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可真是不虚此行啊。WWw.QuANbEn-XiAoShUo.COm”晓峰面带得色的说道:“没想到牛辅人这么大方,兵库司也不限制我们提出多少东西,如果不是我怕咱们拿不动的话真想将这里搬空了。”

张辽在一旁心说就这样已经拿的不少了,一口气之下洛阳军竟然抱走五千件盔甲,长枪两千柄,腰刀三千把,各式盾牌三千个。要不是因为携带羽箭不太方便的话,恐怕这位左将军就连硬弓强弩也要捞走一些了。

“长安数代古都,冶煅技术甲于天下。这批武器防具虽然不是最好的,可是也能和西凉军的精兵装备相提并论了。”张辽新近补充的那一千余人一直就没有配齐武器盔甲,别说上阵杀敌就连日常的训练也做不到。现在有了这些装备之后,张辽便可以每日抽出一点时间来训练自己的部曲了。

“事有蹊跷!”高顺坐在一边沉默半晌才吐出四个字来。

张辽知道这位兄弟虽然寡言少语,但是心思比任何人都要细密,既然高顺这样说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高兄如此一说,我也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没有那么简单。”张辽脑筋转了一转继续说道:“向来武器装备都需要将领自行购买,虽然从前董丞相承担了晓峰那一万部曲的所有花费,可是现在牛辅没有理由用库房里的东西来送这么大的人情。要知道除了主公赏赐之外,剩下的都有帐目记载,哪怕是少了一件也要牛辅他自己来掏这个腰包啊。”

“况且我们此行也称不上是完全成功,一成多的车辆丢失并且绝大部分还都是运载黄金的。”张辽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凭借这点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如果牛遨此人不慎对牛辅透漏了一丝口风,那么我们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

这些事情是晓峰从来都没有想过的,虽然洛阳军当时确实和白波贼交过手,可是之后所做的事情的确漏洞百出。况且牛遨和牛辅又是同族的兄弟,如果牛辅真的打听起来,估计牛遨是不会多做隐瞒的。

既然如此那可如何是好?逃跑是肯定不行的,且不论北地郡是否已经纳入周颀的控制之下,就算他们现在想过河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渡船啊。并且只要一跑肯定让人抓住把柄,从此之后便成了董卓军的敌人,凉州势力的追杀对象。最重要的就是身处洛阳城中的秀儿和雁儿,自己逃跑无疑是将她们重新推入火坑,如此胆怯懦弱的事情晓峰绝对不屑去做,也不会去做的。

“两位将军不要介意,这一切还只在我们猜测之中罢了。”晓峰故作镇静地说道:“毕竟我现在还是朝廷的左将军,整个洛阳城没人不知道我的身份。那牛辅尽管在此有兵有将,现在我们还在他的地头上,可是他真的有这个胆量杀害我么?怎么说我的官阶也要比他高上数倍,我与董丞相和吕温侯关系又如此密切,我猜测此人未必敢真的动手。”

“况且现在我们绝对没有退路,只有一口咬定所有的蹊跷之事确实如此,我们才有机会堂堂正正的回到洛阳去。否则的话恐怕吕兄也要被我牵连了……”晓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临近长安会有那种不好的感觉,牛辅对待自己又如此的大方,很有可能他已经肯定这批装备自己是永远也拿不走的了。

“难得晓峰在如此情况下仍不慌乱。”张辽看着高顺微笑说道:“看来今夜的鸿门宴,我们兄弟俩是少不得陪你走上一趟的了。”

高顺点头同意:“带我的部曲前去赴会。”

晓峰也觉得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带些人过去比较好。高顺的陷阵死士实力有目共睹,既要保证生命安全,又不能引起对方怀疑,所以最后三人决定每人各带护卫十名。人人外罩宽大锦袍内穿金丝软甲,内佩趁手兵刃一切万事小心。晓峰摸了摸贴身携带的七星匕首心里想道:今夜宝刀终于也要重见天日了。

