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坚此时已经率领那一百轻骑脱离了树林,直接向黄盖等人埋伏之地逃去。wWw、QuANbEn-XiAoShUo、COm虽然他也很想返身回去营救祖茂,可是现在只有百人可用,就算杀回去无疑是送死一般。

唯今看来只有快些逃脱背后的追兵,才能不辜负祖茂和那五百壮士的厚望。

远方的地平线上渐渐显露出一片棕黄的颜色,虽然时值冬日林中的树叶早已枯黄,可是由于那里树木茂密灌木十分长大,所以用来作为埋伏之地也是一个不错之选。孙坚从来没有怀疑过黄盖三人的能力,只要自己的命令下达了,他们一定会一丝不苟的用最快的速度将其完成的。所以当他看到远处渐渐出现的密林的时候,心中那颗忐忑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可是正当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长沙军身后的马蹄声再次响了起来,孙坚回首望去那一道黑褐色的长带又一次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当中。祖茂到底有没有成功脱困突围?这个问题同一时间在孙坚的心中升起,虽然他从刚才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孙坚还是坚信这个兄弟一定会杀出重围,想方设法同自己汇合在一起的。

“大家再坚持一下,等到了前面林中我们便安全了。”孙坚大声地鼓励着身边的骑兵们,那些人虽然此时身心俱疲,但是他们都非常清楚,自己的性命是用那五百名弟兄的鲜血换取的。既然可以在逆境中活下来,那么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一百零一骑加紧驱赶马匹向东南方逃窜,空气中尚有他们经过遗留下的汗臭味道,可是这种淡淡的气味瞬时间便被后面追赶上来的钢铁洪流冲散了。

“孙坚就在眼前,他们的马匹已经跑不动了,兄弟们再加一把力气,诛杀孙坚者赏千金封万户侯!”诱惑的呐喊一次又一次的在西凉军耳边鼓动,此时的这些人已经完全陷于疯狂的状态,只要再快一点点便可以追上敌军,将其碎尸万段了,至于前面究竟谁是孙坚却没有一个人去想这个问题。

杀,杀戮,用手中的武器去收割敌人的生命,用自己的武力去夺取对方的梦想。西凉军根本就不必考虑其他问题,在他们眼中只要将前面那百余个人统统杀死,那么便可以完成上面交待下来的任务,因为孙坚必定就在其中。

长沙轻骑马匹速度已经达到极限,现在大家又飞快的驱赶着座骑以防西凉军的追杀,在这样的长途奔跑中很多马已经开始口吐白沫。随着几声沉闷的响声,有七八匹战马同时脚下一软将身上的骑兵掀翻下来。

那些人挣扎着抓起武器便要抵抗,可是一切还是来得太晚了,当他们刚刚爬起的时候,面前便出现一片黑色的乌云,刀光闪闪枪戟加身,这些被甩翻下马的士兵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便被追上来的西凉军结果了性命。

几个人的挣扎在对方上千名骑兵面前是毫无作用的,当凉州铁骑跑过之后,地上只留下几摊血肉模糊的肉酱而已。而那几个人手中的长短兵器,也都被经过的铁蹄踩断折在一边。冬日的冷风吹过,空气中流淌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眼看着马上便要进入己方的埋伏地点了,可是偏偏凉州军的战马如此迅速,孙坚见到前方树林隐隐的透出刀枪反射出来冷光,便知道黄盖几人心中一定非常焦急,如果自己真的陷入危险,那么他们一定会放弃计划率军冲出营救自己的。

“主公,多多保重!”孙坚心中一惊,看到身边那名仅存的骑兵队长满眼悲凉的遥望着他。当孙坚发现那人招呼同伴齐齐调转马头向西凉军冲去的时候,孙坚这名壮汉终于也情不自禁地留下了两行浊泪。

阵上拼杀心莫慌,交战怎能不带伤?笑对慷慨赴死日,不愧江东好儿郎!

孙坚将头扭到一边不再回望,他只是紧紧地攥住手中钢枪,用力地抖缰绳直直的向那片树林冲去。那些微露的刀光剑影此时已经隐去光芒,看来林中之人看到孙坚脱困,便安心在此准备重创那些凉州追兵了。

不足百人的轻骑队伍也仅仅阻隔了西凉军很短的一段时间,因为对方已经清楚究竟谁才是他们的目标,那个离队独自逃跑的就必然是孙坚孙文台了。

西凉铁骑在长沙军身边飞速的掠过,每个人都在高速奔跑之余准确地向敌人发动攻击,那些长沙轻骑们虽然有心与对方周旋一阵,可是却发现他们的想法实在是幼稚可笑,因为西凉军根本就没有留给他们一丝反击的机会。

黑色骑兵队伍迅速的通了长沙军组织的那堵人墙,当这股潮水涌过之后剩下的只有满身枪创矛眼的具具尸体了。在他们死前要面对无数擦身而过的敌人进袭,无论中与不中那些人都决不回头,只是向孙坚逃跑的方向追赶而去。可是毕竟西凉军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长沙轻骑们虽然可以挡住前面几次进攻,可是后面如同怒海狂潮般的一**无止境的攻势,让他们疲于防范。只要身体受伤慢得一线,便会被接下来接踵而至的骑兵不停洞穿着身体。

