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姓周名颀字公修洛阳人士,由于家妹曾经被何梁看中羞辱致死,而董刺史又拿住这厮间接为小人报仇,所以特来向大人询问将军府去处,公修欲登门拜谢。wwW。QUanbEn-xIAoShUo。cOm”周颀还是这番原话,同样的话在短短时间内说了六遍,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腻歪。

“哦原来是周兄。”晓峰这个时候态度还是非常和气,并没有因为此人默默无名而有丝毫转变,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家伙除了三国演义中比较有名的人之外,其余的一个都不认识,今天那个袁隗都是想了好半天才记起这么个人,所以整个洛阳城中的士族才子无论地位高低,在晓峰眼中全都一样,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全都不认识”。

“那何梁欺男霸女仗着何进的庇护胡作非为,此人伏诛实乃洛阳城中百姓的大幸。好了你的心意我领了,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晓峰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从那件事情之后这还是第一个人当面向他道谢,尽管禁卫军不是他打的,何梁也不是他抓起来的,可是既然外面都传得沸沸扬扬的是自己所为,那么偶尔将错就错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本来这也是周颀一套进阶的假话,没想到前面那几个人都没当回事,这个人却当真了。并且听他的口气好像就是传说中那个无比生猛的人物,自己开始还以为那个人既然能力挫禁卫守城二军肯定与清秀二字挂不上钩,可是现在一看竟然与传闻一模一样,并且身居如此要位之人难得可以和自己如此和善的答话,难道这就是自己理想中的主公么?

“小人自幼周游求学各地,此次回京乃是欲寻求一位明主,不知董大人可否给自己推介一二?”周颀本来不想这么快就表明心迹,因为晓峰虽然名声在外,可是人品其他自己一无所知,如果万一跟随了一个包藏祸心人面兽心的家伙,那么自己不是要背负一世骂名了么?不过自己已经打定主意定要成功,老天给自己选定这人无论好坏也只能辅佐与他了,要不然终老乡里可不是周颀盼望的。

这又是一个将命运托付给老天爷的人,要是细说起来周颀对于命运这个态度倒是和晓峰别无二致,也只有这样在之后的日子里这二人才可能成为最佳排档。

“推介啊,这当然没有问题,可是把你推介给谁呢,让我想想啊。”晓峰一时间没有明白周颀的意思,看着他苦苦思索的样子差点没把周颀气哭了,上天啊难道你给我选的主公是一个白痴么?周颀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脸上还是保持微笑。

“照理说要是推介的话当然要推给刘备曹操孙权比较好,这样还可以活的时间长一点嘛。”晓峰喃喃自语道:“哎对了周兄,如果你的主公被杀被俘,你会不会转投他人?”晓峰想问问他对待主公什么态度,如果眼光长远不为一时之气赴死当然好了,如果这个人是个倔脾气那么就非得推介给一个稳妥的人了。

周颀哪里知道晓峰在想什么啊,他还以为这是试探他的言语,所以断言说道:“周某此生只跟随一名主公,此乃天意,如果上天遗弃周某人,那么我还有何面目存活于天地间。”这个意思就是与你同生共死,你到底名不明白啊?我多忠心耿耿,你还不赶快邀请我么?这把我急得你看看。周颀心中胡思乱想一阵着急,因为他不知道晓峰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人真够迂腐的,晓峰心中虽然这么想可是嘴里仍然絮叨着:“孙权虽然稳坐三世基业,可是现在他老爹孙坚还没有发迹,况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不认识他,所以江东先不考虑;这刘备最守礼节,对待下属也非常和善,刘关张三人硬是自己打拼出一片天地,不过他们现在在哪啊?我就知道他们在那个什么县结的义,三点水加一个那个什么字念什么啊?古人的地名太难念了,算了算了反正也不认识,刘备也“怕死”过去;哎对了,曹操啊,这人自己还认识,并且对待手下也不错,最重要的是跟随曹操不用害怕被抓被俘,这家伙命硬。”

晓峰突然间声音转大说道:“周兄!”这嗓子把一直在旁边努力倾听的周颀吓了一跳,“周兄,洛阳城中就有一人非常合适,我给你去问问?”

