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峰仙家大事不好了,主公此时大发雷霆,说要尽起两方三十万兵马与丁原对决于阵前,兵马一动诸事难料您赶快过去劝劝主公吧,现在他一心要报昨日被吕布杀退之仇,除了您之外谁的话都不听啊。wwW,QuanBen-XiaoShuo,cOm”一大早郭汜就急急忙忙的跑进逍遥居,幸亏晓峰有早起的习惯,所以略一收拾就跟着郭汜往天下楼跑去。

“这个丁匹夫竟然坏我好事,难道我堂堂西凉竟没有一人能敌过竖子吕布么?”董卓跳着脚喊着:“李儒,你说说昨天我们是怎么败的阵?那群王八蛋竟然没等我说完话就上前交手打了我们一个猝不及防,要不然以我天神下凡之体岂能害怕一个无名武夫?都说我董卓大老粗没教养,他妈的丁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两兵交锋也不按套路来,偷袭算什么能耐?他奶奶个熊……”

李儒一边在旁边陪着笑脸一边连声赞同,心中却想:当时虽然说吕布没有等岳父把话说完就进攻,可是两军交战勇者胜,也是大家这几天有些大意,看到吕布如此声势策马杀入军中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竟心中都有些胆寒,加上四大将军同守京师没有出城迎战,所以一触之下就是大败之局,严格算起来还不能怪人家不按规矩出牌。

董卓正在这里骂个痛快,此时晓峰随着郭汜赶到了,董卓一看神仙弟弟突然来到连忙上前招呼说道:“贤弟来得正好,我此欲尽派能战将领,点起所有大军与丁原匹夫一决雌雄,你正好给我坐镇中军看我怎么取那吕布的项上人头。”厅中众将都见识过吕布的利害,虽然他们知道董卓的手段也非同小可,可是比人家还是差了一大截,所以听说主公要以身犯险连忙上前拦阻。

看到此景晓峰突然心中有些想法,如果这次不加以拦阻董卓让他与吕布火拼,那么历史会不会改变呢?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就是这段历史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加入而贯通起来的,如果没有自己那么董卓还会独霸京师么?

可是历史就是历史,就算一个人再如何懒惰也无法阻挡历史巨大齿轮的转动,正在晓峰沉默的时候站在董卓身边的贾诩躬身说话了:“主公观吕布此人如何?”那董卓微微一愣然后正色说道:“此人相貌丑陋尤胜恶鬼,武艺低微不如小儿,吾全力施为三招之内必将他击杀于马前。”

晓峰一听之下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个董大哥也太能忽悠了,那吕布自己前几天也见过,不但长相一表人才而且武艺出众,哪有董卓说的那样子了,看来这也是出于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了。

贾诩低下头强忍着心中的笑意,嘴上却继续说道:“既然此人如此不堪又何必劳烦主公出动大军呢?属下推荐一人,此人前去那吕布必然手到擒来,就算今后留在主公帐下听用也有可能。”

董卓听了之后连忙跳了起来说道:“文和所说此人是谁?吕布那可是一表人才武功了得啊,你说的那人真的可以将吕布带来么?最好是可以将他收为己用,那么天下大事可图矣。”

听到这里晓峰心中可是笑翻了,刚才还把吕布贬得一文不值,可是现在听说有人能将其收服又改了口风,这个董老大的性格还真的有点意思,是不是怕贾大头真的带回来一个巨丑无比软弱异常的家伙蒙事啊。

“此人就在门外,主公如若想见他立刻便来。”贾诩的话还没说完,董卓就连忙说到:“见见见见……给我立刻召见此人。”不多时从门外走进一人,他边走边说道:“主公勿忧。某与吕布同乡,知其勇而无谋,见利忘义。某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吕布拱手来降,可乎?”晓峰知道此人就是在历史上策动吕布转投董卓的虎贲中郎将李肃。

可是上次经过短时间的接触,晓峰发现吕布这人并没有李肃口中所说的那样,至少勇而无谋见利忘义这两点是没有的,如果这个家伙真就这样去了,保不齐要被人羞辱一番。莫非此人也是一个骗子?

