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峰看着眼前这名女子面带桃花,肌肤白如冰雪娇美可爱,他借着“酒劲”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嘀咕着:“酒后乱性,酒后失德啊。wwW、QuanBeN-XiaoShuo、coM怪不得古人洞房前都要喝得酩酊大醉,原来都是给自己壮胆罢了。”

他转过脸去仔细的打量着自己未来的妻子:此女秀眉如黛眉目含情,满头乌黑的秀发盘在一起,用六根碧绿的玉簪左右插着。脸上薄涂脂粉双唇点红,身体虽然此时被红色绸缎包裹着,可是以晓峰的经验来看,此女身材必然凹凸有致肥瘦适中。加上那若有若无的处子体香,已经让坐在一边的晓峰神魂颠倒了。

现在应该怎么办?各位观众朋友们,(本书转载文学网www.QuanBeN-XiaoShuo.com)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主角应该怎么做呢?

如果此时主角突然酒醉晕倒不省人事,那么这便是一部无厘头搞笑片;如果主角**不举需要药物才能顺利成事,那么这是一部****片;如果主角拿出一本卫生红册给大家讲新婚健康知识,那么这是健康快车节目;如果主角掏出人体器官挂图,为大家讲解男人和女人的不同,那么这是一部性教育片。

不过这是一部三国题材,作者绞尽脑汁写出来的偏喜剧十五度的正剧,所以现在所发生的就必然是三级片了。

什么?大家喜欢无码无格不带叉叉牌的a片?哎,勉为其难吧,写的太露骨的话大家用票把我砸死算了,今天主角大喜,烈火豁出去了。

只见红烛突然凭空闪烁了几下,将内室照得忽明忽暗。也不见晓峰有什么剧烈的动作,只是接着酒劲稍动其手,两人便迅速的褪下了全身衣物裹在红被之中。

此时情况如何?烈火有诗为证:绮罗帐内美人娇,将军上阵不带刀。任你举得千斤鼎,豪情壮志片刻消。

这个形容的还不够贴切?烈火有词再证:

一边呼喝阵阵,一边娇喘连连,

真军上阵通宵达旦,也不知何人得胜,谁被谁所颠倒?

在上立马提枪阵中杀入杀出,显得无穷威武霸道;

在下扼守中央场上愈拒还迎,更是不尽妖娆**。

美人嫣然一笑,群雄更添心忧烦恼;

英雄挥戈一击,江山顿引巨浪滔滔。

自古红颜多薄命,人少轻狂。

多少豪杰天妒,人狂情更狂。

一个男人在正常的情况下与一名女子**相交,他的兴奋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更何况身体中还有酒精作祟。

晓峰此时心中明白躺在自己身下的女子究竟是谁,虽然他对于这个妻子的居心颇为不满,可是当他看到那白嫩的手臂和露在红被之外的玉体的时候,他还是将自己埋没在无穷的**当中。

禽兽啊,禽兽不如的家伙!为什么两个人明明没有感情却偏偏要在这里结合?为什么自己明明就知道对方别有居心还是停止不下激烈的动作?晓峰的内心和**做着史无前例的冲突,虽然心中极度痛苦的挣扎着,却完全抵御不住**给他带来的强烈快感,这或许就叫做痛苦并快乐着吧。这句话用得俗不可耐,不如在这里就改成:禽兽却畅快着。

终于晓峰的一丝理智被浓浓的春意化解,那思想中的最后一道堤坝也被肉欲的洪流完全摧毁了。他终于放开手脚不再怯懦萎缩,用力的抓住面前那两团白嫩的**,尽情的品尝着上面两点诱人的粉红。

肌肤温软而白皙,光滑的**如同纯白的缎子一样,竟然寻不到一点瑕疵。晓峰的舌尖流连在那完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完全放开手脚的他知道如何去做才能让自己得到更大的快乐。

轻佻的戏弄从前胸滑到小腹,又从小腹袭至大腿,对方此时显然非常紧张,从她紧紧合拢的双腿和全身微微的颤动来看,对方于此道显然没有什么经验。

晓峰温柔的打开身下并在一起的**,虽然身体还在红被之中,可是借着微弱的光亮,他还是看到了那处令男人们十分向往的地方。芳草茵茵兰香阵阵,蝴蝶振翅嫣红落。晓峰看到那滚圆的翘臀与白色绢布连接处的那抹触目惊心的鲜红色,他知道这是刚才自己一时冲动造成的恶果,这名女子的清白之身终究还是给了自己的。

抱着愧疚的心情使晓峰的动作更加温柔,双手不断的轻揉着对方最柔嫩的地方,舌尖也趁机袭入了那樱桃小口之中,对方显然没有经历过如此羞人的场面,虽然开始的时候心中还有一丝的羞愧,可是随着晓峰在她嘴中的攻势愈来愈猛,让她霎那间沉迷在一片温柔的梦幻当中。

