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上暗弱,不可以奉宗庙;吾将依伊尹、霍光故事,废帝为弘农王,立陈留王为帝。Www!QuanBeN-XiaoShuo!cOM有不从者斩!”董卓用眼光冷冷的扫过群臣,那些平日里吟诗作对醉生梦死的大臣们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在董卓制造的高压气氛中竟然无人敢出来应声。

晓峰从刚开始落座就一直在寻找曹操的踪迹,虽然曾经在游戏中对此人的相貌十分熟悉,可是要是想凭借着一千多年后的图画找到真人恐怕有些困难,不过幸亏曹操此时也不是什么无名小辈,身为西院八校尉的他在朝中级别不低,应该属于后起之秀一类的,并且现代无论是书籍还是荧屏对他的刻画描写可谓是多不胜数,综合以上几点晓峰硬是在前面几排宾客中发现了曹操的身影。

虽然晓峰心中也不确定,可是从开始到现在那人的气度举动确实不凡,给人一种内敛沉稳万事不萦于心的感觉,或许现在曹操还比较年轻,有些事情还不敢放开胸怀,可是那双眼睛时不时瞟向自己发散出的凛凛寒光还是让他有些害怕的,因为这双眼睛可以让人联想到老虎,一头随时择人而噬的猛兽。

曹操此时端坐在桌前用手拉了拉袁绍的衣襟,那个意思是刚才你不是说要往上冲么?现在是你表现的机会了,赶快“献身”吧。曹操这个时候不是不敢起身,而是他的级别太低后台不硬,如果真的要挺身的话还是身为四世三公的袁绍当“试刀石”比较合适,就算董卓真的生气了,那么看在太傅袁隗的面子上也不好翻脸,毕竟今后朝廷还要依仗这些老臣。

袁绍本来还想推托,不过坐在左边的叔父袁隗也不住向他递眼神,袁绍一看今天如果自己不表现一下的话,那么今后在家中就更要被长辈轻视了,自己还要继承袁家的基业,如果没有这个长辈的支持是万万不能的,所以正当董卓得意万分以为没有人敢与之对抗的时候,袁绍在一边拍案而起。

“今上即位未几,并无失德;汝欲废嫡立庶,非反而何?”袁绍第一次在董卓面前表现出如此强势,因为今天不但有满堂的公卿,而且还有在自己今后继承权上最有发言权的叔父坐在身边,无论如何今天也要和董卓抗争到底,反正万事有叔父,他老人家不会让自己吃亏的。袁绍基于这个心理,所以嗓音格外洪亮,胆气也强烈了很多。

董卓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反对自己,他转头怒视此人看到竟然是袁绍,于是不屑地说到:“我当何人,原来是中军校尉无名小卒,你的长辈且不敢与我一争长短,汝无家教乎?天下事在我!我今为之,成事在天,谁敢不从?汝试我之剑不利否?”董卓现在完全以为自己是顺承天意,此时眼中已经容不得一丝的反对意见了。

袁绍本来心中还有些胆怯,可是他这辈子最恨别人轻视自己,今天董卓在文武百官面前如此羞辱他,袁绍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于是袁绍踹翻桌子拔出宝剑走上两步说到:“汝剑利,吾剑何尝不利?”说完竟有向前挑衅之意。

曹操一看之下心中奇怪,袁绍这个人自己了解啊,那绝对是属于胜时添砖加瓦败时玩命逃跑这个类型的,今天竟然敢和董卓顶撞到这种程度,这小子不要命了?

袁绍现在是有苦自己知,此时倒是有面子了,可是面对的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董卓和王牌杀手吕布啊,抛开这两人且不说,就是步步紧逼的那些刀斧甲兵也够自己呛的,叔父啊叔父你倒是给我说句好话啊,难道你落井下石见死不救么?

