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人,怎么会是你呢?不知现在来找在下有何用意?”晓峰看到自己身后站着的竟然是李儒!并且对方满脸笑意身后不带一兵一卒来看,他并不是奉了董卓的命令来追拿自己的。WWw!QUaNbEn-xIAoShUO!Com

“晓峰不必客气。”李儒将他拉到一边摆手说道:“其实岳父的心思,我们做女婿的最清楚不过了:他刚才也是一时失望,举动有些异常罢了。晓峰就算如今法力全无,可是单凭你曾经给西凉军带来的莫大好处来看,岳父也不会就这样同意你离开的。”

“况且你只率领万余人马,便先后从白波贼与华山贼手中脱困,更是极重的打击了我们长安与洛阳间粮道的贼患,如此优秀的统兵人才岳父自然更加不会放过。”李儒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小声说道:“虽然没有了法力,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主公有命令你到幽兰院一叙,盛意款款晓峰可不要辜负了大家的好心啊。”

董卓这么快便要李儒来找自己?莫非他已经知道自己去意已绝了么?晓峰此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绝,只能慢慢的跟在李儒的身后向幽兰院走去。

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半年多以前的事情。那时雪儿行刺董卓未果,然后便不得不在此地安顿下来,想当初董卓是一幅多么急切的窘样啊,见到自己来了竟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飞速的便带着自己进入了雪儿的房间。

可是现在的一切都有一点点改变,起码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成熟了。相对而言心中竟生出一种疲惫的感觉,好像这里的一切同自己都没有什么关系,什么高官厚位功名利禄全部与他无关;什么尔虞我诈处心积虑都滚到一边去。现在晓峰最想做的就是抛开一切,带着秀儿和雁儿找处深山老林过宁静的生活,就连北地的事情他都不想再去考虑了。

“你……回来了?”晓峰抬头看到那张虽然雪白可是却变得娇嫩无比的脸,这张俏脸的主人虽然没有变化,可是她那颗原本是冰冷的心此时却已经完全消融了。

“嗯,你最近过的还好吧?”晓峰对着雪儿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他知道这是董卓最喜欢的女人,可是只要是男人便无法对美女完全免疫,只要还活着就没有办法不去想入非非。不过晓峰却绝对不是那种下流的人,所以他只是将这份喜爱化成崇敬深深的埋藏在心里,无论是谁都不能挖掘出这段最真挚的感情。

雪儿看着愣愣的晓峰轻轻笑了一下,这还是晓峰第一次看她微笑,这笑容就好像是在积雪中盛开的梅花一样绝美冷艳,晓峰一见之下感到自惭形秽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小雪,过来见过叔叔。”雪儿摆手向院子里招呼,一阵银铃般的声音飘过,一个同样漂亮的女孩出现在晓峰身边。虽然她只不过只有七岁,可是此时已经具备了成长为一位美女的所有素质,只要经过雪儿和董卓的教育抚养,再过得七八年又将引起一阵人间的**。

只不过晓峰知道,董卓是绝对活不了七八年的,等到中原诸侯齐聚成立反董卓联盟的时候,西凉军便要撤出洛阳回到长安。而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吕布又会趁机杀死董卓自立,那么雪儿和这个叫做小雪的小姑娘便又要被卷入战火之中了。

“二叔,你在想什么呢?”小雪毫无芥蒂的拉着晓峰的手说:“义父刚才回来的时候好生气呢,二叔知道究竟为了什么吗?”

雪儿看到晓峰一脸的尴尬,于是摸着小雪的头发说道:“小雪乖,二叔现在要和你义父商量重要的事情,等会我带你出去买新衣服好不好?”

虽然现在那个小姑娘已经居住在将军府中好久了,可是当她听到可以出去的时候,还是显得非常高兴。看着她那洋溢着快乐的笑脸,晓峰突然觉得原来小孩子的生活是如此的无忧无虑,只可惜曾经自己只是一味的希望赶快长大,却从来没有好好享受那段美好的时光。

“谢谢。”晓峰面对雪儿的时候话总是不多,不过他知道对方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雪儿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变了很多。只要你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谈,我想这世上没有什么你二人无法解决的事情。”

雪儿在称呼董卓的时候,已经用“他”来代替了。并且当时脸颊上更是出现了一抹让人难以察觉的嫣红,晓峰无法相信为什么如此娇嫩美丽的人,会去喜欢那样一个年纪又大长相也不甚美观的董卓。不过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解释的,感情更是如此,爱情往往来的如此容易,或许一件事情,一个动作便可以擦出炙热无比的火花。

“你等下出去一定要小心,现在外面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太平。”晓峰看着雪儿轻轻的点着头,然后心中微微叹了口说道:“那我便进去了……”

吱呀——

晓峰推门而入,门轴发出的声音打破了室内原本的平静,他看到董卓坐在桌边一声不吭,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那盏茶壶。落日的余晖从窗外照射进来,晓峰竟然感到这个画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落寞的意味。

