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莫非已经放弃整个计划了?”夏侯惇不解的问道:“好不容易才说服诸君协同完成这个计划,并且我军已经在袁绍的掩护下来到此处,难道就没有一点取胜的可能了么?”

“如果是其他人此时与文台交战,我或许还会绕过敌军碰碰运气,可是既然是董旻亲自率大军来敌,那么我们的破釜沉舟之计就必然已经被董卓识破了。wWw。QUAbEn-XIAoShUo。cOM”曹操说完话打马飞奔催促着手下兵将迅速赶路,而夏侯惇也策马紧紧跟在他的身边。

董旻啊,董旻。自从你上次放脱我逃出洛阳是否就在等待着今天?与其今日让我受如此折磨,不若当时把我斩杀于当地算了。曹操自从离开洛阳返回陈留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反复的捉摸着晓峰和他说过的话,既然双方很明显是站在两个阵营之中,为什么对方要一再的救助自己脱困呢?

是为了等待今日这个机会么?将所有反对董卓的势力全部集合在一起,再出强兵将其全部剿灭干净?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目的,那么董旻的做法未免太麻烦了。因为依照董卓平时的一贯手段,要杀一个人根本就不必寻找什么借口,直接拿下砍头便是了,如此大费周章损兵折将,是否有些过于舍近求远了?更何况盟军的实力并不弱,如果单单是为了铲除异己这个目的,董卓军也需要承担相当大的风险,一个处理不好可能就会丢掉现在手中掌握的一切权力。

孟德人中龙凤,今日一去必定一飞冲天,无论现在你如何想我,可是几年之后你再回首看来,方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这是曹操临出洛阳的时候,晓峰和他说过的几句话,曹操每到夜深人静之时都会细细的将其琢磨一遍。时光流逝如同白驹过隙,此时曹操面临巨大的绝境的时候,更加不能理解当日对方对自己诚意拳拳所说的这番话的含义了。

算了,有些事情就算想破了脑袋也注定是没有答案的,曹操知道此时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气馁,自己手中还有可用之兵,只有先想方设法活下去,才有翻盘取胜的条件。现在董卓军既然已经看破自己的计划,那么其他几路用来诱敌的人马恐怕也要凶多吉少,此时也只有先击破了董旻的拦截,然后再好好想想其他的办法吧。

远处的人马喧嚣武器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越来越近,而前方的哨探也不住的将情报送到曹操的身边。

“西凉三千骑兵由张辽率领已经突入孙坚军左翼,大将黄盖率千余步兵顽强抵抗,处于劣势形势危急!”

“大将韩当率数百精锐步兵支援左翼,被高顺从中截住与黄盖军失去联系……”

“孙坚同上将程普全军突袭董旻中军,被小将嘉熙敌住,冲突数次不得而入,反被敌军围困孙坚部损失惨重!”

“公孙部三千白马骑兵突入敌军阵中,关羽战败张辽、张飞击退高顺,公孙军现已助黄盖和韩当成功脱困,正与孙坚部中路会合……”

“孙坚和公孙瓒两支部队全力突围,我军即将进入战场,还请主公早下定夺!”

曹操没有想到张辽和高顺这两个吕布手下的将领也会帮助晓峰作战,本来现在战斗双方兵力就相差悬殊,再加上这两个强将的协助,自己如果想将对手击退,恐怕还是有些困难的。

“元让和妙才率五百骑兵绕到董旻身后攻他中军,曼成、文谦、子孝、子廉随我率大部应战西凉军,务必将文台和伯圭救出险境。”曹操飞速的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他知道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武将较多兵力集中,如果可以成功与两支友军回合一处,那么凭借着集于一点的攻势,和三军之中众多的能战武将,绝对有机会破开敌人重重阻挠,杀入中军将董旻击溃掉的,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在乱军中杀了此人……

一想到这里曹操不由得热血沸腾起来,因为晓峰不但在朝中和西凉军中甚有威望,并且还是董卓最信任的助手。如果今日可以汇聚三军十几位豪杰之力斩杀了他,那么联军沉到谷底的士气将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虽然董卓还有吕布这个天下第一的战将相助,对付起来仍然非常困难,可是在这此消彼长之间占到便宜的仍然是己方吧。

曹操军在西凉军惊诧的眼神中杀入阵中,曹操身前四位武将各施平生所学,破开挡在前面的敌军杀出一条血路。那三千多步兵见到己军领兵之将如此英武,不由得斗志上扬喊杀着跟在曹操几人身后向西凉军内部的包围圈冲去。

