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怎么了,今天竟然在贤弟面前说了这么多废话,看来人不服老是不行了,上了年岁的人不知不觉之间便要去回忆那些陈年往事。wWw。QuanBeN-XiaoShuo。cOM”董卓顺手操起茶壶说道:“其实我现在所有愿望皆已达成,就算现在死去恐怕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晓峰听到董卓话里充满落寞之意,心中虽然不知所以,但是嘴里还是开解道:“大哥现在位极人臣,已经接近了人生最高的境界,只要今后善待百姓为天下做些事情,也算是没有辜负上天的希望了。况且现在大哥身体尚且健硕,只要今后勤加锻炼控制酒色,那么就算没有小弟祈福也自然没有大虑的。”

“贤弟不要安慰我了,自己的身体我还是知道的。”董卓摇了摇茶壶说道:“人间美事怎能让我一人独享?那无尽的荣华富贵,无上的权柄地位,妖艳绝伦的**处子,这一切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我已经全部得到了。可是我的寿命也如同这茶壶一样,已经快要到了水尽茶干的境地了,如今想来人生竟如这水中香茶一般不由自己控制,到头来镜花水月都是一场空啊。”

“本来我还想在生命的尽头,可以在洛阳登上一个新的高度,可是当我遇到了你和雪儿之后,我才知道生命其实不是用来挥霍和浪费的,它越是到了尽头才越显得珍贵,只有静下心去慢慢体会,才能真正的享受到它的真谛。”董卓提起雪儿的时候,双眼明显掠过一阵兴奋的神色,看来这段晓峰离开的时间董卓确实改变了不少。

天啊!晓峰听到这里忍不住要惊叫出来:这个说话充满哲理的胖胖的大叔,还是自己曾经那个贪花好色极度荒**、极度凶残、充满极度野心和私欲的董卓,董大哥么?都说好的女人可以改变一个男人,不过这雪儿姑娘的威力不免太大了吧?要不是现在董卓语调神色没有太大差异的话,晓峰真的便以为此时坐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冒牌货了。

不过晓峰可没有那个胆子去掀董卓的面皮,因为易容术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如此神似的水平,况且假扮其他人还都好说,像是董卓这种公众人物,一旦他的行为与平时有异的话,一定会被属下和朝中的人第一时间发现的。

董卓似乎明白晓峰此时的想法,他微微咧嘴想要笑笑,可是他那恐怖的表情加上那蓬又常又密的胡子,让晓峰感觉到此人笑比哭还难看。

“其实我也很惊讶于自己的变化。”董卓终于还是控制住自己想笑的冲动,面色缓和下来继续说道:“你经过这几个月的历练,我想也可以独挡一面了。而我此时对于争霸天下已然失去了兴趣,现在只想带着家人和雪儿回到老家安度晚年。我的母亲也已经年近九十,我也不想她再终日为我担惊受怕,这些日子思前想后,我觉得不如将朝中一切权力交托于你。晓峰现在还尚为年轻,完全有时间自己打拼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我如此提议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晓峰听了这番话之后完全惊呆了,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董卓会如此的信任自己。虽然现在洛阳的局势相当不稳定,哪怕是一点点小火星都可能瞬间变成燎原之火,将现在西凉军的一切全部吞噬干净,不过相反之下董卓的让贤对于任何人来说,诱惑力都是巨大的。

先不说那几十万的兵马和用之不尽的金银珠宝,就是像吕布、张辽、高顺和张绣这样的知名武将也间接的归于自己帐下听用。这种情况恐怕是无数的意图穿越者梦寐以求的,只要能控制京畿守住要道,假以时日等到中原诸侯火拼的时候,那么养精蓄锐的西凉军或许还真的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一扫九州称霸四海也说不定。

诱惑摆在面前是千真万确的,不过依照晓峰的性格,他有一万个借口不去咬钩。三国这个时代之所以如此被大家喜爱,就是因为它是中国历史上纷争最多,名人轶事也最为神妙的时期。英雄强将不计其数,聪明善用谋略之人更是多如牛毛,还有那些会制器的、会瞧病的、会种地的、会造船的,只要是有一技之长都可以在此寻找到用武之地。

在汉末这一年的时间里,晓峰早就明白可以在乱世中苟活的,那绝对不可以等闲视之,且不说曹操、刘备、孙坚父子的利害,就连自己内部的贾诩和牛辅等人也是一个巨大的隐患。现在吕布对自己还算关心有加,那是基于自己不触动他的利益的情况下。如果真的自己有一天变成了吕布的主公,那么晓峰与吕布之间的对峙便在所难免,因为吕布是绝对不甘于屈居人下的。

当然还有其他林林总总的情况自不必一一细说,总而言之一句话:晓峰当场便拒绝了董卓的一片好意,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争夺天下的那块料。

“小弟此时文不能出一妙计,武不能于战场上厮杀,况且那带兵之道也不过是刚刚有些心得,如果外敌压境小弟必定抵御不住。到时候丢了大哥辛苦拼来的基业是小,如果群贼依然不肯就此罢休,偏要缉拿大哥为那少帝报仇的话,小弟不就害了大哥全家性命了么?”晓峰很严肃的说道,他可不想把所有的压力都往自己的身上揽,起码现在天塌下来有董卓顶着,自己也活得挺滋润的。

“所以小弟希望大哥永远不要再提此事,如果觉得小弟还有可用之处,那么我尽管留下为大哥奔波操劳便是了。其余的事情,小弟是绝对不能答应的,这点还希望大哥可以体谅。”

“好!非常好!”董卓好像非常满意晓峰的答案一样,他直起身子一改刚才微颓的样子。那股霸道凶猛的气势又重新回到董卓的身上,晓峰看到他如此变化心中不免一阵紧张,刚才自己应该没有说错什么话啊,董胖子应该不会借故难为自己的。

董卓大笑过后连连拍掌说道:“贾文和,此时你终于明白贤弟一心为我,绝对没有半点私心了吧?”

