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备大人被华山贼伤到了?”晓峰休息一天之后觉得精神有些好转,虽然心里还肉痛那近三千人的损失,可是回过头来想想,乱世就是这样。wWW、QuANbEn-XiAoShUo、cOM今后可能还会有更夸张的事情没有见过呢:那曹操被周瑜火烧赤壁焚了连环船,一夜之内八十三万大军顷刻毁于一旦;刘备为给关羽报仇,尽起西蜀七十万劲卒被陆逊火烧七百里联营,最后可以逃脱的人马不足千数。他们都是一代霸者况且受了如此重创,相比之下前日数千人的争斗就有点像小孩子的过家家了。

想到这里晓峰的心还算好过一点,就算这次有些伤筋动骨,可是毕竟还是胜利了。如果万一真的被华山军击败的话,恐怕此刻自己的脑袋已然被人拿去领赏了,又怎么会有闲工夫躲在一边长吁短叹呢?

于是他重打精神苦想如何可以利用手中的一切,壮大自己的实力。只有兵强将猛粮钱广博才会活得更加安心一些。所以第一站必然是要亲**问潼关守将,但愿可以像在函谷关一样骗些士兵充实队伍。

“当晚华山贼人已经来到关前骚扰一番了。”副将在一旁赔笑着说道:“牛守备由于白天经历一场激战,所以当晚有些疲惫。而那华山三当家的手段又十分高超,故此守备大人一时失手被贼人暗算受创。”

“哦?白天曾经激战?”晓峰已经在汉末生活了大半年的时间了,所以还是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这些关隘守军的所作所为。他既然打定主意要骗人骗东西,那么有些事情还是要咬紧一点比较好。

况且他们口中所说的河上强人,九成九就是周颀开往北地的运输队伍,那个手执大刀的丑陋大汉也极有可能就是华熊,所以一定要转移他们的视线,不要将这件事情扩散出去。要不然的话,此事深追下去对自己今后的发展也是大为不利的。

“你们平日拦截过往客商难道我会不知?”晓峰重哼一声说道:“我也知道关上的补给俸禄有所不足,平日里大家出去打打秋风,自己讨些吃穿花用也无可厚非。可是我们一行人马出了洛阳之后便派出数名信使发送密令到沿途各大据点,一再反复强调要加紧地方治安,一定要抽派人手沿途护送物资保障安全。可是你们看看现在,只会带兵出去惹事生非,连接到我军求救都置之不理放在一边,难道你们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不成?”

副将对于晓峰的兴师问罪早有准备,只要那晚经历过战斗的人,现在回想起来都会禁不住地心有余悸。从前这伙华山贼就经常骚扰过往的运输部队,附近的各个关口要塞也不是没派人征剿过。可是当日一见对方那恐怖的实力,就知道这伙贼寇绝非浪得虚名,可以存活于洛阳和长安之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当日白天牛烈带出的部队确实与人交过手,虽然开始的目的是为了刮些油水,可是他们连一个铜板的影子都没见到就让人家给打回来了。这些话虽然副将想说,可是看眼前这个左将军面色不善,如果真的讲出来的话很有可能被人当作是托词,后果反而更加严重。

晓峰看到愣在一边并不说话的副将,心中知道只要自己咬准了对方救援来迟,那么就算他们真的有诸多理由,自己也可以说是对方的借口。现在兵员和赔偿都可以放在一边,只要自己在渭水沿岸的那些家底不要曝光就比什么都强。

“好了,你们也不要再措词狡辩了。我可不想再听到什么遇到可疑商队,出关对敌的鬼话。”晓峰面沉如水低声说道:“没想到我近两万士兵从洛阳出发,还没到长安就接连遇袭。现在只剩下这么点人马还谈什么护送,你马上写信给长安守将,让他多带人马前来接应,要不然的话这点东西肯定就要保不住了。”

说完之后晓峰又加了一句:“没想到在董丞相治下还有这么多的匪类,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成天都干些什么。”

副将在一边只是静静地听着,以他的身份是不能插嘴或者反驳的,就连他们的牛守备也绝对不能,也不敢顶撞面前这个左将军。不过当他听到晓峰口中所说的“接连遇袭”这四个字之后,仍然忍不住开口询问了一句:“莫非将军大人在赶赴潼关之前,还遇到过贼人的骚扰不成?”

