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辰禹戴着一顶厚厚的黑色斗篷,小小的身体敏捷的穿梭在洒满月色的林间小道儿上。%&*";

北索御以着难以捕捉的速度,紧随其后,追进了一片银白色的清冷光辉中。

“这里,就是冥界的入口了。”公孙辰禹指着一棵不足一尺的小树苗说道。

北索御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下这小树苗的枝干,上面凹凸不平的清晰图案,隐隐的勾勒出一张张微型小脸的轮廓来,而从翠绿欲滴的枝叶间,更是幽幽的散发着一股血腥难闻的腐烂味道。

“这是……尸桂。”北索御肯定道,又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脚下,没想到,世上当真有如此稚嫩的尸桂。

公孙辰禹抬头看了看逐渐变暗的天空,笑道:“皇典北门的尸桂,现在被玄凤筑巢了,三年之内,无一人能够接近,我说,是你吩咐玄凤干的吧。”

“怎么会。”北索御双手合十,十指交叉,位于唇下,喃喃道:“我怎有本事吩咐玄凤,是它到了时机而已。对了……这么小的尸桂,你从哪儿弄来的?”

“呵呵~~”公孙辰禹冷冷的笑了两声,说道:“地狱无门,还不兴我自开么……!你只有两个钟头的时间,等阴月完全东落时,必然血气翻涌,阳气毕现,到时,你这精贵的身体,恐怖要被万鬼啃噬而死了。%&*";”

“也好,这身体倒是无妨,只要能顺利的接回初阳。”北索御浅笑着,双目微闭,唇瓣亲启,默默念叨中,一朵血红色的火莲开在了尸桂树之上。

公孙辰禹一见时机已到,单掌运功,向前一击,北索御的灵魂被成功的震出了肉身,随着慢慢转动的血色火莲,卷进了尸桂之中。

尸桂是打通三界的入口,而通过这棵未成形的尸桂,虽不能前往妖界,但进入冥界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北索御的灵魂轻飘飘的,随着尸桂的通道进到了冥界,又顺着阴风一路往下,只听得慕师傅说初阳应该在第十九层,可是……十九层的入口在哪儿?

无间地狱第十九层。

“初阳,你真的想好了?这次出行肯定是有风险的,说不定就被那个什么爱的,吃干抹净了。”哉岸一边替夏初阳整理着窒辰王送来的夜礼服,一边喋喋不休的絮叨着。

“母亲大人!是堇则爱,堇则爱……都说好几次啦,人家好歹也是个少庄主,记记名字,对外交也有用的嘛。”夏初阳摸了摸自己夜礼服上的小蝴蝶结,更是欢快的转了几个圈,很好很好~~真是天生丽质,国色天姿啊。

只要能出了冥界,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小case啦~!亲亲少爷,我就快回来了,展开双臂,迎接我吧!

夏初阳双颊绯红,一脸春心荡漾的左摇又晃,眼中浓郁到化不开的甜蜜,看的哉岸都慎得慌……女儿不谈恋爱凶煞的可怕,现在谈起恋爱啊,又变态的可怕,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保佑乖女儿可以大发慈悲,留那造孽的什么爱的少庄主一条活命吧!

“起轿~~!!”一声阴阳怪气的尖叫声响起,夏初阳还没来得及坐好,脚下成群结队铺成一张黑色地毯的乌鸦就一起展翅飞翔,直直的穿过母亲大人所在的血色荆棘鸟笼,向着弱水之上更深的黑暗处飞去。

“母亲大人~~等我回来!”夏初阳挥了挥手,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中。

哉岸轻咬下唇,眼泪汪汪的盯着鸟笼之外已经消失一空的模糊暗影,隐隐辛酸着,有种莫名其妙嫁女儿的感觉……!

北索御还是在寻找通往十九层的入口,却将十八层翻了个底朝天也未见丝毫猫腻,难道入口在刑具的下面?

北索御瞄准了一口巨大的油锅,看着上面冒着浓浓青烟,而几只小鬼被穿在三叉戟上,放进去涮了几下,再捞上来时,已经是周身金黄,被炸的嘎嘣脆了。

不管了,去看看再说!北索御一挽衣袖,正准备冲进锅底一探究竟时,一阵悲凉怪异的喜乐传进了耳中……

“公主出嫁!~~~鬼灵回避!!~~~”

随着尖细尖细的声音响起,一张由无数只黑色乌鸦组成的地毯正诡谲阴森的飘在了半空中,而端坐于乌鸦地毯之上的,却是一妙龄少女,身着黑色修身礼服,头戴黑色轻纱,随着阴风轻轻飘曳,掀起黑纱一角……

是……初阳!!她出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