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降……”张绣满脸不解的表情问道:“文和此乃何意啊?”

“曹操心中忧虑吕布定然急于将我们拿下,如果我们立刻请降必慢其心。Www,QuAnBen-XIaoShuo,cOM只要我们见机行事突袭曹操主营,那么曹操死许昌群龙无首,到时候将军或是安守,或是进击岂不是可进可退了么?”贾诩眼中突现凶光,目光闪动处好像燃起熊熊烈火一般。

“文和此计大善!我马上准备人马偷袭曹操!”张绣满脸的崇敬对贾诩说道:“那么请降之事还需文和辛苦,无论此事成与不成,文和务必要脱身平安归来,切记切记啊。”

贾诩望着张绣满脸关注心中感动,他点头说道:“你我都是凉州人当然要鼎力支持,虽然现在我们孤军在外,可是也要让天下看看我们的智谋武勇,将军放心,我必会降低曹操戒备,以助将军破敌成功!”

贾诩准备金珠美人前往曹寨通款,曹操本来对攻陷宛城有些头痛,可是没想到一仗还没有开打,对方就已经投降了。曹操虽然心中颇有疑惑,可是见到贾诩对答如流脸上毫无破绽,于是心中戒备渐失,引一军入宛城屯扎,准备修养几日便立刻返回许昌讨伐吕布。

曹操没想到的是,自己上次在徐州使出的轻敌之计,现在遭到了报应。张绣每日设宴大献殷勤,看到曹操一日比一日松懈,便知道自己的机会已经来了。

张绣暗遣胡车儿入帐偷了典韦的双戟,然后率领己部夜袭曹操营寨,曹操没曾想到自己待张绣不错,对方为何说反就反?可是周围兵马重重,而自己大军却大半扎在城外无法救援,于是只好带着身边亲信夺路而逃。

此一役张绣和贾诩准备妥当一举将宛城内曹军万余人马歼灭,而曹安民、曹昂和大将典韦皆死于乱军之中。曹操脱得性命会同城外数军本想反攻,可是怎奈宛城城门紧锁防御严密,再加上曹操得报刘表已经派人支援而来,所以反复思量之下,只好与张绣签订一份不可互相侵犯的协议,然后退兵许昌了。

本来贾诩还以为这番动作可以一举杀死曹操,谁曾想此人部下竟然如此忠勇,拼死也将曹操送出宛城。不过既然曹操都不再追究责任,张绣乐得借坡下驴,借此保全了宛城和自己的地位。

曹操刚回许昌便接到消息,说吕布已经出兵会战刘备,刘备因为兵少只能据河而守苦苦挣扎,也幸亏并州军水战不是强项,几日来两军也只是隔岸对射而已,不过刘备本来军械就非常短缺,现在箭枝已经非常匮乏了,如果再等几日箭矢告磬的时候,吕布便会轻易渡河而上了。

曹操也想不到一月功夫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连忙派于禁率军万余增兵洛阳,以防止长安方面有人偷袭增援。然后点起六万兵马绕过衮州直扑彭城,并同时发书袁绍和袁术,告诉他们尽快起兵,否则四面夹击之势一破,那么吕布在没有刘备这个后顾之忧之后,再想战胜他就太困难了。

并且在袁术的书信中着重提出,一定要摒弃前嫌全力救援刘备,如果现在不施以援手的话,吕布转过身来第一个要消灭的,就是近在咫尺的淮南了。

袁绍倒是和曹操谋士预料的一样,只是派了五万人马前去攻打濮阳,希望能利用其他三路创造的机会,为自己扩大地盘罢了。而袁术可不是傻子,吕布的闪击速度他早就心忧甚久了,每日厉兵秣马就等着出击,以除去这个心头大患呢。

这下有了曹操的接应袁术不再犹豫,他拜张勋为大将自带大军十五万,偏小将校数十人直奔徐州而去。

吕布每日进攻刘备耗其箭矢眼看便可以一举将其拿下,可是谁曾想却突然接到探马飞报,说是袁绍、曹操、袁术三人共领二十余万大军三面包围而来。吕布此时虽然也算是兵多将广,可是在濮阳一地分了一万余,陈留一地也有近两万人马,此时驻守徐州彭城的并州军不过七万,虽然他可以分兵出去扼守险要,可是他向来知道曹操等人的利害,恐怕现在分兵出去会变成孤军。不但白白亏损了自己的实力,而且还便宜了别人。