周颀刚才也隐隐约约听了个大概,此时叹声说到:“曹大人刚才我已经见过了,在下身份卑微不得赏识,怪只怪周某福浅命薄找不到发挥所长的机会。”

“这可就难办了。”晓峰不断搓着手说到:“依照你的性格投靠这三个人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怎奈我帮不上什么忙啊,要不然我再找孟德试试?”他一心只想着怎么样帮助人谋一条好出路,可是偏偏没有将自己算在内,因为在别人眼中他可能算是身份显赫大有前途,可是晓峰却一直就没把自己当回事,因为此时他还完全没有一点争霸的念头。

“既然如此,晓峰何不将此人收为帐下?现下晓峰身担重职无人分担怎么行呢?”站在一边的秀儿开了口,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这些女子已经将晓峰的脾气性格摸得透透的,知道这个人“犯傻”起来非得有人提点不行。

“哦?也是啊,不过现在我这个左将军也是混混而已,京师制略也不用我去操心,如果周兄不怕埋没人才那就暂时屈尊在我手下吧。”晓峰说完周颀马上行属下之礼,他心里想进了将军府还算是埋没人才?还算是屈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天就让我埋没一辈子吧。(老天爷暗自打定主意:周颀这可是你说的哈,既然你自己愿意,那么历史长河中可就要把你的名字淹没了,大家都听到了是这个家伙自己要求的,不管我的事情。)

走到大马路上平白捡了一个小弟,晓峰这些人都是一个性格,那就是豪爽喜欢结交朋友,所以一时间梅霍等人也纷纷上来与周颀说话,虽然周颀看上去像是一个文人,可是言谈举止却少了十分的书卷气,并且游历多年身上也有些功夫,只不过是见识比普通人强上许多罢了。

晓峰心中高兴意气风发,挥手前指叫道:“福仙居去者……”学足了韦小宝那一套架势。周颀见到自己如此受大家欢迎心中暗自高兴,谢天谢地让自己找到了一个如此平易近人的主公,如果让他知道这个主公毫无进取之心,恐怕会当场吐血数升撞墙而死。

今天的福仙居与平时相比有些冷清,因为那些官家子弟都被锁在家中不许出门生事,现在董卓刚刚入京对洛阳管制极严,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事生非。

那伙计见到晓峰等人连忙远远就迎了过来,因为兰旭清已经交待下来,只要是此人一来必须好好款待,并且趁机探听他们有何机密,她的义父刚刚将她传了出去,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相谈。

周颀由于身份不同所以与梅英霍颜挤在一桌,晓峰虽然频频让他过去聊天,可是周颀死活不去,看着满桌的珍馐美味不由得食指大动,他说了声见笑便大吃大嚼起来,其他人看到这人如此吃法不由得心中暗笑,周颀一边吃喝一边小声嘀咕:“我的吃相太丑,怎么可以唐突美人呢?失礼失礼啊。”原来这个小子不愿过去与晓峰一桌是这个原因。

秀儿和雁儿一边品尝美食一边左顾右盼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那天在酒楼上有位绝色美女曾经出现过,并且语气神态好像对晓峰有些情谊,秀儿私下里经常和雁儿提起,如果晓峰可以将此女娶作正室,那她们二人也就可以顺利成章的作为妻妾留在晓峰身边了,所以今天出行竟有八成是为了此事而来,这两位妙龄少女一颗心全部系在晓峰身上,不知不觉地竟然为他的婚姻大事着想起来。

不过今日情况却似乎有些不同,众人已经吃了很长时间那位女子仍未出现,这人到底是谁现在在哪里呢?

