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孟德跑了?他为何要逃跑啊?”董卓站起身来走到晓峰面前问道。Www!QuanBeN-XiaoShuo!cOM(小说)

晓峰笑着说:“曹操身怀利器心怀不轨,显然是要刺杀大哥。此人被我揭穿失了宝刀,又怕被我等追究,那么他不跑又能如何呢?”

“好个曹操曹孟德,真是有胆竟敢来刺杀于我?”董卓双目圆睁浑身突然间散发出一阵强烈的杀气,虽然晓峰不会武功,可是单凭着董卓那吓人的样子够让人胆寒了。

“贤弟为何要故意将其放走?当时有我和奉先在场,何愁拿不下一个小小曹操?”董卓大声询问。

“大哥息怒。”晓峰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董卓这么生气,他目光一闪露出狡猾的笑容说到:“难道大哥不觉得这是一个铲除所有异己的机会么?”

董卓听后大奇问道:“都说斩草除根不留后患,贤弟这次将曹操放走莫非别有隐情?”

“现在放走曹操对大哥可以算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大哥莫急赶快坐下听我慢慢道来。”晓峰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拉着董卓坐在了矮塌之上。

“大哥短短时间内接连遇刺,却始终无法查出幕后主使,难道不感到害怕么?一次两次可以侥幸避过大祸,难道十次八次也都能确保平安?”晓峰看着董卓若有所思的表情,知道董卓最近在朝中越加张扬,得罪的权贵不在少数,虽然每日守卫之人甚多,还不免有些提心吊胆。

“如果今日放曹操逃脱,它日此人必将联络所有反对大哥的势力,意图从京畿之外兴兵讨伐,只要我们提前准备防患于未然,那么凭借着两关之利手下兵将云集,必然可将其一扫而空;外援一失朝中百官便犹如板上鱼肉,任凭我们宰割了。”晓峰微笑着对董卓说道,吕布听了这话眼中一亮,思绪似乎已经飞到百里之外的战场上了。

董卓揪着胡子沉思良久问道:“贤弟此话虽然有理,可是京外势力混杂部队数量众多,我怕到时候数支大军齐来,我们左敌右挡应付不来啊。”

晓峰心说,这次来的可不是几支队伍那么简单,一来可就是十八路啊。不过历史结果不容更改,就算是真的天仙下凡也休想要赢得这次战斗的胜利。(小说)

“大哥何必担心,我们这次占了天时、地利、人和各种优势,就算天下之兵尽起也休想撼动大哥的基业。”晓峰笑着说道。

董卓一听之下大喜问道:“刚才听贤弟放走曹操,为兄心中甚为担忧。既然贤弟说我们占尽优势,那么我正要听你帮我解去心中烦忧。”

“所谓天时者:现在孟德刚刚离去,如若匆匆整合军队号召天下豪杰必然准备不足,与其待他们羽翼丰满坐大势力,还不如趁早将其诛灭。况且时下春耕未始便要倾其兵力大动干戈,那么这些势力的粮草必然不济,到时前粮吃完后粮未续,其内部必定自乱。斩虎于幼年饥饿之时,此乃天时。”

“我军坐拥长安洛阳,凭借虎牢汜水关之地利,加之能征惯战的将领把守,那么足以将那群反贼挡在两关之外。京畿之内富庶异常,只要我们关外御敌关内耕种,那么这场持久之战我军必胜。”晓峰说到这里董卓吕布频频点头,要说据关而守对于董卓军绝无问题,凭借着西凉军的勇猛和董卓的财力,完全有实力熬下去。

“我军武器装备精良,各位将军平时更是卖力练兵,到时统一号令士兵无不向前拚杀,虽不敢说百战百胜却也绝对不会令人小觑;反观联军都是各个郡守的部曲私兵,平日**掳掠欺负百姓倒是好手,可是究竟有几个人真正的上过战场?并且到时各有统属号令不齐,人人存有私心保存实力,那么这样的队伍有何战斗力可言?两军交战勇者胜,凉并两州惯出勇猛之辈,沙场之上生死立判,并且用有准备打无准备,这样看来我军不胜都难了。”晓峰娓娓道来说的董卓喜笑颜开。

“贤弟果然好谋略,奉先吾儿,赶快召集众位将领到天下楼商讨诛灭反贼之事。”董卓大声笑道,忽然间他好像想到什么事情,然后随后加了一句:“将贤弟的门人那个姓周的小子也叫上,告诉他今后可以参加一切军机商讨。”

晓峰知道这是董卓给自己面子,所以连忙起身称谢。

经过长时间的与智者相处,让晓峰终于依据历史有些了解整个事件的发展了。曹操退居陈留虽然迅速训练了一支强旅,并且手下将领尽是能征惯战之人,但是可惜的是联军来的太多也太杂了。

势力多则互相观望不肯独自上前,军队战力不平均也导致了一方溃败则全军士气低落。如果当时只有孙坚、曹操、公孙瓒和袁绍这四路联军结果会怎样呢?虽然兵不满十万,可是综合战斗能力却十分强悍,如果有好的统属和积极的战心,恐怕历史真的会改写吧?

