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将曹操休走,我百万大军今日必定让你饮恨于此!”晓峰怒向前指身边登时冲出上将军数十位之多,将那些什么夏侯兄弟,什么曹氏兄弟统统斩杀于马下。wwW、QuanBen-XiaoShuo、coM众人奋臂一呼引来百万雄师回应如山洪海啸,曹操奋力挺军抵挡,可是那区区数万人马在钢铁洪流中霎时间被淹没了个干干净净。

消灭了枭雄曹操、诛杀了英雄袁绍、扫平了北平公孙瓒,晓峰全力以赴下迅速统一北方。兵马稍顿挥戈一击,杀袁术、灭刘表、抢了刘大耳的徐州、夺了刘璋的蜀地,最后沿江而下一扫江东,将孙家一脉在江南之地彻底除名。至此晓峰统帅天下百万兵马,能战上将几达千人之多,威震八荒横扫六和开创了汉室新一页的篇章……

“我还要干掉匈奴、灭掉乌丸,你这个解说词也太快了,我还没过瘾呢……”

“小姐,此人又胡言乱语了。”一个发须花白的老者用一条湿巾敷在晓峰的头上,然后对身边的年轻姑娘微笑说道:“不过这个年轻人说话倒是有趣,还口出狂言要平定匈奴之患呢,要不是小姐好心救他,恐怕这人早就死在荒山野岭之中了。”

“哼。”那个丫头好像对晓峰有所不满似的,然后语带不屑的说道:“福伯不要再提这个登徒浪子,我只是看他身上中箭觉得此人应该是从战场上逃脱出来的,所以想等他清醒打听一下父亲的下落罢了。谁知道!”说完狠狠地跺了两下脚表示愤怒。

“谁知道此人竟然抓住我的手挣都挣不开,嘴里还叫着什么清儿、雁儿、秀儿什么的,最恶心的是他还总挂着一个叫做嘉熙的人。这个名字一听就是男的,没想到此人烂情到如此程度。”

“现在人心不古,别人的事情小姐还是不要管了,在人家背后嚼舌头可不是名门闺秀所为。”老者满脸慈爱的说道。

“我可没有在人背后啊,你看此人不就躺在我们面前么?只不过是他自己太弱听不到罢了。”少女强词夺理狡辩着。

那老者微微摇头不再管她,只是自言自语说道:“现在盟军战事不利,老爷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见这个年轻人相貌端正不似穷凶极恶之辈,况且昏迷中还不忘剿灭边患应该是个满怀忠义的人。只是不知道他是袁将军的文臣还是公孙家的谋士,如此拳拳报国之心令老夫敬佩之至啊。”

“一个臭书生就算心怀大志又怎样?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连一个普通劲卒尚且不如,我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窝囊废了。”那少女心中还犹自生气,嘴里随即向往般说道:“我最佩服的就是天下间最武勇的战将,如果能嫁给他就算马上死了也无妨。”

“小姐噤声!”白发老者左右看看小声说道:“那吕布之名你千万不可挂在嘴边,否则老爷知道了非要严厉责罚不可。小姐金枝玉叶身体娇贵,老夫也年过花甲没有几天日子好活了,所以小姐今后一定要注意言词啊。”

“福伯,这吕布可不是我说的。我只是说想嫁给天下无双的武将罢了,你老人家自己承认他是天下第一,我也没有办法啊。”少女吐吐舌头一溜烟的逃走了,而那老者刚抬起手臂想要吓唬一下,谁知道转眼之间那少女就走的没影了。

老者看着面前躺在塌上沉睡的晓峰,摇了摇头将木盆端出屋外,顺手拉上房门。

“嘉熙……你还好吧?文远、高兄……”此时房中无人,晓峰呓语般吐出几个字,然后便又沉睡过去了。

盟军于萦阳方向一举击溃左将军董旻的三万大军,领军董旻身负重伤生死未知,而他手下张辽高顺此时率残部四处寻找晓峰的踪迹。小将军嘉熙为了抵挡敌人追击身负重伤,现在已被送至洛阳安顿修养。盟军凭借着一战之利士气迅速回升,对抗董卓的信心也随之极大的增强。

