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你知道建造这个密室的人么?”夏初阳双手环胸,来回的踱着步,脑子中思索着把慕亦兮牵扯进来对不对,不过她既然已经来过科晖摩尔古堡了,这其中就一定有着什么隐情。%&*";

北索御略一沉思,说道:“不清楚,父亲说是一位有缘人,但来去无踪。你认识?”

“当然,她就是我的师妹。”夏初阳啪啪的拍了拍胸口,一脸自豪。慕亦兮,这次真的要麻烦你啦,哈哈……

“既然如此,我们去找她吧,靠着这个八角水晶,就可以出门么?”北索握着胸前的八角水晶问道。

“呃……不行。”夏初阳为难的摇了摇头,我的少爷啊,现在保护你的是我撑开的结界,不是八角水晶好不!不过关于少爷为什么畏光这件事,恐怕也得等那段尘封的记忆解开,才会有答案。

“夏初阳,我要出去。”北索御慵懒的靠在**,手指把弄着胸前的八角水晶,眼皮也懒得抬一下。

这是少爷下达的命令么?夏初阳的脸痛苦的抽了抽,带少爷出门?这大白天的!不就相当于是把脑袋别裤腰带儿上么?稍有差池,就会死的很惨!虽然我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啊啊啊……还真是天生歹命啊……

“我的小祖宗啊!!!”夏初阳跪地长啸。i^

北索御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笑,悠闲的拿书盖着头,懒洋洋的伸出三个手指,嘴中轻吐三字:“三小时。”

尼玛!还是限时的!夏初阳戳了戳脸颊,挤出一抹苦笑,答道:“是,少爷……”

东奔西跑,东躲西藏,整整一个上午,夏初阳满脸神伤的筹划着。管家,真是费脑费力的职业。亏老娘以前还以为只要长得美型就够资格了!我要求进修!!

夏初阳鬼头鬼脑的缩进了房间,怀里抱着一大包的东西,悄声道:“少爷,快,换上这个,我从佘美黛那里偷来的。”

将手里乱起八糟的东西一股脑儿摆放了地毯上,有假发、墨镜、化妆品、高跟鞋和……女仆装!

北索御用脚尖拨了拨地上五颜六色的东西,问道:“你要玩制服诱惑?引诱我?”

引诱泥煤,夏初阳滴下一排冷汗,谄笑道:“少爷,咱们易装出行,比较方便,谁叫我们都长得国色天香呢。”

夏初阳晃了晃手中的另一包东西,叮叮当当响个不停,里面装的是从工具房偷出来的小工装。

“什么意思?”北索御挑了挑眉,该不会是要本少穿女装逃出去吧?

“当然是逃出去啊!就是现在,顶着烈日。咱们就换装逃出去,总不能大摇大摆的找总管申请出门吧!再说,大白天的,绝对没人想到少爷会出门的。”夏初阳得意洋洋的笑着,对自己的计划颇为满意,光偷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在浴室窝了好久……

“不必了。”北索笑了笑,并不想自己身边人为自己承受风险,若只是想出门,何其简单。

“怎么能不必了啊!少爷你表情超认真超想要的!你害怕?”夏初阳倔强的昂起自己尖俏的下巴颌,真是的,我努力好久诶,想到就一定要做啊,不做怎么知道做不到!

“我说不必了。”北索御一头栽倒在**,假装睡觉。这个女人,根本不知道我在阳光下会发生什么……

“喂!你怎么这么别扭啊!一定要出去,然后找慕亦兮打开记忆封印,你不想知道鸣百是谁了么?”

夏初阳扯开北索御的被子,强行将一顶假发装到了他脑袋上,到底阳光有什么好怕的啊!这个肆无忌惮的家伙居然也会变得小心翼翼,他到底承受了什么啊!

“夏初阳!”北索御暴怒的一跃而起,坐在了**,怒目相视。

“啊?”夏初阳揉了揉吸了太多香粉的鼻子,瞪大眼睛,一脸无辜。

“夏!初!阳!”北索御锦一字一顿咬牙切齿,一把揪住夏初阳的衣领。

“到,少爷!”夏初阳重重的点了点头,少爷在犹豫什么……他明明很想出去。

北索御突然垂着头,半晌,抬起头,将面前的夏初阳拉进怀里,紧紧拥着,在她耳边呢喃道:“夏初阳,答应我,出门后,千万不要碰我!”

北索御的温热气息就喷洒在夏初阳的耳边,夏初阳尴尬的扭了扭身体,却被北索御抱得更紧了。这个少爷,怎么这么缺乏安全感,伤脑筋诶,还是我太有圣母光辉了?夏初阳咧着嘴,不怕死的轻轻拍着北索御的背,就差没唱儿歌了。

下午两点!整个科晖摩尔古堡陷入一片沉寂,午休时间到了,叮叮叮叮……

火红的太阳高高悬挂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中,推开门,就是一股炙烤的热浪袭来。

夏初阳畏手畏脚的打着头阵,轻轻拉着员工后门,北索御撑着一把施了结界的粉色油纸伞,面瘫着一张脸,别扭的跟在了夏初阳身后。

打扮成修理工的夏初阳,挂着一身叮叮当当的小工具,猫着腰在前面走着,身后是艰难的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的北索御,长长的大卷发挡住了他的整个视线,在路过监控器的时候,还差点儿闪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