晓峰听后一惊,心说莫非刚才董卓全是试探自己的?那些听起来颇有人生感悟的话,难道都是麻痹大意自己才说的么?听董卓的话有一点至少可以明白,那就是贾诩贾大头肯定就藏在幽兰院的殿内,并且刚才自己与董卓说的话,他肯定是一字不落的听了个清清楚楚。

内室的幕帷缓慢的被掀开一角,贾诩不带一丝表情的从里面轻轻踱出,看他失望的样子肯定是对现在的情况很不满意。他没有想到晓峰面对一场从天而降的富贵,竟然没有半点犹豫的便拒绝了,要知道董卓说出的理由已经很打动人心了,除非他是事先知道董卓纯属试探,否则的话此人便真的是毫无其他居心了。

“文和自问平生阅人无数,不过这次好像真的看走了眼。对于从前的种种冒犯,文和在这里向晓峰赔礼了。”贾诩看到事已至此,如果再不赶快认错的话恐怕便说不过去了,所以才有刚才那一番道歉,不过关于晓峰神仙的身份,贾诩却只字未提。

太危险了!晓峰看到贾诩终于低下头去,心中竟然没有半点高兴的感觉。相对而言这种劫后余生实在令人心有余悸,如果刚才自己一阵激动答应下来,或者稍微犹豫语气不够坚定,恐怕现在早就被人拉下去人头不保了,看来做人低调一点还是有好处的。

“贤弟大可不要往心里面去,刚才虽然是文和与我对你进行的试探之言,可是为兄对你绝对是信任有加。”董卓也知道现在晓峰心里绝不好过,于是站出来打圆场说:“贤弟可以先后力克白波、华山两伙强贼,对于你的领兵作战能力,为兄是绝对满意的。等你在洛阳完成婚事之后,我便将你派往长安驻防,省得牛辅前去征剿白波贼人长安无人打理。”

婚事?谁的婚事?是董卓要明媒正娶了雪儿姑娘,还是作为试探成功的奖励,给自己谋一门像样的亲事?

晓峰用疑惑的眼神来表达了心中所想,董卓似乎现在的心情非常愉快,他低声吩咐贾诩离开之后,然后兴致勃勃地说了起来:“这门亲事可非比寻常,我因为一些原因一直与朝中老臣面合心不合。不过只要将这桩婚姻定下来,那么我们西凉军便得到朝中一股势力的全力支持,这样我才能安心地对付今后的那些反贼。”

原来这还是一桩政治婚姻,晓峰以前看电视的时候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像是这种牵扯到政治的包办婚姻,那结果往往都是惨不忍睹的。董老大不会让自己去娶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处*女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辜负了自己如此英明神武、玉树临风、美女见了想改嫁、男人看了要自宫的长相了么?真是“处身未破先恶死,捶胸顿足血满身。”

“不知道对方的姑娘是谁人家的?大哥也知道我一心都扑在那秀儿和雁儿身上,其他的女子实在是……”晓峰也不是不想赶快迎娶个大家闺秀过门,这样的话那二女也可以趁机嫁过来,也算是了却彼此的一番心意。可是还没有见过面的老婆,他是不敢娶的,这可是关系到一辈子的大事,绝对不能马虎。

“其实为兄还是羡慕你的福气,要不是我现在有了雪儿姑娘,那么老夫说什么也要和你抢上一抢的。”董卓掐着胡子说道:“此女美貌绝伦身怀绝技,并且刚刚认了董承为大哥。并且在王允和几位老臣的极力撮合下,我觉得这对于双方都有好处,于是便答应了对方提亲的请求。”

“自古都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是如今老夫却发现,原来贤弟的魅力也绝不输于那些美女。自从你离开洛阳之后,上门提亲的便络绎不绝,使得老夫都有些妒嫉你的艳福了。不过这个女子不但才色兼备,而且她得到朝中一方势力的支持,所以你大哥才为你答应下这门亲事的。”

“最重要的就是,她已经得到你那两位宝贝的首肯,她们也非常满意我定下的这门婚姻呢。所以说贤弟一定不要退却,冷了我们这些想喝喜酒趁趁喜气之人的心啊。”董卓最后抛出秀儿和雁儿这张底牌,让晓峰绝对无从拒绝。

董卓现在真的是太狡猾了!或许他以前便是如此,过往种种都是伪装的?现在已经容不得晓峰再作推却,因为董卓已经将自己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了。

认命吧,算了,只有祈祷那个女子真的有董卓说的那么好才行,要不然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可就要白白毁在董胖子手里了。

董卓见到晓峰低下了头,显然是默许了自己的决定,于是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补充了一句说道:“对了,那个女子你也曾经见过,她的闺名叫做兰旭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