晓峰被董卓一路让到了天下楼,不一会工夫李儒、贾诩和周颀这些智囊就到了。之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吕布、徐荣、张济叔侄、郭汜、李榷、樊稠等带兵将校也陆续赶到。(小说)

吕布得到董卓示意将事情大概经过讲述一遍,然后董卓起身说道:“强敌片刻便至,不知诸位有何对策啊?”

贾诩微一皱眉说道:“刚才听奉先所说,晓峰一番推断确实有理。可是如若对方统帅之人可以做到知人善用,比如说曹操这人,那么我军恐怕就难以抵挡了。”

周颀起身回护说道:“贾大人多虑了,要说统帅之人公修认为非袁绍莫属,此人四世三公,门多故吏,汉朝名相之裔,并且袁绍一出袁术必从。一支联军两名袁姓,那么盟主必定就是袁本初的了。贾大人认为袁绍这人能掀起什么风浪来么?”

贾诩微眯着双眼仔细的打量着周颀,自从上次宴会他就认为此子谋略不凡,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自己没有发现的事情,他轻摇羽扇说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公修一番话道来有理有据使人佩服,那么就请主公分派准备事宜。”

董卓看到贾诩脸上有些不对,于是微笑说到:“若论筹划布置还要看文和手段,既然公修已然结去大家心中最后一丝疑惑,那么文和便来说说今后我们如何可以掩人耳目攻其不备吧。”

贾诩看到董卓如此给自己面子,他也不好意思再耍什么脾气,于是贾诩连忙起身说道:“为防止消息泄露,丞相可以借捉拿曹操之名,派兵封锁各大关口,将朝廷与中原的联系彻底切断,这样我们才可以秘密于险要处增派兵将,到时候让反叛之人大吃一惊。”

“这次交战胜负难料,一切后果都应该考虑在内,所以在下认为应该偷偷将洛阳财富运往长安,就算前方战事危险,我们也可以从容撤兵至长安,凭借函谷关潼关继续制敌。”贾诩微一犹豫说道:“只是派兵遣将之事尤为难办,就算我们封锁通路也难免有人翻山越岭送出信去,如果对方有了准备,那么到时情形就会被动了。”

李儒急中生智在一边说到:“最近白波贼起,扰乱四方安宁。不若我们对外宣称讨贼,暗地里却转向驻守两关如何?”

贾诩微微一笑点头说到:“此法甚妙,只可惜一军不能二用,讨贼的兵力如若太多难免会引起众人怀疑,如果在分去运送财物,那么守关人数又恐不够。如果有一支不为人知的队伍押解物品,那就非常理想了。可是急切之下怎能找到一支可以抵御白波骚扰的运输队伍呢?”贾诩说着拿目光向晓峰这边瞟,晓峰知道今天放走曹操让贾诩终于起了戒心,自己的那万人部队一直驻在城外训练,如果战事一起那么这一万人很可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如果自己真有叛意,董卓外有强敌背后再被人捅上一刀,那么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其军必溃。(小说)

晓峰想到这里连忙说到:“文和不必担心,我在城外尚有一支队伍,这次终于可以派上用场实为难得,不如大哥派我押运库中财物到长安,然后就可以安心点将派兵守住两关了。”

董卓听后看看贾诩,贾诩微微一笑说到:“既然晓峰如此说来,那么此事就好办多了。”然后他向董卓一鞠说道:“主公可让圣上下旨,命我等即日派兵前去征缴白波贼人,然后兵出洛阳在渑池与晓峰军会合,将隐藏在粮车上的物资转交给他们运往长安,然后绕洛阳城经永宁、荥阳进驻虎牢汜水,这条路线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被人发现。”

贾诩说完众人纷纷点头,董卓见到大家都十分同意,于是连忙点将派兵:借剿匪之名共起大军十万,其中包括凉州铁骑一万;凉并州轻骑两万;凉并精锐步兵两万;洛阳守军五万。汜水关领军之人为李榷、郭汜同李肃、胡轸、赵岑率军五万,其中凉并轻骑一万;凉并精锐步兵一万;洛阳步兵三万,这五万人都是这些人自己的部曲,平时训练严格希望能遏制住联军的紧逼之势,挫动对方锐气。

虎牢关领军之人为张济、樊稠等将参军李儒,其中西凉铁骑一万;凉并精锐步兵一万;洛阳军两万,这些人主要是在洛阳与汜水关之间起到纽带的作用,一方面养兵关内一方面向前方输送粮草。

另外徐荣率领一万凉并轻骑被派往荥阳巡视游击,以防有人偷偷摸过两关,直接面对洛阳。

一切准备就绪众将斗志昂扬,吕布因为平日经常在董卓身边出现,所以此时不能轻易离开惹人怀疑,现在只好暂时放下心中请战之心,等待战事起时再一显身手。

董卓分兵结束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他转头对晓峰说到:“贤弟手中没有能战大将,就算兵精又有何用,不如我派遣数人助你如何?”

吕布听后连忙推介张辽高顺二人,晓峰起身微微一笑说到:“除此二人,小弟还需一名西凉猛将,不知大哥愿意否?”

董卓一听来了兴致,要知道能被晓峰看上的人,前有吕布之勇后有周颀之智,总之都是厉害的角色,这下不知道这个神仙弟弟又看上了自己手下哪位人才了。

董卓急切询问,晓峰淡然一笑说到:“我要的是……华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