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忠的死并没有给盟军带来多大的震动,相反之下竟然有人暗笑鲍信兄弟自不量力,偏要做那出头之鸟。WWw.QuANbEn-XiAoShUo.COm袁绍接到消息后只是警告诸侯不要轻举妄动,至于安慰鲍信丧弟之痛的事情,除了孔融、陶谦几位谆谆老者之外,剩下的人竟然连想都没有想过。

次日孙坚拔营而起全军出击,他并没有像众人想像中的那样直扑汜水关,而是分兵两路绕过汜水奔虎牢关而去。

第一路人马由孙坚亲自率队祖茂为辅,领六百余轻骑简装上阵,作为引诱汜水关守军的诱饵,势必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夺了汜水县的县城;而第二路人马则由程普、黄盖和韩当三人统步兵七千余紧随其后,作为孙坚部的接应队伍。他们要埋伏在泗水县东十里左右的树林中随时准备救援。

孙坚临行前已与曹操定下计策,由江东六百骑兵佯突汜水县,做出绕过两关直扑洛阳的假象。而汜水关上的守将无论何人,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有一支队伍在自己面前大摇大摆的绕关而走,他们一定会派出一支部队进行拦截。只要孙坚军后部可以作为伏兵趁势杀出,那么汜水关追兵败退之后,便会给讨董盟军创造破关的机会。

这条计谋是看准了西凉军好战喜杀的特点,无论怎样都会达到盟军最终目的的。

曹操听过孙坚的这个建议之后,心中不由得佩服起面前此人,因为这条计策虽然出人意料定奏奇功,可是对于孙坚部的损伤却是巨大的。

因为如要引敌入彀,那么设伏的人数必然不能太少,可是孙坚这次带来的士兵数量却只有不足八千人,这就注定了孙坚要以身犯险用很少的兵力诱敌了。再者西凉军素来颇具威名,尽管孙坚的部下看来也是能征善战悍不畏死之辈,可是两虎相争必是一死一伤的结果,由此看来孙坚乃是拼着自残大部的代价,也要确保盟军取得最终胜利。

由上其实不难看出,孙坚此人不但能文能武,并且心怀广阔毫无私心,单是这点就足以令曹操汗颜。

曹操知道孙坚是真英雄,所以也不再多说废话,只是保证一定配合好长沙军的诱敌行动。

于是天刚微亮,盟军之中尚有人梦游太虚之际,孙坚军已经用完早饭分别离营而去了。

“急报!”晓峰梳洗完毕还未来得及吃早饭,郭汜便派人送来关前的消息。

“今早我方哨探发现敌军有一支队伍偷偷拔营向西南方行进,看他们前去的方向,敌军的目标可能是汜水县城。”

晓峰听完之后有些糊涂,按照自己对于这段历史的了解,盟军不应该有如此行动的啊,他们不是应该溺战汜水关、虎牢关前三英战吕布么?怎么这仗还没有开打就已经有人想偷渡过去了?

“对方领军是谁?大概多少人马?”晓峰虽然心中怀有疑问,可是仍然问了两个很关键的问题。

“看旗号应该是长沙太守孙坚的队伍,不过他这次率领的部队数量不多,只有不到一千轻骑。”

莫非孙坚要打汜水县粮草的主意?晓峰本来以为自己非常了解这段历史,谁知道正是这番自信和他开了一个玩笑。按照小说里面的说法,孙坚应该先有袁术克扣军粮,后又被华雄趁隙击败。怎么现在竟敢孤军深入敌境了?孙文台啊,孙文台,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对方是轻骑队伍,如果让他们攻破汜水县焚了我军粮草,这无疑是对我们的一个打击,几位将军现在何处?我要找他们尽快商量对策。”晓峰满脸焦急的向那个传令官问道。

“华将军接到消息已经率领三千铁骑前去追赶了,剩下的几位将军此时都在关上密切注意敌军的动向。”

华雄已经出战了!晓峰知道这件事情里面肯定大有文章,孙坚可以作为一方领袖绝对有其过人之处,如果就这样放任不管的话,恐怕后果将会难以预料。想到这里晓峰火速命人叫来嘉熙一同赶上汜水关,因为他现在已经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快点,全都给我放开马速全力向前,如果让敌军夺了汜水县,我便要了你们的脑袋。”华雄一边拼命的抽打着座骑一边喊道:“见到孙坚队伍只管冲杀,有取得赤帻孙贼首级者赏五百金!”

“吼!”西凉军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大战的氛围了,这次得以寻得机会找人厮杀,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种兴奋的神色。五百金,只要砍下那个头戴赤帻之人的脑袋,那便可耀武西凉显贵于人了,三千铁骑此时不再有任何顾虑,他们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孙坚的项上人头。

汜水关和汜水县其实相隔十分接近,这也是华雄为什么不惜马力,快马加鞭也要尽快赶到那里的原因。敌军动身得比自己要早很多,再加上对方也是轻骑队伍,如果己方不加快速度的话,很有可能被敌人就此溜掉的。如果汜水县一丢,那么孙坚这近千人的骑兵便从此失去了踪迹,万一这样的事情果真发生了,这对于两关之间的道路显然多了一重致命隐患。

近了……近了……华雄看着前方那漫天熊熊黑烟,就知道汜水县已经被孙坚攻破,那焚烧掉的必然就是西凉军屯放在汜水县的军粮。虽然汜水关为了防止这一情况的发生,已经将绝大部分粮草转移到关上,可是看着远方冲天的火势,华雄还是感觉自己已经蒙受了极大的羞辱。

“兄弟们给我做好准备,孙贼就在我们前方,大家并力向前不杀孙坚誓不罢休!”华雄的叫喊声给了西凉三千铁骑莫大的鼓舞。长枪在握刀戟生风,三千匹骏马在苍茫的大地上掀起一阵黑色狂飙,每个人都坚信自己一定会生存下去,因为他们是不可一世每战必胜的西凉铁骑!