曹操三军获胜之后马不停蹄的杀回萦阳,在他们与袁绍合兵之后又将西凉大将徐荣击退,此后联军四处寻找散落各地的盟友,将战线推到虎牢一带与吕布军强势对峙,双方交手十几日互有胜负,战事才又慢慢趋于缓和。

晓峰本来身体就不太健壮,当日堪堪避过致命一箭仍然受了重伤,幸亏夏侯渊当时距离晓峰尚远,箭矢速度威力大大降低,可是饶是如此对于一个没有穿甲胄的人来说,这一击也绝对是要人老命的。

幸好晓峰座下那匹母马奔跑起来颇为平稳,晓峰虽然昏迷却得以保持平衡没有栽下马背摔破脑袋。一路之上他也醒还几次,可是连周围的环境还没有来得及辨认,便又因为伤口剧痛再次陷入昏迷之中。最后晓峰一人一马辗转来到一处山脚,被正好路经此地的这一老一少发现救得性命。

都说有钱不如有势,有势不如有权,有权不如有个好运气。尽管晓峰身受重伤命悬一线,可是偏偏此人狗屎运发,在马上就要撒手西去的时候碰到好心人将其救活,要不然此人便要成为众多穿越中唯一夭折的尿人了。

晓峰将养数日身体伤势才得以好转,他缓缓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房间里。闻着身后传来的阵阵草药的气息,感受着伤口带来的轻微撕痛,他才知道自己终于逃过一劫,不过救了自己性命的人他还没有看到。

等我回到洛阳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如果他是男的就给他黄金美女,如果她是女的就给他珠宝俊男(应该没有正常的女子会当面收下帅哥的,这件事情还需要仔细斟酌,要不然无法表达自己的一片感激之情。)晓峰身体稍微康复之后,在**闲来无事便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正当晓峰想得起劲的时候,房门推开从外面走入两人,他们见到晓峰终于睁开眼睛似乎松了一口气,那种关切的神色让晓峰感到非常感激。

“二位活命之恩如同再造,晓峰在此多谢了。”晓峰一见恩人来了,赶快勉力挣扎起来就要施礼,白发老者见状赶快放下手中汤药将晓峰扶住,不让他胡乱动弹牵扯到伤口。

“果然是酸儒。”老者身后女子的声音吸引了晓峰的注意力,打量之下晓峰便更加坚定了那个赠送帅哥的决定。

此女虽然年纪不大只在十五六岁左右,可是身材高挑丰胸细腰,玲珑细致间恐怕只逊兰旭清半筹;并且她肤色纯白如雪,大眼睛高鼻梁一点朱唇边还有两个酒窝,说话时顾盼生姿惹人怜爱,举手投足间略带英武之气丝毫不弱于雪儿。如此妙人在此,晓峰差点再次昏厥过去。

“福伯,他看我……”这名女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礼之徒,一想到他还曾经抓过自己的手,不由得心中大感厌恶。要不是那个老者站在身边,况且还要向他询问前方战事,否则的话就凭着此人贼眉鼠眼的样子,自己早就拔剑刺死他了。反正这人的性命也是自己救回来了,再杀了他也算是恩怨两清。

“事情就由你来问吧,我出去了。”少女恶狠狠的瞪了晓峰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屋子。

这个小妞长得不错啊。晓峰傻乎乎的痴想着:就凭着这幅长相,这个身段,嫁给嘉熙可正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啧啧。只可惜败战之后便与洛阳方面失去联系,也不知道他们几个人到底脱困了没有,如果万一嘉熙有何不测,可惜了这么一个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的美人了。也不知道此女愿不愿意为嘉熙守活寡,如果还想嫁作他人,张辽和高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不知道他们二人此时何处,到底安不安全。

