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峰由于担心辎重受到战火波及,所以将其安排在数百米一片小树林外的拐角处,此时那边已然可以听到传过来的阵阵喊杀声,晓峰到时前面已经乱战成一团了。WWw,QUAbEn-XIAoShUo,cOM(小说)

辎重大车刚才就已经被拉在一处,吕布的四千并州兵各自拿起长刀长枪将车马围住保护起来;梅英霍颜则各率领五百刀盾手和五百长枪兵在外侧守住左右两翼,防止白波贼趁乱绕到后方抢夺货物;正面是由张辽率领的一千部曲抵挡着白波如潮的攻势,虽然这些人不比高顺的陷阵营差多少,可是此时却也陷入了苦战之中。

晓峰连忙将自己的五百近卫派出四百五十人协助张辽,虽然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可是现在也只能希望华熊高顺等人能尽快结束战斗了。

“给我卸车,把车上的珠宝抬下五十箱来。”晓峰现在实在没有办法,虽然此时心生一计,可是由于缺乏对敌经验,所以现在还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究竟会怎样。

那五十名近卫听命虽然心中有些诧异,但还是从辎重里迅速搬出五十只箱子来。

晓峰命令并州兵迅速前进顶到张辽身后,然后将那些箱子也抬了过去。

张辽白马长枪正与对面一将厮杀,面前的敌人如滚滚长江水一样,杀之不尽斩之不绝,自己这边还能坚持多久连张辽心中都不敢去想。

“贼人看枪。”张辽挑翻一名杀上前来的白波贼,然后抖动银枪向敌人刺去。那人长相凶恶手段倒也不低,招招拼命不留后路,虽然张辽的武艺要强过他,可是却不想与他一命换一命,故此交手数招之后仍然没有将他杀落马下。

张辽招式又出直奔敌将咽喉而去,那人一如既往只是挥动大刀向张辽要害砍来,却不去化解他的攻势。张辽心中一叹刚要收招,可是对面那人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面目表情瞬间出现定格,连挥刀的速度都缓慢下来。

张辽银枪一挥磕开对方武器,这时候只见天空出现无数黑影,然后是一片细脆的撞击声,前面的白波贼见到这个情景全都一愣,然后拥挤着向这些黑影扑去。

张辽见到面前敌人注意力不集中,于是顺势枪尖下滑直挑敌将握刀的手腕,那人大叫一声收刀不及被张辽将手筋斩断扔了武器,张辽看到一招奏效也不等对方拨马逃跑,直接挺枪便刺,给那人来了个前入后出扎了个透心凉。(小说)

此时的白波贼已经乱成一团,他们互相推搡着争夺着什么东西,张辽立马定睛望去,原来从后面不断的抛出大量珠宝首饰,这些宝贝在天空反射着耀眼的光芒,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已经成为白波贼人抢夺的对象。

张辽从来没见过如此情况,用大量金银珠宝混乱敌军这恐怕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他见到此时正好是反击良机,于是左右招呼梅英霍颜率领军队上前厮杀,然后抖马扬枪杀入白波阵中。

梅英霍颜此时精神也不由得大振,可以命令属下抛出宝物乱敌的,除了自己的主公之外还有何人?他们知道现在晓峰就在军后与自己共同进退,不由得战意熊熊满腔激奋,这二人虽然身处两翼,可是竟心意相通一般同时挥兵前进,原本还有些颓势的洛阳军,此时终于找到反击的机会哪能不懂把握,三方两千多名战士在部分并州军的协同下一齐向白波贼反扑。

由于珠宝引来的混乱在白波军中扩散的越来越快,成把的金珠白玉不断的从天上撒落下来,让这些前来抢夺的贼人更加疯狂:后面的人拼命的往前面拥挤着,想趁此机会夺些宝贝,而前面那些已经接到珠宝的人又要躲避敌人的进攻,向两边奔逃意图离开这片战场,这样混杂的场面使得白波军无战心,对于洛阳军的反击只是形成了了局部的抵抗而已。

晓峰此时在阵外心中好过一些,虽然这些扔出去的珠宝价值连城,可以在几年内供养一支数万人的军队,可是他却一点都不为此心痛,因为如果这些东西可以换取自己属下性命的话,那么就算全都扔掉了也都无所谓的。