洛阳城外五里有片森林紧挨着官道,那边有一处亭子叫做“迎客亭”,现在已经是夜幕时分无论是入城还是出城的人都已经非常稀少,因为最近盗贼四起如果不是身有急事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城的,不过此时却有一辆豪华马车驶出城外,守城军兵见到出入木牌都露出尊敬的面容,车夫吩咐一句此车去去就回城门稍晚关闭,那些士兵竟然连番答应好像车中之人极有权势一般。

马车出城后一路小跑不一会便来到迎客亭,那车夫在车首点起油灯拢起灯笼向四周晃了晃,从路左那片树林中也传来阵阵亮光,好像是在回应车夫一般,那人跳下马车撩起门帘轻声说道:“清小姐,老爷已经在那边等候了。”只听车厢内清叹一声从里面跳出一名女子,虽然只是一叹可是声音包含复杂的感情在里面,让人一听之下竟不由得想去关心一下。

这个人就是福仙居的女掌柜,人称“晴姐姐”的洛阳美女兰旭清,她小声说到:“福伯有劳您在此稍候,我去去就来。”那车夫似乎明白此女的性格,所以也没有过多表示,只是轻轻点头表示知道了。

兰旭清轻移莲步向树林中走去,刚刚进入树林就见到两旁闪出四名劲装武者向她行礼,然后那四人快速向林外奔去显然是为了阻止其他人进入林中。兰旭清依照前方火光的指引继续向前,每十几步两侧就会出现几人手持武器向两边散开,兰旭清心中暗叹义父的行事谨慎却十分迂腐,就凭这些人的手下功夫,只要来上三两名绝世好手就可以将他们击破,可是从小的严格管教让她知道什么话当说什么话不当说。

树林中有片空地,这里临时搭建了一个帐篷,现在那点火光正是从帐篷外面的灯笼里传出来的,从外面看去帐篷里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有没有人,可是兰旭清知道自己的义父此时就坐在帐中。

兰旭清的脚步声刚刚停下那帐篷里就传出了声音:“前次董旻与吕布相见你可知道?”听声音低沉而沙哑说话这人年龄似乎不小了。

“几天前此二人确实曾在福仙居见面,可是清儿已经派人数次打探,他们只是朋友般聊天并未谈及其他事情,所以我也没有详细和义父汇报。”兰旭清低声说道。

“清儿怎可如此糊涂?”帐中人声调拔上两度:“那吕布一夜之内斩杀丁原瓦解并州军投靠董卓,这里面难保那董旻也出了力气,虽然外面传言吕布是由李肃招降的,可是我今日派人查看,这厮垂头丧气的在一家小酒馆中喝闷酒,如果传言属实董卓怎会不加封赏?李肃此人向来生性狂妄,立此大功又怎会不四处宣扬?”

从帐中传来轻轻的叹息声说到:“清儿不是义父责怪于你,可是那董旻和吕布走在一起必定有些原因,这家福仙居你已经经营多年这点事情还要为父教给你么?”

兰旭清抬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小嘴只是张了张然后又低下头去。

“今日董卓在宴会上飞扬跋扈,不将所有人看在眼中,他究竟是仗了谁的权势?董旻的名声现在如日中天也有我们的功劳,为父现在后悔当日为何因为一点私怨便要帮助董卓这个心怀野心之人。没想到今日董卓得到吕布之后如虎添翼,竟在百官面前商议废立之事,你说义父能不焦急么?”帐中人语气减缓说道。

兰旭清听了这话眼圈微红说到:“清儿知错了,莫非今日便任由那董卓兄弟胡作非为么?”她心中想起晓峰的身影,原来还存在的一点好感现在全部烟消云散。

“说来好笑,那袁本初本来是个谨慎之人,可是今天竟然挺身而出反对董卓,可真是大出百官意料之外,并且他的叔父袁隗竟然没有去替他解围,而是曹操先施计于前,董旻开脱于后,那袁绍此时应该奔冀州而去,那里也算是袁家的根本之地人口众多钱粮丰足,这一下无疑是给董卓日后增添了一个大敌。”

兰旭清奇道:“那董旻本来是董卓的弟弟,可是今日为何要帮助曹操放走袁绍呢?莫非此人还有其他企图不成?”

