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散去众位将领互相搀扶而归,晓峰挥手示意身后三人向董卓拜辞回房休息,可是他用眼角瞧去却见到唯独周颀一人闷闷不乐,晓峰脸上挂笑和董卓寒暄几句转身便离开了天下楼往自己的居住之地走去,霍颜梅英也看出来周颀在闹情绪,于是一左一右的将他架了出去。wWW,QuanBen-XiaoShuo,cOM(小说)

待要走到消遥居门口晓峰吩咐身边侍卫离开,然后拉着周颀的手一同进了院子,梅英霍颜看出主公要商谈些什么事情,所以留在门口以防他人误入偷听。

“公修在宴会后期便一直闷闷不乐,莫非怪我将你硬推出去显露于人前?”晓峰一脸笑意地说道。

“主公此时还笑得出来!”周颀牙关一咬狠狠说道:“周某自问无愧于天地,为何上天给我选定了一位目中无国无君的主公!想我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建立大汉已有四百余年,可是今天在宴会之上那董卓竟公然谈论废立之事,从前我还以为只是道听途说一笑而过,可是今日一见……”周颀指着晓峰的鼻子,接着摇了摇头愤然将手一甩说道:“可是今日一见,你们兄弟却是祸国的贼子害民的豺狼!恨只恨昨夜的刺客为何没有得手,怪只怪老天爷包庇你们此等作乱谋反之人。”

晓峰看着周颀如此恼羞成怒的样子又是一笑,因为他心中已经猜出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为什么生气的了。

“公修何必如此着怒啊,周兄刚才也说大汉不过四百多年,汉朝之前莫非没有王朝乎?”晓峰走入一处凉亭坐在石凳上招手示意周颀过去一起坐,周颀别别扭扭的走到晓峰身边竟然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他的面前。

“江东楚霸王挥戈直上灭掉大秦,汉楚相争刘邦胜出这才有了今日的大汉,由你说来那项羽便是乱臣贼子颠覆小人?”晓峰乜着眼睛看着周颀问道,其实他对整个的历史并不是十分清楚,可是眼前的这人才华横溢机智过人,如果今天不凭借着自己肚子里这点墨水将他说服,那么今晚之后便决难再想见他一面。

“项羽乃是当世霸王,并且大秦已经腐朽不堪官府糜烂民不聊生,百姓身处水火之中民间揭竿力量如同燎原之火,楚霸王灭掉大秦只不过是顺应时代合乎民意而已,又怎能与你们董姓兄弟相提并论?”周颀一边说一边不屑的看着晓峰,颇有点舌战辩论的意思。

“哈哈。”晓峰先声夺人先干笑两声盖过周颀的嚣张气焰再说,然后他右手一边摆动一边皱紧眉头说到:“我本以为周兄目光远大胸怀抱负,可是今天听了一席话却发现你鼠目寸光言语中漏洞百出,如果周兄以为董卓此举乃是犯上作乱恐受株连,那么我立刻送周兄黄金百两送你出府,今后我们兄弟无论有如何下场也不干周公修之事!”

说完晓峰故意装作生气一般喊梅霍两位进来,然后大声招呼院内丫环到屋中取出黄金百两,假装要连夜送周颀出府。周颀其实今天晚上也是挺高兴的,毕竟自己人卑言轻能被主公推举于人前是件令人骄傲的事情,可是到了后来当听到大家当众谈论废掉少帝改立陈留王的时候,他的那颗忠君爱国的心还是泛滥了一下,所以才有刚才当面指责的过激言语。

梅英霍颜自从跟随晓峰以来只见他和颜悦色,什么时候看过他如此大发脾气?虽然周颀昨日刚来可是只一晚时间便与其他人打成一片亲如兄弟,也不知道今天这个家伙发什么驴脾气竟然惹得主公如此大怒,梅英虽然心里想劝可是不知内情却无从说起。(小说)

晓峰背过手去故意不看周颀,他心里其实比谁都着急,这个梅英平时看着挺机灵的,今天怎么也不过来劝上两句,你们要是再不拦住我那个姓周的小子可真要跑了啊。

周颀刚才也是借着酒劲一时激愤之言,现在看晓峰的样子好像真的发怒了,那么自己本来光明前途岂不是毁于一旦?尽管周颀心中有些后悔,可是大汉的威严在他心目中比自己的官爵重要的多,他微叹一口气刚要向晓峰告辞,就看到晓峰转身坐在屋外台阶之上将梅霍二人叫到身边。

“两位兄弟上前一步,今天我突然心血**想给你们讲个故事。”晓峰实在不想再耗下去了,于是他故意大声说道:“汉代之前是大秦,秦朝之前则为七国。秦始皇连年征战,其他六国合纵连横想尽办法仍然被他一一灭掉,遂成就了始皇帝统一六国的不朽业绩,在那之后大秦统一度量衡,修建了抵御外族的万里长城,你们说说秦朝的功绩可谓不彰乎?”

霍颜生性鲁直听到高兴处一拍大腿说到:“想当年秦王嬴政纵马带军杀敌可算是威风八面,群小无不割地求和不敢直挡其锐,霍某生不逢时未长在秦国立下那骄人的基业,不胜叹兮哀兮。”晓峰一听这个壮汉还会拽文,不由得在心中竖起一根大拇指。

梅英现在还没有听出晓峰的意思所以并未作答,只是微微点头表示答应。

“只可惜嬴政一死秦二世掌权,崇信宦官赵高弄得朝廷乌烟瘴气,指鹿为马这等事情屡见不鲜徒增后世笑柄尔。”晓峰微微一叹:“本来大秦修筑长城就惹得天怒人怨,后来再建阿房宫尽收天下珍奇美女与其内,当权者只顾贪图**乐哪管百姓死活,这样的大秦虽有统一六国之功却没有尽到善待百姓之责,朝廷如此要来有何用处!楚霸王惊空出世会同天下豪杰推翻大秦朝火烧阿旁宫,这样的英雄难道算是乱朝贼子反复小人?”

