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蒙蒙亮晓峰就爬了起来,他迷迷糊糊的走出帐篷在军营里四处闲逛,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wWw、QuanBeN-XiaoShuo、COm这些守夜的士兵显然是得到了上级的指示,知道这个穿戴古怪的年轻人现在正当宠,所以虽然晓峰胡冲乱撞,可是偏偏没人敢上来管他。

“这不是晓峰……仙家。”突然从晓峰身后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这仙家二字被此人硬生生吞了回去,似乎不想让周围的人听到,晓峰揉揉眼睛转身一看,身后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好面熟啊,似乎自己在哪里见过。

“这位大叔,洗手间在哪里?怎么我找了半天连自来水都没有啊?”晓峰由于平时工作比较繁忙劳累,所以每天都是早起晚归的,这种日常习惯竟然保持到了汉朝,现在他还没有睡醒,所以对昨天发生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

“洗手间是何去处?湖水河水玉泉山泉水我倒是听过,可是这自来水又是哪里的水呢?”此人一身枣红连环铠,一手握着腰刀,一手挠着脑袋冥思苦想,他将自己知道的名山大川的名字翻来覆去的想,可是怎么样也没记起自己曾经听过洗手间和自来水什么的。

晓峰眼睛终于睁开了,他看到眼前站着的这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自己不是被老天爷搞到汉朝了么,怎么才睡了一个晚上就忘记了,幸亏自己今天碰到了郭汜这个神迷,要是不小心碰到贾大头的话很有可能被看出破绽的。

“哈哈哈哈。”晓峰先用笑声做开场,他这个时候才完全清醒过来说:“洗手间乃是天庭一处泉景,如果在此处洗手忏悔的话,则会洗去自己身上一切罪孽,那样才可以清清白白的上天做神仙。而自来水则是我们仙人洗漱饮用的一种神水,因为它招之则来挥之则去,来去一切随心所欲,所以起名自来水。”这种东西不编得神奇一点就没意思了,不但要让听众相信,并且还要让们羡慕,这才是最佳的骗术。

果然在郭汜的脸上出现了向往的神色,晓峰脸上一红觉得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急冲冲的往自己的帐篷走,可是董卓的军营简直是太大了,刚才自己又是迷迷糊糊走出来的,所以一时半会竟然没有找到昨天晚上住的地方,晓峰这个时候知道自己迷路了,他虽然很想和边上的小兵打听一下,但是万一被董卓他们知道了,自己一个仙人还会迷路岂不是非常麻烦?

幸好正在晓峰着急的时候,一个沉厚而儒雅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原来大人在此地逗留,我家主公特命我前来寻找大人,据说朝廷方面今早有急报到来,还望大人指点一二。”晓峰一回头看到一人身着白银甲,此人正是昨晚在董卓的宴会上看到的张济,看来张济脑子还是比较好用的,既不能泄露晓峰是神仙这回事,又不能对自己无礼,所以“大人”已经是最好的称呼了,既然晓峰是董卓的“弟弟”,那么让这些人尊称大人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朝廷急报?今天董卓还真有责任心,如果平时的话一向贪图享乐的董卓会起来的这么早才怪,估计是昨天一晚上太兴奋了没睡着觉的关系。晓峰虽然心里面这样想,但是还是跟随着张济快速的来到董卓的中军大帐,他还没等进去就听到董卓在里面破口大骂的声音:“说什么差人上表,名正言顺,大事可图,都是狗屁。你看看现如今那些没卵子的阉人反了天了,不但把何屠户给杀死了,连小皇帝都抓走了,没有皇帝我们在渑池耽搁了这么多天有个屁用?”

晓峰听了心里微微一笑,这个董卓真是粗人,一生气起来骂人都这么粗俗,估计这次李儒要倒霉了。他进入帐中一看,果然那个“李军师”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董卓在他的身边连蹦带跳,要不是看在李儒是他的女婿的面子上,早就拳脚相加了,看着昨天一直和自己做对李儒,晓峰心中突然有一丝不忍,可能是他天生性格温良,看不得别人受苦遭罪吧,尽管这个李儒对自己是百般刁难,但是现在看着他那个可怜巴巴的样子,晓峰又不好意思落井下石。

“大哥,切莫责怪李大人。”晓峰微笑着走到董卓身前说:“贸然率兵进京确实莽撞,就算真正勤王成功阉党伏诛,那么到时候天子权力尽收,大哥这十数万精兵岂不是白白送给刘室做陪嫁?”

“噢?贤弟的意思是?”董卓眯着小眼睛突然感觉到抓住了一丝灵感,但是凭借着自己的脑袋又理不出个头绪,所以只好求教于眼前这个神仙弟弟了。

晓峰看着还在旁边点头哈腰的李儒,心里叹了口气想到:自己还是心肠软啊,虽然也想在三国时期闯一番事业,但是就凭借自己这点斤两,文不能运筹帷幄,武不能上阵杀敌,心肠又软看不得别人吃苦,还是老老实实的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然后有机会再找寻回去的方法,虽然还要为住房吃饭的问题担忧,但是总比在这里拿着脑袋玩命要强得多,做人要知足把命留住了比什么都重要。

“大哥,李大人一定有这样做的目的,我想听了他的话之后你一定会赏赐他的。”晓峰对着董卓笑着说,如果李儒现在再不好好发挥一下的话,那么不如找块豆腐撞死得了,这点才学都没有还配叫自己什么军师。

李儒听了晓峰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满眼尽是感激之情,董卓这个时候态度也变得好了一些,如果自己的神仙弟弟都说李女婿没错,那么或许这个家伙还真有自己的道理。

