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是刚从洛阳前来赴援的骁骑校尉,华雄华大人。wWW!qUAnbEn-xIaosHuo!CoM”郭汜在酒席上为晓峰做着介绍,因为华雄这次是专门赶来对付关外盟军的,怎么说人家也是董卓亲自任命的校尉,郭汜虽然不太看得起此人,但是礼数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原来这个人才是正主啊,晓峰以前押送物资前往长安的时候,曾经向董卓讨要过此人。不过阴差阳错间招来的竟然是他的四弟——华熊。虽然那个华熊脑筋转的不快,典型的一个饭缸级的人物,不过胜在老实听话力气大。此时他正在协助周颀同守北地,这件事情隐密之极便是不足与外人道了。

“华校尉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深感宽慰。这座关隘如果有华校尉坐镇,那绝对是稳如泰山啊。”晓峰因为对华熊的憨厚十分喜爱,所以不由得爱屋及乌,将这份感情转移到他哥哥身上。不过这次晓峰的热情好像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人家竟然根本都不惜得鸟他。

华雄和他的弟弟张相虽然同出一辙,可是相对而言他却显得更加张扬一些,只见他草草抱了抱拳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左将军大人啊。不过奇怪的是,您不好好的镇守长安,到这是非之地做什么来了?左将军这次来到此处,董相国可曾知晓首肯啊?”

郭汜一听华雄这话,当时脸上就挂不住了。他对于晓峰的敬仰那绝对只有四个字“敬若神明”。尽管从前晓峰身为“神仙”的时候,郭汜只有唯唯诺诺不敢与他称兄道弟,不过现在晓峰已经变成凡人,并且带兵连克两股强匪,立下非常人所不能的汗马功劳。西凉军最敬重便是当世英雄好汉,所以尽管晓峰的身份发生了变化,可是郭汜心中却只有更加佩服而已。

况且现在是人就知道汜水关乃是险恶之地,普通人避祸躲得远远的尚且不及,哪有说自己远道巴巴赶来送死的?就单单这份情意和胆气,也让关上所有的守军大将感到敬佩和感动了。所以刚才华雄语中带刺,不免让晓峰身边的郭汜动了肝火。

“华校尉果然是好性格啊,不知你担当骁骑校尉之前的脾气,是不是也如此火爆啊?”郭汜冷声说道:“这位左将军与吕温侯齐名,皆是董相国的左膀右臂,与主公亲如兄弟肝胆相照,你如今借了谁的胆子竟敢如此放肆,如若不是见你奉了主公之命,守备这汜水关的话,就凭你刚才那席话便可要了你的脑袋。”

华雄听了郭汜的话毫无反应,他脸向外撇来了个充耳不闻,捎带着连郭汜都不放在眼里。

郭汜也算是董卓身边的元老级人物了,一向在西凉雍州横着晃的他,除了董卓之外谁敢给他气受?虽然华雄在凉州军中也算薄有微名,不过在郭汜的眼中他只不过是一介武夫罢了,要论起带兵作战能力,郭汜绝对要比他高出好几个档次。

“小贼狂妄!”郭汜一怒之下手按剑柄就想当场砍了华雄,不过宝剑尚未出鞘便让周围几人拦住了。面红耳赤的郭汜完全没有了“郭半仙”的风采,他奋力的挣扎着,想要脱离李榷几人的纠缠,上前一剑结果这个华雄方解心头之恨。

“郭将军,何必这么动怒呢?”晓峰此时也赶出来打圆场,有了他的插手郭汜也稍微冷静了一些。

“我们同在汜水关上抵御外敌,以报答董相国对我们的知遇之恩。如果群贼未至我们内部先出了纷争,这岂不是让外人笑话给主公丢脸么?再者华校尉所言是极,我在长安接到急报之后确实没有来得及通知大哥便赶了过来,如果认真算起来也算是擅自离守之罪了。不过我一想到可以和众位在此同生共死,报效朝廷和大哥的厚恩,日后就算被治罪也绝对没有埋怨的。”

晓峰笑着将郭汜离鞘的宝剑推回鞘中说道:“郭将军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不要与华校尉再起争执了。”

郭汜听完晓峰这席话心中更加感动,他心里想到:你看看人家这个素质,不愧是当左将军的料,光是这个觉悟就与华雄你个大老粗不一样。人家宁愿受到重罚也要上关协同作战,就冲这份情意今后水里火里,但有需要的郭某肯定全力帮忙。

当然这个想法只不过在郭汜的脑中突闪一下罢了,晓峰别说是擅离职守了,就算犯下再大的错误,估计董卓都不好意思治他的罪。这个原因嘛可就比较复杂了,抛开他曾经为西凉军立下的功勋和带来的好处不提,就单讲晓峰对于董卓所表现出来的绝对忠心,就能让董老大激动地稀里哗啦的了。况且兰旭清与雪儿曾经是姐妹这件事情,如今在将军府内部已经人所共知,那么娶了兰美人的晓峰,在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是董卓的姐夫呢,有了这样的关系之后,董卓又怎么会因为一点点小事治他的罪呢?

