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坚没曾想刚才一箭竟然建功,他看到华雄从马上跌落下来满身鲜血,便知道此人已经命不久矣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孙坚休走,待我左将军座下嘉熙与你一会。”西凉援军将要冲到面前,一员银袍小将手拧银枪便要与孙坚交战。

长沙军此时大部已经冲出了密林,他们本来是跟在孙坚身后,准备追杀华雄和逃亡的西凉铁骑的。谁曾想他们一出来就遇到了另外一支凉州部队,并且看样子人家在这里等候良久,专等自己杀出之后收那渔人之利呢。

两军距离近在咫尺,弓箭手已经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孙坚身边跑出一骑大叫道:“猖狂小子口出狂言,让我零陵黄公覆掂掂你的斤两!”说毕黄盖抡起钢鞭向嘉熙迎了过去。

两军说话间便战在一起,长沙军此时在林外的人数只有四千余众,剩下的部队听到喊杀声拼命的奔出支援;而晓峰这边投入战场的西凉军也有六千余人,他们刚才听到树林里面传来的喊杀声早已热血沸腾,现在看到敌人就在眼前哪有不拼命的道理?

兵戈相击不断的有人被击翻在地,血液和生命在战场上显得如此廉价,让众人予取与夺毫不怜惜。西凉军仗着盔甲的坚固渐渐的占据了上风,而刚刚经历过一阵搏斗的长沙军此时有些显露疲态,慢慢的气势被对方所压倒。

孙坚知道刚才对付西凉铁骑的伏军看似胜得容易,可是对方处于劣势下反击竟然也相当猛烈,所以尽管自己取得了胜利,可是付出的代价和牺牲的体力便无法估量了。单单对阵华雄的程普,现在就已经打脱了力气,再想恢复往日武勇便非要静养几日不可了。

面前那七八杆长枪同时向自己袭来,孙坚退马闪避手中铁枪急速点出,将那些攻势一一化解。只要黄盖可以鞭杀敌方领军,那么西凉军气势受挫下自己便有了制胜的机会了。孙坚抬眼于阵中寻找黄盖和那银袍小将的踪迹,可是看到的情况却让他打大了一惊。

黄盖在孙坚座下这四位中武艺只略逊于程普,可是此人智谋甚高统兵能力极强,再加上对孙坚的绝对忠诚,所以此人于军中的名声竟然隐隐的排在榜首。孙坚本来以为对方那将默默无名,以黄盖的实力必然数招之内已经将其打的口吐鲜血了,谁知道现在疲于应付的人竟然就是黄盖。

这小子是不是故意不出杀手的……黄盖险险避过三枪顺势抡起钢鞭反击一招,可是那平时制敌取胜的招式现在却被轻松化解,然后自己又要疲于应对接下来的凌厉进攻了。

明明有几次黄盖已经陷入危机,只要嘉熙银枪轻轻一送便可伤了他的要害,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对方却总是半路而止,仅仅是将黄盖的贴身甲胄挑破而已,并未伤及到他的皮肉。

黄盖知道对方手下留情,可是在战场上双方性命相搏本是常理,如此让招只会让黄盖感到加倍的羞辱。

“小子尽管使出杀手,就算我黄公覆死在你的枪下也绝无怨言。”黄盖向来性格豪爽想什么说什么,虽然这件事情说出来有些惭愧,可是他却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公覆果然是条硬汉。”嘉熙尽管占尽优势,可是心中还是佩服黄盖的武艺的。对手难求,在西凉军中他根本就找不到像样人与之交手:官阶太高的,人家怕输给一个小毛头有失脸面。而官阶低的往往在他手下走不过两三个回合。最主要的就是他曾经当着众人的面与吕布战过一场,虽然三合之后便已经落败,可是却得到吕布本人的大加赞赏,因为一般的人往往连第一招都抵御不了,如此一来嘉熙在军中就更加寻觅不到对手了。

而今天对上黄盖,让嘉熙打的是异常过瘾,只有他全神贯注使出全力的时候才能让对手露出破绽。他心中暗自感叹这次没有白来,正像晓峰所说的那样:如果可以会见天下的豪杰与之一较短长,那么就算今后被责罚革职也算是不枉了。不过他对于黄盖不出杀招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个原因则是他与晓峰之间的秘密……

“我家主公敬重孙文台部下皆是忠勇之辈,故此命我莫下杀手。”两马盘旋之际嘉熙偷偷向黄盖说道。

黄盖听后一愣,他没有想到处于地方阵营中竟然还有如此怪人,就在他心中诧异之时对面银光再闪,嘉熙笑声大叫:“公覆小心,你我再斗三十合!”