夕阳西下,长安太守府门前没有一个闲杂的人。一员红盔红甲的武将伫立在门口不停的向一个方向张望着。一想到今晚的任务,他就浑身发热心脏跳的有些厉害,要知道对方可是身居要位当朝大员,如果事情暴露的话,说不定会在洛阳引起什么轰动呢。

尽管主公和他说过一切后果由他负责,可是人家可是当今丞相的女婿,出了状况还不是要让手下的人为他背黑锅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回主公都是这样,事先说好不关下面人的事情,可是每一次不是都要牺牲数十个兄弟的性命才能摆平?

他已经受够了,真的是受够了。虽然这人在牛辅的面前从来都是毕恭毕敬,表现得忠心耿耿。可是却绝不容许别人利用自己,欺骗自己。更何况他的亲弟弟就是因为替牛辅顶罪而死的,尽管这件事情他只字不提绝少人知道,可是只要有机会的话他就一定会亲手砍了牛辅的脑袋,为自己的弟弟报仇。

“胡将军。”牛辅的一个亲兵跑出府来向他询问道:“牛太守派我来问问,左将军怎么还没有驾临呢?时候已经不早了,我们是不是派人再去邀约一下。”

“不必了。”这人沉着脸说道:“如果对方想来,就算我们不去请他们也会到;如果对方没有这个打算,那怕我们前去强迫人家也绝对不会出门的。你回去让主公再等等,我觉得左将军一定会来赴宴的。”此人就是牛辅身边形影不离的胡赤儿。

今晚牛辅摆的绝对是一桌鸿门宴,只不过不知谁是项庄谁是樊哙罢了。

在胡赤儿的翘首期盼中,西街拐角处终于显现出一伙人的身影,为首一人**枣红马金髻玉带一身华服。胡赤儿白天见过此人,他就是今晚的目标人物——身处左将军位的晓峰。

而在晓峰身边的是张辽和高顺两人,他们今晚没有披盔挂甲,而是各穿了一席暗色长服。马匹上也没有携带惯用的长枪,只是每人在身侧佩戴一柄宝剑。虽然不是身处战场,可是他们那威武的神色还是在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出来。

这三人身后还跟随着几十名随从,尽管这些人衣着不是非常华丽,可是胡赤儿也知道他们交起手来绝对让人难以抵挡。

“没想到将军大人果然大驾光临,小人在此恭候多时了。”胡赤儿见到对方转眼间已经来到太守府前,连忙上前拉住晓峰马匹的缰绳说道:“牛太守在府中早已经备好一切,还以为将军大人公务繁忙不能来了呢。我立刻着下人把马匹带下去喂些精细草料,诸位就请随我入府吧。”

“不必了。”晓峰挥手阻止前来牵马的下人说道:“我们这些洛阳的马匹平时娇贵惯了,这些家伙只吃刚发芽的嫩草,如果硬要喂他们干草杂料的话很可能要伤了它们肠胃。我见太守府外绿草如茵确实是一处牧马的好地方,如果牛大人不介意的话,我便留下几人在这里照看马匹便是了。”

说完也不等胡赤儿的意见,晓峰留下身后十名侍卫故意大声说道:“这可是董丞相送给我的马,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动它。如果有人不开眼想要试试你们的手段的话,那么不用给我面子,有多少杀多少好了。我就不信在我眼皮子底下,还有人敢打我马匹的主意。”

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强横一些,在这个时代中湮没的都是那些优柔寡断的人。孔融三岁让梨名满天下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被曹操所忌,最终落下个下狱弃市的下场么?在这个人吃人,以下谋上的年代里,仁义道德统统成了没有作用的摆设,只有强权强势才能保存自己的一条性命。

胡赤儿也不知道晓峰这样说是因为洛阳官宦从来都是如此飞扬跋扈,还是已经看破自己精心布置的陷阱阴谋。这绝对是一场双方智慧的较量和比拼,稍有大意者便要露出马脚满盘皆输了。