袁隗其实心里也想救袁绍,不过现在事情发展到难以控制的程度(袁绍桌子都踹翻了,想拉也拉不住了),看看袁绍周围那些凶神恶煞般的武士,这个老头就有些胆寒,罢了罢了反正此子也是小妾所养,今日能直斥董卓伸张正义也算是名垂千古了,是时候丢卒保车留我有用之身了,袁隗暗自打定主意低头不语,原来他已经把袁绍给豁出去了。

六七名甲兵将袁绍团团围住,吕布也仗剑在外监视袁绍的一举一动,现在只待董卓一声令下,袁绍便是有三头六臂也是乱刀分身的下场。虽然满堂官员都有心搭救一把,可是看着董卓今日的架势,谁又敢跳出来冒犯他啊。

别人不敢是因为他们或者刚直或者迂腐不懂得变通之法,曹操看到袁绍形势紧迫连忙站起来说到:“董公请听我一言如何?”

董卓虽然恼恨袁绍顶撞自己,可是碍在他身后的家族势力庞大,董卓也真不好就这么把袁绍斩杀了,要不然的话早就一声令下砍了袁绍的脑袋,曹操就算有心相救也来不及了,所以此刻听到有人给自己下台阶心中一喜,再仔细一看竟然是朝廷新秀享有盛誉的曹操,董卓看着曹操长相也颇有气势并且年纪轻轻有勇有谋,不如收来做儿子?董卓收了吕布之后竟然有些上瘾,每每看到青年才俊都想收为儿子,那么今后董家的香火可就繁盛喽。

董卓脸色一缓说到:“不知孟德所言何事?”曹操看到董卓并没有对自己的出言生气,所以心中知道这个袁绍真是命大不该绝,要不然董卓也不会听自己的话,直接毙袁绍于当场了。

“本初年幼无知,今日酒醉失态还请董公原谅此子少年轻狂吧。”曹操一鞠到底算是给足了董卓的面子,晓峰一见之下心中暗想,这个人果然就是曹操啊,既抬高了董卓又挽救了袁绍,今后有时间一定要想法和他好好亲近一下,这可是三分天下建立魏国基业的霸王啊,不过看起来袁绍和曹操现在感情还是不错的,为什么在官渡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呢?

“我年幼无知?我酒后失态?”袁绍本来还有些微微变冷的心又一下子爆发起来,他指着曹操的鼻子说:“我早就知道你这个小子不是好人,一贯抬高自己打击别人,以前偷偷摸摸的我也就算了,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竟然如此说我,你安的什么心啊?”袁绍说完转过身面向董卓大声叫到:“我告诉你董卓,你要想妄图废立我袁绍第一个反对,今天这话就摆在这里了,为了我大汉江山不致旁落,搭上我袁绍一条贱命又有何妨?”

袁绍说着说着联想到自己的身世,本来在人前风光无限,可是到底怎样自己却知道,叔父袁隗的见死不救让袁绍有些心灰意冷,原来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是徒劳的,自己在这些人的眼中仍然是小妾的儿子,这点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既然如此那么就让这些家伙看看,我袁绍也不是孬种,就算今天死了也对得起死去的祖先了。

袁绍开始的话虽然惹人发笑,可是后来字字铿锵发自肺腑,让所有忠于汉室的人在心中伸出了大拇指,曹操本来也在怪这人不讲道理,明明自己在为他解围,酒后失德冒犯冲撞倒是也能蒙混过去保住性命,可是现在袁绍却将自己推入了难以回头的境地,袁绍啊袁绍,不过你刚才有此豪言壮语我曹操不枉与你相交一场,就算我留下骂名也要保你一条性命。

曹操此时尚且年轻,虽然计谋深沉却有一股热血冲动的劲头,并且身边袁绍相处多年如同兄弟,就算这人有什么缺点,曹操也不忍心看他死在面前。

“大胆袁绍,竟然在百官之前如此放肆,些微武艺敢在董公和奉先面前卖弄乎?来来,让曹某陪你走上几招。”说完曹操离案而起拔出宝剑分开甲兵来到袁绍面前。

袁绍这个时候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现在看到曹操竟然当众与自己为敌,并且还一再“贬低”自己,于是含恨说道:“好你个曹孟德,你竟然也是个趋炎附势之徒,从今往后我与你划地断交,既然你要出头那我就要试试你手中的斤两。”说完剑走偏锋向曹操刺去,身边甲兵见到二人动手于是纷纷退开闪出一片空地。

曹操心中微叹一声责怪袁绍看不清局势,可是利剑当胸而来又不能不闪,所以他身体侧倾堪堪避过一招,袁绍用力过猛此时已经来到曹操身边,曹操用肩膀抵住袁绍身体放低声音说到:“本初不要性命否?”袁绍一愣荡剑回身对着曹操横着削来。

曹操心中这个气啊,心说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还出招?真的想干掉我给你陪葬不成,袁绍虽然幼时也曾经学过武功,可是与曹操相比还有差距,平日偶尔切磋都是曹操有意容让所以保持平手,今日如果不露上两手如何能将心高气傲的袁绍气走呢?