晓峰来到汉末别的丰功伟绩倒是没有,不过这个乱认亲戚的成果却着实让人羡慕。他不但间接的成为吕布的“叔叔”,并且因为结亲而作了董卓的“姐夫”,可是晓峰在他们二人面前都是以“兄长”称呼,而吕布实际上又是董卓的“义子”。所以这满天下间,要说关系最混杂紊乱非此三人莫数了。

“天色已晚菜肴渐冷,我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快落座开席吧。”晓峰见到场面稍微回暖,连忙招呼众人享用晚饭。现在敌军在外虎视眈眈,虽然在座的一干武将都是豪饮之人,可是为了不出闪失保住性命,那么这个酒则必须要戒的了。

不过郭汜并没有因此而忘记刚才华雄的轻视,他一边与晓峰谈天说地,一边对华雄连激带讽以报刚才之仇。晓峰听到郭汜说话有趣,并且话语间也没有指名道姓,所以不好意思再开口劝阻。而华雄虽然坐在一边闷不作声,可是从他渐渐变色的表情上看,此人还是已经动了真火的。

正当大家埋头对付眼前的食物的时候,突然关上守卫传来急报,说外面杀来三千兵马,为首一员武将大骂董卓,在关外讨敌索阵呢。

“不知死活的家伙。”郭汜往地上啐了一口,也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针对谁说的。

“区区三千兵马就敢在汜水关前撒野,如果不好好教训他的话,世人还以为我们西凉军好欺负呢。”郭汜说完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他眼睛瞥着华雄说道:“对了,我怎么将华校尉忘记了?人家可是勇冠三军万夫莫敌啊。不如这次就由华校尉受累,去教训一下这个无知小儿如何?给你五千兵马应该够用了吧,华校尉?”

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嘲笑对方不会带兵,只能以多敌少方能获胜。在座都是聪明人,又怎能听不懂郭汜的弦外之音呢?

“华某率五百亲兵迎战即可,宵小之辈在我眼中不值一提耳。”华雄离案而去,用行动证明着自己的实力。

“这个小子太狂妄了,竟敢用五百人去对阵人家三千兵马。”郭汜拍几而起,大声呼喝从人拿来盔甲准备上阵,虽然刚才他与华雄有些口舌之争,但是现在郭汜对于华雄的鲁莽行为却不能坐视不理。万一等下华雄兵败,那么自己在关口处有个接应也好。

“郭将军只管放心,我见那华雄生得异相定非常人,所以你只需尽快备骑兵赶出关外,如果动作够快的话还能多抓些俘虏回来。”晓峰虽然记不住这次前来送死的人是谁,可是那种三流货色是绝对不够华雄塞牙缝的。

“这……”郭汜虽然心有怀疑,可是他向来对晓峰的话言听计从,所以他连自己的红铠也没有披挂,直接穿上轻甲便率领一千铁骑随着华雄冲出关外。

这绝对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对抗,晓峰对于这种过场式的打斗兴趣全无,因为很可能他还没有来得及上关,双方结果就已经揭晓了。所以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待华雄传来捷报是最实际的选择。

不过自己从前根本就没有见过华雄,为什么今天第一次见面,对方就对自己充满敌意呢?抑或是这个人天生就是如此心骄气傲,不论对谁都是这个态度?

晓峰还没有来得及考虑出答案,就听到关外突然爆起一阵的厮杀声。不过这声音仅仅维持了极短的时间,便嘎然而止了。晓峰心里知道:那个倒霉鬼算是交待了,从呐喊持续的时间来看,华雄很有可能在一招之内便已经得手,再加上郭汜在后面掩杀的千余铁骑,于是这场胜利便来得如此简单。

“晓峰果然神机妙算!”率先返回的是满脸兴奋的郭汜,他得意的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些片断:“华校尉也是好手段,关外那厮只一个照面,便被他砍在马下。我听从晓峰之言率骑兵前去堵截,没想到那些兔崽子竟然连抵抗都免了,直接扔掉兵器投降。如果外面那十启明人马皆是如此,那么董相国根本不必出马,单单是我们汜水关便可将其一网成擒。”

“不知对方来的乃是何人?”晓峰问道。

“华雄下手太快了,还没容得互通姓名便将其剁翻了,估计此人只不过是无名小辈,要不然的话哪有这么容易便将其拿下的道理。”郭汜脱掉轻甲重新入席,此时刚刚获胜的他,心情也好了很多,看到华雄的高超武力,那份轻视之情也稍稍减退。

“这次十启明诸侯实力混杂不齐,虽然今日我们获得小胜,可是在座众位千万不可从此掉以轻心。因为那盟主袁绍,陈留曹操,南阳袁术,北平公孙瓒和长沙孙坚都非易于之辈,如果我们一旦大意的话,那必然是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晓峰在大家兴奋之余不忘敲敲警钟,以免大家今后有了轻视之心,轻易的将大好局面白白断送掉。

今夜一战华雄扬名被董卓加封为都督,而那个死鬼鲍忠带来的三千人马竟有大半做了西凉军的阶下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