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对于董卓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呢?晓峰承认刚刚来到这个时代之初,为了活命生存确实利用神仙的身份欺骗了所有人,并且他那个时候认为董卓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草包加杀人魔王。Www,QUAbEn-XIAoShUo,CoM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晓峰却慢慢的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因为董卓对于自己简直是太好了,虽然他没有真正感受过亲兄弟的感情,可是想来就算是亲大哥恐怕也不外如此了。人心都是肉长的,无论是谁碰到如此的情况或许都会改变想法的。

“大哥。”当一切都流于自然的时候,这句大哥便叫得格外顺畅。

“无论别人怎么看我,可是在我的心里确实将您当作亲人一般,此心天地可鉴。”晓峰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此时的他才稍微感到好过一些。

董卓听了晓峰的话点了点头,然后沉默半晌才开口说道:“想我董卓当初年少轻狂,只身仗剑行侠于西凉。一路上结识了不少凉州好汉,从而竟然依靠着他们闯出了一片天地。”

“凉州当年也是羌族横行,我从一名司马靠着一路的功绩和两手血腥终于爬到刺史这个位置。可惜当我离开那个鲜血和纷争的战场,住进了宽敞舒服的刺史府的时候,整个人竟然变得颓废毫无动力了。”董卓说到这里苦笑一声继续说道。

“人心自古蛇吞象,没有人会满足现在已经得到的。所以因为一时的迷茫,我做了很多错事或许真的令世人难以理解。那牛辅当初也不过是一个满腔热血的小伙子,我从他的身上看到自己以前的那股冲劲。可惜好好的一个人被我教坏了,变得嗜血喜杀毫无人性可言,之所以今天饶他一命,就是因为我的心中对他还是有愧疚的。”

晓峰看着董卓那张平静的脸心说:今天董老大怎么了,刚才那一杯杯茶水还没有说完呢,怎么又讲起回忆录了?看来长寿的希望破灭之后,对于董卓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不会是脑袋烧坏了开始说胡话了吧?

“牛将军虽然如此对我,可是我对他却一点怨言都没有,因为我知道他是一心为了大哥的江山,无论怎样都不会背叛大哥的。”

董卓点了点头将茶壶推到晓峰面前说道:“贤弟刚才也说,人生在世无论是金钱、地位、美人和家庭都是缺一不可的,可是又有几个人能竟其一生完成所有的梦想呢?虽然我现在已经尊为丞相,可是谁又知道在这期间我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困难呢?”

“人人都说我既有西凉铁骑,为何却与黄巾对战中失利?贤弟试想一下,我出身于行伍之间,经历的战阵不下百场,面对敌人之凶悍难以形容。如果我调齐凉州精兵前去剿贼的话,怎么会败给那些拿着棍棒锄头的农民呢?”董卓的话挑起了晓峰的兴致,因为见识过西凉军的彪悍之后,晓峰也一直在怀疑历史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偏差,但是这毕竟是人家最不想回忆的**,尽管晓峰好奇可是终究不敢询问,现在既然人家要说也顺便解去了自己的疑惑。

“大哥请讲。”晓峰不敢露出太兴奋的神色,只是故作平静的看着董卓。

董卓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向外张望良久,然后回身叹气说道:“当时贼势浩大数量竟然有四五十万之多,他们所过之处犹如蝗虫掠境一般,州城府县只要被他们攻破那必然就是一个完全破败的下场。粮食金银被夺这也是小事,可是他们所到一处便**杀戮无所不用其极,开始我们还以为这只不过是农民起义罢了,可是当看到各地的檄文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们是伙不折不扣的贼人。”

从历史上晓峰也能大概知道黄巾起义的全部过程,不过却从来都没有想到黄巾军的破坏力如此的强大。

“何进那个饭桶虽然没什么真才实料,可是这时候也不能再默不作声了,否则当黄巾贼打到洛阳的时候,恐怕江山就要改姓张了。当时朝廷有三位能战的将军,何进虽然平时极度压榨这些将领,可是在危难的时候还是要靠这些老臣的。”董卓摇摇头好像是对何进的蔑视一般。

“那旨意的大概内容我还记得一清二楚:中郎将皇甫嵩和朱隽各领五万兵马于洛阳之东许昌一带索敌,力图歼灭张梁和张宝的主力;而中郎将卢植则率领五万洛阳精兵沿河北上,直捣黄巾老巢巨鹿,希望能尽快的消灭掉张角这个贼首,让黄巾余党不攻自破,我当时就在卢植军中。”

“本来我等在广宗与张角部队对峙日久,而卢大人巧计设伏将黄巾贼团团围住,只要等其露出破绽便可以一举将其击破了。我其时率领万余洛阳军镇守东北,意图掐断黄巾贼的后路令其前进不得后退不能。现在想想此情此景依然历历在目,那卢植也算是懂得兵法之人,截其头断其尾绝其粮道,这在当时确实是以少胜多的最佳办法:因为黄巾贼作战只是凭借一时之勇,左冲右突不得而出必然变得军心涣散毫无斗志,等到他们饿得没有了力气的时候,我们再主动出击必然一举将其歼灭。”

