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愿赔那么我也不需要你出金银珠宝填补损失,你只需要做两件事情。WWw、QUaNbEn-xIAoShUO、cOm”晓峰微微思索一下接着说道:“第一:马上以你自己的名义写一份文书发往洛阳,就说当时贼势浩大虽然你尽遣关上精兵解围,可是仍然不敌退守函谷关,这样你不但逃脱了罪责,并且也为我做了一个见证,被白波军劫去的那些车架也有了一个说法,你看这第一条你能不能接受?”(小说)

牛遨刚才听说损失了上百辆的财物,心里盘算着怎么盘剥函谷关周围居民商户,来填补这么大的漏洞,这下听晓峰这么一说,自己竟然连一个子儿都不用掏,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大人放心,这件事情就全都交给我来处理。昨夜关上见到东面火起,我连夜点起七千守军前往救援,没想到贼军浩大数量超过十万,我们拼死抵抗才保住大部分的财物,将军居功至伟亲自上阵督军杀敌砍贼首上万,我也出了那么一点点小力。如此一来丞相应该不会怪罪我们的。”牛遨为官数年,也知道欺上瞒下之道,他这番话说完脸晓峰都要为他这个假话鼓掌叫绝。

“不过那边没有那么多的尸首啊,你说的那些话如果有人追究起来的话……”晓峰看破一个漏洞问道。

牛遨毫不犹豫的回答说:“由于当时尸首太多,如果不赶快处理的话恐怕引起瘟疫,所以在将军的授意下小人已经清理战场,把那些尸体统统烧掉掩埋了。大人您看下官做得是否妥当?”

真不愧是惯于在官场上厮混的人,晓峰真是有点自愧不如了,如果一个人没有什么能耐,可是却可以在一个高位上屹立不倒的话,那么他一定有自己的一套绝活,这个牛遨当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牛守备说的好,人死的太多了很可能引发瘟疫,到时候祸及无辜百姓就不好了嘛。”晓峰点头说:“你做的很好,那些尸骨是否已经安葬妥当,不会随便埋埋算了吧?如果有天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不好了。”

“哪里哪里,我已经将它们埋入荒山野岭之中,就算现在想去寻找也不可能了,只愿他们可以入土为安了吧。”

“很好,牛守备果然是个人才。”晓峰笑声说道:“那么我就来谈谈第二点,昨夜大人派出关上精锐出战,不知死伤多少?要知道丞相大人对战死部曲追赏最厚,一个人起码也有数十贯安家费吧。牛大人昨夜到底损失多少人呢?”

董卓当时虽然非常凶残,可是对于自己属下却格外仁爱,那些战死沙场的士卒可以得到厚恤,这就是为什么他死后有那么多人甘愿替他报仇的原因。

普通士兵每人二十贯,马步队长三十贯,偏将小校封赏更多。牛遨心里一边盘算着一边试探着说道:“精锐士兵阵亡三千,大小校佐也折了十几人,如果不是大人指挥得当的话,那么我军伤亡数量还会增加。”(小说)

晓峰面上带笑心中暗骂此人够贪心,三千人的抚恤金那就是六万贯,折成上等黄金也有五百两之多。这个人一仗没打就想凭空赚取五百多两金子,这样的好事怎么能白白便宜了他?

“牛守备确实忠肝义胆啊,如此牺牲部曲来保护友军安全撤退,我想董丞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不过你的那三千精锐如果还摆在关上不是明摆着骗人么?”晓峰冷哼一声吓得牛遨重新趴回了地上大声求饶。

“唉……”晓峰摇摇头扶起牛遨说道:“今日你我相见算是缘分,如果让你的前程毁在我的手上也确实于心不忍。”牛遨听后连连点头大作可怜状。

“这样吧,我上报的时候就把我军损失减少三千,划给牛守备如何?”晓峰拍着牛遨的肩膀说着,牛遨一听连声不敢,因为天下没有人可以将自己的好处白白送给别人的。

“当然了,你看看我现在兵员损失太多,如果出了你们函谷关上路出发的话,万一遇敌岂不是要全军覆没?所以我将三千名额划给守备,然后从关上抽出三千兵丁护送物资,这岂不是两全其美啊?”晓峰的如意算盘此时才全盘托出,反正无论贾诩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敌意都好,既然要占城自立那么士兵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张辽高顺脸上轻笑微微摇头,李维则是满脸崇拜的目光。要知道骗人家东西,还要让别人以为你是在对他好,反过来还能感谢你的,这样的骗术才是最高明的,晓峰自从刚来到汉末的时候就一直生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中,现在这点伎俩算是小儿科了。

果然牛遨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感激得一塌糊涂:“将军如此提拔小人实在难以报答,那区区三千人对于我来说倒也算不得什么。再说援助将军运送物资本来也是我应该做的,那么等下我就回关上点齐三千步兵给将军送过来。”

晓峰一把拉住他说到:“牛守备忙什么?点兵的事情还需要你亲自去做么?只要你拿个令牌写道手谕,那么我派一员将领去做足矣。白波军刚劫了财宝粮草,所以这几天还不会再有行动,不若你赶快起草文书派人发往洛阳岂不是好?”

