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一声巨响。i^

奚中云皱了皱眉,端茶的手微微颤了颤……

一个冒冒失失顶着一身怒火的女学生闯了进来,像条猎犬一般趴着墙壁东闻闻西搜搜……

夏初阳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感觉自己灵敏的小耳朵已经完全不够用了,只能再发动鼻子了,不过空气中除了淡淡的茶香就是浓郁的书卷气息,方才那股清新的墓土气息却仿佛只是幻觉一般。

“同学,有事吗?”奚中云的语气略带怒意。在皇典,能这样猖狂的撞门闯进校长办公室的人,她还是首例!

“我?”夏初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后看着自己面前的白胡子老头儿,突地眼睛一放光,迅速挺直身体来了个端正干练的立正。

“校长先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夏初阳不好意思的抓耳挠腮的解释道,自己只顾着那股墓土的气息了,完全忽视了还有校长的气息……惨了。

奚中云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想起她就是前段时间来办理转学手续的旁听生,好像是北索家的管家,于是缓和了下语气,说道:“出去吧。i^”

“是是是是……”夏初阳一边点头哈腰着,一边懊恼的退出了办公室。

一出房门,夏初阳就愤懑的吐了吐舌头,当我是傻比啊……这房间中就算留不下墓土的气息,但是校长先生手中所端的那杯茶,嘿嘿……夏初阳脸色一变,咬牙切齿的一边跺脚一边往回赶着,嘴里嘟嘟囔囔的抱怨着:“那茶明明是乾坤叠山的茶啊!以前母亲大人也曾泡过的!这皇典到底是有多卧虎藏龙的神秘啊,一校之长居然会和乾坤叠山扯上关系!我的天啊!疯了疯了……这世界完全不正常了!

在夏初阳懊恼的唏嘘中……礼堂的颁奖转盘活动已经结束了。一帮学生骂骂囔囔的鱼涌而出,一边愤懑于此次的转盘环节太过平庸无聊,一面又暗自豪赌着最后的赢家会是谁……晚上的地下赌坊开盘,也是皇典学生热血沸腾的一大原因,因为只有在社团文化节,学校才会对皇典的地下赌坊睁只眼闭只眼。

夏初阳气喘吁吁的冲进大礼堂时,人群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地狼藉的瓜果皮……

“哟,皇典的学生素质都不咋样啊!”夏初阳努嘴吐槽道。

“是么……你这迟到和早退的素质也不咋样嘛!”一句对战的不满哼哼声成功的吸引了夏初阳的眼球。

只见眉开一身狼藉的双手环胸,气势汹汹的站在一旁的瓜果皮中,端端正正的像极了一个巨型垃圾桶。

“眉开!你怎么这样啦?谁欺负你啦?还拿这么多东西砸你……是不是你长得太像垃圾桶了?”夏初阳一边心疼的替眉开佛着身上的水果皮儿,一边没没头没脑的乱发问。

眉开气的眼睛都绿了……一字一句的抗议道:“罪、魁、祸、首、就是你啊!夏大管家!”

“是我?为什么?”夏初阳指着自己的鼻子,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眉开已经咬牙切齿的牙龈都疼了,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气呼呼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不在,所以才被点名!”

“点名?”夏初阳一头雾水。

眉开继续气恼的解释道:“就因为被北索少爷叫了下名字,结果引起了全场愤然,大家都生气的往我脑袋上砸东西!我怎么知道北索少爷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啊!就因为他的一句话害我成为皇典的公敌还被小姐给炒了!”

眉开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夏初阳摇了摇头,努力的从眉开混乱的思绪中清理出一条清晰的逻辑思路来,弱弱问道:“为什么少爷叫了你,大家会这么生气啊?”

“因为北索少爷在皇典从来没有对谁笑过!可是居然对我这么个小管家笑了!那些公子小姐就嫉妒的发疯了,还把气儿撒在我身上!!”眉开握紧拳头,一副斗败小公鸡的模样。

“啊?”夏初阳震惊的张大了嘴,少爷的魅力……要不要这么恐怖啊……潘安转世咩……不过被水果砸的人居然会是眉开……

“眉开……没事吧。”夏初阳担心的拍了拍眉开的肩膀。

却没想到眉开突然诡异一笑,开心的抱着自己的双臂,乐道:“还好北索少爷救了我……他轻轻一挥手,所有的攻击就四下散去了。”

“呃!”夏初阳被眉开幸福的表情惊悚了一小下,不好意思的弱弱问道:“那个……眉开啊,少爷点你名,说了什么吗?”

“他说……眉开,夏初阳去哪里了?”眉开一本正经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