“将军既然如此吩咐,本府下人绝对不会失礼冒犯的,这点还请大人多多放心。”胡赤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稍微领先于晓峰一步为他们带路。

牛辅在宴会席中早已等待多时,听到晓峰等人赴宴的消息连忙来到门前迎接。两伙人都各怀鬼胎自然表现的也有些虚情假意,晓峰一见厅中除了自己之外再没有其他宾客,就知道刚才的猜测是绝对有道理的。

牛辅现在看来竟有九成九是要安排杀局除掉自己。晓峰想到这里心中骂道:好你个贾大头这招果然阴损,一路上隐忍不发引我入彀,直到长安交付了货物才发动杀招。不过好在大家都还没有出手,最重要的就是现在对方根本没有足以致晓峰死罪的证据,所以最后谁胜谁负还难以预料。

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之后,牛辅吩咐使女送上酒菜准备开席。

席间两边人马只是闷头吃菜绝少饮酒,并且双方各有心事,彼此间说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牛辅知道事情不能再拖却又苦于不知如何开口,于是频频向座下胡赤儿使眼色,让他赶快依照事先商量行事。

“各位大人。”胡赤儿见到牛辅暗示,于是扶案而起开口说道:“将军大人不辞辛苦从洛阳来到长安,今天宴会之上没有什么好招待诸位的。幸而小人幼年学了几套剑法,不如给大家献丑助兴如何?恳请主公体谅小人的一番苦心。”

要说胡赤儿也是一个乖觉之人,这番话说出竟然绕过晓峰只等牛辅开口表决。

“这……”牛辅先是装腔作势的迟疑一下,然后转头看向晓峰说道:“这位属下确实莽撞了,不过几位大人都有武艺在身,想必也十分喜爱舞刀弄剑吧?如果大人不介意的话,就让他表演一下,也可以趁机求几位指点一二。”

晓峰微笑的看着牛辅,心里却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这招人家项羽早就已经使过了,现在拿出来就用是不是有点太懒惰了?陈年老招一次两次的或许还能收到奇效,可是现在牛辅面对的可是接受过先进教育的晓峰啊,想要成功除非将他打傻了不行。

“牛太守言过了。我们虽然屡经战阵,并且身边的张辽,高顺两位将军也确实身怀绝技。不过这次本来是你精心准备的一场酒宴,如果胡兄出来舞剑岂不是落了俗套,让人以为这是牛大人设下的鸿门宴了不成?”晓峰举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说道:“只是不知道我将这杯子投在地上会不会引来四壁甲兵呢?”

牛辅和胡赤儿根本就没想到晓峰会这样说,他们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左将军用力的掷铜杯于地上,虽然有心阻止可是却也完全来不及了。

只听见酒杯与地面发出清脆的一响,里面那透明的醇香**顷刻间洒了满地。

晓峰伸手入怀紧紧地攥住七星宝刀,心中虽然惴惴却面色镇静的看着牛辅和胡赤儿那惊讶的表情。宁可先发制人,也不愿提心吊胆。晓峰知道古人暗算一般都是掷杯为号,如果对方真的有心谋害自己的话,那么此时就应该有数百刀斧手齐齐杀出了。

牛辅面色有些惨白,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露出破绽。对方已经做好准备,张辽高顺更是将手按在剑柄之上。看到这些牛辅就已经知道,今天必定是一个难以善终之局了。

双方瞬时陷入剑拔弩张的状态,随着一群身披黑甲手执大斧的士兵冲入,屋中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非常。

ps:这已经是“凉州行”这卷的最后几章了,可能有些地方写的夸张匪夷所思了一些,不过大家多担待,过几天就转到正常章节上了。谢谢大家一直支持

加入vip之后就不能进奋发图强榜了,也就是说本周四书目类型变完之后就没机会了。现在离第十五位还有一段距离,大家帮忙砸票票,哪怕是露一脸我也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