再者这些东西对于这支运输部队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用这么一些钱财来确保整个军队的安全还是相当划算的。

那五十近卫不断的从箱子中捞出大把珠宝,然后狠狠地向战场上扔去,他们脸上虽然有些不舍,可是没有长官的命令,就算将全部的东西统统丢掉,他们也要坚持去执行。

满眼都是战斗着的人群,有些是洛阳军与白波军之间的攻守,有些地方白波贼为了争夺财物相互间竟也动起手来,晓峰发现这支部队和刚才那只显然不是一个统属,如果他们的纪律再严明一些的,现在己方一定是被动挨打的局面。

身后马蹄声渐渐响了起来,晓峰回头去看,果然见到华熊率领的轻骑向这边赶来,终于要结束了,虽然这次自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是毕竟还是胜利了。

晓峰爬到一辆马车上登顶向远处瞭望,只见骑兵们在草地上扬起薄薄的灰尘,向混乱的白波军冲去,那些贼人本来就已经开始混乱,现在侧翼出现大批骑兵更是让这些人战意全无,虽然阵中有一名主帅模样的人拼命聚集手下顽强抵抗,可是在白波军边缘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溃逃现象。(小说)

轻骑兵们平执长矛对准了前面的敌人,晓峰感觉好像听到了轰然的撞击声一般,骑兵队伍便冲入了白波军中。华熊满头满脸都是敌人的鲜血,他匹马当先大刀左开右阖杀出一条血路,直奔中军那名白波主帅而去,那主帅勒令周围贼兵不住已经被张辽杀散人群接近身边,梅英霍颜二人也是不甘示弱,他们两人犹如出海蛟龙一般将长枪左突右刺从两侧杀入中军。

白波主帅见到队形已乱,自己被数伙敌军迅速包围,大喊一声撤退拨马就要逃跑,可是这时华熊骑兵和张辽精锐已经赶到,华熊大喝一声挥刀将其武器打掉,张辽在背后一枪扫来将白波主帅拨落马下。

主帅被擒白波士气更衰,霍颜梅英一边击杀负隅顽抗者,一边率队抓捕逃跑之人,华熊双臂外张振臂大喝:“降者不杀!”这声喊出好似巨雷灌耳隆隆不绝,有些白波贼本来就深陷军中一时无法逃脱,听了这声大吼虽然胆战心惊,可是仍旧在第一时间放开兵器蹲在地上准备受降。

战斗此时已经局限在极小的范围之内,除了还有数十个冥顽不灵者意图逃跑之外,剩下的白波军众竟然齐齐投降。没想到这第二场战斗的胜利,竟然来得如此容易,晓峰望着远方渐渐安静下来的人群终于舒了一口长气,他吩咐周围的并州军迅速安营扎寨,今天大家连续作战十分疲惫,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犒劳犒劳了。

高顺周颀这个时候押解着大批的俘虏赶了回来,那些白波贼武器皮甲统统被没收,并且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心情有些低落。晓峰知道虽然战斗已经结束,可是如果不做好后续措施的话,自己带着这么多宝物启程,难免不被这些贼人觊觎,万一白波军在身边突然反叛,那么己方恐怕还要有所损伤。

一个时辰之后营寨已经搭建完毕,根据晓峰的意思将两伙白波俘虏关押在不同的地方。晓峰此时坐在中军帐内,各大将领已经带着部曲打扫完战场回来复命了。

尽管晓峰对这场战斗的损失已经做好承受准备,可是当听到回报的时候还是不免心痛不已:周颀的弓箭兵情况最好,因为没有参加直接战斗所以没有一人伤亡;高顺的陷阵部曲和华熊的轻骑紧随其后,这两支部队凭借了自身的实力和主将的强悍,损伤都不是十分巨大,陷阵兵死亡五人伤者十余人,轻骑死亡三十余人伤者一百多人。

由于三千长枪和四千刀盾在两场战斗中都经受了严格的考验,顶在前面的他们承受了绝大部分的打击,三千长枪情况尚好却也死亡四百多人受伤五百多人,伤亡总数已经达到三分之一;而刀盾兵情况更不乐观,死亡一千二百余人伤者九百多人,伤亡数达到了一半以上。