晓峰由于自己认定自己就是一个骗子,所以看到不太可能办到的事情都认为人家是骗子,不过历史上吕布确实是被李肃劝降过来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不亲自看看哪会知道啊,先不要考虑这些还是接下来看热闹吧。

董卓听说吕布可以被收服,于是欢喜之情溢于言表,那吕布虽然曾经冒犯过他,可是在董卓的心中还是非常爱其才的,特别是董卓没有儿子啊,陈留王的养儿计划已经受阻,那么能有一个像吕布这样的儿子也蛮不错的,于是他连忙问道:“汝将何以说之?”

于是李肃向董卓要了他心爱的赤兔宝马,虽然董卓也不舍得那珍贵马匹,可是东西再重要哪能比得过自己的儿子重要啊,于是他一咬牙一跺脚忍痛又添了黄金千两明珠百颗玉带一条作为礼物,这就可以说明吕布在董卓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了。

看着李肃在一边喜滋滋的高兴,晓峰猜也猜出他心里想什么东西了,要是普通的执行任务哪至于这么高兴啊,肯定是李肃这个小子在里面吃什么回扣了。“大哥。”晓峰想到这里连忙起身说道:“不如由小弟陪着李大人一同前去如何?我闻吕布之名已久早想会会此人,万望大哥可以答应。”

董卓本来也挺心疼那些东西特别是那匹赤兔马,可是东西再重要也没有他这个宝贝“神仙弟弟”重要啊,于是他连忙摇头反对:“贤弟末要怪大哥不通人情,只是此去吉凶未卜,你这一去岂不是让大哥挂心?”

听了董卓的话晓峰竟然有些感动,可是这明明就是一个坐地分赃的机会,如果错过了今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碰到这样的事情,并且此去肯定安全无恙,这几天闷在将军府中也有些无聊,出去散散心也算是件美事。

“大哥不要担心,我算出李大人此去必然“马到成功”,那吕布受到如此厚礼又如何能推托大哥的拳拳心意呢?况且李大人也会保护小弟,所以此行虽然看似危险,可是在我眼中却安全异常,你说是不是呢李大人?”晓峰心想原来马到成功说的是这个意思,赤兔马一到诱降吕布就成功了,看来古代人的学问也是蛮高的。

李肃听到晓峰的话连忙点头应声说道:“这个自然不用主公劳心,只不过小人也……”他刚要说孰无把握可是转念一想,刚才自己明明拍着胸脯说毫无问题,现在东西也要了任务也领了如果再说没有把握,那不是泡董老大玩么?玩别的都好说,不过董卓对此事如此重视,眼看着连自己最心爱的赤兔马都不要了,如果被他发现自己其实要混水摸鱼,那么自己还没被吕布弄死就要被董卓弄死了。

李肃说到这里贾诩眼中精光四射,他恶狠狠的盯着李肃看看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而晓峰则有些洋洋自得的想到:你看看这家伙果然是骗子,明明就想趁着乱劲卷些东西逃跑,现在听说我要和他一同前往于是意图推托,单从自己前日见到的吕布来看,就不是李肃这种人可以劝降过来的。

在骗子祖宗面前跳大神,你小子还嫩点,可是晓峰也不想想到底谁才是谁的祖宗。

李肃心如电转接声说道:“只不过小人也……十分高兴可以和晓峰大人一同前往,如果主公同意肃连夜便去吕布军营。”这句话接得大有毛病,不过除了几个脑子活络点的人之外,其他人也没有注意这点。

“如此甚好,那么就劳烦贤弟和李肃辛苦这趟,如果吕布肯为我效劳,我必有重赏。”董卓哈哈大笑同意了晓峰的提议。

“大哥,李大人此去所带礼物宝贵异常,所以前去吕布军营还需大哥派遣数十名甲兵保护左右,这样才不失稳妥。”晓峰心想要干咱就干好,你李肃可别出了洛阳就骑马跑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骗子要装到什么时候。

李肃听了晓峰的话头上不由得汗就下来了,幸亏贾诩给他打了圆场说道:“回禀主公,此提议文和觉得上好,不如让李大人和晓峰大人赶快准备,那么主公心愿也能尽早完成。”李肃可是贾诩推举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贾诩也要担责任,现在贾诩只能尽尽人事,但愿老天保佑李肃真的可以将吕布劝降过来才好。

董卓一听之下连忙让郭汜派兵“保护”二人出城,只不过是临近丁原大营的时候才单独放李肃晓峰过去,那千两黄金百颗明珠一条玉带此时都挂在赤兔马背上,缰绳被晓峰紧紧握在手里,李肃一步一回头的走在前面,丁原的大营就在一里地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