凭借着曹操手下兵将的努力,把原本以为稳稳获胜的西凉军杀了个措手不及,交阵时间不久曹操军便已经成功突入西凉包围圈中,与公孙瓒和孙坚汇合在一起。

“此时不杀董旻更待何时?诸公随我并力向前诛杀董贼帮凶!”曹操手持长槊用力前指晓峰中军,招呼众人合兵向前突杀。

“孟德之言正合吾意!”公孙瓒兀自杀得兴起,此时看到曹操来援不由得战意更浓,他挥开枣阳槊虎虎生风,回手招呼刘备等人随他一块上前冲杀。刘备见到己军士气大盛,兵力一时间也可与西凉军抗衡,所以挺起雌雄双剑于军中往来驰骋,找到关羽和张飞之后,率领自己数百人马紧紧跟随在公孙瓒的身后。

“这……”孙坚心中明白对方曾经有意放过自己一马,在这种战势瞬息万变的情况下,这个江东汉子刹那间竟然产生了一丝犹豫。

“主公!此时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如果不尽快击退董旻我军形势堪忧。所以无论怎样,还请主公早下决断不要心怀妇人之仁。”黄盖用尽全力砸飞了一名上前进攻的西凉军大喊道:“董旻助纣为虐天理不容,我等以正讨逆顺应民意,众军只管跟我上前冲杀,斩董旻首级者赏万金!”说完黄盖、韩当和程普各挺兵器,率领己部跟在曹操身后冲杀过去,而孙坚知道战事发展到如此地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绝对不可能和气收场,所以用力拍拍额头紧攥着长枪奔西凉中军去了。

三股兵力汇合在一起几达万人,并且军中皆是天下闻名的豪杰,曹操手下四将一马当先冲开敌军防守留下满地死尸;关羽、张飞、刘备和公孙瓒紧随其后,将想要合拢的西凉军杀得丢盔弃甲叫苦不迭;而拖在最后的孙坚四将则快速的赶上了曹操的队伍,与之忽前忽后交替奔袭冲杀。万人大军十三员战将一同拼命起来气势无俦,西凉军中无人能当其缨。

张辽和高顺虽然武力超群可是终归双拳难敌四手,刚才和关羽张飞的对战中此二人就吃了些暗亏,现在敌人兵和一处将打一家,贸然上前交战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们在两翼拼命收罗残兵,想加紧对中路联军的压力,用自己人数的优势去化解武将数量上的不足。

挡在中路的嘉熙此时最不好过,联军在十几员上将的带领下,一路所向披靡破开重重守兵竟然距离中军只有咫尺之遥。嘉熙一面增强身后西凉军的防守厚度,一面四处奔走专找落单的武将进行厮杀,现在可顾不上什么手下容情,只要逮到便宜必定要解果对方的性命。

不过盟军显然是知道这位银甲小将的利害,每次嘉熙策马奔近都会惹来两三位武将同时夹击。在乱军之中嘉熙不敢与对方缠斗,对于现在混乱危险的局面来说,年轻的嘉熙终于暴露出经验欠缺的弱点。

心急气躁之下嘉熙不慎被乐进和曹仁缠住,看着眼前奔过滚滚敌方人马直扑中军,嘉熙紧张的大声喊叫起来:“主公快退,否则……啊!”

分心之下程普上前偷袭得手,角度刁钻的铁脊蛇矛在嘉熙的腿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口子,嘉熙吃痛之下拼尽全力摆脱数位敌将的纠缠,不过他策马离开当地的时候,肩膀上又被公孙瓒的枣阳槊划了一计,半边身上的银铠被鲜血染的通红。

晓峰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今日会遭受到如此局面,本来心中那些尊敬的英雄此时在他的眼中变得无比狰狞:自己先后救助曹操脱困两次,如果没有晓峰一片好心的话,那么曹操恐怕早已死在洛阳城中了。可是现在面对曾经的恩人,曹操却痛下杀手欲杀自己而后快,这让晓峰感到无比心痛。

上次对阵孙坚如果不是晓峰嘱咐嘉熙留有余手,不要取了黄盖几人性命,那么此时的孙坚又如何能进攻如此顺畅?至于刘备兄弟更是不必再说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晓峰无数次的为他们在吕布面前求情,此时看着他们满脸得意的样子,晓峰心中突然涌起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并且众人口中皆喊要取了自己的性命,难道在他们眼中自己就真的如此罪无可恕么?

“我军后方出现敌人骑兵,主公再不赶快撤退,恐怕便要被对方合围了!”晓峰身边的凉州近卫见到形势危急连忙上前说道:“现在我军没有可用大将,如果主公不退其他几位将军便要一块白送了性命……”

是啊,自己还可以活到现在,真的要感谢张辽和高顺的一直拼死照应,如果自己为了一时的意气却连累了这两位好汉,那么就算在黄泉路下也会不安稳的。

嘉熙此时已经回到晓峰身边,他的伤势更加严重,说起话来也显得有气无力的:“主公……我军顶不住了,你赶快撤退吧……我在这里拖住追兵……否则便来不及了。”