并州兵尽管只在一段时间内投入了战斗,可是也有不小的损伤,近四千人的他们一战下来伤亡也有五百多人,伤亡数量达到一成多。

张辽的精兵部曲这次战斗损失也非常巨大,本来还有一千多人的他们今后可以再次作战的只有不到七百人了;而晓峰的近卫兵也死伤近百人,这场争斗给洛阳军带来的损失实在是太巨大了。(小说)

晓峰听着伤亡报告心中像是针扎的一样疼,只是这两伙白波贼人就带走了四分之一兄弟的性命,看着眼前这些将领疲惫不堪,就连染血的铠甲此事都没有来得及换去,晓峰知道这一切或许都是自己的错误,如果可以预料到白波贼从两路袭来的话,那么这次的损伤可能会减少一些。

张辽心思细密看出晓峰的情绪不高,他走上一步说道:“大人何故如此,我们今天应该说是大获全胜,以一万兵马抵挡白波两万多人的进攻,并能连番计出取胜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文远……今日让你牺牲这么多部曲,我实在是非常抱歉。”晓峰低头小声说着,自己这边无论死伤多少也都是自家事情,再怎么心疼也牵扯不到别人身上去。可是张辽的精锐死伤三成,让晓峰感到有些对不住张辽和吕布对自己的信任。

“大人哪里的话。”张辽摆手说道:“战者向来是杀敌一千自残八百,我们作为武人早就有了战死沙场的决心和准备。再者说,如果我们战败了可就不止是统计伤亡这样简单了,为将为帅必定难逃一死,而那些士兵如果不沦为奴隶也要被杀当地,所以大人千万不要为这种小事介怀,况且我们俘虏众多,那些损失掉的部曲完全可以填补回来啊。”

晓峰听后心中稍感安慰,周颀这时也上前将俘虏的情况汇报出来:第一战由于对方战力比较强横,所以打到最后只剩下五千余人,其中高顺和华熊捕获纳降了近三千人,其余人等皆趁着乱劲逃散了。此战抓获将领胡才,李双戟等人,人狼王在乱军中顺利脱逃了。

第二战历时不久,由于过于简单的瓦解对方士气,轻易擒住白波将领,所以最后招降的人数比较多,经过张辽、华熊、梅英和霍颜的四军齐出,竟然有五千多人投降,这对于晓峰来说既高兴又担心。

降卒太多了,几乎要超过了自己剩下兵马的数量,现在能做的只有尽量将其打散掉,分到各个将领手下充作部曲,这样才能最牢固的控制住这些反贼。

想到这里晓峰连忙下达命令,由于华熊、周颀、梅英霍颜这四人此战指挥得力,奋勇杀敌毫不退缩,所以当场被提升为典军校卫,各自可以统带一千部曲。而高顺张辽二人不从属于晓峰之下,故此一时间他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给这二人升官,不过既然他们都出了大力气,那么挑选部曲的好事当然先要由这二人先做。

高顺微微一笑简单拒绝,而张辽则抱拳称谢将自己的部曲人数扩大到两千人。

晓峰又从长枪刀盾兵中抽出四百人升为什长分给周颀等人,这样他们才能更好的训练和控制住这些贼人。(小说)

一番挑选之后各个将领都是意气风发,因为自己的部曲增多一方面可以确保参战人数,一方面也能有更多的机会夺取功劳。

这样一战过后除去洛阳军的损伤之外,晓峰手下的实力竟然有些增加,四个将领共计四千四百名部曲,近千轻骑两千弓箭两千三百长枪和两千六百余刀盾,人数总和竟然达到了一万两千多人,并且还有千八伤病和剩余的三千多俘虏。

晓峰心说怪不得这些诸侯喜欢打来打去的,原来战争可以让胜方实力增强。战争就好像两方进行的豪赌,每个人都不知道最后对方的底牌是什么,只有最大限度的利用手中的牌,或欺或诈强取豪夺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赢过这一铺那么手中资本必定大大增强,而输的那一方除非资本雄厚,否则必然是非死即残的下场。

一切进行的妥妥当当,晓峰心中悲痛稍安,他命令帐外士兵将俘虏敌将带来问话,因为此时晓峰心中已经有了无数的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