气息.顺便陶冶情操.”夏初阳的谎话越编越顺溜.

“那个……”夏初阳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说道:“他们去嫡子沟干什么.”

大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停住手中的动作.道:“为了发财呗.这帮家伙啊.就学不会脚踏实地.听村头的灰牙说在嫡子沟看到了五彩斑斓的宝石.于是一村子的男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去了.你说.这穷乡僻壤的.哪有什么宝石啊.估计一会儿就得灰溜溜的回來了.”

“一会儿.”夏初阳对宝石并不介意.这里的气候异常.环山绕河.地势也非常奇特.出现什么异常特别的光学现象.让人误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从昨夜到现在.都沒见过村里的男人.大姐为什么能肯定说他们一会儿就会回來呢. “是啊.一会儿啊.太阳一下山你就能看到他们了.”大姐笑着拧干了衣服.

夏初阳默默的看着水面下.那个波光粼粼.温婉贤淑的大姐.略带失落的称赞道:“大姐.你可真漂亮啊……”

“是么.”大姐伸手摸了一把自己血糊糊的脸蛋.抚下一片缠着蛆虫的腐肉.笑道:“我还觉得自己都老了呢.”

“怎么会.大姐你年轻靓丽.这是不争的事实.”夏初阳的眉目间.隐藏着深深的悲戚.只是不被人察觉.

这不是谎言.大姐确实很漂亮……只是……其实这样也好.不曾察觉自己已死.虽然已经行尸走肉.但是依旧快乐的生活着.和生前无差.也算是延长了生命线吧.夏初阳尽量朝乐观的方向遐想着.

我自己也算是鬼吧.但是我就从來不拿自己当鬼看.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所以我也叫初阳……嗯嗯.不拿自己当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