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吕布表情尴尬的说:“我说自己是神仙其实都是骗人的,虽然我知道承认这件事情之后明明对我不利,可是在吕兄面前我不想再有一丝的隐瞒。wWw.QUAbEn-XIAoShUo.CoM或许我接下来说的话会令人匪夷所思,可是凭借吕兄的才智一定可以听明白的。”(小说)

吕布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目光,然后轻轻点头示意晓峰继续说下去。

“现在你我身处汉朝自然知晓楚汉相争的结果,如果吕兄机缘巧合来到秦末那么你会帮助霸王还是高祖呢?当然现在看来这绝无可能,就算这是假设我也还是想听听吕兄自己的想法。”晓峰将问题抛给吕布,通过今天解毒的事情让他突然间产生一种无力的感觉,自己在这个时代真的太无助了,从前还可以凭借着小聪明与熟知的历史事件蒙混过关,可是一旦事情超出了历史的范畴,那么自己将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以前看到穿越的小说,别人都是割地为王风光无限,而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却只能靠蒙骗来混日子呢?

今晚看到吕布的时候晓峰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向身边人揭露自己真正身份的机会,因为对方是一个自己觉得可以倾诉秘密的人,就算今夜死在此人剑下也毫无怨言,并且在晓峰眼中的吕布并没有像是历史中描写的那样无义薄情,晓峰的直觉告诉他放眼天下也只有吕布可以明白他理解他,因为吕布作为一个战神孤独的活在这个时代里也是非常寂寞的,寂寞的人需要一个不同于常人却可以真诚相对的朋友,那个人但愿会是自己。

吕布听完将目光投入星空之中,他思考了良久终于深吸一口气说道:“晓峰的这个问题实在令吕某为难,若是真的可以回到当时,那么吕某必定自扯一军与项羽刘邦斗上一斗,虽然不知最后的结果谁输谁赢,可是吕某纵横天下未逢敌手,现在倒想见识一下霸王的神力和高祖的用兵。”一番话说完在吕布脸上出现了一种傲视群雄的神采,或许这就是人中吕布三国战神,只有他才会有永不服输的精神吧。

吕布的答案多少让晓峰有些意外,因为无论是顺应潮流依附刘邦,还是结识豪杰投靠项羽这两种选择都可以让人理解,可是吕布的选择则是新建势力与历史的两大巨头纷争天下,这样的话历史中吕布数次谋反最后自领一军征战于诸侯就比较容易理解了,因为他无敌于天下的武功使他不甘屈于人下,或许争夺天下并非是他的本意,可以在战场上与当世豪杰较量过招才是他心中真正企盼的吧。一个武者如果达到了武学的巅峰,那么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会让他想尽一切办法向对手挑衅谋求一败,不过最后吕布没有倒在战场之上,而是由于部将背叛出卖而死这或许就是吕布此生最大的遗憾了。

“吕兄无论胸襟抱负都是晓峰不能望其项背的,我只愿能在乱世之中苟活性命便心满意足了。”晓峰迎上吕布投向自己的眼光继续说道:“其实小弟并非你们这个时代的人,由于某些原因从一千多年后来到了这里,这就和刚才我向吕兄询问的问题一样,之所以我投身于董卓军中也只不过是了解到你们这个时代的历史而已。”

晓峰低下头双手不断的搓着袍角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没有吕兄的盖世豪气和不世武功,并且对行军布阵捉对厮杀毫无所知,这些时间里我只不过是凭借着自己了解的一点点历史取信于大家,之所以当日冒险进入丁原军中也是因为我知道吕兄一定会转投董卓的。虽然看起来我像是做了几件大事,可是在这期间我只不过是起到了一个延续历史的作用,那些事情或有心或无意却无不与我所了解的历史吻合,今天面对吕兄小弟我虽然心知不该说出真相,却也实在不能隐瞒下去了。”

吕布听后面色平静的说道:“吕某自从认识晓峰时起便知道你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今日你能如此信任吕某让我心中非常感动,其实从我来到董卓帐下之后便知道你的身份有些玄机,没想到造化弄人至此,虽然那跨越朝代之事听起来甚为玄妙,可是吕某相信晓峰的为人,所以今后只要我能做到,必定力保晓峰的身份不被拆穿,也算是报答晓峰之前解围提携之恩了。今夜时辰已晚恐怕你屋内的娇妻美妾早已苦苦等候了,吕某就此告辞。”吕布向晓峰微微一笑,然后起身向院外走去。

“吕兄……”晓峰站起身来将吕布叫住说道:“你听说我是从千百年之后来到这里心中所信几成?”