黄盖饶是反应机敏,此时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图了。他一边挥舞兵器顽强抵抗,一边回想着刚才嘉熙所说的那些话的含义。分神之下漏洞更多,不过对手倒是真的履行承诺,只是稍沾就走没有伤了黄盖的性命。

“公覆我来助你,让他尝尝辽西韩当的厉害。”黄盖正在苦苦支撑之际,身后一人看不下去前来支援,此人手中大刀虽然没有华雄那般厚重,不过全力挥舞起来也是风雷滚滚满天都是白晃晃的光影。

黄盖本来战斗之心已经渐退,对于自己频频被对方让手颇感丢脸。可是现在兄弟前来帮忙,使得黄盖雄心复起战意昂扬,他大叫一声:“小子小心了,让你试试我裂石鞭的威力。”

本来黄盖自己也有绝活,不过无奈的是对方武器轻便刁钻,让他全力应付无法施展绝技而已。而他又不是那种下作之人,明明知道对方不会伤其要害,便无视攻击的卑劣做法绝对令黄盖不齿。所以直到韩当前来援助,以二对一的时候他才有机会一展平生所学。

不过黄盖却没有想到,他们两人合力去敌一个没有名气的年轻人,这件事情本来就不够公平。此时在黄盖心中恐怕已经隐隐的肯定了嘉熙的实力,如果主公孙坚不亲自出场的话,无论是韩当还是程普,一个人与之对阵都绝对占不了什么便宜。

两边的人马喊杀声越来越大,整个战场上一时间变得无比的混乱,士兵们只有用分辨敌友盔甲颜色的方法来确定攻击对象,因为每个人眼中都是鲜血,只要有一丝的犹豫和停顿便要死在对方的钢刀之下。

晓峰和孙坚也没有料想到会出现如此局面,他们手边已经没有可用大将去组织进攻防御,所以双方只有希望敌人能够气势不济败退下去,只有这样才能解开战场上的死结。

再坚持一会便可以取得胜利了!晓峰眼见着前方黑色盔甲的士兵数量慢慢占据上风,他左右回望着四处,看到并没有兵马移动的迹象才放下心来。只要再坚持一会,他便可以战胜三国著名的豪杰孙坚了!这种成就感绝对令人满足,虽然华雄刚刚才在孙坚手下丢了性命,可是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如果这次击退了孙坚也算是帮华雄报了点小仇。

与晓峰的轻松惬意相比,孙坚此时的焦虑那是可想而知的,他以前在朝中走动的时候便已经见过晓峰。当时觉得此人名不副实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厉害,不过今日再见他才发现,原来一个人实力如何,通过外表是无法看清的。

勇武异常甲坚器利的百战精锐、年轻气盛一骑当千的威武将领、处变不惊审时度势的谋略智能,这一切都是一个良将应该具备的条件。己方苦苦支持的局面孙坚也是知道的,如果不采取计谋,像这样同西凉军近身搏杀对于自己毫无胜算,而韩当和黄盖此时两人合力也战不下那员小将,更是对于长沙军气势的打击,如果再不退避的话,那么损伤就会更加惨重了。

孙坚想到这里手中钢枪急出挑翻身边数人杀出一条血路,他换下黄盖和韩当二将,让他们赶快收罗人马准备避入林中。而这银甲小将此时则有孙坚亲自对战,他倒要看看可以抵挡住黄韩联手,并且在那裂石鞭下游刃有余之人到底厉害到如何程度。

“来的好!”嘉熙银枪与那孙坚的铁枪撞在一起,一股大力从虎口向上半身扩散,两人座骑同时向后退了几步,心说对方力气不容小视,如果不小心迎战恐怕便要饮恨而终了。

嘉熙和孙坚两人都是剧斗良久,也不能说谁占了谁的便宜。不过孙坚胜在经验丰富正是当打之年,出招不但火候老到而且进退间拿捏得妙至毫巅;相对而言嘉熙则胜在初出茅庐一往无前,并且体力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毫无问题,只要出手便使出浑身解数,务必要让今天一战不留任何遗憾。

黄盖虽然钦佩对方那员小将的实力,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主公的水准。所以尽管他心中还是有些担心,可是此时却只有尽快聚集士兵准备撤退了。长沙军此时体力已经开始透支,因为他们如果想砍开刺破对方的防御,就要花更大的力气。所以相对而言,这些人迅速疲劳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黄盖的钢鞭和韩当的大刀不断的出现在杀得兴起的西凉军中,他们拼尽最后一丝体力将那些被敌人围困住的长沙兵解救出来。由于这两将的参与,使得整个局面渐渐恢复了秩序,两方人马在奔杀突走中也慢慢回归到己方阵营之中。

“撤!”孙坚对着嘉熙的面门虚晃一枪,然后拨转马头便向后急退,而原本就已经准备后撤的长沙军此时也随着几员大将的率领,向身后那片密林中逃窜。在战场上战斗进行到这个时候,再想组织什么有效的撤退稳稳而走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长沙军的体力已经不允许他们进行高强度的对抗。谁留下谁便是白白送死的道理大家心知肚明,况且今天一役也让孙坚有信心就此成功撤退下去,因为他料定晓峰绝对不敢上前追赶的。

嘉熙稳坐在马上望着孙坚远去的背影,他心中仔细回想着刚才与那几人的惊心较量,这次果然没有白来此地,就凭那孙坚手中钢枪就足以令嘉熙兴奋的睡不着觉了。孙坚剧斗小将嘉熙二十六个回合,以平手孙坚军撤退告终……

ps:西凉军和反董联盟第一次交手便这样结束了,接下来的故事中,两方人马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支持烈火,支持《恶搞三国传》,精彩继续,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