曹操想到这里挺剑直挥迎上袁绍的宝剑,意图以硬碰硬让袁绍知难而退,只听铛的一声袁绍虎口发麻向后退去,曹操跟上一步向袁绍直削,袁绍拼尽全力握紧宝剑顶住这次攻势,可是发现曹操这招毫无力道,两人只是将宝剑抵住身体也贴在一起。

“本初此时不退更待何时?”曹操再次低声说道,那袁绍其实也是聪明人,之前只不过一时冲动而已,现在听到曹操如此说话,心中才明白人家这是帮助自己脱难,于是浑身敌意尽消刚要出声感谢,可是曹操下面的脚就到了。

曹操一脚将袁绍踢飞,然后脸色一片蔑视说道:“本初小儿,技不如人还有何面目在此?速速回家寻求名师练好武艺,省得此时出丑人前。曹某随时在此恭候大驾。”此番话说得异常决绝,好像真的将对方当成敌人一般。

“好你个曹孟德,你这个卑鄙小人。”袁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说道:“趁人不备不是大丈夫!今日袁某虽然败阵可是心中不服,它日我一定要回来找你讨回公道。”袁绍恶狠狠的说完一抖袍袖走出大殿。曹操摇头暗叹,袁绍这番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出自真心,刚才如果不演的像点,那么很有可能就连自己的性命都要搭进去,不过以他对袁绍的了解,知道这次是真的惹到袁绍了。

吕布本来还想拦住袁绍,可是晓峰却开口拦住了他:“吕兄何必如此认真呢,这只不过是小孩子们的玩笑,在吕兄眼中不值一提,再者本初也确实是年少莽撞就放他去吧,否则不是辜负了孟德的一番好意?”吕布看到董卓也没有追杀之意,所以又回到原地一声不吭,曹操听到晓峰的话一身冷汗回到座位,心中想到:此人确实厉害,我演的如此投入还是被他看出端倪,这人今后一定要多加小心不可不防。

其实当时曹操与袁绍确实是真刀真枪,这点就连吕布这等高手也没有看出破绽,晓峰之所以可以发现全仗着他听力超群,曹操那两句话别人没听到,晓峰倒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原来曹操竟然是这么厉害的人,怪不得可以得到大半江山,没有如此的智慧和手段那可是万万不能的,晓峰此时心中也在感叹曹操的厉害,殊不知他已经变成了曹操对付董卓的第一块拦路石。

董卓也顺坡下驴,他转头对袁隗说道:“汝侄无礼,吾看汝面,姑恕之。废立之事若何?”袁隗此时已经失去发表言论的立场,所以只好向董卓低头说道:“太尉所见是也。”他心中也确实怕董卓真的发起疯来将自己牵扯进来。

董卓见到连太傅都没有意见,所以大声喝道:“敢有阻大议者,以军法从事!”吕布拔剑上前用冷冷的目光向下扫视,那数百甲兵分散开站在百官身后有隐隐威胁之意,到了这一步群臣还有谁再敢站出来呢?所以一时间厅内鸦雀无声安静异常。

酒宴结束自然有很多立场不坚者趋炎附势地将董卓三人围做一团,董卓高兴之下竟也十分大方随手送出美姬当作拉拢礼物,曹操孤身一人向外走着,难道大汉真的要毁在董贼之手么?袁隗因为袁绍的关系上前答谢,曹操看了看他简单寒暄两句便要离开温明园。

“曹兄留步。”曹操正在想着心事突然从后面传来召唤自己的声音,曹操转身去看来者何人,看到之后心中想到: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