“回禀主公。”李儒心中拼命的斟词酌句,这可是让自己翻身的机会啊,如果再搞砸了那么恐怕岳父会替女儿休了自己的。“前番上表表明我等乃是奉诏行事,一来可以少惹话柄减少阻碍,二来可以逼迫阉党狗急跳墙削弱皇帝手中权力。如果我等此时以正讨逆,不但可以获得口碑,并且可以趁机夺取部分职权,为主公今后成就大事增添砝码。”

其实当时董卓上京确实挑了一个好时候,大将军何进刚刚被杀,朝廷军政无人担当,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候,加上董卓本来就是奉旨讨贼又手握重兵,如果朝廷不落入他的掌握之中反而是怪事。董卓虽然脑筋不太灵活,但是李儒这几句话说得明明白白,他一听之下感觉大为有理,董卓向来喜怒无常,刚才还差点对李儒动手的他,此时拍着李儒的肩膀大叫贤婿起来,李儒偷偷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心想,如果不是我反应快就糟糕了,然后抬起头感激地看了晓峰一眼。

“嗯?不对啊?”董卓好像想起一件事情,他本来拍在李儒肩膀上的手,此时力道不觉得加重了很多,要知道董卓可是武将出身,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开碑裂石,不过想想也差不多,他那又大又厚的手掌拍在瘦小的李儒身上,大家就知道李儒是什么感觉了。

李儒虽然有心躲避却没有那个胆量,刚刚才擦干的汗水此时又流下来了。

“大哥,有何事不对啊?”晓峰赶快转移董卓的注意力,要不然李儒的肩膀再拍几下非得拍碎了不行。“虽然朝廷威信已失,可是据报少帝已被张让、段珪劫走,我们手中没有凭恃,如何可以掌握朝廷,控制大臣呢?”董卓终于停下了手,不过却狠狠地瞪了自己那个“贤婿”一眼以示惩戒。

原来董卓是担心这个事情啊,晓峰心里面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尽管他不知道董卓是在哪里遇到的少帝和陈留王,但是有一点肯定的就是在命运的安排下他们一定会相遇的,并且董卓一定会企图拥立陈留王为皇帝,这一点在历史上已经验证了无法改变,如果自己可以劝董卓少些杀戮,对黎民百姓好些也就算没白来汉末一趟。

“大哥吉人自有天相,小弟已然算出大哥此行必有收获,不过大哥大权在手之日为了今后长保江山,到时还需听小弟一言。”晓峰此时先打一个伏笔,万一以后董卓乱加杀戮的话,自己也能依靠“天意”这个借口制止一下,虽然董卓今后的命运是悲惨的,但是晓峰还是希望这个冒牌大哥可以为百姓做几件善事留点好名声才好。

“哦?如此甚好。”董卓一听自己终于没有白来一趟,不由得喜笑颜开的说:“如果此次为兄得尝所愿,今后一切无不言听计从,我在家乡有一弟,名叫董旻字叔颖,如果贤弟不嫌弃的话,可以先暂且冒名取代之,今后在朝中也好为你谋求官位协助于我,贤弟你看可好?”

晓峰心想正好自己也不想被大家知道,既然可以暂时冒名顶替一下,那么何乐而不为呢?只要自己今后看好这条性命就好,总不能和董卓一块被干掉吧。虽然在历史上董旻受到了董卓的牵连,被斩首于街市,但是自己如果没办法逃避的话终归一样,和是不是冒充董卓的弟弟没多大关系,并且董老大这么说了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顺的过几天好日子。

“如此甚合我意,大哥有如此美意,小弟怎能推辞。”晓峰一鞠到底暗自想到:董老大啊,你可要给我争气多活几年,如果我可以在你挂掉之前找到回去的方法,那么我就谢天谢地了,现在虽然有钱有美女但是生命却没有一点保证,活在这里的每分钟都要猜测别人在想什么,这样的生活太辛苦了。

董卓看到晓峰竟然同意了他的意见,并且此去前途一片光明,于是意气风发的大喊道:“传令下去,众军拔营出发,今夜必入洛阳歇马。”

车轮滚滚人马喧嚣,十几万兵马浩浩荡荡的经过渑池向洛阳进发,董卓一马当先身披黄金甲,**一匹高大红色战马名曰“赤兔”,因为这次董卓要夺回少帝,所以不抛头露面给自己挣点印象分是不行的,昨夜因为偶然得知自己是天将下凡,所以竟然难得的没有糟蹋小姑娘,并且兴奋的一夜未睡。虽然此时身体有些疲惫,在神骏的赤兔马身上有点困倦,但是一想到小皇帝就在面前向自己招手等着自己去控制利用,董卓就更加激动不已,不断的催动大军加速前进。

晓峰现在和秀儿雁儿坐在马车当中,不过现在的这辆马车可和昨天那辆大有不同了,驾车的是两匹异常高大强壮的骏马,车厢又宽又大外面还包有一层铁皮,里面厢壁被垫得非常松软,就算靠在上面也不觉得一点难受,车底铺着绣花的毛毯,角落里还有一个不知道是檀香还是麝香的炉子将车厢里薰得异常芳香。

“昨天晚上你们睡得还好吧?”晓峰没话找话的向着两个小姑娘询问着,虽然随军并没有专业裁缝,但是董卓那里的织绣衣服还真是不少,他有的时候为了发泄兽欲,会让那些女孩子先穿的漂漂亮亮的,然后再一层层撕扯掉进行奸污,所以在晓峰的示意下,秀儿和雁儿都穿上了漂亮的衣服,打扮得犹如天仙一般。

她们两个现在低头不断的在袖子里抚摸着衣料,这种又滑又舒适感觉让这两个女孩子心里偷笑起来,像她们这种花季少女谁不渴望美丽,并且幸福又来的如此容易,坐在软绵绵的车厢里的二人,心中晕晕乎乎的觉得犹如在梦境中一般。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