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阳?初阳?!”眉开摇了摇夏初阳的肩膀。%&*";

夏初阳愣了愣,回过神来,尴尬的问道:“怎么了?”

眉开摇了摇头,说道:“你在想什么啊?想的入迷了……已经开始转盘了,你不关心天际社会不会抽到北索少爷吗?”

夏初阳伸长脖子往台子上看了一眼,笑道:“这个又不是我可以决定的,无论谁抽到少爷,最后会是什么任务,我们家少爷都是准赢的!”何况还有着我在暗处相助,呵呵……少爷若想赢,一句话儿的事,夏初阳得瑟的想着。

“哦……”眉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向夏初阳的目光中多出了几分崇拜。

四色转盘孤立于台,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危险性,夏初阳微微的眯了眯眼睛,空气中,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一种让人无端亲切的味道,潮湿,芬芳,诡异。

黑框眼镜的社长同学,扶了扶自己的镜架,用力一转,大转盘缓缓的动了起来,不出五秒,就稳稳的落在了慕容复合的位置上。

社长惊慌的擦了擦额角的汗,一脸疲惫的走下了舞台。%&*";

台下的同学一阵唏嘘……似乎对这正常不过的一幕非常不满意,不停的叫嚷着,要求重来。

眉开指了指舞台上平静如常的大转盘,一脸泄气的对夏初阳解释道:“怎么会这样呢?初阳,以前不是这样的!如果转到慕容复合的话,一般舞台会突然下陷,然后场景转到一个玻璃房中,现场直播社长所遇到的危险,才能测试他够不够资格……去年都出现了蟒蛇的,怎么今年这么平淡了……”

眉开有些懊恼,似乎很怕夏初阳不相信自己,会以为自己是说大话……

夏初阳偷偷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眉开口中所谓的挑战,她完全能理解……因为就在刚才,那短短的五秒时间,时空却突然失衡了……看似短暂的五秒,实际上却是三个月的介质……这是怎么回事?

有谁能控制住不停前往的时间?还能连带着把我一起控制了,若非这几日体内妖血翻涌不断,我也难以发现这诡异的一幕!

这是不可能的事!!夏初阳惊恐的抬起头,看见一丝肉眼几乎难以分辨的银色光芒正在渐渐消失,霎时间就隐退的了无踪迹。

“这气息……”夏初阳的脸色突然变了变,焦躁的拍了拍一直在急着解释往年危险盛况的眉开肩膀,说道:“眉开,你帮我看结果吧,我肚子不舒服,我先出去一下!”

不待眉开点头,夏初阳就已经迅速转身,消失在了一片人潮之中。

不会错的……这种味道,幼时在谷中也曾闻到过……但是味道不及这百分之一的浓厚……是墓山……是乾坤叠山的特殊磁场,搅乱了方才的一瞬间!

夏初阳拔腿就跑,身影如同一阵旋风,毫无方向的穿梭在皇典的每一个角落。

皇典校长办公室。

奚中云捏着一杯香气浓郁的茶,满意的点了点头,窗外的轻风悄悄撩起了他的白胡须,飘的整张脸似乎都胖了不少。

一袭白裙的翩然女子,慵懒的斜倚在沙发上,纤纤素手轻握一卷失了色的古籍,似梦似醒的看着……气质高贵脱俗,诡秘难言。仿若不似这个时空的人一般……

“族长,这一次真是麻烦你了。”奚中云浅浅的抿了一口手中的茶,一脸笑意的看向身后假寐的女子。

“不客气。”声音清清淡淡,似乎刚才的发音只是耳朵的幻觉一般。女子撩起滑落耳垂的一缕黑色长发,懒懒的挽进了发髻中。

奚中云摇了摇杯中的茶,轻轻叹了口气,问道:“小脉他……又要走了吗?”

“嗯。”女子依旧是淡淡的回了一声,依旧微眯着的眼睛,似乎在看手中的古籍,又似乎在思索些什么,不曾看向身后的老校长一眼。

奚中云的神色中多出了几分担忧,静静的看着远处喧嚣不断的大礼堂,自言自语的喃喃道:“也好……这样也好。”

突然,砰然一声清脆的门音,一个扎着马尾,衣着如同古代侠客一般的人闯了进来,只是那人带着一身香芬,眉目间柔情似水,未带笑颜的脸颊上却荡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显然是一个稚嫩的妙龄少女。

少女冲沙发上的女子微微颔首,毕恭毕敬的说道:“少主,那人闯过来了,我们要不要先撤?”

被称作少主的女子微微起身,点了点头,突地一道银色闪光过后,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同那闯进屋内的少女,也一起消失了。

房间,又恢复了该有的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