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军自从与吕布军交手过后接连几天对战数次互有胜负,直到董卓遣樊稠、张济二人各率一万凉州铁骑左右包抄联军两翼,这时在曹操的建议下那启明大军才向后撤出十余里,以图伺机再战。WwW。QUanbEn-xIAoShUo。cOm连续月旬的交战不利将联军的士气推落至谷底,而连连出谋划策的曹操也遭受到绝大多数人的质疑。

而会盟之时的近三十万联军,现在只余下一半左右。如此巨大的伤亡比率或许才是所有人最为头痛的事情。此时盟军兵力综合素质最高尚可一战的队伍分别是:曹操的四千余马步兵、袁绍的近两万渤海强兵、袁术的一万五千余南阳精兵、孙坚的近四千长沙兵和公孙瓒的五千余北平军。

这五支队伍剩余人数将近五万,并且每军皆有能征善战的将领统帅,如果盟军想要转败为胜扭转乾坤的话,那么只有寄希望在他们几人的身上了。

“董贼实力太过强大,如果我们不想出对策出奇制胜的话,不出半月便会粮尽而溃的。”负责各军粮草分配的袁术率先开口,对于盟军还剩下多少天可用之粮这个问题,只有他才最有发言权。

“各路兵马来此会盟所带粮草本就不多,再加上数次被西凉军偷袭得手焚了部分营寨,如此一来我军供应便更加捉襟见肘了。”袁术一想到现在窘境不由得叹口气说:“关键是我军粮道遥远,不论是南阳还是冀州,一来一回都要近月时间,这样看来留给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我军直接攻打周围府县就地取粮如何?”袁绍以为自己想到了一个解决困难的绝好方法,可是他刚一开口就被孙坚否决了。

“自从我军兵发汜水关之后,董卓便下令封了所有城镇关口的大门,如果我军强攻死伤必多,况且那樊稠和张济二人铁骑神出鬼没,如果万一被截住退路那么夺城之兵危矣。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董卓事先好像已经预料到我等要举兵攻他一般,在我上次奔袭汜水县之后才发现,当地粮草所剩无几大多数已经被搬到守有重兵之地了。就算我们攻破一地所的粮草也只够维持三五日而已。”孙坚回想着当日在汜水县的遭遇回忆道。

“进不能进,退又不能退,粮草不济军心涣散,莫非在座一世英名便要就此毁于一旦了么?”袁绍听说形势如此紧急,不由得将满心的焦虑都表现在脸上,此时他才发现联军盟主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曹某如今还有一计……”曹操的话让在座所有的人同时打了个冷战,虽然每次听到曹操的计谋之后大家都觉得确实不错,可是到了最后实施起来却左右碰壁无一成功,所以在场绝大多数人此时都用沉默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莫非孟德想破釜沉舟奇袭洛阳城?”刘备看到曹操决绝的眼神吃惊的询问道。

“玄德果然聪颖,这次不但要破釜沉舟还要使一招声东击西之计。”曹操阴戾的眼中冒出烁烁寒光,他扫视座下群雄一番,将每个人看得心中一阵发毛。

“董卓党羽现在皆在虎牢汜水一线,如果我们偷偷绕过敌军封锁,派兵急突洛阳直捣黄龙的话,我想只要我军进入洛阳城,在没有了董卓的干预下必可协助献帝收回京师兵权。况且朝中大臣多是忠于汉室之辈,如果我等登高一呼协助者必定云集,到时候我们控制洛阳军队,掐断董卓粮道,堵住敌军后路,那么就算我军连续作战不利,也能凭此计策一扫颓势将董卓彻底推翻。”曹操一口气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然后故作神秘的一笑说道:“此乃破釜沉舟之计,如果成功则能获得全局转机;不过如果一旦要是失败了,恐怕将会失去最后一点抵抗能力。”

要说曹操这个计谋确实相当诱人,因为现在联军的不利形势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就算大家还能硬拼死挡一阵,可是当半个月时间一过粮草告罄的时候,联军照样是全军覆没的结局。所以此时有一个扳回劣势的机会放在眼前,只要不是糊涂和白痴便都会接受这个计划的。

“不过依照孟德所说,这奔袭洛阳之人由谁担当呢?”刘备问出了众人的心里话,因为这个类似于敢死队角色的任务相当危险,深入敌境万一被截断后路,那么就算他有大罗神仙的本事,也绝对无法逃出敌人重重包围的。不成功则成仁便是此次任务的最好诠释。

“这便需要我那第二条计策声东击西发挥功用了。”曹操向大家解释道:“我们可以作出军中无粮的假相,然后派出部分人马佯攻汜水关吸引敌方注意。我军对于汜水周围县镇的骚扰也同时进行,尽可能的让董卓疲于支援忙于应对,这个时候我军精锐便可以趁着敌方混乱之际偷过两关了。此战的关键就是要乱,将敌军地盘搅得越混乱,让董卓越摸不清我军真正动向便越容易取得成功。”

沉默……曹操的话音落地许久仍然没有人开口说话,因为曹操这两条计策显然是将十启明诸侯打散分开,然后谁会倒霉的遇到西凉主力就看各自的运气了。虽然那奇袭的部队或许可以在队友的牵制下获得成功,可是那些用来诱敌的诸侯则要孤军奋战胜算极低,如此一来是否应该按照曹操这条计策去做,每个人便有自己的想法了。