“大哥……董丞相,不知您找我有何要事?”晓峰一时间忘记改口,所以说了两句便呆在一边。

“你真的要走?”董卓身体一动不动,表情木然的看着晓峰问道。

“我法力已经完全消失了,留在这里再也帮不到丞相,所以与其让人说闲话,不如自己主动让贤退避的好。”晓峰向董卓深深的鞠了一恭,以感谢对方这段时间对于自己的照顾,如果没有董卓被自己“欺骗”的话,那么晓峰在这种乱世里早就死掉了。

“你要往哪里去?”董卓嘴角抽*动一下,虽然这个动作十分隐秘,可是却被一直全身戒备的晓峰看在眼里。与董卓相处的久了,晓峰也渐渐知道董卓的品性习惯,上次雪儿中毒性命危及的时候,董卓的嘴角就经常这样的牵动,这显然是他内心焦虑不安的一种表现。

原来董卓毕竟还是关心自己的,晓峰看到此处心头不由得一热。刚才从进屋开始他便全神戒备,生怕董卓暴怒下亲手革毙了自己,而现在董卓这个细小不察的动作,让晓峰觉得只有愧疚和感动。谁说董卓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谁说他六亲不认毫无感情?

晓峰强忍下呼唤大哥的冲动,他知道现在如果不走的话,今后的分别更加难以令人接受。难道他会去插手董卓和吕布间的纷争,眼睁睁的看着一方去送死么?晓峰是一个心软的人,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我想带着你赐给我的两个姑娘,带她们到一处没有人烟的地方。无论那里是荒山野岭也好,沙漠沼泽也罢,只要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就知足了。”晓峰叹了口气说道。

“果然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啊……”董卓终于动了,他将扣在面前的一个茶碗翻了过来,然后轻轻提起茶壶说道:“人生其实就像茶局一样,你我犹如这茶壶,而茶水就如同我们的生命一般。”

“这杯是金钱富贵,如果晓峰还未参透人生的话,会不会要这些东西呢?”董卓抬头去看晓峰。

“人要活得比他人好,这金钱富贵必定是最重要的东西,人心最难以满足,恐怕人人都希望自己的财富越多越好吧。”晓峰老实的说道。

“晓峰确实与众人不同,这就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董卓右手微微倾斜,茶水便准确地落进茶碗中,开始的时候还能溅起几滴水珠,可是当杯子渐满的时候,除了茶香什么东西也没有溢出来。

董卓看着晓峰左手微微示意,晓峰知道他的意思,于是上前几步走到桌旁坐下,一口气将那杯茶水一饮而尽。他此时并不怕董卓在茶水中下毒,因为对方如果想取自己的性命,简直有太多的方法了。刚才自己存备的警戒之心,现在看起来也是多余的了。

“好!”董卓那张原本阴沉的脸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他顺手接过晓峰的茶杯说道:“金银本来都是身外之物,而功名利禄却无时无刻的吸引着所有人的心。谁不想在这世上扬名立万,谁不想在死后仍然可以名垂千古?这杯中就是权力,晓峰觉得如何啊?”

“有财无权终究是替他人做了嫁衣衫,这世上有几人没有过做皇帝的美梦?可是到头来又有几人可以真正的爬上那个位置呢?明明不可为而为之,权利的诱惑恐怕比财富更加大些。”

董卓听完晓峰的答案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再次将那杯子填满茶水。晓峰也不等董卓示意,便将杯中茶水喝尽,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明白董卓的意图是什么。

“爽快!”董卓继续拎着茶壶说道:“权力富贵即便入手,那么倾城的美人又有谁不想得到呢?每个男人想做皇帝的最大原因,恐怕还不是为了得到无尽的荣华和无尚的权利,而是那些举世无双的绝顶美人吧?”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相貌出众的美女恐怕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并且男人无不贪心,我们希望自己可以网罗世上的所有美女供自己享用。可是那毕竟是痴人说梦罢了,丞相自可将这杯也倒满。”晓峰看着渐渐满杯的茶水,虽然刚才已经两杯下肚,可是此时心潮澎湃口中不由得更加干渴,于是咕嘟嘟的将这杯**也灌下了肚子。

“男人老了,就开始恋起家来。无时无刻不想着家里的母亲,和那些兄弟姐妹们。如果是你会不会让自己的亲人过上舒坦的日子?”董卓也不等晓峰回答,便再次倒满了茶水说道:“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对于这个答案我想也绝对没有什么好质疑的了。”

说着董卓一把抢过杯子将茶水喝光,然后喃喃的说道:“其实这段时间我早已将你当成自己的亲兄弟看待,且不说你曾经为我做过的那些事情,就单单是你对我那份情谊也让我难以忘记。”

董卓说到这里紧紧地盯着晓峰的眼睛,他一脸严肃的问道:“不知晓峰有没有将我当成过亲大哥看待呢?”

这……晓峰突然间茫然了,自己到底对董卓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