吕布也不回身低声说道:“于情于理吕某本来应该一分都不信,可是坐在晓峰面前回想过去种种,心中此时不由得不信上七分。”(小说)

“那为何吕兄不向我询问今后历史的发展?如果知道结果岂不是更能在乱世中保全性命?”晓峰一句话脱口而出,可是突然想到刚才吕布说要自领一军挑战汉楚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吕布。

吕布转过身来紧紧盯住晓峰说到:“其实知道了结果又能怎样,之所以吕某急忙离开就是害怕忍受不住心中好奇向晓峰询问,我相信只要开口晓峰必定不会隐瞒。可是吕某胸怀天下豪杰,欲为天下不敢为之事,如果知道今后历史发展,那么吕某再行动起来不免心有疑虑多加制肘,就算吕某知道今后会战死沙场,难道便会委曲求全顺从于他人么?”

吕布抬起头来看着静静的夜空感叹道:“晓峰你看这天空群星闪耀,彼此互相照映摇曳生光,这就像是当今混乱的局势一般,群雄林立随时准备奋然而起在史册中留下一笔,我吕某不才并不求封侯拜相裂土分疆。”吕布说着抽出腰中宝剑遥指苍穹说道:“但求我吕布能凭借着手中宝剑震喝八方,令天下之人皆知并州吕奉先之名,我死又何撼呢?”

说完吕布收剑回鞘昂然走出逍遥居院落,晓峰看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再次热血沸腾,出声喊道:“吕兄不要担心,在我们的那个时候没有人不知道吕布的威武之名,并且世人将吕兄列为此代武将中的魁首,我还记得吕兄的另一半话那就是“世人皆依我扬名”,今天你身后的张文远与高顺确实是因为你才名声远播,无论怎样你都是我心目中最出色的武将!”晓峰说着说着眼圈有些微湿,因为他现在才知道后世的确是错怪吕布了,直到今晚他才看清吕布的真正为人。

吕布顿身停在院门说道:“既然如此吕某又有何不知足呢,听晓峰如此说话吕某已经完全相信,因为张辽高顺虽是良将却不被世人所知,晓峰能一眼认出他们如此解释正和我意,今日之事晓峰就将其忘去,吕某一定会全力保全你的神仙身份的。”说完再不回头径直离开了。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晓峰呆坐在地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自己今晚这番表白实在是有些冲动,如果吕布真的像史书中记载那么自己就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吕布你真不愧为三国时期天下第一飞将军!

逍遥居中沉静了好久,晓峰只觉得身后房门渐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过后肩膀上多了一条柔软温暖的毡毯,晓峰回头看到肩膀上搭着一只洁白温润的玉手,看那手指修长指甲上一点绛紫色就知道是秀儿站在身边。

晓峰轻轻握住秀儿的手将她拉到身边坐下,然后把毡毯掀开一角示意她钻进来一同取暖,秀儿虽然心中羞愧可是仍然十分顺从的坐在晓峰身边,晓峰伸手搭住秀儿的肩膀轻声说道:“你看今晚的月色多美啊……”

事过当晚吕布果然没有重提旧事,相反之下大家发现这两个人关系更加紧密犹如亲兄弟一般,虽然这一举动引起朝中不少有心人士的关注,可是这其中的秘密只有他们二人才能知晓。

晓峰经此事后才突然发现栖身乱世手中没有兵权根本无法生存,在吕布的提议之下晓峰斗胆向董卓讨要左将军一职理应该率领的兵力,董卓虽然心中有些疑惑可是晓峰毕竟多次相助,况且这种请求合乎情理并不过分,所以董卓不理李儒贾诩的苦苦劝阻,还是将自己从洛阳得到的五万精兵分出一万交给晓峰统帅,并且这些人的粮草军械一应俱全决不亏少。(小说)

一万士兵说出来可能算不得什么,可是摆在眼前那可是相当壮观,晓峰本来就没有训练带兵之能,多亏吕布帮忙在这些士兵中严格挑选精锐组成五百人的亲卫队,这亲卫队便由梅英霍颜作为正副统领,其它十八个西凉铁卫作为队长,整枝队伍全权交于高顺负责训练。晓峰一看连高顺都来帮忙当然欢迎都来不及,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晚上好酒好肉送到营中,对这些辛苦训练的士兵不断安抚拉拢,现代交际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因为他平时就非常平易近人态度和善,于是在极短时间内便得到了连同高顺在内所有人的一致认同。

吕布又从自己曲部中抽出五百人填补到剩下的士兵里凑作万数,然后将这一万精兵交给张辽训练。由于有了吕布的大力支持,晓峰虽然对于军事毫无所知,可是仍然得到了一只令人不可小阙的秘密力量。

整个八月朝廷上下无不人心惶惶,董卓手下几大将领带兵在皇城内外大营厉兵秣马打造兵器进行的热火朝天,每日营内训练的喊杀声给洛阳城造成了极大的威慑力,稍微有些远见的人无不低声叹息道:“乱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