晓峰就是等着这句话呢,他从怀中掏出牛遨签字的文书递给副将观看。那副将不看则矣,一看之下惊出一身冷汗。

自从前一阵接到缉拿曹操的榜文,副将就知道战乱即将开始了。因为董卓前阵给大汉朝廷带来的震动实在是太巨大了,不但在朝中四处树敌,并且还私自废立天子。潼关上的守卫兵将虽然嘴里不说,可是心里却知道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有多么可怕。

各地郡守在黄巾起义的时候就开始训练私军,那些巨贾士族也私养军队打造武器,他们正愁没有机会让朝廷认同自己的实力呢。自从袁绍和曹操相继逃出洛阳,无疑给那些想要出头的人提供了一个机会。只要他们打着上京勤王的旗号,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带出自己的部队,让朝廷承认他们是合法的是正义的。

况且董卓进京的成功也无疑是给大家做出了示范,有谁不想手握一方兵马威慑天下呢?所以各地的力量此时将会蠢蠢欲动,只要时机成熟肯定会趁乱而起的。

不过就算外面闹得再怎么欢,其实大家都不是特别担忧,因为董卓现在手握四十余万兵马,并且凭借着汜水和虎牢两关的险要,将关外诸侯抵挡在外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可是现在形势又有所不同,那华山贼寇自不用提,最可怕的还是游荡在黄河南岸的那近十万白波贼人啊。这可是一股退则有险可守,进则攻城拔寨的强大势力。万一战火一开洛阳恐怕便要腹背受敌,如果白波贼趁火打劫截断粮道的话,那么驻守洛阳一线的四十万兵马,恐怕顷刻间便要被敌人瓜分瓦解了。

晓峰看到副将额头上渗出的汗珠,面色稍微好转说道:“我们这次运送的乃是董丞相大半家底,就是由于关外群雄动向不明,所以我们才将这些东西转到长安以防不测。没想到刚出洛阳没有几天,就遇到了大伙白波攻击。如果不是牺牲了大批将领士兵引开敌人,那董丞的损失可就巨大了。”

“当日战后我军死伤大半,前日一战部下所剩精锐竟然全部役于战中。现在将不满十并不过三五千,实在无力承担押运的重任了。”晓峰面色一悲继续说道:“就算我们战死沙场倒也算不了什么,可是万一辜负了董丞相的一番厚望,岂不是变成了千古罪人不成?”

“我看前日华山军伤亡也十分惨重,近期恐怕是不能再搅起什么风浪了。不若我们同牛守备商量一下,从关上抽调一些人马协助大人护送物资前往长安如何?”副将觉得这个提议是最好的了,现在怎么看都是自己这边理亏,左将军情况他也见到了确实比较困难。如果可以稍微补偿一下对方的话,便有机会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承担的后果降低到最低。

“这怎么能行呢?”晓峰装作惊讶般说道:“潼关乃是董丞相连接长安和洛阳的最重要的一道关口,如果分兵给我万一关口有失,岂不是将西凉兵马的后路切断了么?依我之见还是速速给长安发信调派人马前来接应,这样既稳妥又不失安全。”

只要长安的兵马调动起来,那么就算黄河沿岸哨卡发现了周颀的队伍,也会因为没有足够人马而不敢轻出。这样的话周颀他们只要在河口成功转道向北,那接下来的一路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至于董卓的这些物资就交给长安前来接应的将领好了,然后自己在潼关处迅速过河,可能还来得及追上前往北地的部队。

以上就是晓峰心中打得如意算盘,虽然他也很想从潼关上划拉点人马补偿高顺和张辽的损失,可是上关的时候才发现这道关口的重要性。要说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确实有些夸张,可是如果真想攻破此关没有个一二十万人马还真不成。所以为了给董卓留条后路,晓峰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保住自己家底这条路了。

不过让晓峰高兴的是,副将此时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其实将军只要花上一点点钱,就可以买到大批的优质兵员了,我保证这些人并不是我们关上的人马。”他一句话刚刚出口急忙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这些钱我们关上完全可以负责,只要大人高兴满意,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哦?还有这等好事?看来这个潼关的副将还明白一些道理,只是不知道这优秀的兵员要从哪里得来呢?

“大人别看我们这里地形险恶,好像人迹罕至的样子,可是实际情况其实不然。”副将看到晓峰一脸迷惑的样子解释道:“其实我们潼关附近也有三四个比较有实力的士族,他们家里有人在朝廷做官,而这边又山明水秀是个修养生息的好地方,最重要的就是我们潼关绝难攻破,所以就成了这些人安家的目标。”

“虽然这边可以耕种的土地不多,可是这些士族都是以经商为主,所以乔迁于此并没什么妨碍。他们家兵少则数百人,多的也有个三五千人,如果一旦事起也能派兵上关助守。我们守备大人与他们几家关系密切,如果将军有困难的话,我想可以从他们手里买来一部分人充实军队。”副将说完晓峰眼前突然一亮,原来征兵的工作也是如此的简单啊。

“既然如此,我们赶快去见守备大人。”晓峰起身说道:“我想看看到底可以买到多少人马。”

ps:关于恶搞情节,我也很无奈,大家再忍忍吧。不可能抓谁搞谁的,就当看一部正常的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