“人心难测,就算此人想取董卓而带之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清儿你观此人觉得如何?”

兰旭清听到义父问话连忙回想到与晓峰的两次见面,第一次是晓峰甫入洛阳,那次兰旭清本来不知道此人是谁,只不过是作为店家的礼貌上前招呼一下,可是当时晓峰酒醉不省人事,后来何梁上门挑衅结果却被董卓抓住契机霸占洛阳都城;第二次晓峰与吕布在福仙居叙话,那吕布走后兰旭清上前寒暄已经有了打探消息的意味,可是那次晓峰一见此女样貌惊为天人,脑筋短路愣在当场,要不是后来看到晓峰当时的窘相连兰旭清都不能相信那是真的。

不过这仅有的两次见面都是兰旭清主动搭话,而晓峰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位美女想到有趣处不由得面色微红脸带笑容,在这一生中她从来都不缺乏追求者,可是像晓峰这样有点傻气的男人却给了他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清儿?”帐中人见到兰旭清许久都不答话,所以又问了一声。

兰旭清微吐舌头轻声说道:“清儿也不知道此人到底怎样,虽然他表面糊里糊涂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可偏偏是他带给了董卓大好的局势,一次收服何梁一次劝降吕布,如果这人没有什么心机的话,那么就应该是一个大福之人了。”

“为父也怕他毫无心机,那么朝廷必然落在董贼之手,天子被迫退位大汉威严何在啊?”帐中之人等了一下继续说道:“清儿从今往后要多多留意此人动态,过一阵我会给你制造与他见面的机会,如果事情没有转机那么为父只好将你嫁与此人,那么你就可以在他和董卓之间挑拨关系从中取利了。”

兰旭清刚要说话,那帐中人继续说道:“清儿,你是为父三个养女中最喜欢的一个,蝉儿年幼轻佻雪儿沉默冷酷,唯有你知书达理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本来为父也想等世道太平为你选一良婿,可是偏偏天不佑我大汉,黄巾刚灭阉党伏诛,现在又跳出来一个西凉董卓,清儿不要责怪为父,我也是情非得以啊。”

“义父一心只为朝廷清儿万分佩服,如果没有义父幼时收留,清儿恐怕已经饿死街头了,所以无论有何安排清儿都会按照义父的指示去做的。”兰旭清低声说道。

“唉,为父也不想将你送入虎口,今晚义父就有一次行动,如果董卓能被刺死当然是好,如果此事不成那就只好从长计议了。”帐中人刚刚说完兰旭清心中一惊。

“莫非义父这次要派出雪儿妹妹前去刺杀董卓?那吕布实力高强雪儿妹妹自认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失手被擒虽然不会泄露是义父所为,可是雪儿妹妹她……”兰旭清快速的说道,如果雪儿真的被抓住,那么董卓一定会将她强暴致死,董卓对付女人的手段大家都有耳闻,所以一听说自己的姐妹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所以兰旭清顾不得出言顶撞也要说出心中的看法。

“难道为父便忍心让她送死?”帐中人高喝一声:“命令已经下达,只有今晚动手才会将嫌疑全部推到袁绍身上,就算他们失手被擒也会说是袁绍临走吩咐他们这样做的,要不然的话为父也逃不了干系,清儿末要多言,你们就算是为了大汉江山作出牺牲,要怪也不要怪我只怪上天为何令我大好河山频频受到震荡,好了城门马上将闭清儿速回不要惹人怀疑。”

兰旭清此时内心焦急眼圈都已湿润,可是她只能接受命令向林外马车走去,只听身后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愿上天保我雪儿安然无恙平安归来……”兰旭清听到这里热泪终于涌出眼睛,她低着头匆匆的向树林外走去。

福仙居内众人酒足饭饱,晓峰一边示意结账走人一边向身边二女询问:“秀儿雁儿,你们赶快老实交待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今天为什么一直神不守舍左顾右盼,难道在等什么心上人不成?”