退军彭城,只好见机行事慢慢拖延时日了。吕布思前想后还是不得不做了退兵的打算,如果对方只有一路兵马还好办,可是这次……吕布第一次感到,身边能用的统兵将领还是太少了。

幸亏的是彭城财米向来丰足,并且吕布将四散的兵卒都集中回本部,七万士兵守住一座大城绰绰有余,而且城中多是青壮,如果吕布一心想要坚守的话,应该是稳如泰山的。

曹操和袁术到达彭城之后,刘备也顺利过河与其他两家汇合,他们三军每日加紧打造攻城器械自是不提,可是谁也没想到吕布在城内竟然按照项氏族谱,制造出一批精良的攻防器械来。

一支支巨大的弩箭从城上倾泻下来,但凡有被刺中者,都被强大的力道贯穿身体钉在地上。曹操惊诧的发现:现在自己的部队甚至无法进入弓箭射程之内,而攻城的重大器械更是有来无会,被城头上飞起的石块、巨箭射中变成一堆废物。

吕布什么时候有了这种东西?曹操三人面面相觑看到对方眼中皆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没想到并州军不但武器优良战斗力超强,而且连这些器械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难道这中原大地就要任由并州铁骑往来驰骋了么?

“拖……”曹操咬牙切齿的挤出一个字:“收罗周围百姓加紧赶造攻城器械,彭城虽大我就不信吕布的石块大箭没有用完的一天!待到对方弹尽之日,便是徐州城破之时!”袁术和刘备看着曹操这种恐怖的表情,心中都是一惊,可是看着现在的形势,自己的部队想要接近对方城池都难,更别说什么斩锁落关了。于是三人商议完毕,便各自回营准备打持久战了。

此时的江东战火已将燃尽,孙策在晓峰和周瑜的谋划下,再加上属下无数能战之将的阵前拼杀,一直稳守吴郡的严白虎已经被他们消灭了,而此时江东最后一股势力王朗,则成了孙策的下一个目标。

“会稽已由王朗经营十余年,不但城墙坚固而且城中米粮甚多,看来对方想要坚守,不知急切见如何能下呢?”孙策皱眉问道。自从自己带兵围城以来已经过十余日之久,这王朗军除了头两天率兵出城迎战一次之后,就龟缩在城里一直不出。并且城头上的弓箭手甚多,滚木擂石火油火箭也是不少,在损失了千余人之后,孙策知道这座城池如果想要强攻,恐怕是绝无可能的了。

“不知王朗的粮草所在何处?”晓峰心存侥幸的问道。

“自从此人增兵严白虎之日,便已经令属下将粮草移入会稽,现在我军兵马甚多,所携粮草不足半月之用,如果不能尽早拿下此城,便需要等到明年秋后再来了。”周瑜满脸倔强不服输的表情,很显然他并不甘心就这样退兵回去。因为这王朗军可是一个隐患,不将他消灭掉的话,孙策军很有可能被对方反噬一口。更何况最近因为连胜才能压制住那些当地大族,如果这次败退的话,恐怕得来之地顷刻间便要化为乌有了。

看来又被演义里诸多截取粮草的故事蒙骗了,晓峰在群雄征讨董卓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在大战的时候,没有人会蠢到将大批粮草放在自己够不到的地方,战前每个屯粮的据点,都是抢守军粮的重要目标,就算自己来不及运输,也会放火将其焚毁的。要知道这个时代粮草是很重要的战略物资,如果被敌人拿走了无疑是增加了对方的筹码。

既然这样就只有智取了……晓峰结合着会稽周围的地势,回忆着自己了解的中外各种经典攻城战役,可是这里无山无水,离海也有一定的距离,要是现在引水过来恐怕是来不及了,就算是想要制造火药,恐怕现在的人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木炭和硝石吧?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临时抱佛脚临阵磨枪也不管用了。