说完嘉熙抢过晓峰马匹的缰绳,然后将它塞到身边的一个西凉近卫手中,那人自然明白其中含义,情况紧急多说无意,于是那人打马扬鞭拉着晓峰的战马急急向南逃脱,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一直跟随晓峰四处转战的一千近卫,至于剩下的凉州兵马则仍然留在战场上与敌军厮杀着。

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为什么这些名及一时的家伙将自己当作眼中钉?难道自己不应该装好人充好汉,莫非想过一种安稳平和的生活如此困难?晓峰此时呆坐在马上脑子里乱成一团,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些自己敬仰的人物,竟会如此仇恨自己。他们那一个个凶恶的嘴脸在晓峰面前不断浮现,一声声“诛杀董旻”的叫喊声更是狠狠地砸在晓峰的心上。

“文远在哪?高顺在哪?嘉熙是不是受伤了……”晓峰突然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看着身边仅仅千骑的队伍,却没有找到那三个熟悉的身影。

“三位将军武功超群应无大碍,只要主公顺利脱困其余之事……”牵着晓峰缰绳那人话刚说了一半,声音便嘎然从中止住。晓峰定睛一看原来是支长箭贯穿了那人咽喉,将他直接钉死在座骑之上。

“董旻休走,看我夏侯渊取你性命。”身后急急追赶着五百骑兵,其中带头一员武将手执硬弓叫嚣般大喊着。

那人就是夏侯渊啊,果然身材魁梧面带刚强,如果不是现在晓峰与曹操翻脸,那么此时在他心中倾慕之情必然泛滥。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晓峰那种心态早已荡然无存,夏侯渊的形象在他的眼中也变得难看了数倍。

在哪里来的白痴武将,还口口声声喊着让敌人自己留下送死,这个叫做“吓猴冤”的家伙脑袋是不是坏掉了?晓峰知道对方射术精湛,所以不多说废话只是把身子紧紧地贴在马背之上,尽量使自己的身体隐藏在骑军之中。

“妙才为何没有一箭将那人射落马下?”夏侯惇素知这个兄弟的手段,见到他没有直取敌首的性命于是满怀疑虑的询问两句。

“此人曾经协助孟德洛阳脱困,如果我军直接将他杀死,不免得让天下人取笑,说我等是忘恩负义之辈。所以我饶他一箭算是报恩,等下此人露出破绽我再取其性命!”夏侯渊语带轻蔑,显然是对于这次的对手颇为看不起。

夏侯惇听后不再多说废话,紧赶几鞭向晓峰军身后急急追去,不过西凉马快就算曹操骑兵如何追赶仍是差了一箭之地,并且这期间的距离还在慢慢增加着。

就在夏侯兄弟以为追赶不上的时候,突然从旁边杀出千余白马骑兵,为首一将乃是北平太守公孙瓒。苦寒之地的马匹骠肥体壮,这公孙军的白马又是千条万选出来的,比西凉军的战马又胜上一筹。说话间一白一黑两支队伍的距离便慢慢拉近,公孙瓒手中枣阳槊在身前不住的变幻着,一心要追上敌军斩了晓峰的人头。

凉州近卫平日得到晓峰照顾甚多,今天的局面恐怕不是靠逃跑便可以解决问题的,所以不知是谁发了声喊,随着几名凉州骑兵拨回马头向敌军冲去,一时间越来越多的黑甲精骑停止前冲之势转身回战。只要能拖住敌军追击让主公平安脱困,那么就算赔上自己的性命也无所谓了。

霎时间黑白两军便撞到一起,公孙瓒虽然不想和对方小卒作过多纠缠,可是敌人好似搏命般的攻击却让白马骑兵难以从容追赶。并且随着对抗程度的加剧,那近千西凉骑兵已经全部投入到战斗当中,而众人追击的目标董旻却跑得越来越远了。

“董旻看箭!”夏侯渊看到晓峰身形终于显露出来,他也不管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有些遥远便挽弓抬手向前射去。这箭来得快似流星奔若闪电,弓弦一响便已经来到晓峰身后。

箭风嗖嗖作响,晓峰心中警觉奋力向侧倒去,可是随着右肩上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晓峰感觉眼前一黑脑中一空,便伏在马背上失去了知觉。

ps:看了大家的留言觉得以前主角是太过于平和了,所以顺着笔势将心中的故事略微改变了一下,今后主角会慢慢认识到战争的残酷性的,这章作为主角性格的转折,我想大家应该会容易接受一点吧。

我是写完一章改几遍就上传了,身体疲惫手里没东西的时候实在没法发送新章节,今天三章肯定完成任务,谢谢大家的一致支持。另外“俞涉在攻关之时也被流矢射中”没说他亲自登关啊,虽然袁术没有直接参战,可是攻城的时候还是要上的,至于保留俞姓,兄弟可以在在群里告诉我想做什么人物,我给你找机会加上去。我今天白天潜水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