所以这些人便不断的遭受着攻击,就算已经完全断气,他们的身体仍然被西凉军的兵器飞快的插中拔出,由于对方武器的支持,所以他们还坚持着马背上端坐的姿势。

当凉州两千余骑终于完全通过的时候,才终于露出那些被插成马蜂窝般士兵的尸体,寒风吹过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们失去平衡向一边狠狠地栽下了马背。这几十匹战马此时也大都脱力摔倒,唯一幸存的几匹仍在原地不住的打着圈子,围着昔日的主人悲鸣不止。自此孙坚用来当作诱饵的六百轻骑全部丧命于此,除了孙坚一人之外竟然全部慷慨赴义了。

双方人马距离是越来越近,就在西凉铁骑将将追上孙坚尾巴的时候,孙坚一人一马终于冲入密林当中。而华雄哪里曾想这里会是一个陷阱,他毫无犹豫的便率军衔尾追了进去。

妈的,怎么这个林子如此浓密?前面黑影晃动也不知究竟是孙坚逃跑的背影,还是微风吹拂下树枝在空气中留下的痕迹。华雄知道距离孙坚只差一点了,虽然这个林子看似很大的样子,不过自己手下兵力强大,就算将这个林子烧光了也绝对不能将孙坚放走。

正当西凉军追得兴起的时候,突然两翼出现了一阵混乱,人仰马翻和临死前的惨叫声混杂在一起,这个变故着实让华雄吃了一惊。

他刚要停下战马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便看到正前方闪出一支队伍,对面人影绰绰在略显昏暗的林子中看不出来究竟有多少人马。

“我乃关西华雄,对面来者何人?”华雄止住人马收拢队伍,可是两翼的喊杀声竟然越来越大,显然西凉铁骑正与敌人做着殊死的拚杀。

“禀报都督大人,敌人在此设下埋伏,我军毫无防备损伤极重。”

此话华雄不听则罢,听完之后哇呀呀的大声怪叫道:“好个孙文台,竟然在此算计你华家爷爷。众军听令!只管向前冲杀势必要取了孙坚的脑袋!”说着华雄操起大刀催马便向对面那军冲去。

“放箭!”对面领军见到西凉军不退反进正合己意,于是高声命令着埋伏在周围的弓箭手进行攻击。

这片林子本来光线便有些晦暗,再加上箭矢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袭来。有些凉州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何事,便已经身中数箭气绝当场了。

华雄左右尽力拨挡着周围飞射而来的弓箭,而自己身边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躲避不及被射翻下马。临死前的哀号和弓箭在空气中飞行发出的嗖嗖的紧密地声音,此时强烈的震撼着西凉铁骑的心灵。他们不是不想冲上前去与敌人肉搏,而是面对那些不知从而出而来的刁钻射击,饶是身经百战的西凉铁骑此时也不由得手忙脚乱起来。

“撤退!”这两个字终于从华雄口中不情愿的说了出来,很明显孙坚已经在这里埋伏下了大量人马,如果自己还是意气用事的话,就算能冲到敌人面前损失也必然惨重。况且现在的地形于马战相当不利,不但骑兵们转身移动缓慢,而且高高在上的他们很明显的暴露在对方弓箭手的阻击之下。现在只有暂时撤出这片密林,然后重整队伍再求破敌良方了。

西凉军一边躲避着天空中到处飞射的箭矢,一边控制马匹向刚才追来的方向退避。当华雄刚刚回头跑出几十步,便听到前面大喝一声:“华贼休走,看我韩当取你性命!”然后从旁边树丛中突然间伸出无数的长矛,将那些刚刚转身的骑兵们捅下马背。

“小心身边灌木!”华雄挥刀砍断身边两杆长枪,大声呼喊招集剩下的部众。可是现在树林中到处都是嘈杂的喊杀声,刚才为了追击孙坚,所以凉州军彼此间的距离拉得很开,所以在对方伏兵齐出之后,凉州铁骑便只能孤军奋战再也不能形成有效的战斗阵型了。

华雄知道现在只有尽快撤退才能保住性命,于是收拢身边的数百骑人马向另外一边突围。而刚才那个叫做韩当的家伙,华雄此时对他简直是兴趣全无,毕竟在这个自己不熟悉的环境下与人交手是非常吃亏的。

渐渐的远离了身后的战场,华雄心中懊恼为何如此贪功冒进,见到密林竟然没有想到其中会有伏兵。如果有一天自己可以卷土重来的话,那么一定要让孙坚军尝到更大的苦头,以报今日血仇。

就在华雄马上便要脱林而出的时候,突然事情又起波澜。只见前方的地上陡然蹦起十余条绊马锁链,西凉军措手不及之下纷纷撞在上面,由于战马摔倒所以马匹上的骑士也被甩下马背。接着两边飞速伸出无数长大的巨矛,狠狠地将那些尚未爬起的西凉军钉在地上。

华雄不愧是关西勇将,此时的反应也相当迅速,他知道光靠骑术是绝对不能连过十几条绊马索的,于是大刀不断向前挥出将那一条条锁链从中砍断。

“来的好!让我程普会你一会。”前方人影闪动,一员大将手持一杆铁脊蛇矛拨马杀出。

华雄此时身边不足百人,他知道出口就在前方,只有奋力击退此人才能顺利杀出重围逃出升天。

想到这里华雄不再犹豫,催马挥刀便与那程普战在一处……

ps:不知道这一周来大家看得满不满意,重推期间烈火对于现在的成绩已经非常满意了,如果大家喜欢这个小说可以加群:21945728没有事情大家还可以天南地北的聊天。

另外,可以一直追看的我知道一定是兄弟了,可不可以麻烦大家,在书评里面写一句话,比如说:《恶搞三国传》就可以了,我看看有多少人在一直看这部书,谢谢大家支持,希望大家今后也可以一如既往的支持烈火,鼓励烈火。

再次感谢,呵呵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