看来想要攻城不出点绝招是不行了……

“不知道王朗这个人性格如何?”晓峰想从对方的自身特点找突破口。

“此人倒是颇为稳重,却只不过是个惜命保守的老家伙罢了。”周瑜从小便在江东,所以对于这些人物都比较熟悉了解。

“既然强攻不成,不如我们试试攻心之术吧。恰好我这里还有几张攻城机关的副本,我们来个敲山震虎,看看能不能让王朗自己将会稽让给我们。”晓峰从怀中掏出两片绢布,上面画着从项氏族谱上誊录下来的重型武器——霹雳车。本来晓峰也只是觉得好玩,才命人照着画了两张准备以后慢慢研究,可是没想到现在竟然也能排上用场了。

“公瑾尽快派人制作此物,虽然它并不足以直接攻下会稽城,可是我想王朗这个老人家,肯定会被这个家伙吓一跳的。”晓峰在心中考虑出一个对策,然后点着地图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会稽的王朗军此时也是提心吊胆,因为城内算上老幼伤兵也仅仅有两万人左右。眼看着城外的孙策军军容强大,并且数量也足有三四万之多,如果对方强力攻城,恐怕会稽想要坚守下来不简单。

入夜凉风习习,很多士兵站了一天此时已经无比的疲惫了。王朗有命令战时不许下城,除了上厕所之外不得擅离自己的岗位,否则杀无赦。所以大多数人都是抱着自己的武器,直接靠着城墙进入梦乡。

“那边是什么?”突然北垛口的监哨发出预警,随着一阵锣响所有士兵几乎同一时间爬了起来,他们扒着垛口向外张望,却看到黑暗中一条长长的火龙蜿蜒而来,那显然是孙策从其他地方调来的援军了。这队人马果然直接进入孙家大寨,然后王朗军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阵欢呼声,好像是来了什么强援一样。

王朗接到汇报立刻登城观看,果然过了这么久那些士兵竟然还没有入营完毕,远处的火光连成一片,也不知这次对方来了多少人马。

“这个孙家小儿,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么多人马!”王朗一拳擂在城头,却没想到自己身体单薄,这下非但没有出到气而且还把自己疼得呲牙咧嘴的。

嗯?对方怎么半夜出击了?那些人推出来的是什么东西?王朗见到敌人连夜出击,马上命人做好防御准备,在打仗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做好接战的准备。

一个个巨大的黑影被孙家士兵推到了距离城下一箭之地以外,这十几个大家伙在对方微弱的火把照射下,看得并不太清楚,只是大概可以分辨出有一个底座和一根硕长的巨木而已。至于具体用途,恐怕谁也没见过所以都不太清楚。

董字大旗!王朗看到在对方万人阵中高高树立的大旗,他在刘繇被击退的时候就听说长安的董旻前来为孙策助战了,如果刚才前来支援的人马是从长安来的,那可就太可怕了。不过王朗也不是笨人,要说从长安到会稽路途遥远,董旻为了一个小毛头千里迢迢的感到这里,就是为了要夺取自己的基业?

可是王朗刚刚才有头绪,就听到一阵沉闷的撞击声,十几团黑影从天而降带着呼呼的风声直直的砸向了会稽城头。那些士兵哪能想到大祸临头?他们还没有看清楚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块巨大的石头便将三四个人砸成了肉酱。

石块带着惯性继续向前滚动,将挡在前面的王朗军撞得七荤八素,不少人来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在痛苦中发现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已经消失了。石块撞破城楼直接掉下城去,一些在城墙下面待命随时准备出击的骑兵,也被无缘无故的夺去了性命。

十几块巨石虽然大部分都砸中了城墙,也有一些砸在会稽外面并没有构成直接威胁。可是就是这仅仅的一块命中的,就足以起到威慑对方的作用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王朗亲眼见到一块巨石狠狠地砸在自己脚下的城墙上,土石崩塌一阵地动山摇,王朗从来没有想过如此巨大的石块,竟然会自己飞起来并且还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怪不得当初十启明诸侯讨伐董卓的时候,都没将对方如何,反而让其安然退回长安,对中原的厮杀来了个坐山观虎斗。原来这些凉州的家伙都会巫术,他们的法术怎能如此厉害!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王朗军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撼中清醒过来,就看到天空又出现了十几个亮点,好像是一点点火光的样子。这次孙策又把什么扔上来了?王朗不敢在城上多作停留,连连呼喊身边的亲兵将自己护送下城,以免遭到不测。