霍颜又拍大腿:“想当年楚霸王纵马带军杀敌可算是威风八面,秦军无不望风而逃不敢直挡其锐,霍某生不逢时未长在秦末江东立下那骄人基业,不胜叹兮哀兮。”晓峰听完之后心里想,这番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好像刚刚在哪里听过,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可是霸王在秦朝的士子眼中恐怕是乱臣贼子了吧?他当时可以说是颠覆整个国家,虽然现在我们觉得他的做法是正确的,可是放到当初的那个时候呢?”晓峰故意用眼睛瞥了瞥周颀,看到这个小子低着头十分注意的倾听着,于是连忙向梅英眨眨眼睛,梅英这下可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于是连忙说到:“大秦尽管立下丰功伟绩,可是江山向来是有能者居之,改朝换代顺乎民意,虽然当时看项羽的举动是以下犯上心怀反意,可是现在我们都知道他的举动是顺应天意的。”

没想到这个梅英头脑也够灵活的,晓峰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汉高祖一统天下使百姓安居乐业,并且期间开发民力驱逐匈奴使大汉成为泱泱大国。可是传位至桓灵二帝渐渐崇信阉党,肱骨能臣渐渐凋零中涓自此横行,天下凶兆迭起朝廷被“十常侍”把持,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大乱盗贼蜂起,那黄巾起义历时年久牵扯百万百姓,难道如此混乱局势强于垂危之大秦?”

“现如今阉党伏诛黄巾虽灭,可是各州郡守无不搜刮百姓中饱私囊,今上威严愈见愈稀满朝文武怀有私心者不计其数,各地势力交错混杂不但流寇横行而且四处皆供养私军,天下大乱指日可待,届时群雄并起逐鹿中原大地,经历战火洗礼之后最受伤害的还是老百姓啊,所以现在董卓虽然于文武面前大谈废立之事,就是要将各地的蠢蠢欲动之势压制住,以权利威势震慑他人不敢轻举妄动,这番苦心你等虽然或有怨怼,可是数百年后回过头来谁又知道是谁是谁非呢?”晓峰说完之后看着周颀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小说)

虽然晓峰刚才说着说着把自己都说服了,可是在千百年后董卓却被当成了一个反面教材,尽管后人觉得是他一手挑起了汉末战火,但是现在看来董卓这种强权威压的手段在当时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只不过后来董卓的种种恶行将自己推入火坑中罢了,但是就凭着晓峰这段时间的接触,发现董卓并没有史书中的不堪,虽然现在身体确实有些肥胖可是仍然勇武过人,并且对属下关心有加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在洛阳城中还未掀起波澜,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如果不亲眼去见恐怕做梦都想不出来。

“公修,虽然现在我与董卓被世人看作意图篡汉之人,可是当你将眼光跳出这个时代就会发现,是我们给了历史一个契机,让一切顺应着天意民心的走向罢了,无论今后发展是成是败我也决不后悔。”晓峰从身后丫环手中拿起包裹递在周颀手中说到:“如果我刚才说的话周兄认为不妥,无论如何也过不了自己良心这关,那么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勉为其难,是去是留但凭周兄一念。”

周颀心中激动刚要说些什么,这个时候从院外传来洪亮的大笑声:“晓峰见解独到令吕某佩服之至,周颀那小子此时心跳加速双唇微张喉咙沙哑必定是满腹效忠之言,今晚还是放过他吧。”梅英霍颜想到此时门外无人守卫,来人一定是偷听了主公适才的谈话,于是心中警觉突起也不管对方是谁连忙跳起摆开架势准备动手了。

“梅霍二位兄弟切勿冲动,门外可是奉先兄?既然来到小弟住处赶快进来不要故弄玄虚了。”晓峰话音刚落只见院门处人影一闪吕布便出现在大家面前,霍颜梅英本身武力高强自然是识货之人,他们见到吕布身形如此迅速不由得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周颀也是游侠多年,虽然他努力压下心中的恐惧,可是从他鬓角渗出的汗珠还是可以发现此人的惊恐不下于梅霍两人。

晓峰知道吕布这次来找自己一定有什么要事,所以连忙将其他人遣散,不一会工夫整个逍遥居院内就只剩下吕布与晓峰二人了。

“本来近日吕某心中也有颇多疑虑,可是今晚偷听晓峰一番肺腑之言竟然觉得胸间郁闷之情陡然消失,看来吕某这次没有白来,结识晓峰如今想来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吕布坐在晓峰身边说道。

“吕兄实在缪赞了,其实今晚吕兄明明另有疑惑,既然今日前来不如话说当面吧。”

“晓峰果然快人快语,吕某当日在洛阳城中见到晓峰就觉得你说话举止不同于常人,后来在丁原营中晓峰表现出来的那种功名利禄不萦于心的态度让我大加赞赏,可是投入董卓帐下却发现你们关系虽然亲密却不像兄弟,并且人人口称“仙家”神色态度恭敬有加,所以吕某不知晓峰的真实身份,还望兄弟能解去吕某心中的疑团。”吕布看着晓峰无比真诚的说道。

“不知道吕兄对在下能不能完全信过。”晓峰看着吕布反问道。

“吕某如果不信今夜怎会前来听你说谎?无论晓峰说出什么吕某也绝对相信。”(小说)

晓峰身体后仰双手扶住台阶向天空望去,此时天色已黑群星闪烁,西北方一颗黄色大星发出的光芒遮盖了周围的其他星体。晓峰沉思良久低声说道:“我是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