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

背后传来了一声厉喝,夏初阳本能的站住了脚,又愣了愣,心想一定不是叫自己,接着提步向前迈去……

一步还未跨出,就被一股力量牵制住了,整个人悬在了半空中……

“这位同学,你准备去哪儿啊?”一个满脸小雀斑的大油饼脸的姑娘用壮硕的胳膊拎起了小鸡仔似的夏初阳。i^

“那个……”夏初阳往下扑腾了两下,发现被拎的无比坚固时,为难的解释道:“我找人……”

“找人!谁啊?”身高绝对超过两米的壮硕姑娘,根本不把夏初阳拼尽全力的小反抗在眼里,鼻孔朝下的吼道。

夏初阳闭着眼睛努力偏着脑袋,但还是被淋上了不少的唾沫星子,只好速战速决的解释道:“不好意思同学,我找蓝纯斐老师。”

“找!谁!”油饼脸姑娘加重了口气,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挤出了极具威胁性的两字。

夏初阳伸长脖子,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再次温婉解释道:“找……我找蓝~纯~斐~老师……”

夏初阳的话刚一说完,身子一空,就被油饼脸姑娘狠狠的掷到了地上。i^

“排队去!!”油饼脸姑娘不满的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再理会跌在地上的夏初阳,而是一步一扭的进到了办公室中。

夏初阳冲着油饼脸姑娘的背影老实的点了几个头,默默想到,蓝老师的档期还真是满啊,深受同学们爱戴呢,我还是乖乖等等……

在不慌不忙的睡了一个饱之后,夏初阳在一阵轻微的晃动中醒了过来,刚睁眼就看到了 一张熟悉的,却有有些欠揍的脸……

“是跃然少爷啊……你怎么在这里?”夏初阳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伸胳膊,慢腾腾的站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跃然風身后站着的笑如春风的奚崎脉少爷,顿时小小的厚脸皮飞上了两抹红晕,不好意思的耷拉着脑袋盯着自己的鞋子发呆……

是奚少爷啊。奚少爷和跃然少爷还真是形影不离啊!不过奚少爷身上有种特殊的感觉,一种,单纯,圣洁的感觉,让人不敢随意亵渎。

跃然風回头看了看身后笑眯眯的奚崎脉,又看了看羞如小猫的夏初阳,顿时没形象的爽朗大笑了起来,这厮,哪儿来的本事,让所有的人都对他产生好感,莫不是小脉身为盘古后裔所带的特殊能力?

“夏管家,我还没问你,你守在这里干吗?等哥哥我么?”跃然風没脸没皮的笑道。

夏初阳不顾形象的强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是来等蓝老师的,找他申请参加社团文化节,想看看有哪些社还差人来着。”

“哦~~”跃然風拉长尾音点了点头,笑道:“小斐被一帮女同学缠的快疯了,只好从卫生间的窗户逃了出去。早不在学校了,你进来,我给你签字。”

跃然風潇洒的掏出一把钥匙,捅开了文艺办公室的大门。

“那个……”夏初阳贼头鬼脑的跟着跃然風走了进去,压低了嗓音轻轻问道:“跃然少爷,您偷偷签字,不会被校长看出来吧?”

“谁说我偷偷签字!”跃然風的声音忽的一提高,横眉冷对的瞪着夏初阳。

夏初阳缩了缩脖子,奚崎脉在身后轻轻一笑,拍了拍夏初阳的肩膀,解释道:“風是社团管理中心的主席,他有资格签字的。”

“哦?~!”夏初阳惊讶的张大了嘴,看不出来啊,以为只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跃然少爷,居然混成皇典的行政管理人员了!

夏初阳了然的瞟了一眼奚崎脉,心里暗暗想到,肯定是奚少爷在校长面前替自己的好朋友要来的官衔,方便平日里泡妞的,谁都知道皇典的校长奚中云可是很特爱他这个乖孙子的。

夏初阳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又一脸嫌弃的瘪了瘪嘴。

跃然風看着夏初阳那一副很有内涵的嘴脸,顿时气的牙痒痒,只好控制住自己的暴躁脾气,没好气的冷哼一声,笑道:“夏管家,你这么看,倒是很像独角兽嘛!”跃然風笑呵呵的调侃到。

夏初阳赶紧的一下捂住自己的额头,后退一步,谨慎的看着跃然風,问道:“真的像独角兽吗?”

不是吧!我都把自己的脑袋捂成这样子了,他还能发现我的独角么?老妈是人和通灵神兽谛听的后代,而谛听,正是被人类民间称作独角兽,难道……我的身份曝光了么?

夏初阳的冷汗唰唰的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