一阵火光冲天而起,王朗只觉得身后温度骤然增加,他回头看去满地的碎陶罐上被熊熊烈火覆盖着,而周围很多的士兵躲闪不及全身浴火,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惨叫不至。旁边的王朗军虽然想救,可是火势太大根本无法近身,一些火油罐子直接将门楼点着,会稽的北城门处此时一片火光。

“救火!救火啊!”王朗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可是那些士兵身体刚动,头顶巨石的攻击就又来了。这次的石块虽然不是那么巨大,可是一堆拳头大的石头砸下来,就算带着钢盔都不能幸免,更何况王朗军都是皮衣皮甲,防御并不太好呢。

到处都传来士兵痛苦的惨叫,很多人看到连续遭到打击,知道城墙上已经不太安全了,都纷纷转身往下面跑。督军挥舞着大刀不停的砍杀着他跑的士兵,可是这些人已经被身后的石块和烈火搞懵了,他们互相推搡着往下面挤,反而将百余人督军队伍推倒在地。开始是几人几十人的溃逃,到了后来成百上千人的往下跑,不时身后传来的惨叫声更加让他们加快了速度。

“禀报主公,孙策军已经开始在西门和南门攻城,两边的城门已经不知道为何,让他们点着了……”

王朗看着面前冲突嘶叫的人群,看着有些人为了逃命竟然直接从七八米的高处往下跳,最后摔断大腿在地上匍匐哀号着。王朗突然手足无措起来,因为那些在天上乱飞的东西,已经足以让自己的军队感到恐惧了。

“打开东门撤退!看来此地虽大却没有我王朗的栖身之所啊。”王朗迅速跨上马背说道:“这孙策小儿竟然应了天向,连朝廷都要帮着这个黄口小子!”王朗曾经出海找到了几个岛屿,上面面积不小并且也有可以开垦的良田,他为了留有后手早就拨了数千百姓过去,现在会稽眼看着守不住了,既然如此就退到岛上安度晚年吧。

王朗率领数百亲兵出东门往海口跑了,而剩下的士兵则打开城门将孙策军迎了进来。晓峰没想到王朗如此胆小,如果他再坚持一会就会发现,其实孙策军并没有那么厉害。这几天赶制的十三架投石车才发射了四五轮的功夫,就损坏了七七八八了。要是再发两炮的话,估计孙策就要退兵了。

不过可以取得胜利还是让人高兴的,晓峰知道这次给王朗的压力也不算小,特别是在他看到了投石车的威力之后,更加被这种强破坏力的武器震惊了。怪不得曹操得到它之后,对付袁绍的时候会反败为胜,原来这种空中的打击竟然这样的恐怖。

孙策平定江东屯军吴郡,远近豪杰无不闻风来投。晓峰也算是报答了孙家的一切大恩,所以此时也开始打算带着嘉熙和太史慈返回长安了。孙欣缘此时已经变成了嘉熙的妻室,按理说当然也要跟在嘉熙身边的。

孙策和周瑜感念这段时间晓峰为他们所作的一切,在晓峰即将出发前写下盟约,发誓只要晓峰还在朝廷一日,孙家便与凉州军互来往援结成同盟。这也是晓峰最希望看到的事情,有了江东这只小老虎的呼应,长安今后就更加安全无比了。

可是就在晓峰刚要辞行的时候,突然寿春的细作回来禀报,说是曹操联结袁绍、袁术和刘备,共起二十余万兵马将吕布困在徐州城中,几军已经往来一月有余,袁术频频从寿春抽调兵马,看来要与吕布决一死战了。

没想到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发生这么多事情,晓峰心中暗惊唯恐吕布会按照历史所说,被害死在白门楼上。于是他转过身望向孙策态度异常郑重的说道:“伯符,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借我三千精兵去营救吕布呢?”

ps:家里有点事情,这两天心情比较烦躁……两天没上班了,心里很愧疚,对不起了。