晓峰心中想得起劲,身边那个老者却犯了核计:面前这位不是烧坏了脑袋失心疯了吧?怎么看到小姐之后,此人面上一会眉飞色舞,一会眉头紧锁;忽而喜笑颜开,忽而失魂落魄的呢?还是趁他尚且明白事情的时候,赶快打听一下老爷的下落,否则过一会指不定会出什么怪事呢。

“先生箭伤是否在战场得来的,不知您效力的是哪位主公呢?”老者没有直接问晓峰战况,因为他还不是很确定对方的身份到底是敌是友。

“说来倒霉啊。”晓峰知道眼前此人不是普通百姓,经历了生死之后让他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了。

“我只不过是在赶路的时候碰巧遇到两军交战,当时场面混乱令人猝不及防,虽然我已经勉力逃向远处,可是仍然中了流箭身负重伤,如果没有你们好心相救,恐怕便要枉死于乱军之中了。”晓峰一顿胡言乱语之中。

“我看你的马匹乃是良种战马,并且在你昏迷之时还说到什么消灭匈奴之类的话,所以我还以为你是军中之人呢。”老者听完后也不反驳询问,只是和蔼的看着晓峰的脸。

这个目光也太慈祥了,让人产生一种不能砌词欺骗的感觉。不过晓峰虽然脸上露出尊敬的表情,可是心中却知道此人绝非善类,如果一个不小心回答错误,后果或许将会很严重。

“实不相瞒。”晓峰叹了口气说道:“刚才我说的什么误入军中的确不实,其实我是想借着两军交锋,顺便捡些东西回去卖钱度日的。这身衣服是从一个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而那匹马也是自己跑脱了才被我拉住捡到的。没想到我穿了这身衣服骑了这匹马反而引来不少人追杀我,当时跑着跑着便中了一箭,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些都是真的,绝对不敢欺骗大爷。”

“至于剿灭匈奴什么的胡话,因为我曾经是个说书的,所以胡言乱语间不免让您取笑了。”

扒死人衣服发战争财,这其实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况且晓峰此时表情非常严肃,满眼诚恳的神色让这个老者不由得不信。不过一想到曾经还认为此人是个人物,白发老人不免暗笑自己看走了眼,虽然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世心存鄙视,可是原有的那点好感却也荡然无存了。因为既然此人敢到战场上发财,那么得来的钱财自然是花到什么清儿秀儿一众青楼女子身上,所以老人心中暗自揣测,便没有询问这个方面的问题。

“那不知当日的对战双方是谁?最后谁胜谁负呢?”老者仍然还是那张笑脸,神色却没有刚才那么和蔼慈祥了。

“当时我就是想着多扒几件衣服,至于到底是谁和谁在交战就搞不太清楚了。”晓峰继续装傻充楞中:“不过旗子倒是看到几面,上面写着左将军董啦,曹啦,公孙啦,好像还有面“孙子”的大旗。”一想到当日情况晓峰就不由得火大,于是言语间不免带有辱骂的意味。

可是那老者眼前一亮,似乎对于那个“孙子”并没有介意,反而急急的问道:“那最后究竟是谁得胜了?你见没见到那杆红色“孙”字大旗下的将领是何样貌?”

原来这个老头和那个小姑娘是孙坚一边的,看那名美女年纪上倒不像是孙尚香的模样。不会是孙坚的小蜜吧?这不是暴殄天物糟蹋东西么?

当晓峰知道面前这人与孙坚有所关联的时候,便有心捉弄一下报点小仇,于是他突然面带痛苦的表情说道:“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上饭了,现在肚子好饿,能不能先打只野猪让我填饱肚子再说啊。只要我解了馋身体恢复之后,肯定会说的仔仔细细明明白白,绝对不会让老人家失望的。”

老者看到眼前此人一脸无赖相,暗想自己不知道为什么鬼迷了心窍偏偏救他回来,可是既然有求于人只能低声下气,所以一言不发的转身出去了。

老头不要怪我,是你们家的孙坚忘恩负义不讲情面,大不了以后我给那女娃寻个好婆家,也算报答了你们两人对我的救命之恩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