说着晓峰就连哄带骗的让牛遨写下手谕掏出调兵令牌,然后将它们交给张辽,晓峰知道凭着张辽的眼力挑出来的兵丁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接着晓峰连忙叫来书记,起草呈给董卓的文书一式两份,此文将白波贼数量实力夸大了数倍,然后一边歌颂晓峰和牛遨与手下诸将拼死杀贼,最后终于牺牲部分将士生命才拖住敌人,保护大部分财物成功突围而出。一方面提醒洛阳方面追查泄密之人,一定要做好对中原群豪的监视工作。(小说)

等牛遨画了押按了手印晓峰将其中一份揣入怀中以防不测,然后将另外一份派人快马送往洛阳,如果董卓现在还没有被蒙混的话,那么今后一切诟病自己的人都会被当成是泄密的反贼,私通白波贼人的奸细。

一切完毕晓峰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见到牛遨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知道他平白损失了三千人马,并且那赏赐还遥遥无期,所以一时间心中有些肉痛罢了。

“牛守备听我一言。”晓峰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知道函谷关也是一个要塞,是洛阳通往长安的第一道关口,这三千兵丁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如果朝廷封赏一时下不来的话,那么这招兵训练的钱又从何而来?既然我说过我俩见面就是缘分,所以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我决定从自己的军饷中拿出五百两黄金来感谢牛守备的援助如何?”

晓峰看到牛遨终于眉展眼开,虽然嘴里推却可是脸上却十分虚假。

“这些钱守备就不要客气,今后好好训练士兵,为董丞相和朝廷建功立业保住隘口也就是了。”晓峰说完连忙呼唤来人摆酒设宴,要好好款待一下这个冤大头,那些金子反正自己也拿不走了,还不如顺水推舟做做人情,如果可以换点人马充实队伍不更是好事?

牛遨见到这个左将军出手阔绰,非但没有追究自己的责任,反而给他带了这么大一笔富贵,牛遨高兴之下连忙派人到关上拉来十头黄牛、二十匹白羊、鸡鸭百只给晓峰一行接风洗尘,他也没脑子想想,如果昨天真的遭到白波贼袭击,那么今天哪有可能还没上关就敢胡吃海喝?

一时间整个营寨之内杀牛宰羊到处弥漫着香气,张辽和运送牲畜的队伍一块回来,晓峰看那三千人马虽然不像是接受过严格训练、久经沙场之辈,不过胜在个个年轻力壮,除了长官之外没有一个超过三十岁的,如果今后好好训练一下的话必定是一批虎狼之士。

大帐中只有五人比较冷清,并且除了高顺从不饮酒,晓峰酒量浅薄之外,张辽害怕白波军毁约前来偷营不敢多饮,李维是新入的将领争取好印象浅进而止。所以在晓峰频频劝酒之下,只有牛遨一个人开怀畅饮,场面也不是非常热烈,大家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营帐外篝火处处,火堆上架着的大锅里煮着糟米饭,此时将要做熟散发出一阵阵清香;而那些熏烤着的鸡鸭羊肉,则冒着诱人的油光,那些脂肪溶解滴在烧红的木炭上发出吱吱的响声,极大的刺激着众人的肠胃。

牛肉也已经煮的烂了,因为算上那新来的三千兵丁在内,这个营中也只有不到八千人,所以每个士兵都有一斤多的肉可以吃到,晓峰的那些洛阳军平时饮食就很讲究的,所以这种食物还算平常,可是函谷关上的那三千人显然是平日里被克扣惯了口粮,所以今天不但可以吃饱并且还见到了油星,这可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小说)

刚开始进营的时候这三千人心中还有些不安,可是糟米饭和牛羊肉下肚之后,他们那颗心终于踏实下来。这些人出来当兵大半是为了混口饭吃,反正也是要拿出性命去拼,如果可以吃得好一些的话,谁不愿意加入到这样的队伍当中去呢?

这一夜洛阳军忘记了曾经的“劫后余生”,他们大快朵颐享受着从函谷关送来的美味佳肴,可是他们谁也不知道,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