“反正现在也是死路一条,不如豁出性命搏他一铺。”孙坚用手指敲着面前的矮几说道:“虽然孟德此计貌似凶险,可是我觉得却大可一试。况且除了主力之外都是佯兵,如果发现敌踪大可以立刻撤军不与对手纠缠,这样诸位就不会有性命之忧了。并且现在局势紧迫,这条计策险则险矣,如果成功却可就此翻盘取得主动,我孙某虽然只余四千步兵,可是自愿深入虎穴绕过两关,为大家争取胜算。”

孙坚说完这番话,大家不免脸上露出羞愧的神色,到了这种性命交关的时刻,再想保存实力畏首畏尾是绝对让人鄙视的。孙坚所领的长沙只不过是块弹丸小地,在诸侯眼中这个好像是庄稼汉一般的人物,根本就不配与这些身处中原肥沃富饶之地的州牧太守相提并论。可是就是这个被大家瞧不起的人,丝毫不考虑自己会受到多大损失,不但用牺牲全部骑军的代价诱杀了汜水关的华雄,而且每次于凉州军交手都是不避锋矢冲在前线,看到他这次主动担任敢死队的角色,大家不由得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人来。

“文台英雄,公孙今日方知。”公孙瓒其实也想去担当那个前锋,可是现在自己可战之兵确实太少了,如果再不计后果的将自己精锐折在阵上,那么就算取胜今后回到北平之后也无法与当地乌丸抗衡,所以刚才他迟迟没有表态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孙坚的大义让公孙瓒深表敬佩,同时一身的血气也同时被激发出来,公孙瓒不再考虑得失般说道:“我白马公孙愿率三千白马骑兵为文台牵扯敌军,就算西凉铁骑再如何厉害,我公孙瓒仍是不惧。”

曹操点头赞同的说道:“两位忠勇孟德着实佩服,如果将希望寄托在一支部队身上不免渺茫,除了我与文台要去偷渡两关之外,本初也需在我等身后作为照应。因为我们两部数千人马奇袭或许尚可,不过如果要是真的遇上了敌军那么还需本初往来救援才好。”

袁绍从最开始作为盟主就一直没怎么参战,在会盟之初他本来也是战意盎然想要立下首功,不过慢慢的当他看到身边众位无一不是灰头土脸而归,袁绍的那颗悸动的心才平复了下来。

其实对于此战袁绍本来就准备时间颇久,临渤海出发的时候带出的兵马有三万人之多,虽然几天前强袭汜水关的时候折损了五千余人,可是他的渤海军仍是盟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一支。让盟主为两路敢死队做后援,这也是曹操实在没有办法才作出的决定吧。

“这……”袁绍心里知道这不是个轻松的差事,正想砌词推却两句的时候,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说话了:“孟德为何偏偏落下袁某不提,莫非是我军不堪一击不入孟德之眼否?”

“我军至此一战未接每天只是管那粮草琐屑,既然现在盟军无可用之兵,那么袁某愿意效那死命,力保孟德与文台顺利杀出重围!”袁术早就想上阵看看西凉军到底厉害成什么样子,并且他看到袁绍这个大哥此时有些怯懦,所以才自己请缨上阵,至于他们袁家内部的矛盾纷争,还是等大战过后再细细清算不迟。

“公路误会了。”曹操连忙摆手说道:“我军此时保护粮草才是头等大事,曹某将公路安排此地,正是相信公路的实力可以确保我军粮草不失后勤顺畅。所以尽管前方战线吃紧,公路那一万多名兵马是绝对不能擅动的,如果粮草一失我军情况危矣。”

好话谁都爱听,袁术听到曹操的解释后,突然发现自己虽然整日无所事事,每天都想方设法的克扣点谁的军粮中饱私囊,可是所作的事情却无比的光荣而艰巨。整个盟军的命脉都掐在自己的手中,谁要是敢呲牙看我饿不死他。

“既然孟德如此说来,那袁某便尽力做好本分便是了。”袁术心中高兴,暗自打定主意今天多给曹操军一成口粮以示感谢。

袁绍见到自己的弟弟竟然又与他抢风头,于是也不顾心中有多么担心自己的安危点头说道:“我部现在人马雄壮未受大创当可一战,就如孟德所说,我那两万余兵马从中接应取利,势保你们突至洛阳便是了。”

余阵路诸侯见到盟主发话,于是一同起身受命,曹操看到自己的计划终于可以实施,于是立刻遣将派兵分配任务。

曹操走荥阳至洛阳线、孙坚走汜水洛阳线,公孙瓒、袁绍和张邈在此二人身后接应,如果发现敌军踪迹,则此三人率军引开敌人,确保曹操和孙坚的前路畅通无阻。

因为韩馥、刘岱和王匡三人损失兵力最多,于是曹操命其率军骚扰中牟一带,如果董卓舍弃此地救援,那么盟军便要强攻中牟给自己留条后路。

乔瑁和袁遗两人袭萦阳一带,鲍信和孔融两路袭汜水一带,剩下以陶谦为首的几路人马继续佯攻汜水关,而袁术则仍然都统联军粮草,此时十启明军势分散,对于押送粮草的任务就越加困难了。

盟军依从曹操之计准备破釜沉舟与董卓展开最后一搏,兵力极度分散之后将带给他们何种结果?胜利还是失败无人胆敢预测,不过在巨大的命运的车轮带动下,联军竟然以这次相当冒险的联合作战行动,结束了讨伐董卓这项提心吊胆的任务。

欲知几路大军分别遇到何种境遇,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