“既然如此大哥为何还会有此惨败呢,莫非军中出了什么变故不成?”晓峰虽然明明知道原因,可是作为一个旁听者来说,如果一句都不问的话,难免让对方说的不过瘾。

“贤弟所言极是,在这期间也产生了很多误会,我是到了后来才知道事情的真相的。”董卓继续回忆道:“我们当时已经击退了黄巾先后六次突袭,虽然战斗十分艰苦,可是我仍然觉得这六次攻击一次比一次无力,到得最后我们只不过是放了几轮弓箭,贼人便转头跑散了,我还以为再过几日便可以大功告成得胜还朝了呢。”

“谁知道正当我们等待卢植全力进攻的信号的时候,突然间满眼之内皆是头缠黄巾的贼人,他们士气竟突然高涨起来,并且嘴里还大叫着说卢植的其他几路兵马都撤退了,只要歼灭了我们他们就可以南下直扑洛阳了。”

晓峰满眼疑惑的问道:“这应该是张角的奸计吧?想以此挫动军心造成黄巾贼的突围成功。”

“贤弟这次出去果然于领军之道精进不少。”董卓点头说道:“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如此估计,不过当我看到黄巾军中竟然竖起卢植的“卢”字帅旗的时候,我才不得不相信卢植那路军必然是败退了。”

董卓再叹一口气说道:“那面大旗还是出征前朝廷特意连夜赶制,送给卢大人的。所有北上的五万军兵都视它为号令,旗进则兵进旗退则兵退。那面大旗当时竟然落入黄巾手中,这对洛阳军的震撼力是脱离战场之外的人是无法估量出来的。”

“兵败如山倒,我当日才知道原来败战也可以如此窝窝囊囊的。洛阳军本来平日操练就不够,再加上军心涣散争相纷逃,还没有等黄巾军攻到营门口,那剩下的七千余人便跑了个干干净净。除了我那数百亲卫之外,整个战场上能加以抵抗的力量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

现在晓峰才终于知道,为什么董卓在讨伐黄巾贼的时候会有如此大败了,想必后来便是刘备率领关张二人前来将董卓救下了。

“可是大哥为何却不肯善待刘备等人呢?怎么说那三人也算是一心报效朝廷,并且可以率领百人击退黄巾的必定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晓峰再次抛出心中的疑问。

“咦?”董卓惊讶了一下,因为他被刘备救下的事情,除了几个亲信之外并无人知,他刚要询问原因,可是转念一想人家从前毕竟还是神仙,自己这点事情瞒不过人家也是正常的。

“贤弟难道还不知道我的为人么?那日兵败最应该怪罪的便是那卢植老儿,如果不是他轻易撤退的话我们恐怕早就擒下张角,将其押赴至洛阳领功了。”董卓补充说道:“我当时是绝对不相信,凭借着我们的优势卢植会被山穷水尽的黄巾击败,如果他们退了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卢植他自己莫名其妙的打了退堂鼓!那刘备虽然救了我又怎么样?当我知道他就是卢植的弟子的时候,我便没有给过他好脸色,倘若不是他师傅怯懦,那么我又何必担当那进军不利的罪名?”

“可是卢植是被阉党陷害的啊,如此一来大战不利的罪名,大哥岂不是强加于他人身上了么?”晓峰熟悉历史所以脱口而出。

“嗯,后来我才知晓此事,不过当我派人去往安喜县去寻他三人,准备推举他们进京做官的时候,从人却回禀说他们三个鞭笞了前去逼勒的督邮,早就逃得不知所终了。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使得我现在一直不敢直面卢植,因为那件事情确实是我做得不对了。”董卓叹声将这件事情的回忆画上了句号。

人生真的是很残酷的事情啊,晓峰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一个人这辈子有太多太多的变数。那刘关张之所以如此痛恨董卓,八成还是因为那次不经意的偶遇,董卓轻蔑无视的态度怎能让心高的关羽和张飞释怀?也就只是这一件事情,便将他们双方推到了不可调和的对立面上,直到董卓死去为止,刘备三人对他的怒火才完全平息。

如果当时卢植没有被黄门诟病,洛阳军于广宗成功的剿灭张角的话,那么当董卓与刘备再次相见恐怕就是另一番情景了。

这件事情或许让董卓的仇恨转移到宦官身上,可是他又为什么有如此野心,想要控制住朝廷呢?晓峰虽然想问,可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友情推荐:今天最后一本推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小说《癞蛤蟆专吃天鹅肉》,这部小说可以算是都市类的经典了,大家如果想感受一下全身欲火焚身的冲动,那就赶快过去看看吧。可以爬到vip小说第二位,其实力绝对不会令大家失望的。

ps:今天如约发了三章,肯定超过一万字了,不过由于现在辽宁省普降大雪,寒风凛冽广告牌满天狂飞。如果不是答应大家更新的话,今天我就不来上班了。下午回家码字去,所以提前将今天的第三章发出来了,大家如果看得爽的话,帮忙宣传,砸票。

还是那句话:感谢兄弟姐妹一直以来的支持鼓励,我会再接再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