渐渐的汜水县那土黄色的轮廓已经在大家面前显现,远处那面“孙”字大旗迎风飘扬,像是在与西凉军示威一样。华雄刀向前指发出了一个突击的信号,所有骑兵顿时热血沸腾大喊着向前方的目标冲去。

那个戴着赤帻的大汉便是孙坚了吧?华雄双眼紧紧地盯住自己的猎物,一旦气机将其牵引住之后,那必然是一个不死不休的杀局。

嗯?为什么孙坚的部队懒懒散散的呆在原地?他们不是已经完成了任务骚扰成功了么?可是那数百骑兵此时好像目中无人一般,一个个坐在地上擦拭着手中的武器,偏偏就是没有一个人做出应战的准备,他们究竟是在做什么?

华雄见到这幕奇怪的情形,心中一阵惊诧。尽管他平时于统兵之术领悟不深,可是怎么说他也是算是随军征战多年之人,不管是什么样的阵势华雄也见过不少。所以现在虽然冲杀在即,可是一丝警觉突然在他心中爆开:这绝对是一个陷阱,孙坚军之所以好整以暇的等待自己进攻,那是因为在自己看不到的前方,对方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待着自己去钻呢。

这种怪异的感觉强烈的冲击着华雄的心灵,他连忙急急勒住座骑命令身边铁骑迅速停下脚步。

那三千骑兵在各自队长的勒令下冲出好一阵才完全停住,他们谁也不知道为何领兵在这关键时刻才制止住大家。眼看着不远处的长沙军嬉皮笑脸、眉飞色舞的可恨样子,西凉军恨不得快些上前将他们大卸八块,才能解了焚烧汜水军粮之仇。

“孙贼果然奸计!”华雄双目瞪得溜圆恨声说道:“竟然想用一县之地引我入局,如果换成别人岂不是白白折了三千人马不成。”

华雄拨转马头向身边骑兵队长吩咐:“迅速派人前往周围府县,命令他们关紧大门严防贼军趁机偷入城中。孙坚小儿轻装出阵,又焚毁了汜水的粮草,那么他们便有通天的本领,等到无粮可食的时候也会就此铩羽而归的。”

“华将军,那孙坚就在前方,莫非我们就这样回去么?”当骑兵队长接到回军命令的时候微微犹豫地问道:“如果就此诛杀了孙坚,那么敌军必然为之丧胆,而将军也能立得大功啊。”

华雄听到身边竟敢有人质疑,于是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说道:“坚向来善于用兵,我见其人马不齐盔甲不整,便料定其中必有诡计。如果我等就这样冲杀过去,则必然中了孙坚的奸计,到时伏兵一起我军难免要陷入苦战之中。”

华雄一席话说完,周围骑兵都感确实如此,于是在心中佩服的同时,大大夸赞华雄一番自然是在所难免的了。

“回军,我军做足准备之后绝不会再给孙贼一点机会,今天我们便放过此人,汜水县的恩怨便在今后的战场上清算吧。”华雄回首又恶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然后心有不甘的率军缓缓向汜水关方向撤退。

好险啊,西凉军终于撤退了!此时孙坚那六百余名轻骑兵终于松了一口气,本来孙坚在汜水县中刚刚放了火想马上出城逃跑的,可是谁知道西凉军来得竟然如此迅速,看着远处快速逼近的那一条纯黑色的带子,连孙坚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西凉军这次是含愤出手,威力必然不可小视,况且对方数量竟然远远超过自己,如果硬拼的话必然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逃?双方都是骑兵,虽然长沙军占了马力的一点优势,可是西凉军中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好马,追逐之下恐怕最后得胜的仍然是凉州铁骑吧。伏兵尚远救应不及,无论是战是逃活下去的几率都十分渺茫,一时间长沙军的军心竟然有些动摇了。

“幸亏当时主公让我们脱盔下马,如若不然今日恐怕便是我们的死期。”祖茂仍心有余悸的说道:“主公大略属下佩服,可是敌军已然后撤,那我们前面的计策岂不是失效了么?”

“这也是我对西凉军估计不足,看来诱敌之事只能再做打算。不过我们夺了董贼一地并烧毁了他的粮草,我们做到如此也算是有所交代。”孙坚挂甲上马说道:“众军迅速回军,与黄盖三位将军汇合,至于夺下汜水关之事,我们回营再做打算。”

长沙军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之后,重整心情上马急退,现在他们以数百人众停留在敌人的领地之内,时时刻刻都身处险境之中。

不过有些事情好像是命中注定一般,孙坚军刚刚撤出不到五里,便从身后传来一片隆隆的马蹄声,对方为首一将咬牙切齿般大声叫嚷着:“孙坚小儿,竟敢戏弄你华家爷爷,看我不取你狗命!”

孙坚心中一惊急忙回头去看,原来刚才撤退的那队骑兵,不知为何又再次杀到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