身体也由于对方的挑逗而变得火热,双手虽然想去抚摸对方的身体,可是终归害羞所以只是紧紧抓住了被角。体内此时好像也有一股暖流慢慢顺着身体流出体外,刚才还有些疼痛的地方,此时竟然变得有些麻痒。各处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使得她的身体竟也情不自禁的微微抖动起来。

看着面前那渐渐嫣红的俏脸,感受着从对方嘴中传来的越来越强的回应,晓峰知道前戏已然完成,他再也忍受不住自己的冲动,因为对方身体的变化给他带来比刺激的快感。

单枪直入二度花开,晓峰**之初由于操之过急,所以对方颇为羞涩进入十分困难。不过春情一动融水潺潺,此时晓峰只感觉身体前端随着节节深入,而被对方紧紧地包裹在一起(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www.QuanBeN-XiaoShuo.com(.cn.文.學網),那种湿润温暖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要大叫起来。

“夫君轻些,奴家有些吃力了。”对方一夜两度显然是吃受不住,所以晓峰刚刚全部进入之后竟然告起饶来。

晓峰此时的心完全被对方的温情融化掉了,他紧紧地抱住眼前这个美女,一动不动的静静的感受着那阵阵悸动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虽然此时并没有快速的**,可是四面被紧密包裹的滋味还是让他感到一阵**。

久不运动的双手再次摸向了对方的酥胸,那双比手掌略大的**此时成了晓峰的最爱,拥吻并缓慢的搓*揉着她那饱满火热的身体,使得晓峰竟然慢慢的攀向**,他撑起身体微微后退一些,让那罪恶的身体可以暂时脱离束缚,暴露在清爽的空气之中。

一阵空洞的感觉在她的心中化开,虽然她很想让身体再度被填满,可是初经人事的她又怎么好意思开口呢?粉脸愈红,那双原本紧握被角的手,此时也不知不觉中滑到晓峰身上,慢慢的不被察觉的传递着自己的请求,微微拉动眼前那男子的胳膊,想与他重新结合在一起。

美女的动作虽然轻柔隐讳,可是晓峰心中却是清清楚楚,他之所以退将出来只不过是不想如此迅速便缴枪投降,如此美妙的感觉还是享受的长些时间为好。

深入、占据、填满。晓峰那健壮的身体此时占领了她的全部身心,也将她的快乐缓慢的推向顶点。不断的抽*动伴随着**撞动时发出的啪啪响声,一股股暖流毫无顾忌的从两人身体的连接处流淌出来,将身下的白绢浸湿,把刚才沾染上的血红化成一团粉红的颜色。

两人的快感慢慢从下体向全身扩展,而那女子也第一次尝到了闺房之乐,竟也是如此的诱人美妙。

身体不断的颤抖犹如触电一般,晓峰觉得下面一阵阵强烈的**子强烈的刺激着自己,终于一片舒爽的感觉在全身扩散开来,精门一开一股股浓稠的**汩汩的灌入对方的体内。这是晓峰有生以来最完美的一次**,不但由于对方那美丽的容貌,还因为她的完毕无暇使得晓峰兴趣格外的高涨。

收拾好**的一片狼藉,晓峰将美人拥入怀中,刚才的激烈运动使得他的酒劲完全消退,看着面前这位令自己垂涎欲滴的美人,晓峰禁不住感激上苍赐给自己的好运气,因为像这种绝色美人那可是所有男人的梦想,自己不但抱得美人归,并且盗取了她的红丸,这种福气可不是一般人能享用到的。

“娘子,今后你便是我的妻室了,我对天发誓一定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晓峰虽然安静下来,可是贼手仍然不老实的抚摸着对方的身体,他笑嘻嘻的说道:“不知道今后能不能唤你叫做清儿呢?”

那女子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漏*点中完全沉静下来,她听着晓峰的话回想到刚才羞人的场面,微红的面庞禁不住变得更加粉嫩起来,她合拢双腿静静的感受着刚才**后的余波,此时用一种微不可辨的细声回答道:“奴家今后便是是晓峰的人了,无论你要将我如何我都不会有一丝怨言的,更何况一个名字呢。今后一切单凭夫君做主,我兰旭清绝对不会有半点怨怼之心的。”

原来刚才和主人公演对手戏的果然就是洛阳美女兰旭清!

“既然如此我有些疑问需要你来回答。”晓峰暂时停下骚扰的双手,盯着兰旭清双眼严肃的问道:“你的幕后指使到底是谁?是不是王允派你来挑拨我与董卓的关系?”

兰旭清从来都没想到对方能在新婚之夜如此问话,并且看他那正经的样子是万万无法推搪过去的。

兰旭清心中一阵慌乱,竟然就这样愣在晓峰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