这几天与府中众女相处,关系日益密切现在竟也开起这种玩笑,修儿听完娇笑一声向晓峰这边移了一移悄声说:“我们确实在等意中人,不过不是我们的而是你的意中人啊。”

晓峰听完之后不禁挠头,这里哪有什么自己认识的人啊,这两个女子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问道:“雁儿妹妹最听话了,来告诉我究竟你们等的是谁啊?”

雁儿本来就是年幼脸皮微薄,听到晓峰如此和自己说话心中害羞,便要将实情全盘托出,可是秀儿在一边插嘴打断说到:“雁儿妹妹不要告诉他,我们今天就看看这人抓耳挠腮的样子。”说完雁儿和秀儿笑成一团。

旁边周颀见此情景羡慕的说道:“看着主公有如此美人相伴真是羡煞神仙啊,这两位夫人各有特点具是人间绝色,不知今后我有没有这种福气。”

梅英性格活泼接声说道:“周兄看来也是性情中人,听说主公房中大小美女不下十人之多,如果公修向主公讨要,那么一定得尝所愿。”霍颜性格豪放也在一边说到:“他奶奶的,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一个美女帮我暖被窝,今后在洛阳有了自己的房子非得讨要一个美女尝尝滋味。”他说完之后惹起身边人的一阵大笑。

霍颜摆手说到:“笑什么?难道你们不想?”然后他搂住周颀的肩膀说到:“公修不如先去,如果主公答应那么我随后也去如何?”

周颀听完连忙正色说道:“霍兄此言差矣,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是主公房中之人我们又怎么可以胡思乱想呢?我周颀周公修不娶则矣,要娶就要娶一个贤良淑德,样貌文采兼备的妻子,况且在我心中已经有了上上人选,所以诸位不要取笑在下了。”

梅英霍颜听到周颀已经有了心上人连忙围坐一团向他询问,周颀起先不说可是怎奈得众人纠缠不放,所以小声说到:“我说了大家不许笑我。”众人连忙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此人其实大家都有耳闻,她就是……”周颀放低了声音将那个名字说出,可是大家听完之后都露出一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表情,然后在霍颜的带领下一齐放声大笑,霍颜起身向晓峰跑去说到:“主公主公,我告诉你周兄的心上人是谁……”周颀也急忙起身向霍颜扑去大声叫到:“你这个死霍颜,都说好了不许嘲笑我的,不想吃天鹅肉的蛤蟆不是好蛤蟆……”

晓峰看着眼前的人闹成一团心中竟然有些温暖,这些人是自己来到古代的第一波朋友,今后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们过的舒适快乐。

结账完毕晓峰带着众人离开福仙居,现在夜幕已深整个洛阳除了大户之外都已经熄灯睡觉,周颀跟在霍颜身边一直在嘟囔:“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主公知道……”霍颜梅英等人微笑不答一心要看周颀着急的样子。

一辆豪华马车走在青石路上发出“嘚嘚”的声音,马车在福仙居后门停下,从里面跑出一人站在门边掀帘搭手,兰旭清从马车中走出问道:“今日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回禀小姐,刚才二小姐来过,她见小姐许久未回便离开了,小人问她有没有什么事情,她只是让您保重其他什么都没有说。”那人一边搀扶着兰旭清下车一边说。

兰旭清听完心里还是一酸,可是神色上却没有一点表现出来,那人看到她毫无反应于是继续说:“今天傍晚那人又来了,一伙人坐了大概两个时辰刚刚离去,小人派人查看说是并无惹眼之人,并且这些人只是为了吃饭,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好了,你办的很好,给我准备一下我要沐浴更衣。”兰旭清缓缓走进福仙居的后院,心中却突然间忐忑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